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41章 飞机失火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高大富丽堂皇的别墅内。一警一偷对面而坐,两人神色都很焦急似乎在等什么?门外的脚步声让俩人同时站起来。皮肤逊黑的年青人一个箭步跨到门边,回答看着后面的肥男人:“快点开门,他们 回来了。”

“这是你要的。”

安德鲁.佩斯将黄金空间袋丢给匡福田。匡福田急切的跑进内室。这个房间是专门为他们送宝贝到来所准备,门窗全部封闭。匡福田走进阴暗的房间内,迫不急待的试验是不是那件宝贝。将早已准备好的一面玻璃镜刚刚放在空间袋口就被吸了进去。

匡福田高兴的快要发疯了,放在哪儿都觉得不安全。攥在手心里将福摩尔德所有的证件丢给他们。嘱咐他们赶快离开琼山大陆。

没等他的废话说完,三人就已经离开别墅。

“安德鲁,佩斯,为了我让你受苦了,既然对付不了那家伙,我们就离开。”福摩尔德跟红胡子的意见相同。

“什么狗屁至高无上的主人,全是放屁。”红胡子开着车往机场而去。

提着行李从边镜酒店内走出,坐上汽车直奔机场。

“不是要等那个他们三个吗?”

“他们不会来了。机缘不到。走吧,回家。”看着楚离双目凝神看向车窗外一声不吭,蓝启示意大哥不要多废话。

刚下飞机就看见安德鲁.佩斯三人上了另一班飞机起航。

楚离仰头看着蓝天白云淡淡的笑了笑:“不久以后,你会回来。”

看着他们三人离去的背影,匡福田激动而兴奋的捧着黄金空间袋走来走去。所有的佣人都被他赶走。放在哪儿呢。那么多东西装在里面,居然丝毫不觉得重,放在手心里像片羽毛一样轻。搁在那儿保险呢?抽开保险箱,刚刚放进去,马上又拿出来喃喃自语:“不行,不行,小偷来了第一个就是偷这儿。”

放进老婆的旧鞋子里:“不行,不行万一当废物扔了怎么办。放在衣袋里,不行,应该放在哪儿呢,哦对了,东西放进去这么多,先把这些破东烂西的拿出来,还要看看楚离这小子在这袋子里放的什么东西。”

匡福田环视客厅一圈,觉得没有地方放空间袋里的东西,赶紧跑到二楼寝室里,将被子扔在地上。傻了啦叽的往床上倒。怎么也倒不出来。用手掏进去抠,啥也抠不出来,根本就感觉不到有物品的存在。慢慢没有耐性的匡福田急的跪在床上又是眯着眼瞅又是用手抠。满头大汗。

“你就是把它撕破了,你也掏不出来什么。”家里突然间有个人说话,把匡福田吓了一跳。扭头一看正是楚离和蓝启。

吓得他赶紧将空间袋放在背后藏着,厉声厉色的喊叫:“你们是怎么进来了?私闯民宅吗?出去。”楚离是怎么进来的?记得门是反锁的?还有他这时候不是在外地吗?他跑来找我是什么意思?还是他说就算我撕破了也掏不出来。

“楚离,既然被你看见了,我也不瞒你,这小东西我喜欢,你随便开个价,然后教我怎么才能把里面的东西掏出来。”匡福田还真是脸肥不怕没人揪。这不就明摆的承认自己支使那两人去偷的吗?

承认了又如何?反正他们走了,楚离也没有证据,就算是有证据凭这么个宝贝,不光是我,说不定国家都会插手。这简直就是神仙的宝贝呀。

“说吧,多少钱。”看着楚离不吭声,他自作多情的以为楚离答应了。

“我说过,这东西你要不得。”声音平静得如同空气流淌。

“你想要这个,我就是撕烂了也不还给你,不信你来抢,告诉你,这是我的家,我的家,高级总警司的家。问问别人是信你还是信我。”匡福田有持无恐的低声嚎叫着,五个指头攥得都快要血肿了。

“我的东西,看好了。”黄金空间袋安静的躺在楚离的手中。匡福田还真是个目瞪口呆傻瞪眼了。

“我能将袋里的物品取出来,你大声喊别人是信你,还是信我。要不找些人来。”楚离故作要喊人的样子。匡福田扑上去一把抱住楚离:“别喊,别喊求你啊,”要知道家里所有的秘密都让他装进空间袋里了,如果喊来了人看到这一切,别说当官官了,就算是这条命未必不会去牢里养老送终。

看着楚离把他的身家性命一样样从空间袋里拿出来。关闭严实的门窗透出毫米阳光,依然看得见他额头上的汗珠颗颗落下,不一会儿汗流满面。

“这东西是我故意给安德鲁.佩斯让他来救他的叔叔。从你那天离开我家,我就知道你对它起了贪恋。不要说我没有警告你。贪婪会毁掉你所有的一切,念在你跟我爸爸相交一场,没有下一次。”一阵风吹得匡福田浑身汗毛眼冷浸如水泼。看着敞开的寝室门大开,眼前的楚离已经不知去向。他不知道是风吹开了关死的门,还是楚离的速度太快。

傻愣愣的匡福田如同被人拆了骨头一般的癞皮狗瘫坐在床上。一次阴谋换来了一场惊吓。这当口他才想起安德鲁.佩斯告诉他的话。楚离真的不好惹。

“叔叔们,你们告诉我,楚离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的形象总是出现在我的眼睛里。他说撒旦之眼只是我心念的利器,是不是我的心很毒,我是个十恶不赦的恶魔才会与生拥有这撒旦之眼。”安德鲁.佩斯看着窗外的蓝天。

心事越来越沉重,如果真是这样,那谁惹怒了自己,包括身边的至亲两位叔叔都有可能会死在自己面前。这种想法让他感到强烈的不安。他感觉自己没有救了,他想到了死亡。两位叔叔全部叫他放下心来,不要去想这件事情,保持愉快的情绪,可是忧心忡忡的他在飞机上看见浮云片片从身边飞逝而去,觉得自己的希望越来越渺小失控的大叫:“我不回去,我要去找楚离。”

他的狂嚎与激动引来了周围的不满与谴责。安德鲁.佩斯拼命控制的怒火。可是随着整个机舱的谴责,谩骂,嬉笑与侮辱。他的怒火。不可抑制的流遍全身。头脑发热。双眼一片冷灰。两个叔叔看见他这样,更是惊恐万分,要知道这里可是在天上,是在机舱里呢。。金棕色的眼球全呈深灰状慢慢拉长连接两边眼角。

“哗!”他的面前升起一团熊熊烈火。他的双手紧紧的抓住两个叔叔的衣服。眼睛的前方,只保留了不足半分钟的火海,身后一片惊恐哭喊。飞机的后端火热猛烈。机长向大地发出信号,救生衣根本不够。半分钟,一分钟飞机像块沉重的石头伴随着漫无边际的恐惧,悲嚎,尖叫声中带着冲天的火焰,嚣烟直速降落。

天空的另一端,一团冰蓝雪雾挟着风暴狂袭而来。飑风飚寒的雪霜将空中的温度降至冰点,朝烈火熊熊燃烧的飞机包裹而去。大地一片绿色,水流环绕,这里是片亚热带森林。飞机带着呼啸而至的冰火一头冲了下去。

噼噼啪啪,数百年的树林从上而下纷纷而折断。随着巨响声飞机终于着地,随着惯性滚落在一条不算宽的河流中。不过此时应该不能算是飞机,要算是机骸了。大半个飞机焦黑断尾。机身上包着冰晶雪粒。冰雾落下化身成一位冰清玉颜的漂亮女孩,不用说她就是小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