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40章 撒旦之眼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蓝启,我们今晚就离开琼都。清湛你和太傅在家,每个星期让太傅去接送你回家,不要再穿那种裙子。嗯!”

对于,楚离的决定,清湛和他们都有些意外。觉得太突然了。还没有给他买好需要的物具呢!

“快吃饭,两小时之后的飞机。”几个人都不哼声,埋头吃饭,整栋房子里只能听见呼吸声和咀嚼声。

半小时后,楚离和蓝启,太姒及太习就出门了。太姒回头看看没有见到三弟。觉得奇怪看了看楚离。心想可能派去有别的事情了吧。伸手接过楚离的箱子,觉得手上很轻里面应该没有放什么东西。不禁看了看楚离。他很随意的让他们把箱子等东西放在汽车后备箱里。

上了飞机,太姒又看了楚离一眼,好像问三弟怎么没有跟来。可是看看楚离,嗯了嗯口水又把话给吞了下去。

“我们要去哪里?这不是…..”太姒实在是忍不住了。从映新飞机场出来后。大家跟着楚离上了汽车。从在前排的太姒回头问。

“对,这里不是,可是我们必需要这儿下。下了飞机后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晚明早把肚子填饱,等人。”楚离的眼中闪出一道精芒,嘴角露出一丝奸笑。

蓝启瞟了一眼楚离,笑着说:“各位把精神头养好,拿出胆量与气魄来,有人要来挑衅一下我们的耐性。”

蓝灰色体恤,圆脸架副太阳镜的司机回头看着车上坐的几位熟脸。机灵的说:“我只管开车哈。这部车的性能不错,跑起来会很快。呵呵呵呵……..”

哈哈哈哈哈……………

楚离看着这个司机觉得他人还不错,换了其他的司机,送达目的地之后就不会再次载他们,怕惹事非呢。

“你不怕吗?”楚离问他。

“小兄弟,不瞒你说,我第一眼看你就顺眼,如果不是家里有老婆孩子,我就可以招呼一群哥们跟你上。看看你年纪青青每次出门都带着我,给我的钱都超过我一年的啦。我看得出来你是个能干人。江湖人不分年龄大小,谁牛逼就跟谁混。”

司机的话让楚离几人更加明白这个世上再也没有纯粹的道义,一切都是钱在说话。

夜晚,让这个边镜城市蒙上一层神秘寂静的外衣。远山连绵不绝的轮廓起伏彼此由远而近传来的哗哗松涛声听着让人有些不禁有几分胆怯。这里地处偏远,荒凉入夜风越来越大吹得窗外树影恍动像是无数的人要涌进窗户伸着长长的手臂向你讨要。

月亮冷冷的发着青色光芒照在房间的地上泛出水样光华。让独自在外生活的人夜露更深时醒来,会觉得更加孤寒。拥被喟叹。

楚离闭着双眼躺在床上,耳朵凭息凝神,夹在风中的声音轻如猫步,盈比燕飞。一道黑色闪电从飘起的窗帘射向屋内,攀橼在房顶。这里的房屋内结构上面是三角下面是四方形。横梁上交叉着数根椽木躲人在上面,几乎是看不见。

楚离一脚蹬开被子,夜风寒凉,楚离闭着眼睛摸索着被子的位置。一点银光从椽木中射入楚离右臂。楚离一动不动昏昏沉沉。面目压在枕头里,呼吸沉重而闷浊。

黑影从椽木间跳下,抛开黑色斗蓬。他的皮肤比月光还要惨白,就像全身抹了石灰粉一样透着隐隐的青色。如同一个病入膏荒很多年的人。金棕色的眼珠毫无神彩仔细的看了一眼在床上动也不动的楚离。

他从黑袍中取出一双黑手套,向楚离身摸去。

“玛的,老子最讨厌男人摸老子。”楚离的声音让他吓的后跳数米至墙根。

楚离翻了个身从床上慵懒的爬起身来。

“你射进我体内的是什么东西,麻酥酥的太不舒服了。还有一个呢?”楚离看着对方惊异的眼神。略带嘲讽的撮了下嘴巴。

“看你,不就是想来拿个黄金空间袋吗?就值得你翻山越岭追这么远。”

他没等楚离把话说完,神色变得越发冷傲:“废话少说,来吧?赢了东西我拿走。输了。…”

楚离盯着他看着他的嘴唇如何动。

“我死。”

走廊里响走脚步声:“我们不要你的命,这儿打也不方便,你的同伴呢出来吧。”蓝启推门而入的同时,红胡子从窗外进入。

在这座城市的左边靠近边境有一条河。

“二对二?还是一对一?”

“二对一”楚离戏谑的看着眼前这一对异国人。

红胡子面前黑光一闪,不知道从哪儿抽出一把宝剑。

剑身宽一尺,长二尺五,通体黑色透着幽暗蓝光。两边各有暗槽,剑柄不知是什么金属通体在月光下闪着幽绿鳞光。仔细一看才知道剑柄上盘绕着一条绿色大蟒,一对红宝石眼睛似乎通灵般看着对手。

这边黑袍修士双掌伸开早有五爪尖指套在手上。

“你的兵器呢?”

“不用,你们上吧。”

楚离的语气让这二人非常气愤,出道这么多年来还没有谁这么看不起自己。好吧就让你这个东方小子来尝尝爷的厉害。

黑袍修士腾空而起,右腿屈躬,左腿伸直。伸出长臂抓向楚离胸部。招式迅猛,目标准确。楚离心叫不好(跟他们打斗楚离不曾用天魔录)脚尖点地双臂伸直气运神璇,整个身体向后滑翔数米。眼见黑袍修士腾身惯力减弱之际。楚离右腿猛蹬身后树干借力而上朝黑袍修士头顶踢去。

修士一招落空,身体在半空中一个侧翻。右掌握拳掌风推出五根钩爪索链向楚离眉心,咽喉,胸前击去。

楚离周身紧缩成一团躲开索链的攻击。这边红胡子手持利剑从楚离右边挟着呼啸的寒风凌厉而出。对准楚离的头盖骨一道幽蓝光斩劈而下。楚离迎头而上这点让红胡子不禁呃然,照常理他应该躲避才是。说时迟那是快,接近半寸分之际。楚离出左掌一击而中剑身。且在红胡子发愣时机,一脚踹在红胡子左肩借力在空中绕过红胡子向他身边的黑袍修士一脚踢去。

正中他右眼。

“啊!”的惨叫一声,黑袍修士从森林空间翻倒在地。

楚离也稳稳的站在不远处。红胡子抢上去抱起黑袍修士,右眼血流不止。黑袍修士忍住痛楚,左眼金棕色眼珠杀气一片狠声说:“楚离,我们跟你无冤仇你竟下此毒手”右手往将伤眼血迹一抹。原本金棕色眼珠通体深灰。左眼眼珠亦变同样。

“撒旦之眼,”蓝启来不及解释左右两掌迅猛发出将两位兄长震出森林击昏倒地。自己嗖的钻进楚离胳肢窝里瑟瑟发抖。

楚离见蓝启行为反常又见红胡子速身退至黑袍修士身后。只见黑袍修士这双眼瞳由圆而扁慢慢成为一线。一条深灰色的线连至两个眼角。

撒旦之眼,没想到。楚离扭头看看面对撒旦之眼这一区域的所有生存之物,一瞬间树木花草从茂盛到凋零,枯萎,燃烧,变成焦碳。

“为了我一个人,你毁掉这一切。”楚离的声音平淡中透着无比的寒意。

“为了我的叔叔能够自由,楚离,是你先挑起这场死亡之幕。”黑袍修士憎恶的看着楚离。他并不想要这邪恶的撒旦之眼,可是在他出生那天起,他的起蒙老师一位德高望众的教父曾预言,在他成年后会去一趟华夏琼山大陆,那里将会有人开启他与生俱有的撒旦之眼。而这个人将是他至高无上的主人。他的一生将会重写。所以他一直拒绝来到这里。如果不是叔叔被抓,他也不会跟大叔到这该死的地方来。

教父也曾说过,在开启撒旦之眼的同时,不死不灭的孤独将会是他最好的朋友。他恨楚离。

“我明白了,你们三个是偷界之王‘红白黑’”楚离轻轻一笑。魔眼提示给他的三个仆人就是这两面的两个,还有一个应该在匡福田那儿。

楚离从身上取出黄金空间袋交给黑袍修士。

“告诉我,你们的名字。这个拿去给你们的雇主,换回你的小叔叔。然后到这里来找我。”楚离看着他们疑惑不解的眼神。

“这是宝贝不错,但凡是宝贝都有灵气都识主人,没有谁或物都关住它。无论什么时候我要它回来,它就会回来。至于你,安德鲁,佩修。勿需憎恶我开启你的撒旦之眼。撒旦之眼对你而言只是一种利器,杀人的利器。你的心无杀念。双眼便能复活一切生命。”

“复活?放屁。”安德鲁.佩修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少年,做梦都没有想到改变自己命运的居然是个不足二十岁的少年。

“你先拿去救你叔叔,我在这儿等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