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78章 昆山镜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终南市,位于琼山大陆最南面的一个二级城市。环山绕水风景绮丽,面临大海,住大山怀抱。街道,公园,房舍一切建筑于山峦之伏巅。

上午十时许,高天虎携同外甥楚离坐船来到终南市,走出人迹渲嚷的码头,步上五百多个台阶后才是一条并不宽阔的街道。唐兴龙所开的中医理疗专科门诊就在市中心最休闲的地段。这里几乎是所有城市空气最干净的城市,因为这里看不见甚至说鲜少看见汽车,只有少许的摩托车来往。隔不多远就上台阶,走不了两步就要下台阶。就这样上上下下,下下上上。绕了好几条街道才走到终南市最大的休闲地段柏米街。

街的两边大都是高脚店铺,一至三层是商铺,三层以上是住宅。柏米街中央一块很大的门面红色漆门三间屋。却不像别家个个大招牌,生怕别人看不见。

三间红色漆门上面只是一个白底蓝字‘唐家中药’如果不是走近了闻着一股浓浓的中药味,凭这装潢都会以为是个旅社或是什么别的营生。明亮宽大的待客室冷暖饮水所有设置一应齐全。只是此时偌大的待客室一个人也没有,显得几分冷清。

今天谢诊一天,因为昨天高天虎说要来,所以唐兴龙今天不挂诊。

走进门穿过待客室。楚离和高天虎看见唐兴龙正在办公室里面对着一块半壁墙的液晶屏幕摇控指挥后面山峦种植的一大片草药。三七,人参,黄芪,女贞子,何首乌等等一大片一大片,有的临山背阴。有的吸晒阳光。有的用细竹撑起框架,有的用塑料薄膜顶起。有的开花白色簇簇。有的结果果实累累。药农们正抓紧时间在田间辛苦劳作。或扒皮,如牡丹。或剁脚,如三七。

如果不是听舅舅说面前此人是玄宗正统法师。楚离很难将这个肥白敦厚戴着一副金丝框眼镜的人跟身披乾坤卦袍,阴阳有算的法师连想在一起。

“我想见我姑姑。”

楚离内心急迫没有任何称呼也懒有任何客套。却瞥见金丝框眼镜后面的目光凝结如深泽,似乎想把楚离吸进去。

“他是谁?”

“你干嘛?”

楚离与唐兴龙异口同声的问不同的人。

“他是我外甥,楚离年方十八。楚离叫伯父,唐伯伯比我年长七岁。”高天虎看着楚离让他叫人。

“他对我有意图?”楚离并没有尊照高天虎说的吩咐去喊这个中医一声唐伯父。直接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开了天眼。你非我教中人,天眼是谁给你开的?”唐兴龙目光如炬在楚离周身仔细观察,试图想从中看出楚离的来路。“天虎,你有高人在你身边,何烦需我。”唐兴龙眼睛微闭侧目回光与门外阳光交叉反射。使人根本看不出他的眼神更不能了解他内心的想法

“看出来什么了吗?我要见我姑姑。”楚离心里对唐兴龙的好感俱无,觉得这个家伙废话太多碍手碍脚,遂懒得再管他。身形一晃自己进屋找人。

“楚离。回来你干嘛。”高天虎从桌边站起身准备上去拦住楚离,这样在人家家里乱闯太不礼貌了。何况唐应龙还是自己佩服的人,曾经还救过他的命。

高天虎的胳膊被唐兴龙拉住:“年青人性急,让他去吧。我们喝喝茶聊聊天。他一会儿就回来。”

楚离还有后间等着,一听这话气得差点吐血。什么意思?欺负老子是白痴会找不到吗?个老东西,等老子把姑姑找到带走,不留在这儿遭罪受。

“这是哪儿?”楚离有些迷路了。走了好几间房不是蒸药,就是煮药,磨药,烘药,一个个大的房子全部都是簸箕装的叶子,根茎,树皮,花果放在架子上面摞的差不多有两人高。楚离停下脚步,不走了,开始动起脑筋想起来。

这不过是三间门面的面积。没有台阶没有上楼,这些面积明显的是多出来的。这时候楚离才观察出这些房子大部分没有窗户。但是空气不算浑浊。楚离开始往后退。一边退一边观察。步步后退,步步谨慎。

只听后面一句:“差不多时间,该回来了。”楚离这才惊晓自己已经退回来了。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别说暗门之类连个老鼠洞都没有。靠!遇到高手了。未必。说不定他还有房子。这里是卖药,那里才是乾坤炼丹卜卦的地方。

楚离悻悻的扭过头走进办公室。不甘心的对着唐兴龙说:“你家房子挺大的,请你带我们去你另外的房子,我要马上见到我姑姑。”

“来,来这里坐一会儿,告诉伯伯,仔细观查了伯伯的药房还不错吧。放心吧!伯伯会满足你的。来陪伯伯聊聊天。我想你有兴趣来。”唐兴龙一句话里不下三个来,看出很有诚意想和楚离聊聊。这边高天虎也看着他。楚离不情不愿的走到一边,伸脚勾过一只凳子一屁股坐在上面。不耐的看着这个貌似厚道的中年人。

唐兴龙将手边的钢笔放回笔筒,露出一个敦厚的笑容:“好了,现在言归正题吧。”楚离不耐的看着他,心想有屁就放吧。不就是要钱吗?

“楚云姜姑娘到这儿来现状还不错。你走后,我摆了个法阵并拿出昆天镜……。”唐兴龙的话立即引起了楚离的兴趣。什么昆天镜?

“她拒绝了。”高天虎问。

“是的。她很好说话。让我想怎么样就怎么做。我告诉她九年。她沉默了大约十多分钟答应了。”唐兴龙的眼光变得尘封而略带抱歉。

“你们说什么?说白点什么九年?”楚离的心崩的很紧。感觉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压力朝他袭来像只没有空气的闷罐子攥住心脏。眼神如尖刀恨不得撬开唐兴龙的大脑直接读取里面的意思。

“我摆了个摩天吸厣阵,我有信心在九年时间里完全吸出潜藏在云姜姑娘内魂灵识并且炼就她。……..”

“放屁,九年,九天也不行,我要把姑姑带走。舅无论你是否答应。”楚离斩钉铁截不容有任何商量余地。

“说,告诉我,我姑姑在哪儿。”如果不是舅舅的朋友,楚离相信自己老早就一拳把这家伙的头打暴开花了。就冲他要把姑姑关在什么狗屁阵里面。

“你能救得了云姜姑娘吗?她愿意跟你走吗?我没有把她关起来。她就在你旁边。”唐兴龙不紧不慢说的煞有其事。好像楚云姜此时就笑嫣楚兮的站在这屋里一般。

唐兴龙伸出手轻轻挥了下劝阻旁边准备开口的高天虎。

“云姜姑娘就在昆天镜里面,你念三声:乾坤方圆,道法融合。你就看得见。”唐兴龙伸手指了指楚离身后的高台。楚离进来时没有注意。这会子回头一看才看见仿佛这高台如平地生出来一般。

“你把她放出来。快点”楚离这会儿已经真急了。这个王八蛋他当老子姑姑是妖怪吗?居然把她禁闭在镜子里面。

“楚离,你放肆。”

高天虎再也忍不住了,这孩子太没大没小了。

“舅舅,你相信他?他把姑姑当妖怪以。”楚离心里喷发出去高天虎的不满。横着眼睛看着他。

“我相信唐兴龙先生能救她。”

高天虎说的很有信心,看样子他很了解唐兴龙。

“我不信。”楚离几乎是咆哮而出。

呯!坐下的凳子被楚离踢的撞到墙面四分五裂连着雪白的瓷墙漆落下一地洁白。

“好吧!你有狠,就自己救云姜姑娘出来。如果你连这面昆山镜都破不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咆哮,不过是黔之驴的无能之嚎啕罢了。”不动声色,没有脾气只是淡淡的言语。却让楚离气的双拳捏的咯咯作响。真想一拳劈飞这间诊所。让他这个死东西瞅瞅老子是不是黔之驴无能的嚎啕。

但是楚离只有把气结在胸口,因为到现在他好像才能明白对于这面破镜子自己真的是毫无用武之力。楚离精光暴射看着眼前的这面镜子。看着这面红铜古镜,保持良好的外貌在太阳光里反射出血样融光。镜两边雕刻着分别是两座山脉,嶙峋怪石,云松探崖。破镜子恨不得把它砸碎了。

楚离回头看那混帐已经被自己腹诽不下百遍的敦厚中医。怎么现在再看他的长相竟是这么可憎。他背对着自己自喝自茶和舅舅聊着天,并不理会自己。

玛的,刚才他说让我念三遍什么来着。既然不能来武的,也就只有…..顺应天命。楚离瞟了一眼高天虎再也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更别说提醒自己是那句话了。反倒过去跟那个老混蛋研究茶叶,泡茶之道去了。这是当舅舅的吗?楚离向着高天虎的后面恨恨的做了个嗔怪相。没办法只得自己平平气,仔细想想。还好脑子比较好使。

“乾坤方圆,道法融合。”

“乾坤方圆,道法融合。”

“乾坤方圆,道法融合。”

椭圆形高达一尺的红铜昆山镜。光滑明净的镜面上出现一个墨坨坨慢慢向边缘扩散。暖黄光色的灯光闪闪出现在那圈墨坨坨中央,逐渐镜面变得明亮起来。镜面出现一个满是烛光的阵法。至少现在楚离是这么认为的。随着墨坨坨的扩散的范围越来越大。场景也越来越清晰。怎么还是没有看见姑姑呢?

经过一番焦燥,楚离的心态也慢慢平和起来。静下心来慢慢看。这才发现这满地的烛光满满排在地上。镜头慢慢转移到上方。白色圆蒲团泛着石材的光泽。楚离没有数有多少,只看见…….楚离心里一阵狂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