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64章 装鬼的妙若儿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酒店经店总算是知道了楚离一行人的厉害。这不!大清早的像沙皮狗一样垂头丧气的馋媚舔肥的跑到楚离房间跟在后面:“楚先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不要脸,是我不识好歹,是我贪图钱财,是我卑鄙无耻。”

“行了行了,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别在这儿耽误时间。”楚离走到窗边给睡在床上的两位姑娘打开半扇窗玻璃,透透空气。太阳很大,无风。温度很低,干冷干冷滴。

酒店经理听出楚离话的意思。赶紧滴低着脑袋往门口走。停要门口等着楚离过来。楚离慢慢悠悠的走出来轻轻关上门身子靠在门上。瞟着战战栗栗的酒店经理:“说,什么事?是不是不想让爷儿几个住在这儿啦。想赶我们走?”

“不是不是不是。”酒店经理听楚离说出了自己的心事。吓得冷汗直冒,头恨不得插进裤档:“不是的…..爷,楚爷,是我我我奶奶死了,怕留几个爷爷奶奶住在这儿不吉利,所以…..小人绝对不敢骗爷爷。楚爷爷。真的是我奶奶死了。”

“把头抬起来。”楚离一声闷喝,想起前天他要警察抓自己的那副张牙舞爪德性,你刚才说留几个什么在住这儿不吉利。”

经理小心谨慎的慢慢抬起头:“我说的是我奶奶死了,死人是晦气,冲晦气冲撞了爷爷的喜气,所以才说怕留几个爷爷奶….不不不是的,几个公主不吉利。”酒店经理意识到说话原疏漏已经引起了楚离的严重不满。双膝颤颤抖抖。脑子里尽是他飞天打斗及与高督察两两相笑的镜头,忽而就看到自己被抓起来,或是是被….

“切,看到里面睡的两丫头吗?这两丫头什么时候醒,爷就什么时候走人。否则求也没用。再多一句废话小心爷把你这酒店给烧了,滚。”楚离现在也学会了吓唬人。觉得现在的有人就是生的贱,欺软怕硬非要别人吓唬才会好好的。

闻得一声滚字。酒店经理如同得了大赦令,跑得一溜烟不见踪迹更在楚离临走前看不见行踪。

“到底结不结婚。”想着太姑姑们是为了自己才离开,才把这本《茫海修亦》交给楚离。没等到那个女人来取。恐怕已是有了什么变故。为了不让太奶奶们走后还在为自己担心挂牵。黄凌儿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求和楚离尽快结婚。

楚离没想到这丫头眼一睁开,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和自己结婚,这一点准备都没有,就算是要娶也是要先娶清湛。怎么可能是你黄凌儿呢?

楚离正与黄凌儿讲着道理:“凌儿,我一定会娶你,但有大小之分,你在后面吗?前面还有个清湛姐姐,我这不是带你回去吗?”楚离轻轻搂着黄凌儿温柔细言的跟她说。“你看外面的天空多美丽,这是你第一次坐飞机吧,看这白云从脚下流过……”楚离想方设法的转移黄凌儿的话题。他现在感觉头有些痛。实在是不想纠缠这些问题。没有感情结什么婚?

“不,不要打插。流云什么时候都可以看。嫁给你,你要爱我很重要。”黄凌儿一再强调要楚离发誓保证着一个月之内一定娶她。并在十三个月之内只跟她一人相处。

十三个月一年多的时间,怎么可能只跟你一人相处,那不是要闷死我了。楚离从心底深处抗拒。为什么她只要十三个月而不是十三天。算了,管她呢?说不定想早点生孩子。楚离简单的想着。

黄凌儿也明白了太姑姑的意思,自己这辈子只能属于眼前的这个男孩。所以他必须要爱上自己,换句话来说自己也要心塌地的爱上楚离。否则的话没有感情的婚姻很痛苦。十三个月双方真能相爱吗?太姑姑的眼神又回到黄凌儿的脑海里,是那样的沉静深邃,坚定温暖。

即使是前世注定,今生也要付出代价否则时于境迁,习性相远只能转化成一段孽缘,这也不是黄凌儿所要的。、

俩个人说着话并没有注意到飞机上的动静,尤其是二等舱早已如同煮开的粥汤沸腾不休。惊叫声不绝于耳。哭闹声充满恐惧。

“在哪儿,在哪儿。”

“在哪儿,在哪儿。”

“在哪儿,在哪儿。”

“在哪儿,在哪儿。”

二等机舱的舱顶莫名出现一只圆形粉色光球来回跳动着,人们发现它停在什么地方过一会儿就会像贝壳那样打开夹住一个人头慢慢随着烟,这个人就不见了踪影。

它吃了人。

二等机舱内充满死亡恐怖气息,老人晕厥或颤颤微微站起来保护下一代。人们抱着孩子奔跑躲藏。人们像疯了像洪水一样拥向舱门。尖叫声令听者闻风丧胆。惊恐的哭喊声一浪高过一浪。警察警戒的不许他们靠进一等舱并令人关好一等舱大门。并不是看着这些人死而不救,而是不愿意连累更多的人。

一声清灵愉快的笑声从这群尖嚎恐哭中飘声而出,与这些许多恐惧显得格格不入。随着笑声人们惊恐的发现,粉红色光球变成一颗披着长发的绝色美女人头。

人们相互手指着方向去看,一颗绝色佳丽的人头披着长发,忽隐忽现在二等舱各个角落地方。吓得小孩子晕劂。惊得女人们伏地。恐慌得男人不顾安全带的重要性惊慌的失去理智到处躲藏。

若隐若现穿着长裙的身体在人群中飞快穿梭。生动而清灵的笑声终于引起一个小萝莉放弃害怕,选择好奇,她拼命的睁着一双大眼睛,即使头被妈妈死死的搂在怀里也要死命的挣扎出一丝缝隙看看发出这么悦耳美妙声音的人到底是谁?

她旁边一个襁褓中的小男孩在惊慌之中被妈妈掉到地上。她就趁机跑了出来跟着笑声,跟着那颗绝美人头。梳着冲天辫绑着小红蝴蝶结,配套的是件红丝绒长裙袄。胖胖乎乎的双手张开,迈开小小的腿腿向美人头跑去。她要抓住那飘散的黑色长发。

飞机上的警察空姐全数出动稳定趁客的情绪。端着枪不敢射击。怕殃及无辜。机舱里已经有一大部分人被她吞食不见尸骨。

“来呀,来呀,你们陪我一起玩呀。”美人头说话了,千娇百媚的笑容让人不能迷惑只感到恐惧。也许这是没有身子的缘故。即使是如此美丽的人头也再也勾不起男人的怜惜巴不得欲除之更快。

“不要再管我们,警察们快打,快开枪,射击这个妖怪快不要管我们。”失去亲人的痛苦在无法自救的同时,选择了和这个绝色女鬼同归于尽。仇恨的眼光令娇笑不已的美人头不禁一愣。

“蕾蕾,我的小蕾蕾不要过去。到妈妈这儿来。”一个身穿白色羽绒服的年轻妈妈怀里抱着襁褓中的小男孩在众人的拉扯下伸出手朝小萝莉拼命的摇晃哭叫。祈求,眼泪与小萝莉的强烈的好奇心比起来。小萝莉选择了,亮闪闪的眼睛嬉笑而不解的看着妈妈。胖胖的手指放在嘴唇上面:“嘘…….”眨眨亮晶晶的眼睛继续朝绝色美人头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