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76章 小寒逾越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我能够帮助她吗?我受不了啦。”楚离只觉得每次小寒的痛到极致嘶裂心肺的叫喊都像一把刮骨刀一寸寸的凌迟着自己。他受不了可是又不能离开,生怕这一走就与小寒成了永绝,在他的心里,已经将小寒视为亲人一般无二。然而坐看却不能帮助对楚离自己而言也是极不能原谅的。

“我这么一身功夫可以步游宇宙整个东位面,还帮不了一个小寒,我要这功夫有屁用。一定有办法让我可以帮助她的是不是。绿龙叔叔叔叔,你倒是说呀。说呀。求你了说呀。”楚离像女人一样捶打摇晃着幽暗绿龙,哭得鼻涕眼泪一抹糊。如果谁目睹现在的楚离一定会把他当成泼妇。

远处坐着的小寒正在忍受着穴光年带将几千年的身体内毒释放及时光交错补给的五行反克反生所带来的自身与大自然相博互克生害冲。雷电驾着狂风驱赶着乌云如万马奔腾在头顶上方,一道道白色闪电划破天际劈向大地。像一把巨大的光刃当头向凄厉痛苦的小寒而下。

“小寒。”楚离泪瀑如雨身形急晃。守在他身边的幽暗绿龙发出狂暴的魁罡煞气阻挡住楚离前行的步伐,后面幽暗绿龙一把拽住楚离:“冷静点,你这样冒失跑上去反而会增加小寒的压力。”楚离此时已经急红了双眼再也听不进去幽暗绿龙的劝阻。

光刃由天空劈下,小寒自身发起玄寒幽雾硬生生抵挡住。一声巨响四周舞飞大片雪花。乌云之间的暴雷舞起紫色闪电鞭破大气层又一次向小寒周身抽来。玄寒幽雾蓬发出密集的冰凝子以自身为核心呈半球型雪白半透明的的状态将自己保护在中间。

紫色闪电如同一条带有意识的蛇如影随形在云层间游弋翻滚,与西南虚空一道赤红闪电剧烈相碰发出“哧哧”连续巨响两条闪电放出异彩花火将整个黑气乌沉的天空渲染的分外妖娆。连接大地喷射出的火焰燃烧着草丛从两侧向小寒聚心燃烧。

一声声凄厉惨绝的鸣叫从小寒口中发出,自身瀑发的玄寒幽雾罩门在如巨恶猛兽般雷电的劈斩暴袭中渐渐变得薄弱。一圈圈的缩小,破碎之时,她真身直面自然五行克伤。天空中倾盆大雨带着热辣辣的障毒火石淋砸而下。

闪电酷雷毒雨火石密集的劈斩砸在小寒身上。穴光年带抽出的光晕越来越长也越来越快捷。快捷中带出血丝,毒雨硝毁着小寒的皮肤。紫赤两道闪电带着高温使空气剧烈膨胀,空气移动迅速,形成波浪以汹湧之势向小寒当头压下。一团天火从天而降。刹那之间紫红火焰将小寒团团裹住紫色火舌不停啖食小寒本性的冰魄。慢慢的鸣叫声变得虚弱无力,身体越来越细,恍若一根细细强力反光的冰凌。

小寒凄楚的鸣叫声像沾满盐水的皮鞭密集的抽打在楚离心里。化入没进骨血的痛苦使楚离抑制不住身体的颤抖。小寒,我不要你再受痛苦,我要去救你。楚离愤恨的甩开幽暗绿龙的拉拽。只要等保住小寒的一条命,其他什么都不重要。

“劈空一掌阻碍两道闪电的波动律就可从天毒赤红中救出小寒。这样做你的功力会被损耗。小寒更会有重伤浑沌无意识中吸取你的功力补给自己。”

“全给小寒我都愿意,你放开。”楚离挣脱幽暗绿龙的双手束缚。强脱离的箭一般冲过去。

天空乌云滚滚大地被罩在一片漆黑风雷狂电之中。万马奔腾的黑云内发出摄人心魄的雷鸣轰隆。天空如同怒声嚎啕的大海。巨浪淘天由上而下向世间万物当顶压下其声势令人分外可怖。两道明亮刺目的闪电如黑海中的蟒蛇趁着腾腾云汽游弋相嬉。每次它们的碰撞就会击出一团天毒赤红从天而降。一次次降落在小寒身上。火焰自私而冷漠。“嗞嗞…嗞嗞……”一缕缕白烟从小寒身体内沸腾升起像一缕缕悲情的冤魂渺渺困禁在这无情的天地间。待她真身冰魄耗尽时就是她的死时将至。

《天魔录》第九重之浩空无极,逝吾极光。楚离自丹田处运足极地能量,身形暴起。高喝一声:“啊!”其声浪出口声波一圈圈向外扩张震荡周围空气。隔断虚空气流循环而绕。单掌虚影在虚空形成一道巨大光斩其白光尤其醒目照亮半壁天脉。朝紫,赤两道闪电中的膨胀运动大气云浪劈去。

“哗”黑汽涛天的天空瞬间乌云逼退,从间隙间露出半毫金丝阳光。此时,楚离突觉自身功力被一分为二硬生生自体内被掠。澎湃激浪天罡煞气从背后注入楚离的后胸。“楚离,逝吾极光,置之死地而后生。”幽暗绿龙的话如提壶灌顶.

小寒贪婪的大量吸收楚离的功力,阳光逐渐驱散黑云阴霾。显然已经成功逾越进入青鸾期。身子比以前更高挑只是太瘦。可谓是皮包骨,看着让人心疼至极。一双眼睛在削瘦的脸庞显得更大盛满灵气与此许苍桑。背上隐约而现一对透明多彩的庞大双翼。彩色的翎羽在阳光照耀下闪出高贵华彩。在楚离与幽暗绿龙的帮助下。小寒慢慢睁开双眼。隐约记得发生的事情。问楚离。楚离摇头笑而不语。

“可能是梦吧,龙叔谢谢您和小离帮助我。”数千年来这是小寒第二次称呼幽暗绿龙为叔。

比预想的时间仅仅晚了四个钟头,楚离看看手表想起舅舅昨天临走时说的话。就把小寒交给幽暗绿龙,自己下山回到家中。

一进屋就闻到一股烟味。高天虎坐在客厅靠窗的角落里。茶几上摆放了很多照片。烟灰缸里满满的全是烟头。门窗紧闭,整个客厅烟熏缭绕。让楚离感觉舅舅从末有过这么大的心事,事情很严重,出在谁的身上?楚离心里惴惴不安。楚离站在门口好一会儿发现高天虎毫无反应。慢慢的走过去,临身边了高天虎才察觉抬起头来。深锁的眉头更加郁结。

“小离坐。从外面回来渴了自己泡杯茶先喝了再慢慢说。”

楚离看着这铺满茶几的照片突然才想起来舅舅也给了自己一张,不过没有看也没有时间看。从怀里掏出来是一张冷紫色画面。不过与别的照片不同的是,冷紫色调里似乎裹着一个人。很真实不像是照片。铺了一层全是不同色彩太大部分是紫红蓝彩色调。看得出来吗?这是一个人的梦境,及她梦境的出入。

“画!舅这套画很值钱吗?……”

“不是画,是我亲自摄影。是梦,是可以与现实人贴近的梦境。你没见过。”

“是吗?这么好玩呀,可以把人家的梦拍下来。可是为什么舅舅你的脸色这么凝重心情这么糟糕。”楚离百思不得其解,舅舅为人包容豁达,做事谨慎一丝不苟鲜少有破绽。

如果是真的那也不过是有新闻价值,而人是如何走进别人的梦境里呢。除非……就算是我也没这本事呀。只能靠自己的思维,走进别人的主观潜在意识。探寻别人的秘密,并不能真人走进别人的梦境里,还能用高清摄像机拍下来。那这么一项重大的发现。天!谁特妈这么逆天啊,比哥还要逆天。

“舅,你别听人家胡说八道,这世上没有人真身可能走进别人的梦里,并用高清摄像机把梦拍下来,这不是放屁吧………。”楚离话没说话就被高天虎的话惊得目瞪口呆。

“我,我走进你姑姑的梦里。这些都是我亲自拍的,而且是第三次拍下来。”

高天虎的话让楚离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或者是该说什么。坐在对面的这个男人是凡人,正儿巴经的凡人,除了过人的敏锐与智慧之外,也就是江湖功夫跟自己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是不是舅舅上次被莫珂耶男那个老怪物打伤那个部位了。楚离想到这儿仔细看向舅舅,发现高天虎眼中如惊雷闪现精芒四射正正看向自己。看他这眼神那像是一个病人的眼神,这眼神分明就是一只栖息山崖上苍鹰的眼神充分的显示出高天虎与众不同的干练及深思熟虑。敏锐而无畏。

就在看向楚离与楚离目光相遇的一瞬间,高天虎明白了自己的到底要做什么?任何犹豫已经在妙钟前化成灰烬。

“楚离,你肯定不相信,我是这世上难见的双影人,上次被莫珂耶男抓获,是他开启了我的特殊天赋。影随。”看着楚离一脸的不懂。高天虎仔细想想组织了下语言又继续说:“我能进入某类人的梦境,确切说她们的梦境带有使命感。在梦中完成任务,但她们醒来并不知道也根本不会记得。”

“那这是谁的梦境,好像是个女人。”楚离听着唏嘘不已为什么这个女人的梦境会让舅舅如此忧虑重重,再说舅舅无端进入一个女人的梦境干吗?而且还是第三次才拍下来。

“你姑姑,楚云姜。”极平淡极清晰的话一字一顿的从高天虎嘴唇中说出来。

他进入姑姑的梦里?强烈的失去感及绞心的痛楚让楚离又一生恍惚。

“楚离,你在想什么?楚云姜也许根本就不是你姑姑。”严厉的喝斥让楚离一时间还摸不着头脑,不过楚云姜这三个字及根本不是你姑姑听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