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30章 泳儿之死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结果你和他成了朋友。”楚离插言。

“谈不上,只是发现他和我都是异类共同的目的就是找到主人您。追随您。明白我们同属魔界,这些我并没有告诉斯卡尔老爷。他不能知道这些。开始我以为您是高人。不用天眼就看得出我,你知道吗?主人,我的原体结界的禁制可以刺激您的眉心,使你提早开天眼。不过开了也没多大用处,当然我不知道您是魔尊子。”

“所以你会拜我为师,做我的仆人是这样吗?”难怪暮雨龙若会说的这么肯定。

“你这么强大,我就不替你担心比南会报复你了。你这么忤逆她,以她的性子简直是要气得吐血了。”清湛收拾着碗筷。

“哼!”蓝启只轻轻的哼了一声,没在吭声。

“主人,想想我们明天要怎么让匡福田拜倒在您面前。在这社会里多个权贵以后会少走些弯路。”蓝启继续说搜集来的情报。

致奥集团是匡福田老婆娘家的产业,当年匡福田高中毕业就在那儿当小保安,一次偶然的机会保护了老丈人黄有道的安全。又见他机灵勇敢。就将他收为心腹细心栽培,这小子对黄有道女儿大献殷勤。后来黄有道就通过关系将他调进警察局一路清风官运升很快就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但是在两年前,警界后起之秀黄有为从南通市调上来,跟匡福田的老丈人名字只一字之隔的黄有为,自从这小子调上来之后,匡福田的官运就停滞不前,去年考核时,匡福田与黄有为都过线,可是上级只上调黄有为,外界流言说黄有为暗地坑害匡福田。半年前匡福田请长假,外界只当他是暗地修养生息,没料到是真的有病。

这样吧,我们跟姓黄的都不熟,重新交往又要精力也要时间又麻烦。唯有请暮雨龙若帮帮忙随便扯个理由带你去见见姓黄的,看看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抓住把柄以备后时之需。

听起来有点阴暗哈,不过呢对他们这些人不阴暗就会反被他们利用。这就是当今时代的社会公共道德哦。

呵呵呵呵…………..想抓他的把柄还需要暮雨龙若吗?只要让我看他一眼,我就知道他干过什么事,是个什么货。为什么称为警界后起之秀?他真的很能吗?破了什么大案?走吧,明早吃完饭咱们俩个就去见见这个人。明天正好是周末。

黑夜很快过去,太阳从东方升起来,肆虐的阳光瀑洒在屋内将楚离从床上烘醒。白白流了身细密的热汗,起来后。扯上窗帘又倒在床上眯了会眼睛才懒洋洋的爬起来去冲了个澡,涮牙洗脸。穿戴整齐邀上蓝启,连早饭都没胃口在家里吃。出去蹓达一圈呼吸好好新鲜空气在外面买了吃,就去见那个黄有为。

临进门时,蓝启从包里拿出一副金边眼镜给楚离。楚离不戴,蓝启自己戴上。

“你就是昨夜约电话的那个蓝翔集团副总蓝启?”黄有为三十岁左右年纪中等身材。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四方脸上架着同样一副棕红色镜片眼镜。白白净净的皮肤白里透红。一双手肤质细腻,看上去就不是那种在枪林弹雨中屡建功绩的警界英才。

“对,这位少年是我们公司最才华卓绝的设计师,可以满足您所有的要求。”

听了蓝启的话,黄有为这才将眼光移向旁边这位少年,身穿一件极简单的白衬衫,一条磨的发白的牛仔裤,俊美的面孔让他略生嫉意,一双神彩奕奕的眼睛更让黄有为产生想将楚离轰出家门的意念。

还没等黄有为开口,楚离就洞察出他的意图。轻鄙的眼光像电芒刺向黄有为的心脏。看着楚离昂首跨步的走上自家楼梯。黄有为觉得自己找到适当的理由了。

“站住。谁允许你在我家横冲直撞,请你回去,蓝总,我不需要这个人为我太太设计服饰。”

“呵呵呵呵…….你太太,黄有为先生,你太太早在你未来琼都之前不就已经死在你怀里了吗?”楚离的话像一阵阴风冷嗖嗖地刮向站在客厅门前的黄有为。

“你胡说什么?”黄有为闻听楚离的话,整个人就像被当众剥光衣服的小丑。恼羞成怒的表情中含着惊慌,这个少年我并不认识,可是泳儿被我骗死的事情他是怎么知道的。心下有亏感觉把柄被握在他人手中的黄有为睁大满含怨毒的双眼,步步逼近楚离,快路过茶几时,黄有为快速抢过一块银灰色调控器,朝大门方向狠狠一摁。

站在门边好好的蓝启只觉一阵电流冲击到自身,被强行推出门外,就在大门快要闭启的同时,一缕黑红色烟雾从门缝溜进来。不为人知。

不屑一顾的神情更加激怒了黄有为,只见他大跨一步上去拎住楚离的脖子:“说,是谁告诉你泳儿死在我怀中。”

“你把我朋友扔出去,你我又不认识,你能告诉我。是谁告诉我泳儿是谁吗?泳儿又为什么会死在你怀里。还有你的爪子抓疼我了。”

黄有为只觉手上一空,眼前的楚离已不在。

“别到处看了,我在这儿呢?”楚离坐在二楼楼梯扶手上面。很悠闲的看着脚下的黄有为急得绕着圈转着找自己。这个男人眼睛周围粉红一片已经暴露了他真正是靠什么进入警界,靠什么?出卖色相的东西。楼上已经传入耳中的是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女人呼唤春宵的靡靡之音。

楚离看见这个黄有为像爬山一样的迈开虚弱漂浮的步子跑上来,眼角的桃花腥红越发浓郁尤其是听见这女人的声声**。声色剧烈的对着楚离。桃花眼神迷离荡漾里析透出恼怒恐慌:“臭小子,如果你不想坐牢就…….”

“啊!”楼上传来一声极为痛楚惊恐与快乐并存的大叫声打断了黄有为的威胁。此时的他顾不上楚离,快步跑到二楼尽头的房间里。门开处楚离看见了这个女人的面容,通过她的脑海记忆查到关于她的一切信息。她居然是警政部副部长关海萍。

三年前她回南通老家祭祖遇见还是卖衣服的黄有为,与他一见钟情,奈何他已经结婚,二人野合觉得不够。于是,黄有为就利用太太泳儿心性单纯。来了一场被人陷害,苦告无门的悲惨境遇哄骗泳儿下辈子还是夫妻双双自杀。结果泳儿就死在这个骗取她性命的爱人怀中。呜呼哀哉!

“还我命来!”

“还我命来!”

“还我命来!”

“噗哧……”

不用想就知道是蓝启在扮鬼。吓死这对奸夫**。

“你是谁?不要装神弄鬼。”立马反应过来的关海萍不愧在警界风云半生。神速的穿好衣服,眼观八方耳闻六面,可是她今天碰到的是谁?这声间来自四面八方凄凄凉凉,悲悲渺渺。若有似无,空灵中透出怨力纠缠让人听了无不心冷毛悚。声声切切里挟着丝丝阴风,贯穿人心。

“开枪,打打,打死她,死了还想来要我的命,快打死她。”黄有为惊恐失措中忘记了自己的住宅区是在人口密集之处。虽然房屋闭音效果好,可是这开枪声还是会惊倒邻里。何况这儿连个开枪的对像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