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54章 突袭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啊!……”好似燃烧的烁痛感使楚离从虚意梦境中醒来。翻身坐起身来,伸手一看,右手中指尖处竟起了一个大而透明的泡泡。楚离见状一时惊骇的坐在床上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神识受伤通常只是感应在丹田之处,而直接伤痛到自己手指的……..这是什么?自己不过是轻轻的触碰了一下而已。那这两股气流在舅妈体内日夜循流,舅妈却没有任何感觉,目前而言。纵使开始也只是有些不适。

楚离顿时陷入郁闷烦恼中。玛的,这世上居然有这么多哥我不知道的东西。要知道以哥现在的功力,可是能够寻游在整个宇宙东方体位平面诸多星球来回不费吹灰之力,特喵的居然还受伤?任凭楚离满头黑线的坐在床上,依然想不出来个之所以然。下床之后开门走出去到明珠舅妈的房间门口,没有听见任何声音除了均匀的呼吸。难道睡着了?楚离心想多少舅妈应该感应到什么?怎么还睡着了呢?

“是楚离吧,进来。”明珠听见房门外有外甥楚离的脚步声。就招呼他进来。

“舅妈,您还没睡呢?你有什么感觉吗?半小时前。”楚离走到明珠身边仔细观察她有什么不妥之处。

“没有。”明珠果断的回答让楚离头相黑线加速落下。

“小离,我们什么时候进入大野山。我都有些等不及了,说不定找到你说的那本书里面有答案呢?”明珠的话让楚离心中疑团大为开释,对呀!《茫海修亦》肯定能帮自己解除疑惑呢。

“好吧,舅妈您睡吧,明天一早就进山。”说完楚离就出去了。

明珠出门前,嘱咐楚离为自己买了顶戴纱的斗笠。刚来这儿的时候把一个小姑娘吓坏了。所以出门明珠就把斗笠戴上。穿上一身黑麻衣,本来明珠是不愿意显身见人,可是楚离考虑到去了大野山之后,怕明珠的气息让他们有所警觉所以就让明珠先现身出来呼吸下自然。以人的姿态出现。

望江城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古时候都是靠水路才到这儿来,现在虽然打通了山体遂道可是大部分人来这儿还是喜欢坐船看沿江两岸的风景。抄近上山路只有沿江而上的这一条道。七人下了汽车,一路沿江而行道路是旧时代铺盖的大青石板路。常年走在上面又是临江雨又多以至于青苔遍生。好在几人都不是普通人。健步如飞走了大约三里路的样子就看见莾莾原始林山—大野山山底。

刚刚下过雨的大山一片翡翠盈绿,即使现在是冬季也是半山红黄半山绿,站在山下望山上颜色非常好看。楚离张目望去大山拐角莾野绿林深处几缕清清袅烟徐徐而升。就在那儿。楚离回头询问蓝启,蓝启点点头将背后的行包往上提了一下。除了明珠之外几个男人穿得都是刺目的黄色登山装背着厚重的行李包。

这是条窄小的山道是被几十代人脚底磨出来的山路。崎岖蜿蜒曲折迂回。路边时常窜出几只肥大的野兔,山鸡和小縻鹿之类的小动物。

孟太姒看着高兴的说:“看我,射杀一只今天中午就好好吃饱,然后上去说不定会有硬仗打。”

“你特玛就喜欢打架,也不想想人家警察真枪实弹都没能端了凌霄古村,你特玛这点子功夫还喜欢吵吵。该不准就让他们把你炖了下酒喝……”太习在后面用膝盖顶了三哥屁股一下挖苦他好玩。

“没带枪,你用手抓。哈哈哈…….我记得你属狗的哈。”

“老子属狗你不属狗?我们一年生的。”

蓝启看着他们几个兄弟叽叽歪歪吵一路:“晚些时候吧,我带的还有面包之类的呢?”说句良心话做为原身是狐狸的蓝启可真不太愿意他们这样随意射杀低等动物来满足口欲。纵使现在完全脱离四条腿的状态,可是再怎么说心里也总还有些戚戚然。

“哎!我知道你,你要是不想看就快步跟着明珠和二哥他们。”太真说着话,右手伸向耳边,这边耳垂他一直都戴着骷髅耳钉,这可不是一般的耳钉看似不大的骷髅内部藏放着多只细小的钢针链。随着太真的手臂挥起,一道极不起眼的银线在幽明的绿林间闪出银色的光带射向远方毫无声息。听得远处极其轻微 卜 的一声响。

孟太习乐的屁颠颠的跑过去,几分钟回来时手里抱着一只粗壮的縻鹿。“这座山上的野味真是特玛的太肥美了,好像从没被人打过,看到人一丁点都不怕,就跟没遇见过人一样,你们说奇怪吧。”

“这么一只够谁吃呀?”楚离从后面跑过来看着这只鹿,漂亮的深棕色带花点的皮毛泛着光泽,是只刚步入年青期的小公鹿。蹲下身来摸它的颈脖处流出极细的一条血丝。这是银针洞穿颈脖,它还没有死透。太姒走过来准备从鹿唇撕下它的全身的毛皮,动物非得未死前趁着有热血撕皮容易很多。

“唔….”巨痛让鹿发出一声凄凉悲鸣。

“啊嗷….”一声类似于鬼叫的惨嚎从孟太姒的口中喊叫而出。出现在大家面前的孟太姒捂着半边脸皮从嘴角撕去连着脖颈鲜血从指缝间肆意流血染红半边衣裳。另半张脸因疼痛而扭曲。整个人跌坐在地。

楚离扶起太姒让他靠在自己身上,气定凝神举掌盖住太姒的百汇穴,太姒将手放回在大腿上疼痛让他全身颤抖,笼绕紫雾从头顶慢慢落下,片刻太姒就不再颤抖。紫雾散尽。太姒恢复正常只是面色惨白。

砰!砰!……………砰!

地动山摇,林木颤然,土崩石裂,啪啪不绝于耳的树木折断枝飞。蓝启已经于对方开战。巨大透明的绿色气墙从山顶,侧面呈屏状散开向蓝启快速推进。超强的气势让蓝启不能力敌,纵使竭尽所能,依然不能阻挡气墙强大的推进。

楚离治愈太姒的伤痛,站起身来了望山上,超强的气势让整座山林无风自摇。千年树木顶冠如同遭遇狂风般。绿野浪吼,狂嵩澎湃。

楚离脚尖提力起身飞跃电光火石直冲向山腰:“蓝启,闪让。”

凌寒之气来自丹田化作一道炫紫光斩自天问地一掌劈下。诡异的现象发生,气墙在光斩劈力的作用下拧成几条麻花状朝楚离交叉迎上去不消一会儿在空中编织成一副巨大的绿色网兜。

嗞嗞嗞……. “屑小刁野村民敢欺我楚离外甥”。.明珠腾身而起自下而上发出冷冽清喝。黑色圆形物体旋转自带一蓬黑烟从楚离旁侧横削向屏网。卜卜卜……空中发出一阵裂皋声。巨大的气墙网兜被这股阴风劲力斗笠削切干净化成一抹绿雾不见。

寂静寂静一片寂静,阴暗的原始丛林阳光很难射进来,只是从树冠中偶尔星星点点散落些碎碎的阳光浅浅一层铺在满是落叶的草上。自始至终对方都没有出现一个人。

“明珠舅妈,你带着他们五个回去,蓝启你留下来跟我上去拜见凌霄仙郎。”楚离语气沉著眼神凝沉。望向山顶峰回之颠。

“我们走上去。”楚离说这个走字时稍许加重了语气。

二人离开小路走进幽树密林朝山顶进发。若不是俩人都好眼力在这原始森林中走路着实很多困难,树叶年复一年的生长落下,腐烂掉的树叶上面又继续蒙上一层层当季的新叶。踩在脚下软而潮这且不说。刚才那番打斗很多上百年的树都连根拨起甚至半腰折断横卧一片挡住二人的行程。

蓝启的双眼耳目如同筛子一般过滤着附近二十余里地的所有见况听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