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52章 高天虎遇险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楚离在外面转了一大圈身体肌能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快到家的时候听见爷爷的觅空呼唤,扭过头朝相反的方向走。经过两条街走上洛新路看见爷爷站在路旁向他招手。他赶紧跑过去与高景山同坐一辆的士,开车来到西山陵墓。

这时候,楚离才想起来爷爷跟自己说过,明珠舅妈来了。祖孙二人下了车之后朝西山陵墓后山走去。一路尽见凄凉萧条。冰冷的石碑逝去的容颜或老或少。一排排呈梯形的台阶从上而下。流溪回流注入宽大的池塘,荷叶凋零满池污泥。

大山里风很大,四周没有遮屏物风直冲进山凹越显清冷山色。

“要等到晚上吗?爷。”楚离扭头问高景山。

“其实现在也可以,只是怕惊到巡山的人。还是等晚点吧。小离,来过来坐一会儿,冷吗?”

看着爷穿的挺厚实,楚离看看自己穿的相比较而言薄多了,可是相比较普通人而言楚离是什么人?楚离呵呵呵笑着坐在爷一边。看着夕阳落西扫下枯黄一地的金红。

灰,冷淡的灰慢慢浸入空间,弥漫山间每个空隙。这是段没有影子的片刻时间里,一个黑色精壮的男人身影融入这片冷灰,绕过后山体,他的脚没有沾地没有声息,像一道影子飞逝于残黄草叶之顶。他如同幽灵贴伏在两棵柏树之间,他的脸上罩着个什么东西连着一根细管子拖很长,看不清长相。从包里掏出微型望远镜朝着楚离他们这个方向看。

黑夜来临,一片漆黑没有星月,只有呼吼的夜风踏着极有气势的脚步满山乱窜。

“小离。”空灵的声音回荡在夜空山间。楚离询声望去,一个黑影淡淡的由烟雾聚成人形。面容清丽而可怕,没有瞳仁,双眼空洞,夜风吹起的黑裙在夜里扬起淡淡飘动的轮廓。

“舅妈,多时不见你…..还好吗?”楚离清楚的看见明珠的身体籁籁发抖。走过去伸出手掌紧紧与明珠舅妈手掌相贴。眉头渐渐发皱。

“舅妈体内有几股气流不规则乱冲撞,可是舅妈是瞳媒,不是活人没有身体只由烟雾凝聚而成,怎么可能多了这几重奇怪的气流呢?舅妈,这段时间你遇到什么了吗?”楚离将手掌抽回。

明珠低头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来:“楚离你说过你是在一个星期前破第九关,我就是那天晚上突然感觉到不适。下半夜大约丑时左右我被地心发出的一股强大的冲击力将我顶出地球大气层…..”

“我明白了,舅妈你是被地球灵核原动力冲出大地层的瞬间,你失去了灵媒保护界。瞳媒是地球特殊的阴冥众与鬼大殊有异别之处。当时我正在冲破《天魔录》第九重真身游走宇宙,摘采流离虚轨的星核。你想必就是此时遭到星气灵力冲击,但我感到奇怪的是,这些是怎么停留在你的身体内?算了,舅妈,过两天我要去大野山找凌霄仙郎拿《茫海修亦》你跟我们一起,这样有更多的时间帮你想解决的方法。”楚离站起身来略显不安的四处张望。不安定的眼神在黑夜里如白昼四处搜寻。

“怎么了小离,你感觉到什么了吗?”明珠张开双臂身体浮到半空。一会儿又落下来。对楚离摇摇头。

“小离,你先回去吧,我想和明珠多呆一会儿。”高景山准备陪楚离下山。

“不用了,爷留下来陪舅妈,我自己下山就好。”

高景山执意陪他走下山,在楚离的身影坐进一辆的士时,高景山回身上山。却不曾想山中正发生…………。

月牙儿从厚厚的云彩里探出小脸。星星纷纷脱离云层眨着各种形状不一的眼睛,不过这些对远在地球生活的的人而言,颜色与形状都是一致除了明亮度。

“你很漂亮,如果有了眼睛,我想你会是个一等一的美女。”赞叹声从背后响起。明珠吓了一跳,这是在说谁呢?是我吗?不可能。自己是隐身的别人是看不见,可是声音就在背后,何时背后会有人?

明珠愣了一会儿回头意识告诉她,面前有个人是个男人,是个气场很霸气的男人。明珠的头微微闪过,只因她感觉到这个男人用手指擦过她的眼睫毛。他是什么人?刚才小离还四处张望这大山里只有我们三个而已。他是怎么来的?空然的出现不可能速度这么快?难道小离走时感到的那阵不安就是来自他?依小离都没有发现他,他找我干什么?我漂亮与否关他屁事。

明珠明显感觉不对劲由心底深处升起寒意,因为自己根本就感觉不到关于面前这个男人的一切。只能证明他能量在自己之上或者不在小离之下。

“你真的是个美女,那个男人不要你,简直就是他有眼无珠。”他手臂一扬。

熟悉而痛苦的感觉侵进明珠脑海:“是,虎哥。”径直朝男人的右后方猛扑过去。

“明珠,明珠真的是你,你没死,我又看见你了。”微弱的气息渐续的传进明珠的意识。

“你对虎哥怎么样了?对了,你是谁?对虎哥做了什么?”明珠深吸一口气刚要出手就发现大大的不妙,她发现自己被困住了,浑身散发不出一丝气力,这怎么可能?对于人类而言只要吃了软骨散之类就会疲软无力,而自己是什么?早已死去二十多年,只因魂神不灭又不得入六道轮回,才游荡在这浑浑世界更因天生无瞳得遇意外之缘才无意炼就瞳媒。

“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浑身发不出力气?你在哪儿抓到的虎哥?”明珠要问清楚以免下次发生这种不幸。

“你说的是这个笨蛋吗?”他回身踢了软在地上浑身无力的高天虎一脚。

“你不要打他,求你不要伤害他,他欠你的,,我来还,只求您大人有大量不要伤害他。虎哥,站在你面前的明珠真的早就死去二十多年了,不过是魂神不灭而已。。”明珠抱着高天虎嘤嘤哭泣感觉着高天虎的思维。

突然出现的他鄙视的看着躺在地上的高天虎,幽幽绵绵地说着话:“这个蠢货是我在离此二十多里的后山区域发现。当时他脸上戴着这个?”他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一根软管呼吸罩,很长的管子在地上绕成几圈堆放着。

“对了,我忘记你看不见。”他手一挥将软管抛向明珠的手上。明珠摸摸索索了好久,这才重新抱着高天虎大哭:“虎哥,原来都是这害了你,是你不想让我感觉到你的存在,是你想跟着爹和楚离来看我,是不是真的还在这个世上所以才这么做。”

“这个愚蠢的男人为什么值得你这么爱护。傻女人。”男人走过去一把拽起明珠拖到自己身边:“你看不见他才喜欢他,等你看见他,你就会厌弃他。”说完话从胸怀中掏出两颗黑白分明的珠子看了很久,才万般不舍的拉明珠入怀抬起她的脸,将两颗珠子同时放入她眼眶中,巴掌捂住明珠的睛眶,不顾明珠拼死活的挣扎,紧紧的搂在怀里。片刻明珠的头顶冒出白烟。当白烟散尽,男人才拿开手掌。

明珠发现真的是发现了,她看见了,真的是看见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个长发及腰的男人。俊美的脸庞如盈月,铁绣红长衫V字领,同色铆金绣龙腰带束紧垂着一串宝石链珠。深青长眉入鬓,双眼皮一抹深色星光隐在那排睫毛之内。表情随意而傲世。

“别看着我,看看旁边那个被你叫虎哥的猥琐男人。”这句话哗 的一出口。他大为后悔,自己这是怎么啦,是看上这个女人,不!应该是缕魂才对。抓这个男人的目的,不就要胁这个女人就范听话吗?她要是看见这个猥琐的男人,不喜欢他了,那么这个男人不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吗?那用什么要胁这缕魂。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招惹了个**烦。不知道要怎么对这个抹女魂。

“虎哥。”明珠眼光一扫深草从中躺着一个男人,痛苦的**着声音极其凄楚。这就是我的虎哥,这就是我永世爱恋的虎哥,恢复光明的明珠不愿意浪费千分之一秒眨眼的时间只想将高天虎的容貌吞进眼底,吞进记忆深处以容她在后世分分钟钟里一遍遍回想。她不相信上苍会对自己这么好,生至死从不见光明的她会可能持久拥有如此幸福。所以她要格外珍惜,

高天虎的眉眼,脸庞,脖颈,她都要镌刻在灵魂深处。明珠轻轻的抚摸着高天虎身体的伤痛。她好恨自己不能以能量为虎哥减少伤痛。想到这儿,明珠仇视的回头看着眼前这位绝世美男子。

这个女人怎么了,是疯了吗?他潜意识里已经将明珠归纳于人类。“你怎么了,你看不出这个男人这么恶心,你还抱着他干吗?”我,我怎么这么说话。我不是应该挽回的吗?怎么倒还反过来让她恶心这个男人呢。

他懊恼不已,却看见高天虎伸手抚摸明珠的脸庞。嫌恶之心油然而起,飞起一脚朝高天虎腿上踢去。

“啪”响亮的耳光抽在毫无防范的俊美面孔打了个正着。俊美男人一时愣住了:“你….你打我。”他似乎还不相信,伸手摸摸自己火辣辣的右脸,一脸不置可否茫然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不准许你打我的虎哥。”仇愤的眸子射出怒火,爱的维护让她可以去恨任何一个伤害高天虎的人。

“天虎。”浑厚的声音从山路边传来,健壮的身影飞身而来拦腰抱住被踢飞的高天虎。

“爹,我看见了。”明珠听见声音就知道是相伴自己一生的父亲。箭一般的冲过去,远远的将美男子抛在身后。愣了一妙钟左右的他,伸出手掌将高天虎从高景山的手中强力吸过来重重的跌在他脚前。

高景山看着眼前的美男,突然醒悟他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