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59章 神不知鬼不觉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似乎有点面熟,好像在那儿见过。对了。楚离想起来这女孩长得跟那群凌霄仙郎有几分相似。妙若儿听蓝启说他们看得见,而且这光线也很刺眼,遂就将光线从扩散转化成束光而且很不礼貌的照在面前这个女孩的脸上。

“哎!你讲点礼貌好不好,这样不好照人家的脸。”楚离回过头让妙若儿把光线隐没。

“她是来找你的,蓝启我和你过去站一会儿。”妙若儿想起师尊讲过人与人之间的礼教。

“你,找我吗?认识我?”楚离朝她走近。除了皮肤更白净些,精致的脸庞显出她纯净的气质。一条雪白透明的长袖裙子让她看上去多了分飘逸。慢!不对。这是什么季节?冬节,楚离低头看看自己的穿著,不错是袄子。怎么是怎么回事?今天不就是上山来找本《芒海修亦》吗?这书没找着。还碰见两个奇怪的女人。一个绝世佳丽没穿衣服。一个秀丽飘逸穿纱裙。还没等楚离将心中的疑惑说出来,她就开口了。

你能带我下山吗?我迷路了?你能让我跟着你吗?我没家了。”

“嗯!啊!……”

第一句楚离可以接受,可是第二句跟着我,什么意思,她没家了,意思不是很明白吗?跟我一辈子?

“我不会让你吃亏,你让我跟着你。”月光从零落的枝缝洒下丝丝月辉合和着大片腐烂的叶枝产生的磷气闪出大片大片的磷火,绿色的磷火就是人们常说的鬼火在森林里一闪一闪可怕得让人胆怯 。一个白裙女孩神秘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一个没有家的弱质女流却口言不会让自己吃亏。听起来有些可笑,楚离这会才确信妙若儿说的话,眼前的她真是来找自己的。是刻意来找自己不是害怕自己不带她出去,而是在此等着自己带她…….楚楚离见她着穿袭薄纱衣裙除此之外别无长物。所谓不让自己吃亏,除了和哥YY之外。她一无所有。

她怎么知道我要从这儿走?还要除我之外不是还有蓝启吗?这小子长的虽不如哥好看,但模样也是相当不错滴。她就这么肯定我会带着她,难道她认识我?

楚离上前一步伸手从深草中将她牵出来,夜,无光。路,灰泥。她的白裙却比新的更雪白没染下半丝灰尘,夜风吹起裙摆整个人似乎随时都会从这片草上飞向深广奥妙的天宇。柔若无骨的小手不仅温润更温暖。这是在冬季的山野。这一切都表明她不是个普通女孩。

“好吧,你跟着我吧,只是暂时哦。”楚离好心的脱下衣服给她穿上与她微微靠近时感觉到她身上的热量。

“我姓黄,叫凌儿。我会慢慢告诉你,我是谁?在你没有爱上我之前,我不会走也请你不要赶我走。在你爱上我之后,我会嫁给你,从此你就是我的家。”

“黄凌儿,你要嫁他,他有什么好,还有你的嫁妆呢?我没看见你的嫁妆。”凌若儿一步跨过来从中插了一句,让楚离与蓝启大跌眼镜,这小妮子从未下山不知人类,思想怎么会这么世俗。

“姐姐,你好,我的嫁妆是这世间之无,远在云天之外,近在眼眸深处。”呃!玄妙如此玄妙的回答让其余三人表情同时表现出来的竟然是这么的吻合似同。

一个妙若儿,一个黄凌儿。都是儿。切!一个听师尊的话要嫁给他。有可能是自己。反正楚离就是这么自作多情的想着。一个是要一辈子跟着我。还什么没家了?赶紧回酒店吧。楚离现在心里比任何时候都渴望回到那有电灯的地方。生怕晚一步这林子里又会出来美女猛兽。自己真的招架不起了。

哥虽喜欢美女,可哥不是色情狂更不是看一个爱一个的主。看了美女就非要不可。何况这两个???楚离现在可是满脑子问号。刚一回头却瞥见蓝启坏笑的看着自己,那眼神好似自己占了天大的便宜。

好不容易看到都市里的七彩霓虹灯,楚离心里大觉得轻松。刚要一头扎进酒店,后衣领子被人拽住。兴奋的妙若儿怎么也不愿意回酒店硬扯着楚离,让她陪自己逛。这可是师尊走后,她第一次走进人类的社会。可跟以前泥泞小道,茅草小屋完全不一样。这林立高耸的水泥建筑,啧啧!要不是楚离连抱带拖的,恐怕她就要飞上去了。那明天新闻可就有她了,自己恐怕也要受连累。这下好了,支愣着两快打架的眼皮子,楚离真是紧一步慢一步的被她拖着走。

倒是黄凌儿乖巧的跟着蓝启回酒店。

“哎呀!这就是你们人类的灯火吗?看着比宝石还是漂亮。”

“哎!这路怎么这么宽,这路上跑来跑去的黑甲虫是什么?人为什么坐在它肚子里。”妙若儿好奇的看着路上车水马龙。

“哎!他们坐的很舒服呢。我可以不可也上去坐?”哎!就成了楚离暂时在她嘴里的名字。饶是楚离好骨架子还拖着住她。

“不行,那是车,明天才能坐。今天不行,我想睡了。”楚离可是真想睡了。

妙若儿回头讨厌的看了楚离一眼。这已经是第二个巴掌了拍在楚离脑门上:“你真讨厌,幸好我的楚离不是你这个人类。走,去那边看。”拖着快要睡死过去的楚离往一间化妆品店走。

“哇!好大块的水晶呀,好漂亮。”妙若儿双手扔开楚离拍在上面:“咦!不是水晶。”

“这是橱窗不是水晶,是玻璃,放在这儿是可以让来往的人看见屋里面卖的什么东西,吸引路人进去买。你又不买快走。”

妙若儿一把甩开楚离:“不,我要进去,里面的东东好像很漂亮的样子。”说着人就一步踏进化妆品店。

妙若儿刚一进去,店内所有的目光都被她倾国之颜吸引一个个看得呆若木鸡。以至于她喊了半天没人理她。兴趣被玻璃橱内的东东吸引也懒得理这些盯着自己脸蛋不放的保安及职员,手掌放在玻璃上,物件自主隔着玻璃被吸了出来。

楚离懒洋洋的看着她,心想这就是灵人族的天赋吗?好像跟道教里的隔空取物没有区别。看着看着竟然站在那儿睡着了。

好长会儿一张倾国之容被她描涂得如同唱京剧的小丑,回头猛摇着问楚离自己涂得漂亮不漂亮。楚离睁开惺松的眼睛看着面前的小丑角,迷糊着想起清湛那些女孩化妆的样子。随便拿了个刷子在妙若儿的脸上一通乱扫。

“漂亮了,回家。………..干吗呀你?”楚离被一阵骚痒惹得缩起了身子。“找钱,快点铜板我要,还有银子,对,不要铜板要银子,这些肯定会要很多银子才能买。”妙若儿一双奸手在楚离衣服里面一阵乱摸。

“现在不要银子,要钱钱钱.钱钱是钱,不是银子,你放手,我来拿来拿。”在被妙若儿奸手一能毫不顾忌的骚痒后,楚离总算是有点清醒劲了。

给她买化妆品这不是浪费吗?楚离盯着她这一张绝世容颜迅速的将钱包又塞进口袋。斩钉铁截的说:“不买,你不需要。你长这么漂亮根本不需要,我给你买衣服好了,走走。”

楚离大步跨出化妆品店却不见妙若儿跟出来,回头一看,两个中年男人正缠着她说什么:“小姐,如果你为我们整容医院做模特,你的收入会是天文数字,到时候不要说是这些化妆品就算是东玄皇后的饰品也不在话下。”

这是哪儿冒出来的俩东西?一前一后将妙若儿夹在中间口若悬河。

“什么是模特?”让我去给他们当模特,会挣很多钱,不对,师尊以前说过世上没有白吃的饭,什么样的辛勤会换来什么样的成果,除非是骗子了。看这俩个人一脸的笑。可笑的一点都不真诚。

“不去,不管什么是模特,不管什么是代言总之不去,他跑去那儿了。”妙若儿睁大明澈的眼睛四处搜寻楚离的踪迹。没想到他却把我给扔了,让我一个人在这陌生的地方。四处不见楚离的身影之后,妙若儿有种被抛弃要哭的感觉。腹黑楚离到了极致。找到他一定要杀死他。

“谈你妈鬼呀,”楚离从身后双手环绕抱着妙若儿的胸前:“她是我女朋友。滚!什么美容整形医院。呸!要整先把自己整整。滚”整个身体往中间一贴,隔开俩猥琐男与若儿的距离。旋即一把拉出妙若儿。

站在前面的男人威猛高大,比楚离高半个头。穿一件棕色皮草,阔大的黑色狐狸毛领将他衬托得奢华气派。年纪约莫有五十多岁。心里正盘算着怎么把这个美女哄走。不料,突然杀出个程咬金还让自己滚。

“小白脸,你买得起这高档的化妆品吗?”他轻蔑讽刺了楚离一句,那眼神分明就是,今晚你女朋友是我的了,一副视妙若儿誓必到手的嘴脸:“看到没?你男朋友根本就不爱你,嫁给他,你太亏了。”

“嫁他,没有啊?谁说我要嫁他,这辈子我只嫁楚离。还有,他不是不爱我,这什么高档化妆品是吧,我也不稀罕,师尊说我是天下最漂亮的女孩。不需要。”说完,妙若儿拉着楚离的胳膊站在他身边。立场坚定她是楚离一起的。不会受皮草男人的挑拨。

“滚,到一边去。”皮草男上前就要拽开楚离。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脚下一扭不知怎么滴就摔了个狗啃屎。

“看来你也没本事,我师尊说过了没本事的男人常以狗吃屎的方式将就自己的晚餐。走。”妙若儿头也不回拉着楚离就往外走。

“噗!”不用想,之所以摔倒肯定跟若儿脱不了关系。楚离听妙若儿这么说,脑子里也想她师尊跟她说这话时是如何的表情。

“朱总。”七八个职员跑出来七手八脚拉扯爬在地上将就晚餐的猪总。

俩人刚走到门口就被另个男人拦住。皮肤微黑,紫红的嘴唇上面一溜让人看着就非常讨厌的八字长胡让本来还算讨喜的脸让人看了大倒胃口。

“把门关上。”从地上爬起来的猪总气急败坏的指使着保安及八字胡男人把大门窗户关上。

“不要怕,有我保护你。”妙若儿伸手拉住楚离的双手,当年师尊就是这样保护自己。

“奉劝你们赶紧把门打开,否则别怪姑娘不客气。”

楚离本想出手但是想了想,还是看看这个灵人族姑娘是如何保护自己。想必对付这几个豁皮还是小意思,也就乐得旁边看笑话了。听着妙若儿这么温暖的一句话。楚离就想出手早点了结这些个东西早回家睡觉。

“你是女孩到后面,我来保护你。”

楚离把她拉到背后。

“女的拖到后面去,男的打死扔出去喂狗。”

八字胡听着猪总的话就指挥着七八个保安呈半圆形的包围住楚离。另外所有店内的职员看妙若儿的眼神是那般恶毒,羡慕,嫉妒,仇恨,痛恨上苍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她们要靠化妆品来描画出来的脸还不及眼前女孩的万分之一,为减肥吸脂,隆胸,丰臀才穿得进这件时尚高雅的旗袍,开叉开过臀中才能吸引有钱老总多看一眼。此时她们伸出魔鬼的利爪恨不得刨烂眼前这张绝色天国的脸。对她们而言该扔出去喂狗的是她。

妙若儿横扫了她们一眼。不屑一顾轻蔑俏笑:“你娘亲才是狗。”没等奢华猪说完。妙若儿一句话骂回去。

这边楚离以左腿单立,修长而凌厉的右腿像圆规一样横扫出去。所有的保安还没有看清楚,只觉脸上一阵吃痛,人就受到重力向后翻去倒在地上捧着腮帮子血流满面地哀嚎不止

看楚离动手了而且很漂亮的一扫而就。妙若儿伸出大拇指俏皮地对着楚离晃了两下。这边上几个女人看见楚离这么威猛就吓得几个缩在角落里不敢动了。

“上,你们那个上了,老子给这月给谁一年的薪水。把这个女人拖上去了,老子送她栋房子。”钱是最能诱惑人了,在利益的诱惑下,这些狼腿子相互一照眼神就齐齐朝楚离和妙若儿扑过来。

“杨果垢血”清烟般虚渺的声音从妙若儿樱红的唇间发出。清眸深处满是厌恶。一个淡淡的虚影从妙若儿身上闪电般冲出去穿过奢华猪身体。只听得“啪 啪啪 啪”数声响

惨绝人寰的痛嚎从奢华猪口中发出:“啊!”惊吓得狼腿子们纷纷停步回头。

奢华猪总,全身衣服尽落,痛苦的滚落在地,全身两侧与前后胸背皮肉朝外卷翻。从伤口处喷射出黑色发臭的血浆伴有淡青色脓液。“妈的,都是一群蠢猪哇!看个屁,快送我去医院。快快。我不想死呜…….呜呜..。”

楚离扭过头看看妙若儿。只见她娇俏的冲楚离眨眨满含无辜的大眼睛。小嘴巴往上翘挤着小鼻子皱下下。可爱的表情就这样新鲜出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