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48章 晕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蓝启及孟氏兄弟对高老爷子印象很好。彼此相谈甚欢,反倒将高氏父子冷落一旁。楚离走过一边轻声问:“爷,舅妈还好吧,功力还在不但加深吗?”不曾留意坐在另一边的高天虎眼中精芒暗敛,疑惑的看着楚离的唇猜测他说话的内容。

高景山欣喜的扭过头正好背对着高天虎对楚离说:“好,只是前两天夜里突然表现的不同寻常,我把她带来了一会儿你去见见她。”

“好!”楚离爽快的答应,内心更是非常极切的想见到舅妈,爷说的前几天夜里的不同寻常,莫非就是我突破《天魔寻》那晚。每个星球都有属于自己的自然规则与宇宙不同却息息相关。从跟老爷子愉快的聊天中,这几个兄弟和蓝启大抵也猜出高天虎不是老爷子的儿子而是女婿。中间的纠葛是人家的家务事,自己也不方便细问。

窗外的雨下的越来越大雨雾让一切变得模糊,不仅模糊了物景也模糊了人语。云姜和清湛从温棚里摘了好多新鲜五颜六色大小不一的香花分别插在屋内花瓶里,让房内弥漫着淡淡的清香。楚离走到窗前开了小半扇窗,现在他是如此稀罕风,空气,雨雾中他回忆起与她在艰苦的岁月里,虽然那时还不是他,但原宿主却把与姑姑在一起诸多珍惜的回忆留给了自己。他以为可以今生携素手,不料,却被舅舅从中横夺一刀。原不是自己舅舅的舅舅,在承寄这副身体后,随着记忆随着再世为人的信念他接受了这份亲情。甚至尽一切努力让他们父子接受自己。有道是世缘不由人如愿。楚离抹去脸上的泪水,飘落在脸上的雨水假似和着泪水流淌满脸,是他要的,他不愿意让别人看着他哭,咸咸的泪水和着冰凉的雨水,心好痛不能呼吸,他好想拿把刀剜开胸膛将这颗心拿走,还有喉间的窒息一次次大脑缺氧热血冲顶。视物模糊,人语模糊最后连自己的感觉也模糊。

“楚离,你…..”高景山拉住孟太姒:“让他单独呆一会儿。”

“为什么要这么残忍,你们。”蓝启已经洞悉楚离的心受。愤而不平的走到高天虎面前。

面对蓝启的质问,高天虎从容不迫:“总是要面对的,成熟是从残忍痛苦中历练而来。”蓝启从高天虎眼中看出瞬间而逝的…….

虽然瞬间而逝却很复杂,更让蓝启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不能洞悉高天虎的心思。蓝启睁大吃惊的眼睛,惊诧而接近茫然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你…..是双影人?”只有双影人的思考心识才不在洞悉范围之内。蓝启睁大一双眼睛重新打量高天虎,深灰色西装冷峻的神情,深邃的双眸看不见底。他知道自己是双影人吗?这可是异人族王发了疯似的到处寻找的奇葩。

“你要回去,不能呆在琼都,楚离要送你舅舅回东海,不能让他见到莫珂耶男。”蓝启果断的说是为了保护高天虎的生命,高天虎岂不有明白的道理。可是这次要随着父亲一起来,只是想证明一件事情,明珠到底是怎么回事?从那时抛开明珠的坟,他就一直怀疑只是没有说出来。老爷子在无人时的自言自语的神情他太熟识不过,那是与明珠对话的表情。数次听楚离一晃而过的说词。楚离,无缘无故,老父为什么非要来找楚离。

肉汤香味弥漫客厅,佣女及两名女主人将美酒佳肴齐齐满满的摆放了一桌子。所有的男人都是精致食肉动物。“楚离来祝贺你找到仇人行踪,并能早日报仇雪恨。”扑鼻的酒香令不饮酒的女生闻了都想舔下。老爷子举起手中的酒杯,赞叹的说:“楚离你看,你舅多疼你,将家中珍藏的美酒拿出来,”原本透明的酒由于珍藏年代过久变成雪白的液浆黏稠,从玉酒壶中倒出来丝丝缕缕成一条浑圆清透的雪线。

“舅舅对我真好,等我报完仇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了,好好在一起。”楚离看着高天虎眼中泛着泪花。

分开这两个字说出口时,让大家都觉得不舒服,因为对手的强大,所以大家都觉得分开俩字暗意的离别性也很大。

“什么分开不分开,我们时时刻刻都在一起,小赐在这儿玩两天就回去。带着云姜。”云姜刚想说什么,就被高天虎严厉的眼光抵回去。

“我怎么觉得这顿饭吃的很悲壮?”高云赐抬起头环视大家一眼,又露出招牌白牙一阵呵呵:“来,楚离,哥敬你一杯,仇,哥帮不了你。只有小寒可以助你。不过我会替你保护清湛,你毫无后顾之忧的上吧。杀一个是本,杀两个是利息,杀三个是赚的。弟你使劲往前冲,哥在后面替你数人头。来”云赐端起酒杯和楚离狠狠的碰了一下,溅出来的酒让太姒大呼浪费。

“要是有漂亮妞就一人分一个。睡够了卖去妓院让她们正大光明的陪人睡哈哈哈哈……”热闹的气氛被搅起来觥筹交错。喊声沸鼎。

楚离看着热闹的场面,觉得应该好好收拾自己的心情,在自己这个主帅压抑的心情下,士气会很低落面对强大的敌人,于自己不利。光明正大的陪人睡,这话让楚离感到非常有趣。

一顿饭吃的酒足饭饱之后,老爷子上楼睡觉去了。云姜走过去问高天虎为什么不让她留下来。高天虎什么也没说,只是抚摸云姜柔顺的发丝,微微的叹了口气。云姜双手搂抱着高天虎的腰,将头贴在他胸口:“天虎哥,你不让我留,我就不留但是你要替我好好照顾小离,我知道说的是废话,可是我想你能对小离用上双重心。”纤细净白的小手在冷灰西装上来回摩擦,透过西装,云姜能清晰的感受到高天虎肌体的温暖传过指心回流遍她全身。

嫉妒羡慕怒恨种种负面情绪像打家劫舍的强盗将即将出门的楚离身心剖捅的乱七八糟。“我的女人,云姜是我的女人”这话他几乎冲口而出的同时被一只大手将倔强的身体用力抄走。暴雨稀哩哗啦的砸在他头上,大风吹散积聚头脑中的炙热。

楚离仰头向空中,乌云压的很低,很低。像厚厚的那种老婆婆用了很多大几十年的烂棉絮。一层层压在头顶,激烈的暴雨一泄而下鼓胀,挤压空间仅有的空气,不能呼吸即使有狂风作用下仍然呼吸不畅,头好热好痛。“不要硬撑了,晕就晕吧!这个天气给了你晕倒的借口。”楚离听了这话浑身压抑感放松眼前一黑,像抽空了的气球蔫的晕倒在地,模糊中有人叫有人哭有人抱直到最后毫无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