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46章 商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找凌霄仙郎的事情交给了匡福田之后,眼下就要著手调查自然门,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大的实力,顺便将表姐雪儿救回来,留在自然门对我方大有不利。最大的弊端就是雪儿是天生的“泪落子”其眼泪对人体内外伤有着强大的治愈功效。如若留在自然门必然对我方是个极大祸患。如她不回来,绑也要绑回来。

“北海岸附近有一个云峰山,这座山东南方茂密密林,西北方山体岩浆,是因为峰顶是个活火山口五百三十年前发生过一场大的火山喷发将西北方的密林全部融掉。自然门总部听说就设在这座火山口附近,有七座分殿,一座主殿分内外二堂。从来没有人上去过。除了军部上峰要员,几乎没有人能够出入那里,再就是主人您刚才说的皓雪姑娘。她并不是东海自然分派的驻守者。相反她是东玄岛野藤家族的女儿,但不是亲生,听说是多年前野藤出游时捡回来,还有她的妈妈。至于皓雪是怎么进入自然门不得而知。她妈妈是不是主人的舅妈更不得而知。”

“说你知道的,我不喜欢节外生枝东猜西想。”楚离心里想,除了舅舅之外没谁认识皓雪她妈,扯这么多干吗呢?到时候一把抓她回来不就行了吗?一切都明白了。

“在琼都附近的山上有一个山洞可以通过海底直到东玄岛。但岛国人跟我国有宿仇,皓雪却在那里植入了大量的自然门门生。那里才是皓雪真正的所驻地。”

听蓝启说到这儿,楚离就想到了姚清湛所经受的苦就是在东玄岛,清湛说过那儿都是男人都身怀绝技,而且并怀疑那个嵌满夜明珠的磁石山洞,就是东玄岛国人通往琼山大陆的一个秘密出入点。现在看来完全是错误的。那些人是琼山大陆军部通过海底遂道安插在东玄岛的卧底。柳览清霜也在言语中透露过近年琼山大陆会有战争。看来,我国军部已经通过自然门所获得自然界各种异能向周边邻国出手了。

“圣师是五百前年中毒开始睡眠为了保护她的身体,当时的掌门在她体外塑雕以做保护万一。自然门在琼山大陆周围秘密点都有自己的分驻点。主人所观到的那个浮岛就是七宗令旗下修炼暗器的地方。还有化踪,悬轨 色刃 腹海 暴知 淫解包括前面所说的暗器修炼统称七宗令。”蓝启整理了一下身上揉得有些皱的衣衫,换了个坐姿看着一脸迷惑不解的楚离。

“所谓化踪就是追寻对方的足迹而在对方毫无知觉的状态下将对方歼灭。悬轨即是针对自然门内部人的形踪所产生的轨迹,只有他们才能辨识的轨迹。至于其他的都是针对自已门派的刑法,听说其残毒性无法言表。凡是自然门弟子皆不可在正饭之后皆不可与邪人大辩其说还吃喝无度若违规则被送进暴知堂将食物数量的数倍全数灌下,轻者剖肚取出,重者捆于邪者同来灌食数天,再饿其月半使其互咬,咬死算罢。”

“谁都无可避免?”楚离想到柳览清霜当时的恐惧及美玦妈妈那脸上的绝望无助的表情。尼玛真残忍。还特妈正大光明,还特玛心怀仁慈统统放屁。“谁特玛的是邪者?”

“不知道,他们对邪魔歪道自有规章,若在其内者就是邪了。”

“他们说谁邪谁就邪?呵呵……”古怪阴险的笑容让坐在一边的孟太姒冷不禁打了个寒颤,惊诧的看着楚离。发现他眼眸深处有女子的模样。吓得丢开手中的书本跳起来蹦得老远,四处看看,这家里周围除了自家几个爷们就是家具了,鬼也没有,而主人的眸瞳深处分明有白衣女子的模样。孟太姒真是觉得自己见到鬼了。惊骇的指给坐在一边拉住他的三弟看。却被太真一把拉着坐到一边,并在他的嘴里塞进一片桃子脯。

“魔眼真瞳果然名不虚传,这眼中的女子不就是梵静庵吗?只是怎么看上去就这么温柔呢?”正当蓝启百思不得其解之际,楚离眸中紫焰盛开,女相净逝。难道这是双眸预兆作用。并未有反馈到主人意识中?蓝启坐在楚离身边脸色沉寂不得其中解。或者是主人想出来的?

“想什么呢?我不会让她死的那么快,我要一点点折磨她,死与折磨只是对她身体的摧残,只有灵魂精神受到致命的折磨她才会有痛苦。这数千年来她可是从来没有品尝过男人的滋味呢?呵呵呵………..”此时,蓝启并没有再见到楚离眼中有梵静庵的影像。蓝启忍了一会儿将刚才的情景告诉了楚离。

“不用管这些小事。”楚离不在意的摆摆手。“不是还有几个老不死的在闭关吗?那个叫厉行的和其他三个出来了,还有几个都有千年以上的修炼,全是上任掌门之时,他们就闭关修炼现在还没有出来,他们的能修成什么样啊!当年梵静庵的功夫已经达到破虚空的程度,如今恐怕已经可以太空游了吧。那几个老东西会比她强吗?”楚离回头看看他们五个,摆摆头。

“硬拼,我们肯定不行了。什么时候我们去和那四个入世首席将军切磋切磋。看看我们和他们的差别到底有多大。”孟太真看着楚离的眼睛。

“可以,带上安德鲁.佩斯,我想过段时间我们去探个底最好。我段时间我将他送到新矶岛那里有魔法世家。以安德鲁的底子短时间修炼魔法晋级的机率会大些。至少学习逃遁,空间转送对他而言绝对没问题。”楚离走到窗边,外面的雨下的真大。清湛出去请佣工,不知道淋到雨没有。这么久了也不打个电话回来。楚离掏出电话拨打过去,通了,无人接听。正准备打第二遍就看见花园门开了,清湛带着几个人进来了。

“小离,看我带谁回来了。”清脆而兴奋的喊声穿过雨帘破门而入。首先印入眼帘的是那优美绝轮的侧影。酒红色的针织衣外披一件色调极淡的黄披肩,勾勒出前凸后翘的绝美身姿。玉瓷纤细小腿在雨雾中尤为性感。是姑姑。天!她来怎么也不先打声招呼。楚离的心恍若被太阳冲撞火烈烈暖热烘的精神在瞬间把持不住身体的激动和兴奋,让屋里的另五个男人不油满面愕然同时向外张望。脸上挂着:这什么人来了,至于楚离这样出格的激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