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50章 清醒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悠悠乎乎刚刚从枕头上抬起的头部如同被闷锤击中重新砸在枕头上面,此时已经感觉不到枕头的柔软度,只有头痛欲裂,眼前的物景蒙在一片黑暗中。只看见家具隐约的轮廓。楚离从被子里伸出软似面条的手摸了摸四周,不明白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还是意识出了问题。手被一双柔软温暖的小手拉住。

“小离,你醒了。”

台灯亮了,屋子里终于有了点点暖黄将黑暗孤寂逼回墙角深处。

“天黑了。”

“嗯,小离你睡了一天一夜了,姑姑走了,走之前给你换了四次枕头,每次她进来时就听见你压抑无知觉的痛哭,姑姑走的时候很舍不得你。嘱咐我时刻给你更换枕头。来,小离头稍微抬高点。”清湛的语音有些颤抖有些哽咽。柔软的小手支撑起楚离的头部。将一个烘得暖和和软软的枕头塞入楚离脑后。楚离下意识的摸了摸她的脸上全是泪。听她的话抬了抬头手磨蹭在上面,这才发现自己枕在水洼中,枕头浸湿泪迹。

“是吗?我哭了吗?”楚离疑若自问,清湛的长发抚扫他的脸庞感觉痒痒滴,清馨的发香幽兰呼吸,楚离自觉的将头缩进清湛的颈窝,这里暖和很安全亦和踏实。

“姑姑走了”这句话飘过楚离的后脑部位在那里麻痹着他的知感神经也麻木了他的心脏。头好痛像要被人狠力敲开一样。寒冷从心底漫延开来,他冷的浑身发抖黑暗再度袭来,楚离再次神魂不知。

阳光冲刷净屋内的暗晦之气。再次晕乎乎醒来的楚离觉得自己不应该再这么一直躺下去,姑姑走了,即使是真嫁了那也是她的福气,舅舅是个好男人,是男人心量就要宽要大要容得下不切不能容之物事。他决定了不再去留恋回忆和姑姑在一起的时光。把那段记忆深深的埋葬回归成亲情。

双手捏拳楚离狠狠的在腰身两侧一撑,身体坐起来了。扶着头部起身走到窗户边打开落地窗,难得的初冬阳光暖暖的照进房内尽扫阴霾。呼吸着新鲜空气的楚离对着万里无云的天空伸了一个极大的懒腰。感觉不错。今天最好能出去转转,还有很多重要事情要办呢!

可是怎么回事?身体还是有些发软,是没有进食的缘故还是病了吗?楚离走起路来脚还是有些飘。身体也感觉不到支撑力。不过比躺在床上强多了。

“大家好,有什么我可以吃吗?”扶着栏杆走下到客厅,见大家都坐在客厅没有开电视,只是低声细谈。孟氏兄弟与高天虎不对眼,离得很远坐在窗边。只有蓝启手里拿着一杯花茶递给清湛细心的听她说什么。脚步飘乎的楚离没有给房子里带来一丝声音以至于走到他们身边。蓝启才发现。

“怎么下来了,来 来,坐。还是觉得不舒服吗?我给你治疗一下吧。”蓝启离开坐位扶着楚离慢慢地斜靠在沙发上面。

“有,有。”坐在一边给楚离编织围巾的清湛喜极而泣的站起身来连呼:“有有有,有煲好的汤还有粥。”

“不用了,我只想吃点东西。”楚离无力的对蓝启摆摆手。伸手拉住准备走向厨房的清湛。

“我来,”楚离紧紧的揽住清湛日显清瘦的腰肢,爱上的四个女人只有她始终如一的守护在自己身边。瑾儿的消失,美玦的痛离,姑姑的另嫁。想到这儿楚离紧紧搂住清湛。将她紧紧的抱在胸前。今生除了报仇再无别她。只有她了。瑾儿的归来与否已经不敢再痴望,美玦的痛离留予她目中的点点血泪已经渗进他的血管。至于姑姑,他好想可是现在只求她安好。

“我去给你端汤,你想吃什么?我做。”清湛抬起头泪水汪汪的双眼星星闪烁。楚离低下头在她晶莹的唇红上面轻轻的啄了一下。

“嗯,吃完饭我陪你去街上好好转转。”其他的人都很识相的上楼或出去了,只有他们俩人默默的感受着对方的感觉。无言的情愫在俩人指尖,眼神,心里来回回流。吃完饭楚离站起身来:“我来洗碗吧,你抹桌子,家里的事共同做嘛!”

“嗯!你说好就好、”清湛抹了桌子很快进入到厨房俩人一起收拾厨具。温馨的气氛让俩人都觉得非常愉快。

北方的冬天难得好晴天,万里无云阳光四射,天空澄净明亮得像面镜子。光秃秃的树木叶片枯黄摇摆在粗大的枝丫之间。整个城市风景萧瑟。六个小时一遍巡回的洒水车让城市的空气干净湿润。道路两边墨绿依旧耐寒的树木在冬日长出的浓绿总让人觉得不太入眼。

“小离,已经逛了很多商场超市了,不要再花钱了,我衣服已经够多了。小离,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俩人走到华安集团二楼茶街随便找了个露天情侣座。

“小离,不要这样好吗?你这样更让我心里不好受。瑾儿和美玦迟早是要回来的。等你报了仇之后,一切威胁都消除了,她们不是都会回来吗?离,我不想看见你这样子。我的心真的很难受。俗话说:欲速而不达对于感情一样也是如此。我们的爱情经历不寻常,所以不需要将心里的一些愧疚反射成关爱。”

听着清湛的一番肺腑之方,楚离顿感自己惭愧,心胸竟不如一个女子通达。真是白活了。

“收拾好心情,做你应该做的事情,不要让儿女情长的琐事蒙蔽了你今生的雄心壮志。”

清湛的手机铃声响了,接收一看来电是 父亲。

“楚离呢?匡福田找他找的很急,说他委托的事情有着落了。”

“好,他就在我身边。来,找你的电话。你委托匡福田的事情有着落了,爸说匡福田打你的电话都快打爆了你就是不开机。没办法只有找老爸。”清湛将手机递过去。让楚离跟自己的父亲聊聊天。并顺手打开了楚离的手机。

“从这里走回去,穿过这片梅林走上那条步行街过条马路,对面有两根红柱子上面包着金纸的大门是个地下超市连着地铁,从C口出去就到家了。”从华安集团二楼下来出了后门。就是华安集团种下的一片茂密梅林。梅香四溢。

“真的不让我送你?”楚离再次问道。看着清湛点头,这才依依不舍的松开她柔软的小手,看着她的身影没入那一团团腊梅香雾。这才转身向与匡福田相约的地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