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四十七章 新的时代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日子一天天过去,天气渐渐炎热了起来,校道两旁开始出现很多摆摊的毕业生,这些校园跳蚤市场的出现,标志着毕业季也进入到了尾声。

此时校园的每一个角落,都出现了毕业生们拿相机拍照的身影,毕竟这一次不同以往,这一次他们离开学校之后,也不知多久才会回来了,还是抓紧时间,多留下一些念想。

长沙市中心五一大道边上,海天集团的办公楼——海天大厦就耸立在这里。

此刻,海天大厦二十五楼的贵宾室里,正坐着四个人,分别是海天集团的董事长龙海天,中南大学的校委会主任陶育强,还有黎少钦和龙凤两个年轻人。

这次会面,是为了商议黎少钦卸任联合会会长的事情,一开始黎少钦只是想找陶育强说明缘由的,后来聊到联合会未来的发展,陶育强便打算叫上龙海天一起商量,毕竟他对中南大学的形势也是很清楚的。

不过龙海天最近比较忙走不开,最后不得已,几人便约在了海天大厦见面,在去往海天大厦的路上,黎少钦发信息给龙凤,告诉他自己要去见他爸爸,恰巧得知龙凤也在她爸爸的公司里,便邀请她等会一起见面,于是便出现了上面的场面。

龙凤进来之后,很识趣地接替了服务阿姨的工作,亲自为三人做起了端茶递水的服务,嘴上还陶伯伯前,陶伯伯后地称呼着陶育强,叫得后者一身老骨头都快酥了。

“老龙啊,你们家小凤真是又乖巧又勤劳啊。”陶育强忍不住赞叹道,“不但人儿长得清秀,在学校的表现也很优秀哪。”

龙海天连忙摆手,苦笑着摇头道:“哪里话,你是不知道,我这女儿啊,在家可叛逆了,管都管不住啊。”

一旁正在沏茶的龙凤闻言,脸都红了。

“诶……”陶育强连忙伸手打住,说道:“青春期的孩子叛逆是正常现象,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她活泼啊,活泼好啊,活泼的孩子创造性强!”

龙凤被两位长辈如此高调议论,便有些腼腆地道:“陶伯伯,人家已经不是孩子了。”

“好好好。”陶育强笑得眼眯眯的,“我差点忘了,小凤今年已经大学毕业了,噢对了,这女大当嫁,小凤你有没有看上哪家的俊儿郎啊?告诉陶伯伯,我给你参详参详。”

此言一出,龙凤的脸顿时红到了耳根,有意无意地往黎少钦这边偷偷看了一眼。

“咳咳……”龙海天也连忙咳嗽了一下,掩饰自己的尴尬,只有陶育强浑然不知,依然一副笑呵呵的模样。

黎少钦却像个没事人一样,说道:“陶伯伯,我们还是聊正事吧,龙伯伯还有别的事情要忙的呢。”

“唷!”陶育强一拍脑袋,笑道:“对对对,人老了记性也差了,聊正事聊正事。”

这时候龙凤已经把茶沏好了,她拿起茶夹夹出三只茶杯,分别放到三人面前,然后为三人斟满茶。

陶育强说道:“这一次少钦卸任联合会的会长,离开了联合会,虽然对中南大学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却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毕竟金志军那边他也要给个交代,总的来说,中南大学还是走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好局面啊。”

龙海天笑吟吟地看了黎少钦一眼,对陶育强说道:“当初我和你都反对少钦去找金志军,他依然坚持去了,他独自一人与金志军达成了交易,那个交易,直到现在想起来,我心里都有些发慌。”

陶育强连连点头:“是啊,一个大胆的决定,有着极大的风险,他就那样一个人做了,没跟任何人商量,等我们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

“哈哈!”龙海天笑了,他看着黎少钦,眼中满是欣赏,“高风险最后也的确带来了高回报,我们这些老家伙努力了几年都没做成的事情,最后给他做成了,如果再来一次,我们依然不敢做这样的决定,所以我们无法摆脱中南大学的困局,必须要少钦你来才行。”

陶育强端起茶杯,笑着向黎少钦举起:“以茶代酒吧,感谢你,我也可以安心地去退休了。”

“还有我!”龙海天也端起自己的茶杯,“怎么说我也是中南大学的一份子,之前为了牵制金氏集团,我和陶老师费了很多心血,却始终无法击败他,苦了一届又一届的学子,我心里的这个愧疚啊,幸亏你做到了,让我心里的这块大石落了地,来,我也敬你一杯!”

见两位前辈要敬自己,黎少钦连忙端起茶杯,站起身来说道:“不敢当不敢当,我一个后生小辈,怎么当得起两位前辈来敬我呢,应该是我敬两位前辈,我代表中南大学商界,感谢两位前辈的付出。”说完把茶杯放低,迅速与两位陶育强和龙海天二人的杯子碰了一下,而后收回茶杯,一饮而尽。

陶育强和龙海天相视一眼,只好无奈地把茶喝完,龙凤在一旁看着,忍不住偷笑。

放下茶杯,龙海天忽然正起色来,说道:“少钦啊,你说有没有可能,你用别的身份回到联合会里面去做事?毕竟你的离开,对联合会来说,是一种很大的损失。”

龙海天和龙凤两父女也都看向了黎少钦,后者沉吟片刻,最后摇了摇头,他一脸诚恳地说道:“我与金老前辈虽然只是口头之约,却也是君子之约,其中的条款虽然没有明说,但双方心里都是明白的,他当初遵守约定撤出了中南大学商界,我自然也不能混淆概念,做那过河拆桥的事情,就这样吧。再说了,现在的中南大学商界,已经度过了它最艰难的时候,我们应该对林语晴有信心,我相信能够做得比我更好的。”

陶育强也笑吟吟地点了点头:“少钦说得没错,我们应该以平常心去对待这件事情,万事有得必有失,就像下象棋一样,少钦用自己这个马,去换掉了金志军杀进来的车,换来了中南大学的大好局面,现在我们不但牵头成立了‘大联合会’,也吸引到了湘辉集团的投资,形势一片大好,也该知足了。”

龙海天闻言,不由得失笑道:“好好好,是我太贪心了,既想除掉金志军的‘车‘,又想拿回少钦这个‘马’,这种悔棋行为要不得啊,哈哈要不得!”

陶育强见他不再纠结,便点了点头,继续道:“况且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关注联合会的动静,我发现林语晴这小女娃也还不错,并没有因为自己是金志军的外孙女而出卖联合会的利益,反而把联合会打理得井井有条,希望以后如少钦所说,她能把中南大学建设得更好吧。”

听到陶育强的话,黎少钦嘴角微微上扬,要问整个长沙谁是最了解林语晴的人,他觉得是他。

林语晴当初与自己闹僵了关系,却依然继续维护着“爱旅网”,把网站经营得好好的,从这里他便看出,林语晴是个工作和感情极其分明的人,她有着强烈的责任感,使她能够不顾一切地去完成自己的工作,这是大多数人都做不到的,换是其他人,不把网站给你搞乱就不错了,这也是黎少钦决定把赌注压在她身上的最主要的原因。

同时,她也是个有着极强自尊心的人,强烈的自尊心造就了她要强的性格,这有点跟龙凤很像,也说明了她有领导联合会的潜质。

金志军输就输在,他对自己的外孙女看得没有自己准,受亲情的束缚,他只看到林语晴做事的雷厉风行的一面,毕竟他平时不少事情都是林语晴出面去做的,但也因为如此,他却没有机会看到她的另一面,他没想到自己这个外孙女,会为了保住联合会的基业而对自己“大义灭亲”。

其他人对林语晴就更加不了解了,所以龙海天和陶育强才会觉得这是一件很冒险的事情,而事实也最终证明,黎少钦的判断才是对的。

三人又交换了一下意见,最终确定,让林语晴接手联合会,并不会使得联合会重新投向金志军一方,龙海天也决定,不再向中南大学商界投放自己的力量。

“虽然这里人是少了一点,但是我还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宣布一件事情。”陶育强红光满面得看着三人,见大家都看着他,他忽然提高了声音,朗声说道:“我宣布!中南大学商界,从此进入自由发展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