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45章 面合心离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去哪里找凌霄仙郎这个女孩?楚离苦闷的坐在阳台上想着。只要是她还在这个国家,那就有户口,对!怪不得当日林辉那小子让警局的人调察来着,只是当时有扇舞救他,这事倒也忽视了。找警局帮忙,说不定还能找到林辉那哥们呢!

想到警局就想到匡福田那个贪得无厌的老小子,他下令找会不会找的快一点。

轻音乐的响起是楚离的手机来电。楚离走过去抓起来看。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这老小子找我干嘛?

“喂!匡….警司。”

“哎!别别别….叫我匡警司。喊我匡叔,这样吧!找您有点私事,今晚玫瑰夜合园,就您一个人。”

喵的,这么客气,还一口一个您。想通了转性了好,那就应约去吧。带上安德鲁.佩斯,告诉他,这是我的新保镖。哼哼!呵呵呵!…….看那老小子愣的发惊。呵呵…………….

霓虹灯将马路照得很漂亮,从高远的天桥上下去,如同铺满五颜六色闪光泡的黑色练带。夜!还真是让人着迷,无论是清冷的郊外,还是繁华的闹市一样美得让人心悸。

看见安德鲁.佩斯。匡福田惊得一愣。这小子怎么长得跟那个偷那么相似。

“匡警司不要疑惑。楚离先生如今是安德鲁.佩斯的主人。请匡警司带主人进去谈事情,佩斯就站在这儿候着。”仆人的礼节更让匡福田心悸不已。能将世界偷王纳入麾下做仆人,当今能有几人?这个楚离真正是什么来头!匡福田此时已吓得一身冷汗。想起前夜关海萍谈到楚离时那满眼的敬畏,仿佛楚离就像一座煞神君。再三交待让自己好好对待楚离。只要是他的事千万不要慢待了。

关海萍前脚走,匡福田就想到自己聘请世界偷王,结果楚离风驰电闪般进入紧锁关闭的寝室毫无声息的甚至没有任何动作的取走了那个空间袋还看到了可以让他沉溺黑海监牢的一切犯罪证据。他实在不了解楚离,甚至想到杀人灭口的方法来对付楚离。可是杀了楚离关海萍会放过自己吗?她可是个从刑侦路上一路走上去的风云女人。查到最后还是自己倒霉。所以思来想去还是找楚离谈谈看看他真实的态度及想法。

让他最没有想到的就是世界偷王之一的安德鲁.佩斯居然成为他的仆人。这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楚离将安德鲁.佩斯留在外面,光线很暗,人影朦朦,男男女女互相搂着说着情话,舞池里跳舞的男女交颈吻面,这里适合刚认识的情人。灯火幽暗,音乐悠然,眼神迷离在面前的酒水中荡漾出火性的诱惑。

楚离走到最里面的一间小雅室内,钟心吊蓝灯一层层宝塔状放出白炽的光。一张小桌上摆着一些点心还有两杯红酒。

细密的汗珠在朦胧的灯光下呈渐变色滴滴落下,杯里的酒液来回涤荡。

“匡叔叔,你身体还好吧?”

“好好好好好……楚离,您看那晚上您看到的……”

楚离明白了他为什么找自己,可是就算是知道安德鲁.佩斯成为自己的仆人也不至于让他紧张成这样?

“匡叔叔,我这人患点小梦游,那天的事情是什么,我不记得了。对了,侄儿找叔叔有件要紧的事情,对于叔叔而言找人这事应该是个小问题吧?”

“您不是会…..找找,您说他有多大年纪,得精神病的程度。”一听说楚离托他找人。匡福田第一反应就是楚离是算命大师,自己应该会算,可是第二反应是,他托自己找人,不就明显的想跟己拉好关系吗?自己怎么傻到把人往外推呢?马上改变语气和态度应承下来,还以为对方是什么老头子老奶奶之类精神老痴呆呢。

“她没有精神病,至于年龄不知道,除了性别和名字一无所知,她是个女人,名凌宵仙郎。不止在琼都找,而是在全国范围内扩展到邻近海岛。只要是叔叔力所能及的地方,都请叔叔帮忙了,谢谢!如果找到侄儿必有重谢!当然不是空间袋呵呵呵……但也是好东西。”楚离看见匡福田听见重谢时,两眼放光。赶紧把话绕了一圈。这老家伙前面还担心自己犯事,不放心我跑来试探我的想法,后面就又想入非非。

“好,找人吗?容易。侄子,您说我一生的命运会不会有坎啊,劫难什么滴?”定下心来的匡福田又来精神了。这腿子也抖闪起来了,指头也在桌子上面弹跳着节奏。一脸的好奇还是想问问楚离,门口那外国人是怎么被他收伏滴。

这是人的天性,当自己的困难解除了,那双眼睛和嘴巴就立马长到别人身上了。

看着眼前这对金鱼眼放着珠光华彩,楚离舔舔嘴唇:“你想知道?告诉你也无妨,就怕你不信。”

“嗯?”匡福田硕大的头颅又向前伸了半尺,差点没抵到楚了的鼻子上。楚离把刚要喂进嘴里的红酒又放下来,他清楚的看见从匡福田下巴滴了珠汗滴子掉进这杯酒里,漾起腥红的涟渏。

“他的眼睛能杀人,就说一遍啊!爱信不信。”楚离将酒杯移向一边,快速的将几盘小点心移开,免再次受污染。

“不想吃呀,侍应生把这几盘小点心退了,问问楚先生,我侄子想吃什么喝什么?”匡福田看见楚离将小点移到一点,以为楚离嫌弃,于是高喊着要再换。回过头来对着楚离:“这里的点心是琼都的特产,味道非常好,你点点的试吃,然后再约定喜欢吃那种啊!”

“侍应生过来。”

侍应生是个长得高个皮肤白红的小俊男生二十一二岁的年纪,穿着一套西侍应服装。本来是低着头,突然大惊失色撞到楚离身边上。惊骇的看着匡福田。

楚离顺着侍应生的眼光看过去,只见匡福田鱼眼圆睁,血丝满布在眼白之上看上去格外恶心丑陋,从瞳孔里暴射出仇视,愤恨,歹毒,怨嗔的眼神使得侍应生在抓稳楚离之后躲到楚离背后几乎要哭了。

“干什么你?他怎么招你了,你怎么惹他了。”楚离回头问侍应生。侍应生哪里敢抬头只顾得摆着头像拨郎鼓。

“是不是这种眼光。看看我的。”匡福田让楚离看他的眼神,非常自信的说:“我的眼神也是非常厉害的,看,他就吓得要尿裤子了。哈哈哈……”

哈哩玛的死人头,凭白无辜乱吓人。楚离这才明白这家伙是干吗来着。误会了楚离所说的眼光可以杀人的意思。跟这家伙坐在一起真没趣。

“匡叔叔想必还有别的事情吧,那我就不打扰了哈,拜托叔叔的事情请叔叔一定放在心上。小侄这就离去。啊!”说完,拉起侍应生一:“别怕,他跟你是开玩笑的。出去拿些袋子什么的,我这些小点心都回家去。”玛的,跟这个死胖子也没什么客气的。不带白不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