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44章 不了解的爱人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我不属于地球,我是追寻异人族王者莫珂耶男才来到这个位于宇宙中央位面的星球。莫珂耶男在他未曾继承他父王的王位之前,他是我的爱人。”

楚离听孤扇舞说到这儿不由的心中暗惊,早听蓝启说她寿命很长,却没想到长到这种程度。而且还跟莫珂耶男有段情缘。楚离不动声色继续听孤扇舞把经历讲下去。

“莫珂耶男有两个哥哥,功力都在他之上,他父亲第二任异人族王决定从莫珂耶男的两个哥哥中找一个重点培养继承王位。那个时候神界发生动荡,以就是宇宙之初借初宇宙各种能量变化为人形的源神与后天修行或百世善行的圣者以功德而升神的神级者之间发生剧烈的冲突。莫珂耶男的父王决定率领天下五大灵物义举推翻源神以求从他们的体内获得宇宙牵引及星之灵核。这样他就可以成功的将自己推上宇宙东瀛封洲帝王的宝座。”

“可惜的是除了狂妄无知的犷族愿意与他苟合之外,剩下的以羽为首的灵禽凤鸾族。以鳞为首的龙族,以角为着的麒麟族,都拒绝了他,以甲为首的龟族持观望状态。它们的下场主人是知道的,现在就不多说了。”

“莫珂耶男见他父亲大势已去,两位王兄一死一伤。神族自然不会放过异人族王。此时的莫珂耶男暗自偷袭老异人族王逼其将一半星能输入自己体内。来到西宾皇洲为首的克拉西娜星球。我的奶奶是克拉西娜星球地心灵核。掌握整个西方宇宙星球位面的星能。包括帝星之上语刹鑫钟镌刻的所有咒语。”

“那座鑫钟虚影是您带到地球上来的?”楚离开口询问心中又有很多的不解。

“那座鑫钟缩影的确是我偷偷取走我奶奶的忌星环,随莫珂耶男…….他身付半体星能,他硬逼我直上帝星偷取鑫钟,可是天道循环,鑫钟那是那么容易就能到手,我们还没逃离帝星就被发现了,是语鑫钟自动报警。用现在这个世道的话来说,就是这个意思。他一气之下竟伤我,以我心念将语鑫钟虚影引至太空,数以万年之后被唐朝大师以佛法无边破虚空而取下,铸以青铜古钟留在此地。用以炼就这个国度那些进警检法政界的人。当然只能清白于这所大学出去的人,可惜他们出去了大多选择了出国。”

“你来这儿的目地?寻仇。那小果子是?”

“小果子真是我丈夫的孩子,只是她的元精属于莫珂耶男而已。我来找他只为问他一句话,他有没真正爱过我。”凄楚的泪水盈盈闪在孤扇舞的眼睛里。我的真实的名字叫…..翻译成这里的语言就是雪中出生的凌宵花。

“这………就问这个?”楚离觉得无趣极了:“他说他爱你,你就不报仇了。”

“他要说他爱我,就得跟我回我的家接受惩罚。”幸福而忧心的泪水从孤扇舞的眼角落下,眼神充满幻想。

“他要是不爱你呢,就一刀劈了他?”楚离心想那家伙的功夫诡秘无常,那么容易劈?

“如果他真的不爱我,我就死在他的刀下。”

“呃!”楚离哑然,头一摆转过身去心里想这女人是怎么回事?爱疯了。是不是爱一个人深了,久了见不到对方。就会出现幻觉,难道异人族王莫珂耶男身边从来没有过女人?以至于让扇舞误会?

“如果他说他爱你,让你来杀我呢?”楚离的突然此话让孤扇舞尤然一愣:“怎么可能?他爱我就要跟我回家接受惩罚,怎么可能还留在这个星球。绝无可能。”

“他不跟你走呢。你说服得了他 吗?”楚离看看孤扇舞娇小玲珑的身形,很难想像莫珂耶男怎么可能被她说服。见过莫珂耶男两次的楚离知道他是个诡秘险诈的人,而且他现在正在寻找《茫海修亦》里面有解决他族人的事宜。带他回去接受惩罚这不是天方夜谭吗?看样子这个女人一点都不了解莫珂耶男到底是个什么人?

“你是不是在想,我一点都不了解莫珂耶男。是的我的确不了解他,他给我的感觉是那么神秘那么自然,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爱他还是迷恋他,总之我非常非常思念他。”孤扇舞擦掉眼泪,继续说:“我来到这儿,已经错过了归冥时期,用你们的话来说就是死。楚离主人,我定能帮你报仇,也求您帮我完成心愿。”

“晕!晕!”我有那本事规劝还是指使莫珂耶男吗?真是高抬我呢……楚离听了孤扇舞最后一句话,立时满头黑线。

“当然,首先要把他抓住,才好办事是吧?我跟他也没仇没怨,出师无名的去抓他,这不能算什么呢?”

“他会找你报仇,别忘记你杀了他的族人。我知道,莫珂耶男是个有仇必报的人,他会来找你。我们静等就好。”

听着孤扇舞的话,楚离突然才想起来要找那个什么黑道大哥的什么后人,叫什么凌宵仙朗的来着。对!这事得一件件的办。对,该怎么找?对方已经留言一切顺其自然当定,否则。无踪!怎么他玛的这么麻烦?普通人,小寒可以跟着意识追踪很快的找到,可是这对于修炼者而言,尤其是特玛的怎么这么乱七八糟的修炼。楚离咬咬牙齿搔搔头发:“好吧!等。”一定要先找到那本《茫海修亦》要不,怎么哩手里也有个凭仗。爷倒是无所谓了,万一伤了清湛他们,也好有个交换的条件不是。烦!

自然门那边的势力也不容小看,仅四大首席将军就很难对付了,还有上面闭关百年不出的老妖怪,还有下面的徒子徒孙。这些都是等着爷去一个个断手断脚断筋。楚离突然想到紫电和雪儿。雪儿是表姐自然不能杀,紫电可以纳为小妾。至于那两个沧云海和梵静庵呵呵呵呵…….楚离想到这儿脸上浮出一张邪贱至无敌的笑脸。

“笑什么你?看你一副坏样,又欠谁的打?”不知何时他们都已经回来了,小寒和清湛站在楚离的面前。清湛一副冷气凛然的样子,高仰的头颅看着楚离刚刚受伤的脚。

“清湛,你药买回来了。”

“别装了你,明明可以自己好,还连累我跑断两条腿的满大街为你买东买西。楚离你要有良心好不好,这家里你也舍不得请个保姆,凡事都是我在做。成天还穷折腾。哼!”

楚离见清湛生气的坐在一边。蔫头巴脑的走过去,弱弱的说:“清儿,大钱都是你一直掌控着好吧。我兜里都是零钱着。”

“钱都是你的,我从不多用你的一分钱,虽说是我掌控不假,可是买东西你也是见到的,都是用我自己的钱。都我爸给的。还有我兼职赚来的,让你请个佣人总也不见你请。”清湛恼楚离明明脚好了,没有那么严重,装。

“我又不认识佣人,我去哪请!钱给了你就是你的,还要我天天嘱咐着你花吗?连我都是你的,清儿,随你怎么折腾都好,行不!不要生我气了吗!”楚离又一如既往的同一个姿式,蹲在清湛的脚边一副可怜兮兮的小猫样。拦腰紧紧的抱住清湛,将头深深的埋在清湛的怀里,轻轻的呼吸,着迷的嗅着她的体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