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35章 毁容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楚离往后一看,三辆警车从两个方向包抄而来气势汹汹。

“急什么?让哥带着你陪他们玩玩吧。”双手握住方向盘,这样看上去就变成了莫小莹整个人被他圈在怀中。

看着楚离猛踩油门,莫小莹急得扭过头拧楚离的俏脸:“停下来,停下来訪怎么办就就怎么办吧。最多就是罚钱,坐两天局子。”

“屁,哥怎么能坐局子。要坐也是他们坐,你坐稳了啊!看哥怎么甩了他们。”瞅着警车就要追上,楚离还说大话不停车。莫小莹急得使出全身力气拧楚离的脸蛋,可惜这家伙不怕痛毫无反应。

“啊!….”莫小莹发出一声惊叫,使劲的揉眼睛。惊异的她突然发现前后的景物非但蒙上一层淡紫而且物景越来越矮。是的,后面的警车矮了很多。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车真的飞起来了?不可能。后面的警车车窗里钻出数颗人头,指着自己这辆车惊奇的大声叫:“那辆车停下来,怎么离开地面了。飞飞飞……..飞起来了”。

楚离专注的盯着前方,嘴角划出一圈邪意的笑:“说哥酒驾是吧,那哥就让你们晕驾。”

“什么是晕驾?”莫小莹蒙蒙的问他。

“这就是晕驾。”楚离用力扭动方向盘,汽车猛的回头朝后面其中一辆警车迎头撞去。眼看就要撞上。楚离又一扭方向盘与这辆车擦开。嗞……..淡黄的点点火花在车身闪亮泛起。绕过另外一辆警车,朝后直冲撞向最后一辆警车车头,将这辆警车撞得歪倒在路边麦田地里。

后面的交警掏出对讲机告诉前面叉**警注意拦截这辆尾号为QE25387的私家豪汽。看出楚离的疯狂劲,莫小莹彻底泄气了,自己真是上了贼人的车,欲脱难就。又不敢随意抢车阻拦万一出了车祸自己这一辈子也就在此打发了。

马路上方也响起通知:诸位车辆注意帮助交警拦截型号为QE25387黑色豪华私家车。

一辆大货车与一部大型客车迎面驶来,挤得几乎没有路可行,一般的人就会停到路边,让这两辆车先过去。可是楚离却给了莫小莹终生难忘的记忆。整个车身翻立而起从二辆大型车夹缝中穿插而过。

“这小子不是不会开车吗?怎么车技如此了得。”容不得小莹去思考,各种车辆从叉道口涌灌而入这条马路,前面及后面的警车将这辆车团团围住。

“楚离,姑奶奶被你害死了….啊!啊!”莫小莹的脸被吓得煞白煞白。楚离驾驶着汽车在众汽车拦截中如同一条泥鳅疯狂的逃捕警车的拦阻从夹缝中忽而左翻立,忽而右翻跟玩杂技似的让人心惊动魄。更疯狂的是………居然还从大型货车上飞过去。天啊!遇车撞车,仗着车身的重量,他已经撞歪好几辆车。甩掉众车扬长而去。疯狂的速度远远抛开警车的追捕。

莫小莹彻底迷瞪了。

“美人,怎么样哈,喜欢继续跟哥玩吧。”楚离回头看着莫小莹被自己吓的魔魔怔怔的样子,完全没有刚才那副泼悍。高兴的直乐呵。

再厉害的女孩子也怕吓唬。呵呵呵………

“嗷唔”一声半似兽叫,楚离还没反应过。“老娘叫你不怕痛。”

“啊!……哥的脸啊!”莫小莹从恍惚中回过神来知道自己的前途可能就毁在眼前这个小王八蛋手里了。以优业的学业考上了琼都金融大学。表姑妈说如果愿意跟儿子谈恋爱就可以一块儿去西亚发展。那可是自己做梦就想去的地方。虽然表表哥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一类型不过对自己终究是贴心贴肺。况且自己对男人的容貌形象看得也不是那么重要。

这部车是新买的今天才开出来第一天,表表哥被抓进去,车被撞得面目全非,信迷信的表姑妈本就找人合八字说自己克表表哥,这样一来万般心疼表表哥的表姑妈是决对会把所有的责任推到自己身上。这克表表哥的罪名也就成立了。克夫的女人对于表姑妈而言是万万不能相容的。

晶莹的小贝牙死死的咬进楚离的脸上,鲜血流出来浸入莫小莹的舌尖,微咸。王八蛋坏我前程。王八蛋戏弄我。王八蛋吓唬我。双手死死箍住楚离的脖子。咬牙切齿的说:“王八蛋,老娘要你赔偿。老娘要咬花你的脸让你没女孩子喜欢,要你没脸见人。要你所有的老婆一有想吻你的念头就会想到你的脸被老娘咬过。你楚离被老娘先上过。”气急败坏的莫小莹也顾不上这话说出来到底是谁占便宜?谁吃亏反正就一条腿跨过重新坐在楚离的大腿上。

“哥哥我就是喜欢你这个刻薄奸美人。”楚离就势一把揽住莫小莹的细腰拖到怀里。两片温热的嘴唇仔细的压在这正自满口喷粪,滴着人血的两片红艳花瓣上面,灵巧的舌头伸进“肥沃的化粪池”。轻柔的抵住香津玉液扑将出来的龙卷粪风,吹得一干二净。

莫小莹虽说认识楚离,但并无什么交往倒是听很多同学说他有威猛多厉害。反正偌大个东海中学无人敢惹他。今天在这儿碰上他。真正是自己倒了八百辈子的霉。粗鲁的表哥被抓走不说,还掠夺了本姑娘保留十九年的初吻。

本来就死狠狠的咬着他的脸,怎么就被他亲吻住嘴唇了呢?眼睛睁着看着血液从他右脸庞缓缓流下心里不免有些后悔一种难言的心痛悸动蠕动在心底。这种感觉让她有些讨厌自己。她可不是花心的女孩,虽然不太喜欢表表哥,可是在心底至少现在她可是把自己当成是表表哥的女人呢。怎么能让这个混蛋肆无忌惮的亲吻呢?

这个坏东西,王八蛋。双臂如紧箍咒般将她束缚得不得动弹空起全身的力量让她不由得想起中午吃的那只龙虾,烫红的身体缩身蹦跳。感觉此刻的自己就跟那只龙虾一般无二。空余蛮力而无法做主自己的命运。

更可恨的是为么司自己对他生不出半分恨来,照着若是换了别人早就一口咬断这根烂舌头,咬完之后还要去告他非礼,咒他坐牢里死悄悄。

可是,莫小莹明显感觉头有些眩晕,身体有种软酥甚至想蠕动的感觉。这是喜欢他的感觉吗?不行!我不喜欢他,我讨厌他,厌恶他,看他就有气。全身不能动弹的莫小莹想着用舌尖将楚离的舌抗抵出去。

刚刚将香舌仰起就被楚离的舌身捕捉到并且异常缠绵的与之纠缠。眩晕感越来越重,身体僵硬的抵抗力越感越无力。咽喉处不由自主的发出吟唤的**声。束缚的双手不再紧力,楚离翻身将莫小莹压在身下。

眼神迷离荡漾。羞涩将血液如朝霞般向脸上蕴染开去,气息急促。弹性十足的胸上下起伏波涛汹涌。女孩的内敛终于让她将楚离轻轻推开。轻柔的说了句:“送我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