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31章 两个女人的爱情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你放屁,干什么?”

“啪”一记耳光狠扫在近乎疯狂奔过来争夺枪支黄有为的脸上,不消秒分就肿出半边腮。“你混蛋这儿是开枪的地方吗?这个叫魂的女人是谁?你认识?她为什么来向你索命。”

一巴掌打出去之后,关海萍就冷静下来了看着眼前男人的惊慌失措恐惧万分。

“我不相信这世上有鬼,如果这世上真的有鬼就不可能只有这一只鬼来找我索命,在我手上死去的罪犯少说也有百十人。如果真有鬼我还能活到今天吗?不要害怕,有为,有我在。躲到我的后面来。”关海萍拉着瑟瑟发抖的黄有为,集中精神想找出声音的出源点。以确定鬼的方位。

“鬼…..呵呵呵…….我是鬼,我是鬼呵,为什么我是鬼,为什么我不是个人,这些都要拜你们所赐。”凄冷的清叹声仿佛就从关海萍所站着的脚底楼板处传上来。

“我是他口口声声最爱的女人,有为,你听见我的声音了吗?我离家出走背叛父母,为了你一切都是为了你,可是你为了与她野合,你与工商局串同,营造出一个受人欺诈,被人诬陷,苦告无门走投无路的环境,你利用我的爱,我对你的信任,甜言蜜语哄骗我,亲吻我诱使我咬断舌根而亡。你还哄骗我的姨娘最后的养老钱。花的一干二净跟着这个女人来到琼都。有为,你好爱我呀,你真的好爱我,我被你爱的好苦呀。有为,我要你,我要你下来陪我。好不好,有为,我好冷,我在地下好冷。地上一日,地下百年。为了你,我放弃了一次次的转世轮回只是为了等你实践你所说的每一句话。”

“我等不到了,我等的好苦啊,我只有来找你了………”

“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你是他,黄有为的老婆。”关海萍吃惊的扭头四下看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声音的原发点。

“别玩了蓝启,办重要事。”楚离等得不耐烦了。

“我没有。主人,那不是我。”蓝启凭空而现站在楚离面前。

“靠!真鬼。”楚离惊得一下子从楼梯扶手上翻转身体跳下来。天眼圆睁瞪着门内。一个女人,一个嘴角流着鲜血的漂亮女人,漂浮在卧室空间。“玛的,什么东西晴天白日撞见鬼,还是个冤鬼。”

“不要找我,我求求你,我现在说的才是真话,以前都是骗你的,我求你等我死了,不是等我寿终正寝之后,我一定去找你当你的奴才,当你的狗腿子,可是现在泳儿,求你快点走不要等我。要等就等这个老女人,是她是她逼我的。她说一定要跟我在一起,可是如果她知道我有了你,这个老女人就不会要我了,所以你只有死,要杀就杀死她,这个老女人是她主动勾引我,她不要脸。”黄有为只顾保命全然一切不顾的说了,并将心里对关海萍的真实想法也说了出来。

震惊的关海萍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跟自己差不多每天都要对自己山盟海誓一番的情人居然说出这么没良心的话来。她关海萍真是瞎了眼睛。自大学后入警界虽然追她的人不少,可是她一个没看上。只到年逾五十那年,从没想过要结婚的她回乡祭祖遇上街上卖衣服的黄有为。神使鬼差居然对他一见钟情。自觉比他大出好多岁,她也不妄想只是当个弟弟,没想到自己回琼都后不足一个月,他就找来了并苦追自己。被爱上的人爱上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她沉浸在爱的喜悦中,多次要求结婚,他总是推三阻四,后来关海萍也想开了,结婚对于他而言怎么说都是件很不好听的事情。慢慢的她只要每天见到他就满足了。结婚她也不妄想了。更不知道他有老婆。原来他一直都在欺骗她。只是把她当做跳板。

“你无耻。下流。”遭到情感打击的关海萍猛的一下苍老很多,原本长的就不是太漂亮又因为在警界无时间顾及保养,这会儿的关海萍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加老化。

“人家都说鬼是可以现身的,我能看看你吗?”外表坚强的关海萍终究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一生一世情的女人。出身单亲家庭对爱情从小就有着即向往又恐慌的她,从不敢越逾爱情半步,临老位高权重身边孤寂在感情方面一张白纸的她像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样的单纯。

“哒哒……..呃”两声枪响穿破四周的喧哗让整个住宅区域一下子变得安静。

黄有为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枪,照着清烟聚成人形的泳儿连数开枪。

好漂亮的女孩,虽说此时的泳儿变成白惨惨的鬼容却依然难挡她为人时的美丽。就为了我这一钱不值的爱,白白枉送性命。看见泳儿的一刹那,关海萍的信仰彻底崩溃了,从不信鬼神报应的警政部副部长。还没等她回过神来两声清脆的枪响让她第一反应就是挡在泳儿前面。血!在她这件百穿不厌,黄有为给她买的唯一件雪色真丝睡衣胸前绽开一朵美丽花朵。

“畜牲。”

“啊!……..”惨痛的叫喊刚刚从该死的口中冒音就被死死封住。“捂住他的嘴。”

楚离闪电的速度撞破门,一脚踹在黄有为肩膀上。弥留死亡的关海萍惊悚的看见,楚离的手掌吸出胸前的子弹,她不敢相信这是人的作为。可是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楚离的呼吸和温暖。

黄有为的眼睛睁的很大,大到可以看见眼角欲裂的血痕。泳儿冰冷的眼神毫无感情的看他。楚离以为泳儿会像电视剧情一样去勒死黄有为,可是她只是看了他一眼,轻轻毫无力度的扶着全身发抖的关海萍。轻启朱唇。字字如泪滚落时的声音:“我不怪你,只是你不能再让他坐在这个位置上,会害死很多人。”

看着关海萍泪眼微闭知道她同意了,就转过身面对楚离:“魔尊子,感谢你的叨念使我寻迹找来这里,谢谢你,这个人不值得我为他造下恶业。交由你们处置。为了感谢您让我了结愿望,我决定把这个星盏墨台送给您,也许这对您没有什么用处,可是它最终还是件宝物。”

“宝物?有什么来历吗?”楚离看着这块四四方方黑乎乎中间微微凹下去的东西,有些像古代用的砚台。

“你要用它时,自然知道它的好处,不用它时,它就很平凡,至于来历吗?我不是很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与你修炼的《天魔录》有关,回去问问幽暗绿龙吧。是他建议让我送给你的。我走了。”泳儿消失了,可是星盏墨台依然悬浮半空。

楚离拿在手中,反过来一看。莞尔一笑:“这个绿龙叔叔就爱玩这招。”

回头看看吓得污流全身的黄有为。一把拎起他。刚才还怒火横视的双眼这会子变得慌乱无色,暗淡无光看着楚离眼神中的鄙夷阴狠如滴水般溢出眼外。黄有为看着楚离的眼光,颤抖的身体如同被雷击了一般巨颤。

楚离笑得很甜像邻家小弟无邪天真看着黄有为慢慢的恢复平静。

“你仗着这张脸是吗?很美吗?”楚离无邪的笑容中渗透出关切,让黄有为神使鬼差的点着头。

“你的嘴巴很会说,能哄住无数女人的心,嗯哼~”楚离的笑更加纯洁像夜晚的星星照亮孩童的眼睛。可是这边的关海萍就觉得不妙了,虽然此刻她也痛恨黄有为,可是他毕竟是唯一让她尝到爱情的滋味。她虽恨他,可是还不至于看到他……..她看见楚离的面孔狞变,眼神倏地变成阴狠。

“让他接受国法……..”

“呃唔~”从喉咙里发出的惨叫,鲜血像喷水枪一样从黄有为的左嘴角标射出来斜落在绿色荷叶迤地的床单上面。

“咯叭叭”黄有为痛楚而不能晕倒的脸异常扭曲毫无人形。

“你不要,松手啊!放开他太残忍了,我也不对如果不是我泳儿不会死,他也不会随落,放开他,你们到底是谁?”关海萍哭喊着猛扑过来拼命撕扭着楚离的手,却感如蚁撼石般困难。泪水纵横在她这张绝望痛苦的脸上肆意流淌着岁月痕迹的皱纹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