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32章 病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楚离的突然出现奇诡的行为而且对黄有为的残忍令关海萍,恍如活在梦中但却深深的感受到真实。她另可现在在睡梦中。这一切都让她难以接受。

冰冷的眼神让关海萍感到绝望。这俩个是什么人?为什么自己哭喊半天,外面就没有人理会呢?这个小区的保安呢?还有那两声枪响应该跑来很多人才是呀?她疲倦且渐渐清醒的放弃了掰开楚离手的想法。箭一样的冲向门口却被一道无形的气墙给挡了回来。

关海萍怔怔魔魔的扭过头看见蓝启的手将黄有为的头颅捏成‘工’字型。黄有为像根吊着丝绒的木偶只剩下剧烈地筛动躯体。喉结处上下滚动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七窍流血,人在痛苦,绝望,恐怖中依然保持清醒的意识这是最为折磨人的。让自己的耳朵清楚的听见骨骼叭叭被折断的声音。让自己的五官感受有热热的液体慢慢从五脏肺腑,皮肉,血管中流淌而出。可是却不能死去,甚至连晕倒的权利都被眼前这两个人给活生生的剥夺了。

“啊!”一声近乎无声的呼叫。关海萍再也无法忍受眼前的折磨,双腿一软晕死过去。

………………………………

欣民路二十七层大厦‘古月斋’古玩玉乐总部设在这栋大楼第二十三层。楼层外表装潢时代感强烈的大门,印入眼帘的是古色古香的旗圣王朝装饰,清一色檀木家具外饰灿烂锍金镂空浮雕成各国民情风俗,神兽灵禽嬉戏水中。

内室里四扇落地钢化玻璃窗前。巨大的办公桌前右方堆了三叠***件。二十五寸台式电脑面前露出儒雅清瘦的人影,靛青色西装与桌前方一尊鱼龙兽托身而起的海浪颜色相仿。此刻,他正在仔细察看电脑上面的图片内容。

未曾听见走进来的脚步声。

“姚总,您让我找的好苦啊!跑了几趟。哎!可累死我了。”匡福田略显疲累的一屁股坐在宽大的银灰色皮沙发上面。

“匡哥,您怎么找到这儿来了,您有什么事打个电话就可以了,哦!对了,这几天我干女儿回家,这小丫头硬是关闭了我的手机让我只陪她,所以……实在是报歉啊!”姚娥子知道匡福田找他的目的,故意关闭那个手机号码。

“干女儿?嘿嘿嘿!老姚你风流不减速当年呀,现在流行干女儿。拼爹的时代吗?懂。”匡福田眼神意味深长。

“匡哥,你见过我的清湛是吧。这个女孩跟清湛长得一模一样也叫清湛,所以我就收下当义女了。不信,今天中午我们一块儿吃个饭您看看就知道了。”

沉重的眼皮垂垂欲落,旦听见姚娥子说到中午和干女儿一块吃饭就想到了来的目的。“前两天跟你去我家的少年是这个干女儿的男朋友。”

“不,是丈夫。他中午也会来。”姚娥子吩咐助理给匡总警司倒杯茶。自已也坐在沙发上陪他聊天。

“你那个干女婿叫什么来着?楚离是吧!真是神啊!那天他走时留下张条子,写了些我的症状及病因,我去医院一检查就是那么回事。如果不是因为他是你的女婿又是学生还在东海,我真会以为他另有企图。他真会治那么多病?”

面对匡福田半信半疑的眼神。姚娥子自信满满的点点头。

“行!老姚,你是个靠谱的人,你信的我就信。那天他的双手按住我的耳门和头部,我顿时觉得非常舒服,这耳鸣不下两年了,看了很多医生吃了很多药没用。就那天后这几日的睡眠都很香,醒来也很有精神。对了,老姚,您上次托我的事,我电联了一下,他们说如果没有确定证据而且他们又是黄金岛的人。所以最近这两天就会放了他们出来。”

姚娥子看看表,站起身来:“走吧,匡哥时间差不多了,他们应该到了。”

一首好听的古乐响在电脑旁。姚娥子走过去拿起手机一看正是楚离打来的。

“你们多等会,我们一会儿就过去。”

听见姚总说一会儿就过去,匡福田就坐不住了,这浑身上下的酸痛折磨的他去哪儿都不舒服。对楚离的信任让他越发想马上见到这个楚大大夫。能对自己施针就医立时却除痛楚。

“不远,就在楼下。”

不用坐车,下到一楼穿过一条马路就到了对面的御口香大酒店。四楼。

“本来是定在二楼大堂,可听见匡总警司要到,所以就改在四楼雅间。”姚娥子对迎面走过来的楚离眨眨眼睛。

“介绍一下,这就是我的干女儿清湛。”

“哦!啊!……真是太像了,如果不是性别差异这简直根本就是一个人哈!”匡福田看着眼前的姚清湛的确让他感到惊奇。只见过清湛两面的匡福田,次年就听说姚总的二子去世,而且自己还去参加了葬礼。如今再度见到这么一个如此想似的另个女孩,怎么能不让他感到惊奇,惊奇这上天造物主的恩赐送给姚娥子的礼物。

五个人,四男一女,匡福田 姚娥子 楚离 蓝启 清湛。家人和朋友没有虚表的客套言词。很快进入正题。

“楚离,没想到你年纪小小居然医术这般了得,我这耳鸣可响了两三年了,没想到就被你这么轻轻一按就好了。可是我身上还是很酸痛,还有我这颈脖子时常一扭就痛,医生说是肩周炎治了两年多不但没有起色还越发严重,你看我现在抬头就很困难。还有我这全身的皮肤这近一年内越来越见松驰。就像六七十岁的人皮肤一样没什么弹性。医生说的吓人说我可能是提前衰老。非常难治。”

匡福田一脸的哀愁,看楚离的眼神就像是被洪水冲走的蚂蚁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您信我吗?”楚离的眼神闪出烈烈精光,专注自信的表情里透着**慈悲与神圣。让匡福田愣是恍神疑是做梦。这种神情怎么可能出现在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脸上,让他不可思议。匡福田下意识的揉揉双眼。

再度看过去,而这时蓝启低浅微微一笑走到窗户边拉起窗帘,半扇阳光洒满楚离大半个侧面,披着阳光的楚离在匡福田眼中如同散发金光的慈悲大士。微笑的眼眸隐隐闪着环状光芒犹如磁性将匡福田的眼神思想全部吸收过去。

“您相信我吗?”磁性的声音,自信的眼神,神圣慈悲的表情让匡福田无法拒绝。

“我信你,我信你,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匡福田头点的跟啄木鸟叨树洞似的用力而有节奏。

“好,你把这个吃了。”楚离拿出一颗朱红色拇指大的药丸。“侍应生,快去取一碗温热的清酒来。”

侍应生答应着小跑出去。

“合着清酒把这颗药丸服下,连续服用一个月,之后再去医院检查看看您的皮肤组织是否恢复弹性。至于您的脖子,说了您不要害怕,在您的脖子大动脉边长了十七颗小毒瘤延伸到淋巴里面,但不要害怕。吃完这顿饭,您可以去检查一下。如果我说的对,你再来找我。”

匡福田哪儿还吃得下饭呀,当侍应生端来温热好的清酒,匡福田就以最快的速度将药丸抢到手中,丢进嘴里一仰脖子,酒与药丸都吞了进去。

“我们就在这儿等着,你去了马上回来,我们就在这里等着。”看着匡福田撒腿快步走的背影,楚离觉得非常好笑。这人啊有了权钱就越发不想活动,越长越胖吃的食物看似精致却不料毒素越发多盛,积郁不出得上了病痛成天提神吊胆的活着真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