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63章 琅野暴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黄凌儿渐渐哭得没了声息不知是不是晕倒了,反正没了知觉。山风兀自狂奔在这片平原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太阳逐渐被满怀心事的云彩吞没。天空阴郁而冷漠,不仅无视于万物苍生的需要,纵容远处天际的雷声躲在巡视而行的乌云里肆意嘲笑。眼见一场大雪即将来临。

所有的动物躲在洞窟深处,整座森林在天公的威摄下匍匐弯曲的身体,将重力怨力倾刻朝大地压下。山下的人看着整座大野山心怀恐慌,早早的关了门,关了铺面回到家里打开灯。只有在恐怖时,人才能想到光明的可贵。

极目天边,四野昏黑,街上稀疏的路人和少量的车。‘好邻居’酒店门口披满雪花的楚离抱着晕迷不醒的黄凌儿冲进来。一条黑影快速闪过,没有看见任何人进去,电梯自动上升。当楚离将黄凌儿放在床上时,酒店楼下大堂又是一场疑鬼的闹剧。

半夜,酒店大门大开。身高大约一米七五左右身穿灰色大衣的男人,冷沉着脸走了进来。服务小姐戴着笑脸走过去:“先生。你…….”服务小姐看到最后的一眼是这个男人灰白无色的眼球内上方呈白色十字架状向外拉伸。

灰色大色男人无视轰然倒地的女人,从她身上跨过去。走进电梯按下11楼。寂静的过道,稳健踏实的皮靴声显出来者势在必得的信心。0105室。他们推门手掌中心放射出淡淡的光膜。只听“咔嚓”一声门锁被启开。

窗外的路灯蕴蕴着暖黄色的光线穿过暴雪射进室内。朦朦胧胧的照在床上。

黄色底面大红牡丹富贵有鱼。铺满床褥。蓬蓬散散秀发里一张绝世容颜安静的睡着。并不知道危险已经降临。

美人如斯。辜何其忍心。奈何人心被诱。纵美如玉也不惜半份义。

灰色大衣男人双肩抖擞舒贯长臂,气贯长虹一片淡蓝色电光膜将熟睡中的妙若儿包裹在内。顺手一抄就妙若儿扛在肩上。

“呯!”门被踹开。白织灯光照亮灰色男人。他额头很宽,眼神犀利,睛珠灰白呈死光。高耸的鹰勾鼻子突兀在扁平的脸上,看上去让人惊讶而不喜。

“放下她。”楚离的声音没有感情,没有温度。仅穿一件蓝条纹睡衣站在门口。

灰衣男咬咬下嘴唇,将肩上的妙若儿顺着手臂滚落到床上。凝静精力感受楚离内力瀑涨的气场。二人都默不作声。衣衫却鼓起来发出呼呼的风响声。所有室内小饰品摔倒在桌上滚落在地。整个房间如同摇晃在狂风恶浪中的船只。

没想到那个朱莫人为了得到妙若儿居然还能请来这种高级保镖,哼!楚离心想着身体未闲着一步抢上看两指朝其眼下戳去。看准灰衣男死穴在其眼下四白穴位。

灰衣男发出一阵嘶哑的笑声:“早听说魔尊子临世,万魔当归其麾下,好,今日就让我来领教一下魔尊子的力量。以解我千年来的夙愿。” 、。

指掌相碰,激烈的风掀起了窗帘,贯裂玻璃震碎钢筋水泥墙体坍塌。枉是黑夜,枉是狂风暴雪依然消弥不了玻璃石块掉落在地的碎音。楚离一试一下,也是惊心不已,适才听他说了结千年的夙愿,便已经知道这人定是隐蔽于世外高者,而今一击之下才知对方也已经达到青魔的境界,或者靛魔之功相差不远。与自己的天魔之力相隔四个阶层,但在当世已是强者之强。

“你即知我身份为何还要与我过不去,不知万世之中源始魔尊统一吗?”楚离有些不解,这对面的人中魔比起灵魔与妖魔在靛级阶段虽要强胜许多。但跟自己比起来还是相差甚远,若执意妄为,死的会是他自己。

“源始魔尊为万世阴昧之父,可是他心性过于柔性以致于被正教所灭,害我等与丧家之犬受正道杀戮追踪,千世不能安枕。你即是他选的衣钵传人,我即不服。沉迷于女色怎么能起大事。不如将你丹田内灵星内核传给我。你可逍遥快乐,我领导魔界破杀光明。”他话说到此,眼里的魔光越来越盛。灰白色的睛珠内闪烁着若如十字架的星芒以层次向外延伸。

“琅野暴。”楚离终于从旧时的记忆中找到这个人生于元蒙年代皇族。成魔于茱明王中期。

“谢谢你还记得我,楚离。茱明王朝最后一名魔弟子,今日是你交出《天魔录》日子,谢谢你还为我带来了宇宙东面位所有的灵星内核。再次感谢。”眼底的魔光让琅野诺整张脸失去血色惨白无华。灰色的大衣像孔雀的羽屏那样向上鼓起张开。头发根根竖起。

坍塌的墙体暴风袭卷雪花不消片刻已经在这房间内堆起满地雪色。

包在电光膜内的妙若儿毫无时机性的发出:“嗯,嗯….哼!”声音。

“若儿。”

“醒了。”

俩人同时发现妙若儿醒来。与此同时门外聚集了很多人。坍塌的墙体已经影响到别房客人安息。首当其冲挤过来的就是楚离的几位哥们及舅妈。

“想要吗?可以跟我来。”一道惨紫光体从楚离身上爆出向床上躺着的妙若儿推去。与此同时楚离与琅野暴双双从11楼跃下。

看着楚离对自身的渺视。琅野暴恨心如虎魔性漫延到周边空气里生出一片片电光遇到强冷空气爆闪出片片火花。激得碎石飞扬。

“这千年我不是白过的,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力量。”虚影带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已经向着楚离劈了过来,楚离的脚不动,人却已经如龙卷风般的飞了起来,脚下响起了惊天的爆炸。一个深深的土坑已经出现在眼前。

就此刻,琅野暴身形已经隐匿无踪,但是在半空中,出现层层血浪翻滚在泼天暴雪中。很快在这里天空一域形成血雪,血雪落在从电梯里奔出来的人群中,就如激发起了他们的魔性一般。

嘶裂的干吼声此长彼伏的一浪高过一浪。在这黑夜之中让人听着格外惊心动魄。附近人家都被惊醒亮灯察看。这些人有的见人就举刀砍杀,有人见人就扑倒吮吸,抢钱的将钱从保险柜中抢出像雪花一样散落在地挣抢。淫,财,恨,仇每个人心底深处的意念在这一刻被激出,雪地上乱成一片。

这一来就完全阻挡住蓝启他们过来帮忙的脚步。全部要花出精力救助这些被激起魔性的人。

“魔,魔,我才是真正的魔,只有我才能真正破灭光明让世界黑暗,让所有的人都无家可归,让所有的人都活的自私自利。只有我才能壮大魔教本身,只有我才能让世界成为魔的附都,黑暗助我力量吧!天地给我毅志吧!让我杀掉他,毁了他才能真正的替代源始魔尊,万世留传。”琅野暴身体四周瀑满黑气。

楚离身形一纵,一连七八式《天魔录》第五重赤血千里。掌劲凌空劈落,这四周的电线,路灯,店铺的门窗及墙体被劈的肢离破碎。半空的风暴体被楚离强大的气场震出数百米远。那些血雪落在无人的地面冒出一缕缕黑烟,烟尽处颗颗小地洞。

楚离从此处发现,琅野暴的力量蕴藏在这暴风气流中。想到这儿望望天空的气流风暴才发现别处都已风息雪疏,这儿寒气流越来越浓。黑气越来越盛。

楚离体内源力大瀑,微闭的双眼慢慢睁开。眼中闪烁着妖异的紫色光芒。张开双手。脚下轻点腾身飞起。看着头顶上方当空的黑色游涡正中若有似无的一颗突突而跳动的核心。

楚离的双手弹动出一颗圆形红火明珠在源力霸气的注入中变得庞大无比。不等对方看出有异而做出反应。闪电般喷着烈炅朝黑旋涡堵去。

“嘭……”一声巨响。黑暗的夜空爆出一片火红刺人眼目的亮光,原本飞落的黑雾因子反其被火光吞噬。一缕变形扭曲的黑雾从天空落下挣扎朝街边那部黑色汽车扑去。只听得里面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后,一个肥重的物体被摔出车后,汽车绝尘而去。

楚离冷颜站在人行道边伸手招回火明珠。慢步走到对面看。果不其所以然。是朱莫人血肉模糊的死在路旁污浊了一地的雪白。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楚离回到房间内,妙若儿已经被舅妈放置在楚离的卧室床上。电光膜触烧了她各处皮肤,不仅如此还影响她的意识系统。

楚离双手运转着《天魔录》的源气开始刺激她的各处穴道,因为灵人族与现今人类的身体构造不大相同。楚离只能唤醒魔眼借已之忆念寻回当年灵人族出生的记忆。

一步步再次激起她的潜在意识及潜能量,延升灵力的运行轨迹。而妙若儿此刻的肌肤变得失去自我,原性的记忆显示出她是由第一缕阳光穿透彩虹射在蒙果果实而化生为人。

对的。灵人族不似人类是胎生。他们这个种类是化生而出。宇宙诸多位面星球唯一化生而出的高等智慧生命。

随着《天魔录》延伸记忆的渗透。妙若儿包括肌肤在内一切意识开始转向活泼略带挑逗性。直觉告诉她,楚离的双手带有清风媚力的抚摸性。妙若儿就沉浸在这种快乐的感觉中,然后彻底的失去了现有的清醒。楚离累得满头大汗。如果是别的女人,这会儿他肯定翻身上马,好一阵驰骋沙场。

一直到十二小时结束,妙若儿也似流水扰月般哼了两个多小时。沁沁而出的香味带着她母体的光与热,仿佛将楚离带到那个不为人知的岁月中。

看着她迷糊的昏睡,楚离身体内压抑的热火也是到了几乎冲出的边缘。待得灯灭风动。再见时楚离也不见了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