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68章 上路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两女横眉怒眼,目呲眼裂的挣扎着还要扑上去揪打对方。

“够了,这屋里被你们俩个折腾成这样啦,还不够吗?”楚离瞪着若儿,眼神里满是生气。“她是谁?你跟她吵?……”还没等楚离说话,妙若儿就误会了,寒目生雾,美瞳盈珠:“你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我不如她是吗?她在这家里有地位,我就没有吗?你要为了她赶我走吗?你嫌我老吗?呜呜……….”

“不不不不不不是不是,你漂亮你不老,不赶你走,你在这家里住一辈子。这就是你的家。”楚离见她立马就要哭个稀里哗啦,赶紧用最大的力度的开始哄她。

“赶她走,楚离哥哥这女的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赶她走,她还呸我,她不让我跟着你。她坏。把她赶走。”妙若儿拉着楚离的胳膊又是撒娇又是耍赖让楚离轰走小寒。

“轰我走?你漂亮个屁,告诉你,当初楚离见我第一眼的时候可是立马就痴呆了,不信你问他。”说完小寒用那种敢不配合就打死你的眼神狠狠盯着楚离。

“你看她第一眼,痴呆了,如何个痴呆法?”

看着妙若儿问自己如何个痴呆法?楚离真是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就你小寒愣一下子从西南大地跳出来的模样,我还痴呆?吓得都要跑了,好吧。这要是不配合说不定又要开打了。于是楚离清清嗓子:“若儿,你听我说,我见你第一眼真是惊为天人,惊呆了世上有此绝色。”

“你给我闭嘴。”小寒明白他后面要说什么了。

“闭嘴干什么?不是你让我说吗?”楚离表示出愕然不解的样子。

“我明白了。离哥哥看见你痴呆了,”若儿突然想到出租车司机大姐说自己是白痴时的表情。“哈哈,我知道了是我救活了离哥哥,离哥哥看到你变成了白痴,后来又见到我一惊回到现在聪明的时候他。是不是啊离哥哥。哈哈……”

“滚出去。”小寒气得吭着妙若儿,指着大门让楚离滚蛋。

‘“滚滚滚,走走,若儿我们滚出去,留她一个人在家里。”楚离抱着若儿风一样的跑出去。还是出来好啊!外面空气真清新。

“你真的不能跟我去。嗯,要在家里听话啊。小寒跟我去。这两天躲着她,她是家里最厉害的,看谁都凶。别理她。她是我嫂子。亲人。”楚离拉着妙若儿叫了一辆红色漂亮的私家车跟人家谈好了,坐进去。

“我就这样蒙着脸吗?”若儿百般委屈。人家长得这么漂亮都不让人家见人。说怕什么引起骚乱。哼!哼!哼!若儿爬在楚离怀里使劲的哼哼着。

“啊!”一声响亮的惊呼。

“母鸟是你亲人?还是你嫂子?”妙若儿真要是惊疯了。还有人和鸟结婚。就现代。以前听师尊说那是大大不允许的吗?

“别叫她母鸟,她最讨厌人家叫她母鸟了,人和人在一起要互相尊重,知道吗?”楚离搂着若儿的肩膀:“等我回家,给你买几件漂亮衣服还有首饰。嗯!你想吃什么?我带你去吃这里最有名的餐点。走吧。”

楚离带着妙若儿走进一家琼都最地道的酒店,一进门就引起了轩然大波,俊男美女让整个酒店由人声沸扬变成鸦雀无声。男人贪馋的眼光及女人们妒忌与媚眼一浪高过一浪。有几只大狗熊居然爬过来要亲吻妙若儿的脚。吓得若儿惊叫连连。真后悔没有把脸蒙上。

楚离护着妙若儿上楼包了一个雅间。点了很多好吃的。楚离看着若儿吃得很高兴。俩人慢慢聊着。

“好了,你在家里帮助清湛照顾凌儿。若儿我我…….”楚离说到这儿,心中一动,突然想到什么?话题一转。

“若儿,你师尊给你的嫁妆,你说是一把钥匙是吧?”楚离脑子里浮现出那根似棍子的绿色物件。

妙若儿见楚离突然问起,这可是他第一次主动问,是不是代表他开始关心自己的事情了呢?若儿使劲点了两下头。

“那钥匙是用来打开什么?那么大。”

“是用来打开一本书。”

若儿的话瞬间让楚离明白。舅妈所说的莫珂耶男可能与自己宣战的原因,可能还有一半因素是为了这把钥匙。“这把钥匙可以变形?”

“不是,你看见的是这把钥匙的盒子,钥匙在里面,只有那个楚离才有能耐将这把钥匙从嫁妆里取出来。楚离哥哥,我好希望那个楚离是你,我发现我是越来越喜欢你了。”若儿说着就站起身从对面走过来硬是挤到楚离身边坐着。

“好了,你在家里好好跟她们联络感情,相互照顾,我会交待扇舞对你多加照顾。除了蓝启跟着我之外。他们都留在家里。不要生气小寒跟着我。嗯!”楚离夹了一颗龙眼放在若儿口中看她轻轻嚼着。

蓝启熄灭手里的香烟,面色略带郁寂。手从身边的花盆里采下一朵千几菊将花瓣撕碎泡进茶叶里。这是他喜欢的味道:“把扇舞也留下来吧,她去了可能会碍事。小寒和我们三人去。”

回到家里一开门就听见蓝启对清湛说这话。听不见小寒的声音跑出去选玻璃去了。

决定了去的日子后,大家都各自收拾。行程那天将行李放进车里。开车去妖女峰。前天大家都睡得挺早。因为第二天要赶路。

第二天,晚饭后三人拎好行李打开车后备箱将行李塞了进去。贪吃的小寒,闲的发霉扯着清湛陪着她买了几大包零食。两个男人几乎没带什么东西。其实也没有什么要必须带的。

几天之后风尘仆仆三人到达布西镇,如同回到沫旗时代,这里远离现代都市泥泞的街道,黄土瓦坯房。三个人被他们如看稀罕物似的盯着看。那眼神除了好奇之外还有种食的味道。让人看着从心底抽着寒气

“找家客栈休息吧,明个儿直上妖女峰。”小寒一进这地带就不停的抹嘴,总说有砂子跑进嘴里,喊着要洗澡。

“油也不多了,那儿有个国营加油站靠在柏油路一边。不知道有没有这种油。”

“什么油?我这车什么油都能用。”蓝启看着楚离一脸的担心。真多余。

“嗯!这样呀。”楚离听说后眯着眼睛又重重的靠倒在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