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51章 讲述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电话里的匡福田叽叽喳喳个没完扯东拉西。烦透了又不能挂电话。索性约个地点听他咶噪个够。下午五点现在还有些时间,楚离也就不坐车,不紧不慢的向约定点走去。让身体肌理逐渐活动恢复。蔓园咖啡吧门前早就有个侍应生远远见到楚离就热情的迎了上来,将他引至F号七厅四号间。

站在门前就听见里面传来谈笑声,内容尽是酒色财气。楚离伸手拦住侍应生推门的动作。“匡总警司还和谁一起来了。”

“楚先生,匡总警司带着一个同僚听口音好像是西南方人。楚先生现在进去吗?”侍应生做了个请进的动作征询楚离的同意。

“嗯!”

侍应生看见楚离点头了就推开房门。楚离走进去出现在他们面前时,脸面上立即绘画出一个招牌笑脸。热情洋溢。

这是个全封闭性的房间只有侧墙下方有两个风扇出气孔。房间光线暗淡。除了匡福田和其同僚之外还有两个女孩穿得很性感。

“匡叔叔,这两天我病了,所以未能急时接到电话……….”

匡福田穿着深蓝色毛衣颈窝的肉肉一层层将高领撑胀起来。满面红光每个毛孔里都放射出油光,非常高兴的拉起身边坐的瘦干男人穿着制服:“来来,我来介绍。小离,看见没老高。这就是我侄子,亲侄子楚离一表人才就读于琼都大学政法系出来就是我们的同僚啊!哈哈……..”

“小离你来,你运气好啊!这位高督察,望江城大野山就在他的管辖内范围,这次恰好来公干。他正好又认识那个……..你的什么朋友。”匡福田说到这话时,露出的脸色好奇稀罕中透出轻屑,总之是一张纠结的表情蒙在匡福田脸上,让楚离大为疑惑。

“帅哥…..”两个女孩子双双起身一左一右正准备往楚离身上爬。匡福田就出言制止:“你们俩个不准上啊!我侄子可是清清白白不吃这个,你们就干看着,伺候我们这两个老家伙。你们知道望梅止渴吧!啊!这就是梅。哈哈哈……….”匡福田指着楚离对着两位性感女孩子说。

“你们只能看不能吃啊……”姓高的督察上前去抱住左边长得丰满一些的女孩放在膝上尽情调笑。

“看您说的,我们看他干什么?一个学生哪能跟您们相提并论,那有您们成熟魅力四射….”两个性感女生收回恋恋不舍稠绕在楚离身上的眼神,拍着两位警局领导的马屁,继续她们的工作。

三人吃喝一阵调笑一阵,楚离大方的给姓高的付了帐。姓高的这才放下那个丰满女生,打发她们去别房候着。这才言正主题。

“凌霄仙郎这个名字很奇怪在全国只有一家..族,并且据说是从祖辈开始继承这个姓氏名讳。从民谨国始初年一个名叫凌霄仙郎的女人抱着个女孩到望江城大野山深处落籍,她们不与外人接触。三百多年来发展成一个十一户人家的小村落。也是全国唯一母系氏族的村落。我们数十年来做了很多工作,让他们搬出来,说了一大堆福利好的话,当然我们也足够条件可以补偿他们。因为那边风景很好,要开发吗?”

说到这儿,高督察面色露出惊畏之色:“我们以为他们只是平常人平常村落。可是我错了,真的错了,这是我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情。”高督察说着话额头上出了沁出汗珠,显然回忆给了他精神压力让他害怕着。

楚离倒了杯冰茶递在他面前。他拿着一口饮下去。

高督察用手擦了把汗珠继续说:“开始只是片警过去,就是管那一个区域的警察。回来后几个动粗的都疯了还有几个失踪,我们也没在意最后听他们说同去的警察和那些人都得了不同程度的病。或是家人出了问题。后来,就有人慢慢的说那个村落很邪门。”

“高督察,请您只说自己经历的吧。”楚离懒得听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既然知道地方亲自去一趟最好。

“因为这个项目是省里的项目吗?很受到上面重视,他们办不成那只有我们来办了。我原本也不信这些东西。那天我就带了四个同事佩了枪去,不是为了打人就是为防虫兽之类。我们一路走去也没碰见什么不好的东西,进了村落之后我们就见了族长。就是你说的凌宵仙郎这个名子的女人。当然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你要找的凌霄仙郎,因为她家几十代女人都用的这一个名字。”

“那就暂时用老凌霄仙郎 中凌霄仙郎 小凌霄仙郎凑合着说吧。”高督察的话让一旁自吃自喝的匡福田听得满头黑线,还不忘记插一句以示他的存在。

“她穿了件白色亚麻布长衫也有点像裙子。披着长发及腰。住得非常简陋。我们就跟她讲了上面的政策,她好像没听懂,我又说了一遍。她说,我说的这些跟她没关系。总之,这个村落不能搬。我不厌其烦的反复的说政策如何好等等还将带去的好东西给他们每家都分了些。没想却保住自己一条小命。那个凌霄仙郎始终背对着我们。看不见她的表情长相。最后到了晚上,有人过来给我们一些山菇肉片汤还有米饭。我们不吃说要下山回家。有个同事说来一趟不容易爬山累死了,不如在这里栖一晚,以表明我们在这里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绝心。”

“半夜,我起来小解走出门,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万丈悬崖,我吓得叫醒了同事,以证明我没有眼花。这不是在梦中。村落位于大野山深处山凹平原处。整个村落呈圆形将村族长的房子包围在中央。我们就住在族长主房隔壁的厢房内。怎么可能外面变成了万丈悬崖呢?那时已经是秋冬季节半夜很冷,风又大,不可能我们还在梦中,其中有个同事硬说是障眼法就说要跳下去看看。我们当然不让他跳。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他趁我们不注意就跳了。”

“坐在门口披上衣服抱着取暖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我们没有看见族长是怎么进屋的,她好像凭空冒出来一样,坐在大堂櫈子上,只问了一句话。问我们还来不来骚扰她们。我们面面相觑都说不来了,她站起身来打开另一扇门,那儿明明是墙,晚上我睡觉时还无意的摸了下。可是她用手一推就变成了门。我们明明靠在门边却变成了墙体。”

“我吓死了什么也不敢问,她带着我们走到一棵非常大的空心树跟前,让我把头伸进去,我不敢可是又不敢不听话,于是瑟瑟发抖的过去,当我把头伸进树洞时什么也没发现,只看见几个东西上面包裹浓厚湿溚溚的绿色的汁液。她让我取下来带回去。

我问还有个同事呢?她让人把我带到大野山更深处的万休崖底,我看见昨夜跳下去的同事血肉模糊的尸体。就这样我把他带回去了。上面的领导听了我的汇报之后,愣是半天没吭声,最后我把从树洞拿出来的东西从包里掏出来打开一层层的报纸。”高督察眼神变得迟钝恍惚,头上的汗像雨似的流下。楚离走到门边打开了白炽灯,通亮刺眼的光拉回了高督察走失迷陷的精神。

“领导取出了一把小刀慢慢割开包裹在外面那层浓液,是几个人形,…….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高督察说不下去了。

楚离明白了,这正是失踪的那几个人。当楚离说出来后,高督察点着头抹着眼泪,哽咽着再也说不出口。楚离问了凌霄仙郎所在村落的具体位置。高督察怎么也不愿意说,并且死死劝说不让楚离前去送死。最后不得已,楚离只有佯装答应不去,这才摆脱了高督察的纠缠。

没有确定的位置也可以找到。凭自己还找不到一个村落?只是这些事情太诡异了,似乎不是《茫海修亦》这种正统书籍所修练的功夫。管他呢,先找到凌霄仙郎再说。楚离打定主意就告辞高督察和匡福田,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