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61章 酒店大堂风波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这边床上妙若儿被太真及太习两个男人绑缚起来,天大的冤枉委屈让她凄绝悲咽。一张小脸滴满泪水,真正是梨花带雨比桃娇。盈盈美目烟袅雾囚。

“让开,让开。”楚离明白怎么回事之后心知冤枉了她。又见妙若儿如此伤悲。顿时心下一软,赶走了他们三人,饭也顾不上吃了。就开始哄若儿。

“若儿,是他们不对,他们是坏人不应该捆着若儿啊。可是若儿你真的不能出去。”好在昨夜回来晚没人看见她。

“你也是坏人你还是坏蛋,快松开我。捆我的是什么?我弄不开它,你快点帮我弄断这个绳子。”楚离这才发现捆绑若儿的是太真的银线链。楚离在上面拨弄了两下,除了发出好听悦耳的声音外,也没弄断。

“若儿,你听我说,你现在不能出去,昨晚你打的那只猪总,他报官了,他说你是他的小老婆,还说你偷了他一……哎!不是…..”楚离想了想又接口说:“他说你偷了他一笔比天还大的银子跟我跑了。所以现在当官的都在追我们。你不能出去。你长的这么漂亮一出去就会被认出来,所以蓝启他们就用纱巾把你的头脸蒙起来,若儿!要不我让太真他们先送你回琼都或东海。”

“不回,我要跟你在一起,那个猪总为什么那么坏!看样子师尊说的对,对待坏人是不能手软,我要去宰了他。”妙若儿说完就要起身,可是银丝链捆绑太紧刚一用力就被银丝反制痛得泪水婆娑。

“我让太真把这个解开,不过说好了,你不能乱跑。杀人的话,女孩不能说太粗鲁,这事留给我们男人来。对付他小意思。等我办好了事咱们就一会儿回去。”楚离承诺了一大堆好话并与她订下条约,这才找太真过来解开银线链还她自由。

蓝启让服务员端来了各种特产小吃让舅妈和黄凌儿陪着她好好进食,聊天讲些人情世俗给她听,陪她玩儿。只要不让她出门就好。

楚离带着蓝启刚刚下楼就看见迎面从酒店大门口方向驶过几部车:“走吧,找我的人来了。哼!”楚离冷哼一声。踏着大步朝门口迎着他们走过去。不用说肯定是酒店的人告密。这找人的数字挺诱人滴。搁谁谁不心动?

几部车停稳后从车里跳下来数十名警察还有朱总的狗腿子及一个大约一米五八的矮墩墩酒店经理。昨夜的狗腿子老远就指着楚离对警察说:“就是这个小白脸诱拐我们朱总的新太太还骗走了一大笔钱。”

从警察向楚离扑过来明晃晃的手铐夺人眼目。

“女人呢?”警察拿出了手铐不由分说就往楚离手上锁。

“凭什么铐我,我有什么错?证据呢?”楚离速度快的令警察咋目。一场游戏在酒店大堂展开。二十来个人追着楚离一人跑还累得够呛。

酒店经理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对着楚离,扭头对警察说:“他们一起七个男人三个女人,二个漂亮一个丑八怪没眼珠。保安上去把她们统统抓下来。把门窗全关上,看这小子往那跑。”胖经理挥舞着手臂跟着朱总的狗腿子张牙舞爪。

一会儿他们都被保安们驱赶下楼包括楚离在内七男三女全在酒店大堂站着。妙若儿惊天美貌让在场所有的人纠集起人类最原始的**及情绪。男人的贪婪及女人的仇恨。

“你们有什么证据抓人,,就凭他一张嘴胡说八道,还是凭他们老总许诺给你们多少好处。”楚离一语中的得话语正好刺中站在旁边一位周督察的心脏,阴沉着脸走过来打量着楚离一眼。

“你要证据?她就是证据。”督察手一指妙若儿。眼神贪婪的在若儿脸上身上贪婪的留恋往返。

“周督察,我们没有找到钱。也没有找到支票。”一个毛头小警察没眼色的跑来报告。督察瞪了他一眼:“笨蛋,这种证据他会放在眼前吗?早就收藏起来了。把人带走。”

“你他妈的侮辱人。”孟太姒怒瞪豹眼照着手里拿着警棍往明珠身上砸的警察头上就是一脚踹去。

“你们袭警,这就是证据,全部给我带走将这个女人还给朱总。”周督察摸摸腰带上露在外面的**。给了楚离一个示威的眼色。仰着头背转身朝外走去。

“还你妈的个头。”这是妙若儿方才刚学会的骂人的话,听着这个穿棕色衣服的人要把自己还给那个狗屁不如的朱总。加之今早所受的冤枉气。一时泪水纷飞怒从心来早就忘记了楚离的交待。双目紧盯着这些朝自己跑来的黑皮鞋。

莹透欲滴的红唇迸出:“柳絮纷飞掌。”举起手臂极速的翻飞纤手。数以百计的虚影巴掌从翻飞的纤手,闪电般的分散酒店大堂各处。只听一片“啪啪啪啪”抽打脸颊发出的耳光响亮。除去楚离十人之外。全被抽打在地上翻滚哀嚎。

十余分钟过后。他们陆续从地上爬起来,你扶我,我扯你带着惊恐愤怒的情绪在大厅里寻找方才抽打自己的人。可是结果令他们大失所望。

“怎么回事?没人打我们。可是你….你….我…..”所有的人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脸颊红肿如猪头,牙齿松动嘴角流血。睁着惊恐的双眼四处乱看。最终发现除了眼前的十人之外,受伤的全都是酒店职员及警察狗腿子。最后所有的眼光全集中在明珠身上。

此时的明珠一身对襟绊扣黑麻长衣,一头黑发极其秀丽的脸上两只空洞的双眼令人生起恐惧。

督察从腰间拨出枪对着酒店大堂屋顶放了三阵空枪。

“所有的人抓起来,尤其是这个女人。”十几把枪指着明珠的脑袋。

人就是这么没得出息,尤其是在美丽人或事物面前总是容易昏头。不辩真伪。所有的祸事霉气全会蒙在他人头上。

“慢着,我认识你们的高督察,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他正好是今早从琼都回望江城。你不是要证据吗?我的一切高督察都很清楚。还有,这些是我的朋友跟这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许碰我舅妈。”楚离沉著而镇定的说完这话人就挡在明珠前面。眼神中透出的定力反而让周督察感觉到一阵阵胆怯从心底深处阵阵袭来。

“你们谁敢反抗杀无赦。”周督察刚要作势开枪只见眼前花影一晃。手臂吃痛。枪掉到地上。睁开眼四周看去。没有人所有的警察保持统一的姿势。楚离他们还是原样。而掉在地上的枪早就骨肉分离。

“ 这…这个女人动了没有?动了没有?”周督察惊吓过度结结巴巴的指着明珠问手下的人。

“没有,这个女人站的很好,周督察您的枪。”一个警察发现了高督察的手枪疑惑的问枪怎么成了这样?

“你真的认识高督察?”早上接到电话说高督察上午就回来。现在恐怕已经到局子里了。

“我跟他通过电话,他马上就来。”楚离无比安静的情绪更加加注了周督察的惊慌。

说曹操曹操就到,大门口驶来一部警车。身穿棕红制服,腰配真枪实弹的高督察从车内走下来,远远就看见了酒店内的阵仗。酒店经理顾不上让职员去开门,自己捂着猪头脸哭丧着表情慌忙的跑去打开店门,点头哈腰的请高督察进来。高督察的级别是高级督察。

“把枪放下,什么事情需要这样扰民。你们的脸?”高督察环视酒店内一周后把眼光转向楚离。

楚离双手一摊一副不与我相干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