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77章 我要去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楚云姜?楚离发现舅舅在喊楚云姜这三个字时是那么的………他实在是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描述。还有自己早就把借尸还魂的事情告诉他了。姑姑当然也不是自己的亲姑姑,这事他老早就知道?为什么现在又说也许根本不是我姑姑的话呢?

还有舅舅说姑姑的梦带有使命,什么使命?

“舅舅,你看姑姑在梦中跟那个几个人梦在一起,完成了什么使命?”楚离觉得万分奇怪。

“不是跟别人的梦在一起,是跟如你我一们现实生活中的人在一起。听明白了没有?”说到现实生活中的人,这几个字时,楚离明显的发现高天虎的脸色变得凝重,寒沉。眼神更加复杂尤其是内心的伤痛及挣扎让楚离看着他的眼神,不由自主内心一阵狂乱的震颤,莫名的伤痛油然而生更参杂了太多的担忧。这事很严重吗?为什么舅舅会…..?为什么看到舅舅的眼神我的心……….

怯怯弱弱的声音,楚离几乎感觉到不到自己在说话:“舅,到底是谁?是诡异的事情吗?”楚离的心一阵紧缩缩到紧痛。楚离希望舅舅果断的回答:“是”

这样他就更很快很好的解决,可是万一不是呢?是不是就说明姑姑的潜意识里住着另一个人的神识,或是说明她们原本就是一个人,只是没有到开启时刻。一旦时刻到姑姑就会不是姑姑。想到这儿。楚离慎重的看向舅舅。

黑白分明的深眸给予的答案是肯定。

“你看看这些场景,你熟悉吗?或是你去过吗?这是琼都临近北海岸。”高天虎将最大的一叠照片递给楚离。

“没去过,没见过。”一种强烈不祥预兆让楚离持照片的手不停发起抖来。照片中景色怡人,烟渺云绕绿色的植被是特别种植。

山顶赤红的火山口及周边积雪已经向所有知道它存在的人宣示了这里是哪里?云峰山。

“你说姑姑梦里去了云峰山?见到谁?”

高天虎从香烟盒中取出一根香烟,叼在嘴里,明亮的火光在烟雾呛人的屋子里一闪一闪。他狠狠吸了一口,长长的舒了口气吐出的烟圈一个连一个袅袅绕绕。屋内没有声音,高天虎和楚离两个看着这一个个的烟圈袅袅上升,慢慢变形淡淡的蓝烟最终融入屋内的色调—淡灰–暗灰。

高天虎从琼都回来,是夜。未入深夜。万家灯火初上。陆地华灯辉煌海上一片清明反射出黝黑天空泛出一片海水静蓝漾漾。冬夜的夜晚风弱,晴郎星明,水光华蓝天空青。让呆久暖气房的人很愿意出来。甩掉头脑凝固的迟钝感,享受凉怡的空气带给人们愉悦,这种天色气温让人感到头脑清醒精神倍振。

高天虎刚刚从机场到家。一抹肉眼不见的昧朦蓝蕴飘出二楼,擦过他的眼角余光速度极快而轻盈。是!明珠?不对,明珠的颜色是纯黑。那这个是谁?经历太多无法用科学去解释的高天虎抬头望着消失于天际苍穹的这一抹蓝蕴残留在脑海里印象发呆。半响回过神来,咬咬下嘴唇眼神疑虑更甚。快步走进家门。

“云姜,怎么睡的这么早?”二米五宽的大床面铺着宝蓝底色仙鹤飞天图案,线滑反光的簇罗仙缎被面绣着栩栩如生的图案。

床上的云姜眼睛半合,双睛暗动,长睫微翘。脸微侧一边秀发从颈间斜披于胸。掩住秀峰山峦。嘴角弯过一泓浅笑迎着窗外水华月光,在没有灯光的房间内美丽中透出几丝诡异。

高天虎见她没有哼声,又扭头仔细看看她,眼皮还是没有合上。睛珠似在缓动。一条手臂从被子里面伸到外面。走到床边轻轻替她盖被。轻抚她的秀发无意探到鼻息。心里惊得骇然一动,无鼻息!

仔细用手放在云姜鼻下。真正无鼻息。高天虎惊骇之余出于本能的打开灯。她感觉到光感,翻身睡去。丰满的身体在被子里慵懒的蠕动着。高天虎的手停在上衣口袋中将手机重新放回。

“我以为她在跟我开玩笑,就轻轻摇摇她,呼喊她。她没有反应。她还是没有呼吸,她的鼻翼没有扇动,我想到那从二楼飘出的灵识。我心中打了一个冷噤。鼻息可以暂时闭住,但…..我试着向她的手腕摸了下去。楚云姜的脉博,没有跳动。慢慢的滑到心脏感觉不到心脏的跳动。

我从床上坐起来。没想过要送她去医院或叫警察。这种太蹊跷的事情不是这俩个部门能给答案。还会平地挑起风浪。”高天虎离开窗口绕着床慢慢的走到另一边。

“楚离,你会相信吗?”高天虎看着楚离木瞪的表情,知道他难以置信。搁着睡都无法淡定下来的场面。高天虎慢慢走出房间回到以前楚离的房间没有开灯坐下。脑子里飞速想起莫珂耶男的话:“开启你的影随天赋是以酬谢你妻子。天赋开启之后你会发现一些你不愿意知道的事情。影随—如影相随。”

“楚离,这种天赋不是带有攻击性的战斗那种。确切的说拥有这种天赋的人更适合做暗探间谍。不过我对那种职业没兴趣。”高天虎看着楚离。明亮的眼睛一眨也不眨。没有想到我和我姐姐的儿子有异道同归的命运。这句话的声音极小似自语,语气之中甚是悲叹情落。楚离没听见。

半夜,一簇极速星点自天际飞过来。我知道她回来了。我回到房间探她的呼吸非常均匀。她感觉到我的存在。眼睛闭合了手臂紧紧抱着我。头往我怀里扎的更深小声呢喃:“才回来,快洗洗陪我好好睡。”如平时一样的娇容满面没有任何不一样的感觉。白天我问她可否做了梦。她说没有。睡得很沉很香就是后半夜感觉到我回来了。

上午她让我陪着一块儿去买一些并不常用的东西,晚上我握着她的手睡。入夜。我看见一位水灵剔透的影子从她身上坐起来穿着一件镶满宝石熠熠生辉的云裳提着那袋东西就飞出穿外。那影子与楚云姜完全就是两个长相。我随后跟随。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会凌空飞行而且非常之快。

“我跟着她来到琼都市的云峰山顶,,刚才我给你看照片就是想你知道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自然门总部就设在这里,以前我并不知道自然门设在这里更不知道自然门是个什么所在。只知道这座云峰山不许外人踏入这里是国家禁 区。”

这里风景优美山分二色,以山顶火山口为中心一半奇石怪岭融洞林立。一半森林原始小溪流水,鱼戏龟游,花草芬芳恍若天然的童话森林所在。

“我不敢走太近怕她们发现我。就是前天我跟随她又去了自然门总部,你猜我看到了谁?”高天虎的眼神让楚离大至明白了:“你看到了…….”但是他不愿意说出来,还希望舅舅说不。

“我看到了那四个军部首席将军,代号分别是雷,电,风,雪。除了雪儿和紫电我认识之外,其他我都是见到他们四个之后猜想而出。因为看见了他们我才猜想到云峰山之所以被国家圈为禁地,估计就是因为自然门总部设在这里。”高天虎从桌子上拿出这一叠照片交到楚离手中:“我之所以给照片你看,就是让你确认一下这里是不是云峰山。”

“你把姑姑送哪儿去了?”楚离现大心里关心的还不是这些军部里的人,现在他心里最关心的还是云姜。

高天虎深深凝望着楚离:“你想见她吗?我把她送到一个老朋友那里,你们前天回来,我也是刚刚回到家。”从楚离的眼底高天虎看见了揪心的痛楚。云姜有可能是仓云海吗?自己的死敌。别说现在的楚离依旧深深爱慕着云姜,即使不是楚云姜也是他姑姑。从他寄于这副皮囊开始,就已经与这副皮囊所有的连带关系相互缠绕不离不弃。这近似于血浓与水的亲情。…..这千多年来灵魂享受到的关爱与亲情就是来自与楚云姜。在危险与困难面前她首当其冲选择的就是楚离。她可以为他失去生命。楚离不相信这是真的。我要见到我姑姑。

“我要见到我姑姑,她在哪儿?你把她送哪儿去了,你朋友是干嘛的?”楚离抬头迫切的看着舅舅。

“我告诉她了,她自己也愿意去。那是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地处偏野。….”

楚离从沙发上面直接跳过去,一把拽住高天虎:“你把她禁闭了?你……”

“你要说我心狠是吗?她愿意,你千万不要小看了楚云姜,她绝对是一个内柔内刚的女人。”如果没有什么危险到她,她可以做出任何事情。

“我不管她是什么样的女人。她现在是我姑姑。听你的意思是她现在根本就不知道她体内有着另外一个人。…….”

“不是,那个人本来就是她。她没有另外一个灵魂。那缕灵识世世代代都跟她在一起从未分开过。只是没有到时机。她才没有真正的醒过来。”高天虎的眼神越来越明亮,越来越犀利。坚毅与果断充斥在他每身上每颗细胞。他的腰挺的很直。与楚离面面相对:“楚离,我觉得你现在越来越柔情似水。这样会害了你。真的要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