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33章 暗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他真的有17个那么多瘤?”清湛疑惑的看着楚离。楚离这边却和蓝启抱着肚子笑岔了气。

“当然没有那么多了,还有几个是炎症而已。人类都有一种暗心理恐惧。每个人都有只是层面不同而已,而匡福田的就是病痛和官运。没有谁的内心没有恐惧。有的人害怕鬼受到些许惊吓就会得暂时精神病,有的人害怕断腿,你只要是忽悠的力量足够,他就会疑神疑鬼以为自己的腿有毛病。匡福田真正的瘤只有一颗,有几颗是炎疱,还有几颗就是被我忽悠出来的‘毒瘤’呵呵呵呵…….”

“啪”一个筷头扫在楚离头上。

“干嘛!很疼滴”楚离捂着脑门目光幽怨委屈的看着清湛。什么时候她也学会打我了。倒霉都是那个小寒带出来的。哼!

“你真够坏的,这样会让别人白白增加精神负担。你这是叫治病吗?你这简直就是害人。”姚清湛说着说着举起筷子又要给楚离一下却被老爸挡住。

“这也不能怪楚离,这种人天生就应该有精神压迫感,人要是活的太惬意就会忘记痛苦,没有痛苦就会轻视别人的需要,以至于为了自己的快乐还往别人身上增加痛苦,所以每个人都应该有精神压迫感。”

“爸,你什么意思?总是护着楚离。他就是太没有精神压迫感了以至于经常给别人出难题,惹祸找麻烦。”姚娥子为女婿护短。

琼都中心医院,门诊部二十四楼CT室门外,匡福田拿着手中的CT图像发呆。屋内的一位消瘦。个子适中的医生走出来看着他,宽慰他的心思:“不要有心理负担,匡总警司,这十七颗瘤最大的才红豆粒,最小的只有小米的三分之一…….。”

匡福田突然抬头警慎的看着面前的医生,警惕的眼神在他身上打量:“如果我不来检查你会不会知道我有十七颗瘤?”

医生被匡福田问愣住了:“你不来检查,不出结果谁会知道你有病没病?”心里嘀咕着这家伙问得稀奇。

“你说这世上会不会有什么仪器,医疗仪器可以通过病人不来医院就可以那么随便一照就知道我得了什么病?”

医生舌结口呆,这匡警司病糊涂了吧。“匡警司,你要放轻松。这世上除了鬼神不可能有什么东西对着你一照就可以照出病来。”

“鬼神?对,他就是神啊!”匡警司努力的抬头仰天大喊了一声,推开医生拨腿就跑出医院。只留下一脸的莫名其妙的医生站在原地喃喃自语:“咦!这大的官都被一点病吓成这样?十七颗又没确症完全是毒瘤。”望着狂奔一路的匡福田的背影,医生摇头唏嘘不已。

没有那种医疗仪器也就是说明楚离不是什么人派来怀有另外目的得奸细。他真的是有神通,可是为什么他有神通呢?坐在后车座位上面的匡警司来回的想着自己的官运及身体状况,姚娥子虽然比自己大个几岁,可是自从认识他就一直尊自己为哥,当然这也是社会形式而演变的结果。跟他认识少说也有十五年了,他的为人按自己多年风云警界的目力,姚娥子还是个值得信任的人。何况这少年在东海长大又是个学生能干什么?

可是为什么吃了那顿饭之后,我的身体就明显的起了变化,所有的关节都打通了为什么上去的还是那个姓黄的不是我?

“总警司,到了。”司机的话打断了匡福田纠结在身体健康与官运滞停的思想状态里。他端了司机递上来的清水喝了一口,醒了醒脑子,就上楼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停住了脚步。并让侍应生假装端盘菜进去,而自己就躲在另一个方位可以将楚离看得很清楚的方位。

房间内的楚离神情怡然而不得意。目光自信而不骄持,神情庄重内敛让人从内心深处心生仰膜之情,更重要的是听到他说到自己的病情是那么的详细,甚至比医生讲的还要透彻。

匡福田从暗处走出来,推门走进坐在原来的位置上面。“小离,以后你不要再称呼我匡总警司就叫我匡叔吧。”这小子了不得,以后一定会有大用处,不能马虎他了。微笑堆砌在匡福田的脸上,楚离看上去像圈围墙。

这小家伙年纪还很小,没有什么阅历可是却有一个老狐狸丈人肯定会灌输他一些奸诈思想。他说他能治好我的病,又说的那么祥细,说不定他很快就能治好我的病就跟上回在我家里一样,轻轻按两下就治愈了多年的耳鸣。刚才吃的药丸,也许可以一天吃两颗,只是他们有求于我,所以就慢慢的拖,但是又会比医院的效果快又安全。我要不要试试他,直接挑明了跟他说呢?

匡福田一面笑容可掬的讲着客套话一边脑子飞速的想着问题。

“楚离,医生说我的病很麻烦而且不能拖,越拖状况越糟糕。你老丈人说你很神奇,但是也说了你出身医学世家,可以根据人的面色,气息判断一个人是否有病,而且病到什么程度。但是这并算不上什么神奇。如果你能短时间的把我的病治好,我就将你医术的神奇为你宣传,这样,整个琼都市上流社会都会知道你的名气。怎么样?”匡福田瞟了一眼右手边的空座位,姚娥子出去方便了,趁起机会匡福田半真半假的套楚离的话。

“匡叔的意思我明白,有道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上次在匡叔家里能够那么顺利的治愈您的耳鸣,只是我家特殊的按摩手法暂时抑止住你的病情延伸状态,要治本完全断病根还是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恢复你的内脏功能,恢复之后病症状态才能从逐渐从你的表面消除,至于病因还是来自匡叔小时候的一场意外吧。”楚离神色沉稳的慢条斯理的缓缓道来。

“你会看相算命?”这是大师级别的人啊!匡福田的心里一下子将楚离的位置从高人升到大师的级别。

“你说会就会吧?小时候的那场目睹雷击的意外使你的内心深处种下了恐惧,所以在黄有为请你吃饭时,他故意调起你内心的恐惧让你产生心理压力。俗说话的好‘日忧神沫,月忧患疾。’至于他是如何知道你小时候目睹雷击事件,你肯定还清楚的记得黄有为刚调到琼都市那一晚,你们在一起喝酒。有道是祸从口出。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匡福田震惊的从椅子上跳起来,睁圆双眼精光瀑射如同看间谍一样的审视楚离。楚离双目炯炯直视你凌厉的眼光,从内到外平静如水。

“黄有为掌握了你内心最脆弱的部分,毒药是从食物中提炼而出……..”

“这个王八蛋给老子吃的是什么毒?老子杀了他。老子跟他近日无冤,远日无仇他个王八蛋 为了攀高居然给老子下毒手。能找到证据吗?楚大师。”匡福田一听见楚离说黄有为真的给自己下毒,不由的气恼交加的咆哮擂桌。汤汁四溅。盏翻碟摔。

一句楚大师,恨不得笑断楚离的肠子。

“确切的说,无毒,只是菜肴中匡叔大朵快颐,那顿饭匡叔吃的非常愉快岂知有几种食物同时吃下就会产生毒素而且对内脏损害极大。从那时起匡叔的身体状况就一日不如一日。”

匡福田慢慢坐下来看着楚离,仔细思考,当穷凶极恶的罪犯面对自己凌厉目光时都会有几分怯意,而这个小子未满二十周岁居然能如此泰然若之毫无惧色,看样子我小看了他。他并不像外表看上去单纯。

“呵呵!楚离会看过去,那会不会看将来呢?比如我的官运,我的最近一个月有什么大事会发生?”匡福田心里暗自揣测楚离到底是什么人?心里想着姚娥子对他这个女婿到底知道多少?他们是不是合伙或是他们的背后有谁?他为什么对自己知道的这么清楚?既然你默认自己是大师,那肯定就了解古去今来。

“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而且有你这么一个神奇医术的人为了诊治我还担忧什么呢?我现在就好好养病,顺便有今天这么个好机会,就好好听听楚离为我断一断最近肯定会发生的事情,也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啊!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