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66章 救回高天虎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茫海修亦》真的在你手上?”明珠询问过楚离之后又来问黄凌儿。

明珠吃过晚饭,以约黄凌儿出来散步的借口从家里将凌儿拉出来慢慢朝栖霞山上走去。北方的夜晚总是脚步沉重而快捷。五点钟吃过晚饭出来走不到多久,黑暗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大地匍匐,冷咧的空气总是人向往温室。路边极少的行人大都是年青人与孩童的嬉笑声。

“是的,舅妈。”虽然没有跟楚离结婚,可是总是要结的,所以黄凌儿也跟着喊明珠舅妈。

“对那本奇书我很好奇,可让我看看吗?”不在楚离的手上不是更好吗?真是天助我救天虎哥。明珠的手伸出来时隐隐露着的黑气淹没在无边的旷野。

路上渐渐没有了行人。多的只是被遗弃的狗狗猫猫眼神里透出可怜,凶狠为了挣抢路人偶尔丢弃的半根火腿而撕咬的皮毛血飞。弱者的凄凉的哭叫声让黄凌儿听了心里一阵阵发毛胆怯。

“舅妈,我们往回走了。这里很偏僻了。”凌儿抬头看看四周全是山峦孤影。

“没事,再陪舅妈多走几步,舅妈想去山野里吸吸山林的湿气”。明珠牵着凌儿的手快步走过这段野猫狂叫的区域。

进入栖霞山,风刮的更厉了四周听树木声响带着哭嚎声张牙舞爪似乎要向二人扑来。黄凌儿有些怕了紧紧的牵着明珠的手,身体开始发抖。

“你不是在山里长大的吗?怎么怕成这样。”明珠有些不解的看着黄凌儿。

“舅妈有所不知,太姑姑在村子周围设下结界,夜晚的森林凌儿从未设足。所以不知道深夜里的山林会这么可怕。即使是那晚等小离,也是在太姑姑设定好的路线。”黄凌儿小心谨慎的看着四周生怕一个不留神会被什么抓走。

“舅妈,我们回去吧。这里好怕。”凌儿站在一块石头旁边惶惶恐恐的扭头四看显得非常怯怯然。

“我听离儿说《茫海修亦》是本神书,你身上拥有神力还会怕成这样?”明珠故意挑起来说意思就是想要凌儿自己把书拿出来。因为明珠实在是不知道凌儿将书藏在哪儿。

“舅妈,,别往前走了就在这儿吸吸湿气吧,你看天上还有月亮,这路上还有些光亮能照见人,再往上走恐怕山上的树就把月亮遮挡住了”凌儿朝月亮照亮的草地上移动了几个步子。

黄凌儿轻柔的抬起手腕。一颗白色的星点从手腕皮肤层飘出闪闪烁烁。“舅妈,你看不见,但是完全可以用你的感觉来感受她的智慧。”

“这就是….书?”明珠面对着这颗莹莹发光的颗粒不肯信任的面对黄凌儿。

“它不能打开吗?”明珠的心里犯着嘀咕,如果就这样拿过去那异人族王他肯定不会相信。说不定以为我戏弄他,而迁怒给天虎哥岂不更糟?

“舅妈,你看不见,但是可以摸她,听小离说,你丹田处的两股异炅真气也要靠《茫海修亦》点化。你来摸摸看。”黄凌儿拉着明珠的右手。将书放在明珠手上。明珠仔细而用心的感受着这凉而不冰,厚而不重,无法鉴定的金属质感在明珠的手心里。慢慢抚摸着感受着她的生命。

对不起啊凌儿,不是舅妈要害你,实在是天虎哥需要这本书去救他。对不起了!

“凌儿,舅妈对不起你了。”明珠大喊一声,黄凌儿一愣神的功夫就觉得胸口吃痛人像子弹一样像山脚落去。

“啊!”明珠发出一声痛呼,月光下明珠的半条臂膀及整个右肩变成炙红色,从她痛若而扭曲的面容上看。她是被《茫海修亦》反噬,可是几仅如此,明珠还是死死抱住《茫海修亦》。月光阴影里一道极速银灰闪电带着数米长宽大银蓝色冰烈的炎暴。朝明珠电光火石间冲来。

“哈!~~”明珠只觉后背一股巨大的晦寒之气将自己体内两道异炅真气理顺的同时,整条右臂穴道如同感受到电流通过般麻酥数分钟之后,被《茫海修亦》所反噬的右臂恢复自然。明珠慢慢扭头。

果然是他,异人族王此时他的手里已经拿着那本书。

“谢谢你,明珠。”

“天虎哥呢,我的天虎哥呢?”明珠感觉到高天虎的气息就在附近,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他在哪里。

“好吧,他在这里。其实他一直都在这里。”

山石炸开,岩体粉碎。位于明珠正前右方的一块巨大横形花岗石在莫珂耶男的掌下土石粉粹。高天虎从里面翻滚出来被半壁山体土石灰掩盖厚厚的一层。

“他没死。这个女人要除去。”莫珂耶男冷月般的面孔瞟视着山下奄奄一息的黄凌儿。

“不许你碰她。我已经很对不起小离了。求你不要伤害凌儿。她是无辜的。”明珠在将高天虎从乱石堆里救出来时,并没有看见莫珂耶男嘴里说要杀黄凌儿,脚步却向她走来。

“你真是个奇怪的女人。”

感觉到莫珂耶男的脚步,出于本能意思明珠用整个身躯挡在高天虎身上。抬起两只空洞看不见万物的眼窟。

“你凭什么不许我这样或那样,又可怜哀怨的祈求我放了那个可能让楚离恨你一辈子的女人。你不想和这个男人还有楚离在一个家庭里过吗?合家欢乐不是人类最温暖的氛围吗?哼!可怜的人类,人类的遭遇大多与自身的执著倔强分不开。”莫珂耶男慢慢的站起身来。“告诉楚离,我还要去找他,如果可能的话。我与他之间会有一场硬仗。”

楚离刚刚躺上床合上眼,伸展了累得几乎僵硬的四肢。就听见楼下妙若儿那类似黄鹂的叫声:“小离,快点下来,凌儿姐姐要死了,舅妈也抱了个死男人回来。清湛姐姐,蓝启哥哥。”所有的人都睡了,只有妙若儿一个人在楼下看电视。

这话说的?这话喊的?比小寒最初的时候还不如。还哥哥姐姐的喊。这家里谁的岁数最大,就以她出生的那纪元离现在……当我们这些人的几千代祖宗还有多的。亏她还喊得这么甜津。切!楚离无奈的从床上下来吸着拖鞋出来看出了什么事。

这一嚷嚷全屋的人都被她吆喝起床了,白炽灯打到最亮。楚离从卧室出来靠着栏杆一看,惊吓的精神为之大振。翻身从二楼跳下来。躺在沙发上的男人不就是离家许多天的舅舅吗?血浓于水,此时楚离无法顾及到黄凌儿的生死。

“蓝启,凌儿交给你了。”楚离没时间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探手察看舅舅命脉,发现舅舅伤在肾经与脾经以至于中年的高天虎看似长年十好几岁。这是以病理的手法来控制舅舅的行动,还有舅舅没有吃饭最少饿的有…….。楚离想想日子正好是自己离开琼都前天。

楚离打开高天虎命体中悬阴,隆阳两大命穴从涌泉穴向体内注入真气。双手食拇二指分别运气向高天虎背部直到腰际。高天虎后腰左侧慢慢浮起一个紫黑色的连体包块上面有无数个小颗粒。高天虎面色越来越难看。楚离从没见过这种现况有些发慌了。

“让我来吧,你不行。”妙若儿在一边急得不行。楚离看了她一眼,让妙若儿过气给自己。若儿愣一下马上明白过来。通过楚离将灵力输进高天虎体内。五分钟之后紫黑色包块散尽。楚离让开由妙若儿单独治疗高天虎身上的毒气。

凄怨的眼神盈盈欲滴满是泪。凌儿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原本明珠打她的那一掌并没有打伤要害,只是当明珠内疚的扶起黄凌儿时,告诉她原因,并请求她的原谅时。她一时间难以接受。并说不能原谅明珠。还要问莫珂耶男要回《芒海修亦》就是这时。她只感觉到一阵风绕过她。醒来后就这样了。

黄凌儿以为楚离会马上为她疗伤,没想到他却把自己推给蓝启。想着太姑姑将自己一个人留在这个男孩子身边,是想着自己终生有个依靠,可是眼前书也弄丢了,重伤回来楚离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别说跟他什么前世注定姻缘,就算现在要在这个家里继续住下去,恐怕也难。回去,那儿才是家。太姑姑,恐怕凌儿要让您老人家失望了。巨大的悲痛盘施在黄凌儿心结内。使蓝启的灵力无法达及她受伤的核心地带。

楚离看着舅舅有了起色,这转身就去蓝启的房内看黄凌儿。书丢了她肯定比自己心更急。一定要好好安慰她。楚离这么想着前一脚踏进房门,眼神就与黄凌儿凄绝悲怨的眼神相遇。楚离心里一紧痛,这眼睛好熟悉曾经在哪儿……..

“凌儿,,你怎么样了,蓝启你过来,我来。”楚离询问蓝启,凌儿的伤势怎么样了。

“她内心有巨大的负面情绪扰乱,所以我的灵力达不到她的伤患核心地位。她在抗拒我救她,她好像有死的念头。”蓝启说完就出去了。

“不能这样,凌儿你不能死,你还要嫁给我呢,我还要跟你有十三个月的相互依守。你怎么能因为《茫海修亦》的丢失就放弃生命,放弃你我的婚姻与约定呢。”楚离见她满眼都是泪,滴滴落落满衣衫。面色惨灰双眼莹莹泪后一片绝决。

“好了,凌儿,我向苍天发愿,今生绝不负你,刚才不管你是因为他是我舅舅。所以,凌儿我这不是来了吗?舅舅稍有起色我就将他推给若儿啦,这不是来看你了吗?求求你让我治疗你好不好。”楚离见到自己说到‘推’这个字的时候,黄凌儿的身体动了一下。楚离顿时明白黄凌儿内心满是担忧孤寂感很强烈有些像当初的美玦离家出来时的心情。

想到美玦,楚离内心不禁一阵唏嘘伤感。看来自己判断的没有错。一手搂住凌儿,另一只手不失时机以《天魔录》第六重浩本真还用源力能量打通黄凌儿身上各处穴道,只留下涌泉穴。将凌儿身上的伤患毒气全从此两穴排出去。末了,在她泪脸轻轻啄了一吻。

“乖!好好睡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