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47章 痛隐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风,冲进客厅一片寒凉,细密的雨点洒出水花片片。

珠抛玉盘滑冰丝的语音清碎甜浸却不软腻的声音如同雨中的花芬飘散在客厅每个人的耳膜意识:“小离,姑姑好想你。”一个熟龄女出现在大家面前,齐耳短发被风吹的此许凌乱却仍旧柔顺。羊脂白玉般的皮肤细腻而红润。眉头微抬如同两条懒懒的蚕儿卧在两泓深潭之畔。嘴唇薄而唇线清晰,迎着窗外雾化的阳光几乎看不见她的唇纹,水灵灵中透出诱人欲吻的性感。

高挑的身材,项长的颈脖粉嫩的耳垂摆动着无色透明晶晶莹莹。虽说穿戴不是刻意装扮,不外乎是平常衣妆则难以掩饰她典雅高贵的气质。

“姑姑….姑”嘹亮的两声之后是寂静无声,接下去只有楚离自己听得见的声音。浓郁的情伤刺破瞳眸溅出的血只有清湛和他….才看得见。他的冷静像座高不可攀的山重重的压在楚离心上不能呼吸,他的沉默更如深不可测的深渊不能让楚离一探究竟。他的平静是如此的怡然从容。

楚离深深吸了一口气,稳步走上去轻轻的抱抱心里最眷恋的女人,看她的一瞬间眼神撒开化成千思万缕像要将她紧紧缠缚住,却又在一下秒轻轻放开,淡淡的说了句:“姑姑好。”心里不为人知的痛没必要浮于表情,这样会让姑姑为难。情索之过份,只能让大家都陷进痛苛之中。

听见从云姜的唇内跳跃出充满浓郁幸福的话,楚离的心碎了,心碎寸辗却又不能当众表露出来,这种苦只能暗咽。

“小离,不舒服吗?”姑姑的关切不逊于昨,舅舅的眼神……….静寂而淡然,伸出双臂微笑着:“楚离,来跟舅舅抱抱。”楚离推开姑姑走过去,紧紧的抱住这个不应该出现的情敌,甚至不能容下的情敌,可是在报仇面前,姑姑跟他在一起是最安全不过,爱她就要给她一切的幸福不是吗?包括她心之所属。

楚离心乱如麻,双臂却随着思绪杂乱纷繁紧紧再紧紧的拥抱舅舅—高天虎。两只手掌摩擦着他的后背,坚实挺拨能担承的后背,属于真正男人的后背,值得托付的后背。

“小子,半年不见可是越来越有劲了啊!都把舅抱得喘不过气了。”高天虎捶打了一拳楚离的胸膛。“不错,结实多了。”

楚离擦去眼角浸出的泪水,极淡的展开唇角露出浅浅的微笑。

“爷爷,您老人家身体还硬朗。”楚离走上去轻轻的抱抱高景山。

“硬朗。”高景山乐呵呵的看着楚离,眼角的泪水喜伤参半,微颤的手指苛限了内心汹涌澎湃的情感。温暖有力的大手握住楚离的双手,坚定的目光直视楚离忧郁四溅的瞳眸。幽深的眼神让楚离从中找到重新呼吸的感觉。只要在爷爷这里才能真正觉得暂时脱离情伤的冲击,尤其是这坚定从容的睛芒代替了楚离被抽掉情感的主心骨。让他能在极痛中找到新鲜呼吸的回流。不至于冲动发狂或负气一走了之。

正在楚离重新由痛苦到强忍,由强忍到接受。从后面走出来个不识相的高云赐,生怕天下不乱向楚离扔出个**:“半年不见了哈,介绍一下这位昔日你姑姑,过些日子就是我妈妈了。看看看!看什么看,德性。”

痛绝顿时郁结在楚离胸口,极度反感的瞪了表哥一眼,恨不得一脚将他踢出去。

“什么德性不德性,你特玛的德性很好吗?跟你玛的个女人一样,哪来的东西,滚。”孟太真将书本扔到茶几上面摔出地面。看着楚离痛忍焦怒的神情。毫不客气的一句话顶上去,直接让高云赐滚蛋。

“老子有你女人相,留个长毛,以为自己是艺术家吗?不过是个打手而已。”轻浮不屑的口吻立刻招惹了屋内所有的人。

“不要乱说,他们是我兄弟,亲兄弟。”亲人刚到,不能让气氛变得紧张怒性。楚离出口阻止进一步的火性。

“亲兄弟?看样子都很能打哦。”轻佻戏谑的口吻让屋内的几个人火气直往上窜。

“太真,这位是我表哥高云赐,小寒的爱人”楚离一把拉过自以为了不起的表哥靠边点。并勉强的附在小赐耳边:“这几个你一个都惹不起,识相点。”高云赐在楚离的眼中看见,他们不是普通人的意思。

“呵呵呵….开玩笑,是吧,楚离。”一阵讪笑收起刚才的痞子相的高云赐貌似真诚的对着楚离又是一呵呵。

冷不妨却被楚离一拳击中下腋,痛的小赐捂着痛处一阵猛咳:“你,卑鄙。”

哈哈哈哈哈……….屋内爆出一阵愉快的笑声。这才是开玩笑是吧,小赐哥。

“小离跟你开玩笑的,小赐。来来来,小离,看看你小赐表哥给你买什么好东西,还有你们几个这两大包都是小寒稍给你们的,来吧,都来看看。”云姜怕他们几个孩子玩恼了,赶紧过来打圆场。

孟太真看着高云赐那怂样,心里特别不舒服,小寒那么好怎么就爱上这么个货,要是跟我多好。听见云姜说小寒给自己稍的有东西,一个箭步跨过去。

大家落坐安定,云姜和清湛及新来的佣人去花园和在厨房忙去了。留下几个男人在客厅里聊天。

“舅,您和姑姑什么时候办事?”楚离只觉一股热血冲上头皮眩晕感让他不得不用手支撑头部,痛楚心碎的佝偻着身体侧卧在沙发上面,实在是不甘心啊!

“办什么事,不是说了吗?等你大学毕业。”高天虎剥了个桔子递给楚离,楚离拒绝且面色惨白:“不用了,你你们可以结婚,女人青春有限。你对她好就好。”

“主….楚离你是不是很冷呀?”太习看着楚离躺在沙发上面微微发抖,走上前用手摸了下楚离的额头:“没发烧脸色怎么这么白。”走过去将暖气开到最大。

“他没事,楚离,我听小寒说你已经突破《魔天录》第九重。”

“对呀,小寒说你可以把你的功力输给我”小赐毫不见外的说话方式让在坐的都不太舒服,好像就是楚离活该欠他的一样。

“输什么输?去外面出去。”高天虎瞪了儿子一眼,让他滚外面去。

“我输给你吧,小子。”蓝启看着高云赐,皮笑肉不笑的相当大方。高云赐冲着他呵呵面色忽而一冷:“不要。”

楚离摆摆头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转移话题:“我找到仇人了,她是自然门圣师。梵静庵,我成全她呼吸在这世上也要让她慢慢的死在我手里。”邪虐的意念让在坐的人都能够感受到将来的一仗必是硬仗。演染的气氛让在坐的除了高云赐,高天虎心思未明外。皆感心血沸腾。高景山嘹声:“离儿,到时候需要爷爷尽管说,爷爷打架不行可是别的还都在行。”哄亮的声音使屋内五个兄弟一起看向这个精神铄钁的老头。从他沧桑的面容之下可以看出一生江湖阅历是很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