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60章 土豪朱总寻妻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对这种土豪瘪三教训一下就好了,这小丫头是不是出手太辣了些。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呀。楚离看着在前面不远处走的气振仰扬的妙若儿作如是想。

“走那么慢干么,像只蜗牛,快走人家想睡觉了。我突然发现拍你脑门儿你不嫌疼是吧。”妙若儿大步跨到楚离跟前转了个圈停在他右侧,摸着楚离的头,眯着眼睛想到今日下午在山洞自己拨弄他颈脖核桃时,他的那副冏样。嘴角划出一抹坏坏的阴笑,笑得楚离浑身起一身鸡皮疙瘩。

“走走,坐车回去,你不是想坐车吗?”楚离跳过她的纤手范围,在路上招呼一辆的士,打开副驾驶门刚要坐进去。想了一会儿还是打开后座请妙若儿先进去,然后自己坐在她身边。这都晚上了,楚离实在是不愿意这丫头再闹腾些什么出来,坐在旁边也好进一步防范。

“真是个自私自利的家伙,不是说晚上坐车不好吗?自己想坐的时候就找来一辆坐进去。”妙若儿皱眉头站在街边:“我不坐这只,我要坐那个红色的可以看见天滴。”

楚离回头一看,她指的是一辆漂亮的私家车。“不行,那是人家自己买的,咱们只有坐这种。”遂懒得与她纠缠,不管她愿意与否走下车将她用力抱着塞进这只不漂亮的甲虫肚子里。

果不出所以然,上来后她的小脑瓜就伸出去也不怕危险,随处四看到处乱瞅。末了,小脑瓜收回来了。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张口就问:“哎,我不要坐这个甲虫,我要坐那种没有铁栅栏的大号甲虫。走,我们下去。”

司机师尊是个女人四十来岁,刚开始没注意到是什么人坐自己的车,这会子听见妙若儿这么一说。才惊见天人。可惜了嘴巴没上锁:“真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女孩居然是个傻子。真是天翁不长眼呀。”

“哎!她是在说我是个傻子吗?告诉你人类,我不傻。”妙若儿听了很着恼,这是谁呀?自己都不认识却说自己是傻子。

“人类?嗨,不是一般的傻,白痴呀。”司机大姐一阵猛摇头。

“白痴,我没吃呀。更没白吃过谁的东东,我吃东东都是山里长的,还有他给的。人类,你是男是女?”这个人类的面目表情惹得妙若儿很不高兴。在问完话之后,轻扬奸手,司机大姐在不受控的状况下,头身一下扭过来。脸倍受惊吓五官挪位的贴在后座与前座的铝合金框架上。惊吓过度的看着后面这俩人,眼珠都快要突出来。车在无人驾驶的状态下向另一辆撞过去。

“女人。”楚离一把打开妙若儿正要拨下司机大姐高领衫的纤手。楚离想她师尊也真是个傻子,观察男女难道就只有看脖颈有无核桃吗?

楚离解除控制将司机大姐正常化。可还是晚了一步。

“砰!”车身受到猛烈撞动,甩出几米远直接撞到护栏。司机大姐一头撞在前玻璃上血流如注昏迷倒在坐边。

“完。”楚离拉着妙若儿从车里急急出来。“不许动。”楚离冲着她怒瞪双目。茫茫夜色前面不远处十字路口两只巨亮白织灯冲这边照射过来。交警朝这边跑过来。被撞的那部车主也受有伤,后面坐的一个妇女两个小孩吓得哭声恸动。看着众人的表情,妙若儿明白是自己闯祸了。试图拉着楚离向他求办法。

楚离躬身进了驾驶室,简单的看了司机大姐的伤势,撞得还不轻,几乎属于重度脑震荡。头上开了两寸多长的裂口。楚离也顾不上许多,点了几个止血穴道。运足源力手掌盖在司机大姐的伤口处。另外一只手护住她后脑及颈椎大动脉。

车外一片人声喧哗。楚离冲着拉他衣服的妙若儿大吼一声:“滚进来坐好。”

“小兄弟,快快,让开。医生来了,快支把手。”车门被人打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七手八脚准备抬走司机大姐。

一旁的妙若儿看出来楚离是在为那女的治伤。就跑过去拉他们:“不要乱动,他已经在治疗她了,你们快走开。”本来轻扬纤手就可以让他们统统让开。可是现在妙若儿的手再也不敢乱扬。那边的夫妻和孩子已经躺在床上被拉进救护车。

交警及医护人员都过来推搡她,并说他们不懂事,耽误救治是他们赔偿不起的。等等一大堆话。

冲进车内强行拉开楚离的人被一股突然而袭的暴风推出车外,一堆堆的跌坐在地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痛得呲牙裂嘴的从地上爬起来:“怎么回事,这车里哪来的大风,车门也关了。”车外围满了人想方设法的要打开车门。

“要不要我帮你。”妙若儿坐在后面小声弱弱的问。

“你坐着别动,”楚离将手掌从她头顶拿开。已无了事。楚离摁动座椅按扭。司机大姐平躺在坐位上面色安祥睡着了。

“好了吗?”

“嗯。听着。出了车就跟着我跑,我喊停就停听见没。”看见妙若儿还想说话。楚离眼一瞪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妙若儿只能低下头轻轻应声:“好吧。”

…………….. …………………

黑漆玛黑的房间,楚离找到床的位置将怀中的妙若儿扔到床上。回头摔门而去。真是够呛让她出车门就跟自己跑来着。那是叫跑吗?那是叫飞。楚离听着路人指着天空大声喊叫,这才抬头看,妙若儿正在半空飞翔。急得楚离跳上去一把将这个惹事精搂在怀里,风一样的楚离冲出众人的视线回到酒店来。

就这闯了一堆祸她还有脸哭,楚离丝毫不理睬她,扔完摔门就走。今天真是晦气,明天还要去找那十几代老少凌霄仙郎。头好疼,赶紧睡一会儿。楚离冲洗一身的臭汗,倒头床上就呼呼大睡了。

阳光大好,感觉才一闭眼天就亮了。真舒服伸个大大的懒腰,咂吧咂吧嘴有些渴了。手腕碰到热气,扭头看一大杯热茶就放在床头。这是蓝启的习惯每天早上都会算准楚离什么时候清醒之前给他准备一大杯热茶。

真好,好舒服口感极棒。今天要干什么?想到妙若儿,楚离真是满头黑线。算了把蓝启留在家里看住她,还是那个黄凌儿来历不明也留酒店,让舅妈好好看住这俩丫头。

穿好衣服,洗漱完毕。楚离戴上腕表看时间不早了八点半过了,吃完早饭就要办正经事了。为什么哥总是跟女人打交道,总是被女人们纠缠不清。平日里泡妞那叫风流。现在正经事跟她们纠缠,就叫烦恼。

“啪啪”两声敲门声断了楚离的郁闷。刚准备开门就有人冲了进来。蓝启和太真,太习两个抱着蒙住头脸的女人。看身段像极了妙若儿。听声音除了她还有谁?

不用问准是闯祸了,或是正准备闯祸。

楚离揭开蒙在她脸上的面纱。冷着脸极不高兴的问她:“干吗?大清早就不安份。啊!。”话音未落冷不防备让坐在床边的妙若儿给了自己一个窝心脚。

“干吗不让我出门,还把我头脸捂住,凭什么?我又不丑。”

死丫头大清早就踹哥,找打呀。楚离瞪着她真想给她一巴掌让她尝尝滋味。

蓝启拉开眼珠子瞪着妙若儿都要掉下来的楚离。“楚离,你看这个,不关她的事。”蓝启打开手机网络新闻。

赫然映目的标题:绝色娇妻 与情人携巨款私奔。悬巨赏找妻。

新闻下面的人头相正是楚离与妙若儿。而寻妻的人正是昨晚那个化妆店内碰见的土豪朱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