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69章 路险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你想呀,蓝启开车到这偏远的地方会用那种车吗?笨。吃吧蓝启?”小寒抓了一把青豆递给蓝启。不屑的瞟了一眼楚离。一路上就没有少教训楚离。因为他和她抢东西吃。买的时候不买,吃的时候不比她节省。

“青豆留着我晚上喝酒。”

蓝启低头看看小寒身边一大袋子垃圾。笑着摇摇头。

这是镇有少有的红砖白墙房子,是家民宅,那客栈简直不能住。这是蓝启找到的一家住宅三层楼在这个镇上特别起眼。进去之后老板娘是一个四十多岁长相漂亮的年轻少妇。他家一楼开了间镇上唯一的商铺。

楚离就觉得奇怪,为什么别家不开商铺呢?没钱开这么大的,也可以开个小卖铺呀。望眼全镇没有,只此一家。

“老板娘,你们这镇上生意好啊!”楚离买了瓶酒,汾酒。

“生意是不错,你们是远道来的客人吧。来换这瓶,这可是我们这里自酿桃花汾。”老板娘皮肤白晰但没有光泽。长长的直发梳了个髻戴了支银钗。明亮的眼睛闪着慧黠。

“走, 上去。管什么那么多事干吗?”小寒伸出纤手拉着楚离上楼。

“远道而来的客人也是好奇而已。”望着楚离上楼的背影,老板娘脸上露出一抹阴诡的笑容。恰巧让从后面进门的蓝启瞥见。

“老板娘,借路。”

蓝启的声音让老板娘快速换回美艳的笑容。扭过头递给一盒香烟给蓝启。转过楼梯,蓝启左手一缕黑烟。摊开手心一看手心里多了两条大头无身怪虫。

“妈的。”蓝启骂了一句将虫子扔到空中,刚要放出九阳烈焰将它们焚烧,突然又放弃,摊在手中看着这两只恶心的虫子奄奄一息还张着没于头的大嘴狰狞。

“这么快就加好油了,来吃饭。”这是小寒让老板娘差人送上来的饭菜,在这地处偏远的地方还算丰盛。吃饱喝足明天打架。

“不能吃。”蓝启支手打掉小寒正准备喂进嘴里的青菜。向二人摊开手掌心。小寒与楚离会心的一笑。

“怎么,你们知道了。”

“我见她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这个老板娘也是个老妖精,很早的时候我和师尊绕过妖女峰来这布西….来坐着说。”楚离见蓝启还站着就拉他过来坐。然后继续说:“那时候虽然小。可是记忆力很好,那时候她也不大可是长相却是一样。

那年如果不是一个正派人士,那人是真正的从心却判善恶的正人君子。师尊喊他‘洛真人’如果不是他及时戳穿,我和师尊都要死在她手上。那次事情之后,师尊再三嘱咐我以不靠过妖女峰附近,无论什么时候都要远离。就算不小心经过,也要带足食粮。切不可轻食这里的老人,妇女或小孩的东西。师尊对我说过,这种女人叫藻蛊婆。专门在食物里放些蛊虫毒害人,吞人功力寿运。放心吧,这饭菜没事,酒有问题。”

“我来。”小寒接过楚离手中的桃花汾。将瓶口对着地,香浓的雪色乳浆慢慢流出来。小寒散发出玄寒幽雾,整瓶酒空空如也只剩下一只长约半尺圆周约六七寸雪色柱体。

“看看吧。”

冰柱体开始慢慢发皱,出现细小的痕裂重复又重复的挤在一起。这表明里面有活体肌肉在蠕动。雪色柱体快速的变形坍塌,掉落在地上。落出四只乌黑大头,同样没有身体眼睛极小,大嘴有牙,出来后以极快的速度闪电般扑向蓝启和小寒。

小寒再次散发出的玄寒幽雾对它们起不到半点伤害作用。看来它们的适应能力超强。只要第一次没有杀死它们,第二次就对它们无效了。眼见它们就要接近小寒的颈喉。楚离出手将它们击落并焚毁。

“我们吃吧,吃完睡觉明天还要找那个莫珂耶男,也不知道他在哪个洞里躲着呢。”楚离边说边扯了根鸡腿放进嘴里大嚼起来。片刻间,风卷残云吃得颗粒不剩

夜晚,云淡风寒,窗外响起一阵竹笛声清脆委婉弥漫在无边的夜境里。熟睡的人无从察觉夜枭突兀的嘲笑划破耳膜从头顶飞过。楚离朦朦中觉得四周影像在变化,身下的床铺换成一堆稻草。耳边有声音。

“这三个都不错,只是这一男一女的身体结构原体与人不同,似乎不是人类。”说话的是个男子,模糊的看着他的后背身高不足一米七三,后背很宽实穿着一身黑衣。他面对着是一扇门,门开外一个美艳少妇走了出来。红润的脸蛋上有一双慧黠的双眼。手里拿着一个状似三角漏斗。

“知道他们三个是厉害角色,哼!他们做梦都不可能想到还是逃不过老娘的收拾,不过是多损失了六只混元虫。不过他们三个无论是功力还是寿元都是这几百年里最好的。好到无可挑剔。”美妇径直前走仔细观察着稻草堆上躺着的两男一女,女孩子的皮肤好的让她妒忌。黑衣男人让开垂头,双手放在身两侧。

美艳少妇将漏斗举过头顶,嘴里念念有词。漏斗放出一圈圈黑雾。楚离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沉重。而且闻到一股巨大的氢味。目光及处所有的物景呈虚渺状态。感觉身体的一部分慢慢离开。意识渐渐模糊。想要挣扎起身却看见所有的源力能量从心脉处缓缓流出。心中不由大骇脱口而出:“源始魔尊,独我苍穹。”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在楚离每个骨节中响起麻痛全身。遂时体清神啸。楚离翻身而起。挟着凌厉之风。浑身罩着紫芒源力。单脚踹向美艳妇人。双臂随之震出的紫源瀑光惊醒蓝启与小寒二人。双双扑向黑衣男子。。

这里早已经不是在布西镇。一间草寮溪水围绕工。天上圆月清辉洒四野苍茫。

楚离回身之际,泪如泉涌。清楚的看见稻草堆上躺着楚离面如金纸。恨心顿时如海潮奔湧,激励澎湃的源力瀑暴而出。草寮四分五裂,肢离破碎。宁静的小溪卷起千层浪球带着千斤力道,砸向藻蛊婆主仆二人。

妙杀,真是妙杀她们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尸体已经没有了人的模样。然而楚离还在不停的将心中的仇恨瀑洒在她们身上。只到蓝启大喊了一声:“楚离,他还有气息。”锁住了所有的呼吸。就连流动的风也停止住脚步。水停止流动,天上的月亮只将清辉束成冷光照在楚离的脸上。

“我已经跟这副身躯有了不可分隔的感情,哪怕现在的我……”楚离说到这里有些迷糊了,因为他分明看见月光下自己的影子。他以为自己再次被这个藻蛊婆将灵魂逼出体外。可是刚才那一顿痛打,分明只有带有质感的身体才能将她们打死,而自己却办到了,影子还有这月光下的影子。如果楚离死了,躺在这里的楚离死了。那我是谁?如果我还活着。那躺在这里的人又是谁?

楚离有些迷糊了。小寒将他扶到草地上坐着。蓝启继续观察躺在地上的楚离。发现他的丹田灵核依然存在。而此时楚离在一顿爆燥之后冷静下来向内观察心脉星灵及丹田灵核依然存在。这些更加剧了他的大惑不解。

“难道以前的原宿主楚离没有死,他依然潜宿在某一角落没有被我发现。这绝对不可能。”楚离走到溪水边捧起溪水猛浇自己的头脸让自己在寒冽的冰水中可以清醒过来。

浑身淋透湿的楚离迈着稳重沉著的步子走到躺在草地上面的尸骨旁边。

“是的!不仅他的丹田处有自己修练多年的灵核就连心脉间也残存着…..可谓是所有自己身具有的功夫心法,这个躺在地上的人都有。难道……..”楚离脑子里灵光一闪想起了当日冲破《天魔录》第九重之后随着源始魔尊的召唤进入一颗颗星灵核心,其中有一颗红色星球核心是脱体。对的就是脱体。楚离慢慢蹲下来思绪向内观省。从心脉小宇宙中快速找到那颗名为‘丝落’的星球。

楚离端直而坐的身体开始莫名的颤抖尤其是头颈部位颤动的尤其厉害。精神也渐渐进入浩渺天宇内。特别小的但红光耀眼的星球从虚轨中脱象而出,缓慢的自转滑过楚离身边时,红光中两只阴狠的以眼一眨不眨的看着楚离。慢慢的一颗三形型头面显现而出接着是身体。凸眼,长触角,蜂吻。头前两把大刀。锋利的锯腿之间夹着一只个头跟它要大很多的雄体。遍体青色。这像什么东西?很面熟啊?对了,是螳螂。上次居然没有认出来。

楚离看着它一点点啄食腿下的丈夫,而恶狠放射出阴险光芒的双眼丝毫没有离开过自己。

楚离这次可不是真身进入浩渺宇宙。楚离也非常戒备的看着这只“丝落”灵星核体。慢慢想起来,上次就是这只雄体,对,从这只雄体螳螂身上取走那枚灵星核体。看这只雌螳螂凶恶的样子。想必是………..

一声尖厉的叫声,巨大的翅膀遮天蔽日,数以千计的枯灰色眼睛,青色的鳞片让楚离看的头晕目眩。挥舞着两把大刀向楚离头颈砍来。楚离凌空飞起一脚踹到它右前腿借其力道。回身狠狠拍下一掌,断其前腿刀锋。

一道刺目醒神的红光耀起。两条崭新的前腿大刀恢复长出。楚离冷笑一声。从它前腿缝间,遂它所愿。进入它口腹之内。巨形螳螂吞下之后觉得不对劲得很,因为它没有感觉到任何食肉感。可是这时已经太晚了。

正当巨形螳螂欲从身体内部脱形而出之际。楚离看清楚它骨血经胳全部三分为二从诸关节骨骼处脱离内体。这就是楚离要的答案。

一片黑暗褪去。楚离睁开双眼。站起身来冷静而兴奋的告诉蓝启和小寒:“我就是他,他就是我。这是由于我体内“丝落”红耀星球灵核光主体是巨形螳螂之故。故而可以在危险关头弃于一半身体不顾。逃出后再二二合一。”

楚离轻轻抱起躺在草地上的另外一个楚离,另一个他以为成为尸骨的楚离。二者合体还是一阵噼哩啪啦的骨节响动。一个毫无损伤的楚离原封原样的站在蓝启和小寒面前。

楚离嫌恶的看了一眼远处的那瘫肉泥。幸好有她的阴谋,否则自己永远不知道体内还居然存有这种功力。只当是因宇宙牵引力的原故吸食了宇宙东位面虚引出轨的各个星球灵核只是增强功力,没有想到同时去拥有了各个星球灵体的特质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