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65章 小萝莉的交易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楚离终于发现了妙若儿出去好像很久了。这丫头很皮这会儿不会是迷路,飞机里的动静也让楚离注意到不太对劲。孟太姒正好从外面进来向楚离说了妙若儿在二等舱装鬼吓唬人。已经有警察端着枪赶过去了。

天!死丫头应该让她坐火车。

美人头在众多仇恨,恐惧的眼光中显然有些不知所措,呆愣在那儿。小萝莉悄无声息的走到美人头旁边,聪明的她爬到椅子上。长发顺着头颈一泄而下像匹黑色缎子光亮照人。小萝莉冲着妈妈做了个淘气的小鬼脸。两只小胖手张张合合好一会儿,攒足了劲,脚下用力一踮。

“哈哈哈………..”稚嫩的,得意的,开心的,报复的小嗓音带着各种情绪兴奋的大笑。

对面那些早就在寻找机会的机警们没有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同时扣动板机,无数颗子弹像蝗虫一样从四面八方呈包围形势朝美人脸闪电般袭去,带着血腥的杀戮之意。

眼看着无数破空而出带着呼啸声而来的子弹。美人头番然醒悟知道人类的利器之下自己生无可生。他们为什么要杀我?我跟他们无冤无仇,大家不是一块玩的好好的吗????还有楚离,自己下山是来找他的。他知道不知道世上有个我在寻找他。还有身边的楚离,他救了我,我还没有好好报答他呢?是的,这个鬼皮捣蛋的美人头就是妙若儿。

哗!异样的震动,正在妙若儿感到无比绝望之时。眼前瀑出一道紫光电影将无数的子弹劲力抛向机舱顶。电光火石之间妙若儿及小萝莉一起失踪在众人眼前。

“你真胡闹,那些人呢?”楚离简直就是怒不可遏,冷沉的脸喷火的双眼怒瞪着妙若儿。装鬼就算了,吓人也罢了,可是装成那样,人也异样失踪把所有的人都快要吓成精神病了。害得人家现在以为家人没了,人也吓疯了,那些人不恨你,还能恨谁?还亏她跟没事人似的,还亏她泪眼濛濛冤屈得对着自己喊委曲。真恨不得一巴掌拍在她脸上,抽肿她的脸让她没脸出去见人。

“说人呢?你把那些人弄哪儿去了?说话呀。”

面对着楚离的咆哮风暴。妙若儿完全吓傻了,长芝么大从来没有人用这种口气跟自己说话。还有那些人为什么那么恨自己。

“你凶什么?”

“叫你辩嘴。”

“啪。”忍无可忍本来要一巴掌抽在妙若儿脸上的手,临了拍在她嫩**瓷的脖颈上面。

“哇!”

“不许哭,把人交出来快点。你是不是想让那些人打到你,把你撕成碎片,像雪花一样的碎片。嗯?啊!”楚离怕她不懂,就形容了一下。

“给给给给你人人人,都在这儿呢。”妙若儿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圆形状如胭脂盒大小朝空中抛。噼哩吧啦一大堆人连撞带跌的摔落在地。迷迷糊糊四处张望。楚离拉着若儿的小手抱起小萝莉回到一等舱。

一等舱乘客见到没有空姐走动,舱门被反锁,所有的人此时也是充满着各种猜测,人人都在焦急茫然中环目四盼,希望有人来为他们解释答案。可是一丁点声音都没有。一切显得那么不寻常,寂静环境让这些远远离开大地的人们的心失去了依挚。承受着内心的煎熬。更有些沉不住气的人开始捶舱门。舱内开始听见哭泣声。

“小妹妹乖啊!大哥哥求你啦不要跟你妈妈还有那些叔叔阿姨们说啊!这个大姐姐不是鬼,你也看到了她没有吃那些人。他们还活着。”楚离把小萝莉抱在腿上坐着百般安慰,黄凌儿更是拿出很多玩意零食哄着她。她看了楚离和黄凌儿几眼,最后把眼光定格在坐在窗边的妙若儿身上。冲着楚离将胖手朝若儿一指:“我要她,我要她漂亮的脸,还要那个小盒子。要是都给我,我就会考虑不说出去。”小萝莉歪着小脑袋一脸狡黠的表情。

“呃,要妙若儿漂亮的脸,这恐怕是不行的。不过呢要那个小盒子绝对可以给你。”楚离感到有些难办,甚至想到是不是要抹掉这小姑娘这部分记忆呢。可是这样对一个小姑娘是不是太凶霸了些。毕竟她才四岁多,她的话未必会有人信呢?

“她的脸可以给我,她可以就一个头到处跑,为什么不能把脸给我。”小萝莉捏紧两只小拳头发出抗议。圆脸越发鼓得像灯笼或者是苹果。因情绪的激动小脸变得绯红。捶打着肩膀胸口。

“这!不是这样,大姐姐是……”楚离准备给她解释原因却冷不防小拳头一下打在他低下来的耳门上。小胖孩子打人还有点疼,真是营养过剩了。

“我来跟她说。”黄凌儿看着楚离挨打无奈的样子,觉得这男孩还挺憨还有点耐心。黄凌儿将小萝莉抱在自己的怀里细言细语的说道理给她听。

“那,大姐姐的头是可以割下来,可是她不痛啊,可是要换脸就必需要你的脸或头割下来,你会不痛吗?”凌儿作了个以刀相砍的姿式。吓得小萝莉赶紧缩紧了脖子直摆头。

“你不割头,那要怎么换头呢?所以不是那个大姐姐不给你,是你不能要,明白吗?”凌儿半吓半哄一会儿就将小萝莉哄的服服帖帖,不再吵着要妙若儿的脸了。

“好了,小宝贝离开妈妈太久,妈妈会病倒的哦,这个小盒子你就先拿去。喔?”黄凌儿将那只粉红小合塞到小萝莉手上。

小萝莉拿在手上左看右看翻来覆去的看,又将眼神转向那一大堆玩意零食还有漂亮的项链,闪闪发光的耳环。最后下了艰难的决定。

“我也不要这只小盒子啦,它会不小心把我爸爸妈妈装进去。我要你们刚才给我的所有的东东。我想过了这些更划算。小盒子如果我不在或是弄丢了的话,会害到别人还是不要了。”胖乎乎的小萝莉终于想通了盒子的可怕性。临走时拿走了若儿的一条项链,这还是楚离在望江城给她买的。

当楚离把小萝莉送到她妈妈身边的时候,她妈妈和失而复得的丈夫还有怀中的小男孩正在抱头痛哭并且互相安慰孩子一定能找到。

“我晕倒在厕所里是这位大哥哥救了我,这是他送我的东西。我一定要收下来妈妈,爸爸不能还给大哥哥的。”

看着失而复得的女儿回来,那儿还敢再夺走她紧巴巴怀里抱着的东东。年轻的妈妈抱着女儿在怀里千亲万吻。父亲是个中等个剃着光头从大衣里掏出香烟递给楚离,哭得像个女人一样千恩万谢的感谢楚离的相救之恩。

楚离简单说了几句客套话准备离开时又被警察拉住询问安慰了片刻。楚离这才离开二等舱。短短四个小时的飞机行程愣让妙若儿折腾出这许多事来。这丫头只顾得玩,自己又没有爸妈生养,那儿知道这人类的家庭温暖,就这么胡闹扰扰什么时候死了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死?得回家跟她好好的讲一讲。楚离从二等舱回来看见坐在临窗的若儿,长发从头顶披下遮挡住倾城绝色,低着头肩膀一耸一耸显然是哭泣的很厉害。

对她而言真正觉得委屈这也不为过。楚离站在她身边叹了口气。等客人都下机了,这才拉起若儿和蓝启他们一块儿下飞机。走在所有人的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