当前位置: 首页
第179章 楚离怒打高天虎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白色的袍子,即使是背影也看得出是穿着棉布长白袍袄。齐耳的短发。削瘦的双肩,姑姑瘦了。看见这背影的第一妙楚离眼泪蒙住双眼。她瘦了,在这里她吃不好,睡不好。就这样坐在…..空中?

楚离回头看了唐兴龙,又看看镜中的楚云姜。这老家伙是用什么方法让姑姑可以一人独坐虚空。是这些看似结晶体的石材吗?表面像盐粒在烛光的照耀下泛着淡黄而柔和的光以缓慢的速度转动着。好不容易转到楚云姜面朝镜面,数日不见脸颊清瘦。微闭双目,嘴里不停的念着什么。面容无比虔诚静坐一隅仿佛这世间再无其他人。仿佛她亦与这世间无关。自我不存在。

“唐伯伯。”楚离终于平静下来按奈住自身的浮燥轻狂,仔细的想了自己对于这些玄门正道 的法术还真是知之甚少,继续较劲对自身一点好处也没有,况且再怎么说舅舅还大这里呢。多少看舅舅的面子:“请把我姑姑放出来。”

“我已知你,你却不知我,放与不放不在我。而在云姜姑娘本人。我们一同进去可否?你可亲自问她。”唐兴龙征询楚离的同意。楚离当然是求不之得。

眼前物景变幻。楚离见唐兴龙嘴里念念有词。人已到镜内空间。偌大的闭室内。数万只蜡烛将整个房间点得通透明亮。角落各站着两男两女穿着平时街上男女所穿的那种极普通的短裙,短袖。守候在一旁准备随时点灯。换灯。

“师尊。”

“都出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唐兴龙已经将身上的白大褂换成了乾坤阴阳袍。

楚离看着楚云姜却不敢呼叫,生怕一不留神,惊到她从上面跌下来。

“楚姑娘,有人看你来了。”

“请他们出去吧,我已不想见任何人。”端坐虚空中的楚云姜没有睁开眼睛,安祥的神态纹丝不动尤若一尊玉雕。

“姑姑。”楚离几乎听不见自己说话的声音。

微闭的双眼没有睁开,长而秀的眼睫毛却不住的颤抖不停,嘴嘴微微扯动。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移:“无量天尊,施主请回吧。”

“姑姑,我抱你下来。”楚离纵身飞上。虽近在咫尺手去伸不过去。就像孩童追逐彩虹只是比那心情更甚更急。楚离不信邪奋劲向楚云姜靠近。然而距离却始终保持在一臂还要远点的距离。那怕是她的白袍边襟都毫差分寸。

“傻瓜,姑姑不是出家,是治病而已,区区九年你随天虎哥回去吧,不要在这里造次,我已经拜唐师尊做师尊了。你回吧。”轻如泉水的声音叮琳悦耳。眼神中的关切与温柔不减分毫只是多了拒绝与…….自我隔离。

这不是我楚离要的,他不答应。我的姑姑,没有我的答应谁也不能让她离开我。她自己也不行。

情越真,心越急,缘份越远。

‘世间本无缘分,只赖心痴迷。痴迷不得心生恨,恨亦无取情自虐。施主放她自由亦是放已自由。’

嘭!一声巨响只震得室内狂风大作。烛光摇曳,人影晃荡。黑暗的闭室内明亮的烛光将幽昧逼向角落。只慌了屋里映在墙面高大的影子,弯曲硕长在狂风的墙面上跳出恐慌的舞蹈。

楚离目呲欲裂看着脚下念歪经念着不停嘴的唐兴龙好生怒恨,好好的姑姑不知被你个老道士灌了什么迷魂汤。怒由心生。恨由掌泄。楚离再也不去拉楚云姜。只单单将心中的恨全数撒向地面上闭目念歪经的唐兴龙。一掌力道狂暴,这才记起并看见舅舅就站在他身边。心中慌然一惊只恨也晚。

“童儿,带高先生出去。”掌风急迫而狂暴直袭地面。唐兴龙一把拉过高天虎将他挡在身后。神色凝然将手中拂尘看似轻逸的向上拂去。一道无形的气墙将楚离的掌风挡在室内虚空。两股力量彼此相较量试力均衡。

琼都,云峰山自然门涵海大殿一隅。靠窗前紫凤凰木长榻上面一个丰满体型熟女懒懒地卧着半撑着头部。对着窗外远暮夕阳看着一卷古词。任长发一泄而下散落在深灰长兔毛地毯褶缕成一段光泽四溢的绸缎。

迷离的月色让从窗外射进来。洒落在几案上面折射出一层淡淡的光华。她还是习惯这种灯烛纱罩。纤毫小楷。整个人都融合在这种暖暖的黄蕴之中让人不孤单。对了!孤单。今夜怎么她没有来?连续几夜了。她站起身走出大殿。拢在娇躯上的拖地长裙束腰宽袖。随着步履翩翩有种惊鸿欲飞之势。

抬头看着苍茫月色。她心中隐隐不安起来。不安的思维越来越浓烈像团黑雾自她内心袅袅而出。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她了?

“云海,云海,云海在哪儿,在哪儿?”无声的音律从她两瓣玫瑰唇间淡淡而发,音波呈放射性波纹向四野天空无限而去。

坐在虚空中的楚云姜全身一阵痉挛,尤其是颈脖在脱离意识之前来回不自主的摩痉。意识陷入一片黑暗中。大脑里除去黑暗就是一团团白光像极了高压电闪出来的火花。头部开始无意识无节律的不停痉挛。

意识慢慢出现可是再也不属于她—楚云姜。

“云姜,云姜。”两声急切慌乱的呼叫声惊醒正在致力于将要把对方制服的楚离与唐兴龙。

在一边心急火燎观战的高天虎突然发现楚云姜的异常动作。再也不顾两个童子的拦阻,发疯的冲进屋内。

“有人入侵,童儿摆挪音生化阵。”唐兴龙脸上现在凝重严谨。楚离也听见这阵阵音波。只恨自己近不了楚云姜的身体,又看这老家伙摆阵,跃身端坐蒲团,双手拇指与中指结伽。口中念念有词:玄天,玄黄,玄明,玄音。布宫,布商,布角,布羽。太极衡阴阳。黄钟,大吕布坎位。太簇,夹钟布震位。姑洗,仲吕,布兑位。蕤宾,林钟布坎位。夷则,南吕布乾位。无射,应钟布坤位。

随着唐兴龙嘴里的念词越来越多越来越多。虚空中开始出现黄,白,绿,黑,红五色。五色相互作用起异样的声鸣。将侵入室内的音波逐渐化掉。

“老东西你放了我姑姑。”待得急不可耐心痛不已的楚离再度向虚空扑去。后衣领子一把被人拉住。

“啪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高天虎两大耳光抽在楚离脸上。“你会害了你姑姑。”高天虎怒不可遏的眸子蒙上一层泪雾恨恨的看着外甥。楚离同样放射出倔而杰傲的眼神毫不妥协的回视高天虎。

“你难道听不见吗?那个女人的声音已经逐渐回弱了。唐兴龙不会害云姜,她是我的妻子,我的妻子,我会害她吗?”高天虎嘶哑的吼叫,泪水瀑奔,真后悔不该带楚离来。云姜的眼神在最后一刹那看向他时,是向他求救的眼神,这是他的妻子呀!是他一生最爱的女子!他怎么舍得。

“你没有看到吗?姑姑坐在上面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这老东西根本就不能保护她。你没看见姑姑都已经失去意识了吗?我要救她,谁也不能阻挡,包括你。”楚离眼底充血,腥目染红泪水早已浸湿衣领。眼中满是邪恨孤戾之气。

宫属土,商属金,角属木,徵属火,羽属水。五音五行玄相为宫。一个个古老文子上古音符从黄,白,绿,黑,红五行五色之中脱离而出,绿甲黑子相互生化作用,牵出第一根弦音。白庚绿寅相互克生牵出第二根弦音。黄土自中抽出一根弦音与戊土午火中相互生化牵出第四根弦音。红丙黄辰中牵出第五根弦音。…………….自蒙混之韵律鸣天地之灵动矣。

“真没想到这世间居然还会有人懂得布下挪音生化阵,楚离你当助我破此阵矣。”梵静庵美目凝神远聚目标。胸有成竹看准了楚离当下的动态一定有利于自己,嘴角弯起一抹傲视天下巧笑的她凌身飞起向终南市而来。

“云海,云海尔速速归来…….源源之天,梵梵之音,滨竹之恨,历历在心。.”

“舅舅,你不要逼我,我不愿意伤害你,你不要逼我!…..”寒咧的眼神裹着邪戾之气冷铮铮从内心震荡出体外。高天虎明显的感觉到楚离身上肆瀑的杀意越来越浓。

“天虎速自取丝竹空,晴明,瞳子缪三穴金血给我。”唐兴龙转身朝高天虎扔出三根金针。与此同时,楚离单掌击激高天虎右臂。不容高天虎闪身躲开。横掌再次出击高天虎胸口,硬生生将高天虎打得倒退数十步倒在地上。掌上余风扫落三根金针。

端坐在虚空中的楚云姜突然双目猛睁看着高天虎,双目泣出血泪激烈而痛苦的大声呼叫:“天虎哥救我,救我!”高天虎阻挡楚离的同时从腰间拨出虎鞘小匕。对着眼睛三处穴道点划。力振三滴血朝坐在虚空的唐兴龙飞去。唐兴龙愧疚的朝高天虎摇摇头,目光告诉高天虎,非金针不可用矣。

忽略了后背的楚离凌空暴起对着唐兴龙后背彻击一掌,使他从虚空滚落下去。满口喷血。

“兴龙兄。”高天虎见状鹰隼般凌空接住,二人双双滚落在地。

“楚离小心…….。”

高天虎看见楚云姜眼神剧变完全没有温柔关切。凌厉的眼神一瞬而闪。嘴角弯出一泓难见的阴损。纤纤玉手朝楚离伸过来,就在双双握住的那一妙。楚云姜细嫩而柔润的指尖直袭楚离命门。楚离大骇,闪躲已经是不可能了。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一道白光从下翻转向上。数滴鲜血溅在雪白的蒲团上面滴滴醒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