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29章 生死相依五兄弟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楚离跟在老丈人后面东拐西弯的进了电梯到达十三楼,只见姚娥子伸出右手在正前方虚空中如敲钢琴健一般,几个清蓝字阿拉伯字体就显示出来。电梯门打开。楚离临出门时摸了摸碰到一块冰凉的东西。

“这是无视电子感应板,你把密码输进去出来的数字你若想让别人看见就在最前方零字开头敲一下,刚才我敲了,所以你看得见。诺,你看,就是这块小卡片让我找到数字区域。”

楚离低头一看不就是刚才进门时的卡片吗?只是自己的这张与老丈人的这张有些区别,中心地带较硬一些。

“里面是芯片,可以显示。”

姚娥子边说边走到最里间的一扇宽大酱蓝色金属大门外停下,按了墙上的电铃。须臾,身穿白色佣人装的矮胖的中年妇女面带招牌性微笑出来开了门,这时楚离才发现这门的另一半是死的不能打开,只是饰以宽大的门楣好看气派而已。

屋内亮如白昼。正墙面挂着四幅修长方形绝品双面绣着四大美女栩栩如生。下方位是半圆形环绕大沙发米白色的真皮,坐垫是水獭毛坐上去柔软,摸着舒服。

楚离随着姚娥子走到沙发边坐着等主人家出来。中年妇女给二人倒了杯茶就进去请主人出来。

楚离看着脚下雪白的大理石地板纤尘不染。光亮照人。正在楚离环绕视觉感到享受的时候,从里面发出阵慢慢的拖鞋擦地的声音。老丈人拨了楚离一下,示意要起身见礼,

楚离站起身来看拖鞋响的方向,满身虚肉,面色浑黄身高一米七八左右的宽额头,招风耳大约四十五岁的男人走了出来。楚离吸吸鼻子闻到他内脏的病气。肾脾虚弱导至皮肉松驰,肝火旺盛导致耳不聪眼不明。淋巴处因不能适当排除毒素而慢慢形成癌瘤。

“中婶,怎么能给姚总喝这种茶叶呢?上好茶。”虚松的眼袋中一双混浊的眼珠打量着楚离。“这是令公子吗?不太像啊!”

“这是女婿。干女婿。”姚娥子不太方便告诉他清湛的事情。

“姚总,看你面色近来身体可是越来越好。不像我怎么看都不行,这半年也没有工作只是养病而已。”言下之意就是没闲心管他这摊事情。

姚娥的脚尖貌似不经意的撞了一下楚离。楚离会意的笑笑。

“匡哥,我这女婿世代中医,他本人也是……”

“他?”匡总警司用眼角朝楚离斜去,正与楚离内敛神彩的眼神相碰触。不禁一愣不由自主脱口而出的询问说:“他?你,可以试试吗?”

楚离站起身来走到他身边,双手暗自运功《天魔录》前阶。散出微热的气体双掌大拇指按住匡总警司的双耳门,两掌四指各按头顶穴道。不消一会儿,匡总警司就觉得一股微热量自头顶皮层慢慢传入全身神经系统,觉得特别的舒服。如警笛唱响般的耳鸣声在徐徐而下的热气中逐渐消失。

足足一年多靠安眠药休息的匡总警司此时睡意颇浓。不知觉中头一歪就倒下了。鼾声正浓。

“楚离,这是个好机会,你运气不错。中婶,拿条毯子过来,暖气开足些,我们先走了。”姚娥子扶着匡总警司躺在宽大的沙发上面躺好,就和楚离告辞了。

“在这个社会上你必需有一技之长,才能让这些达官贵人看得起你,重用你甚至离不开你。”二人出了高级住宅区,走进地下车库。

“爸,他一出来我就闻出他身体里透出的病气。他明天会主动来找我,我知道跟他怎么谈了爸。”

“他都是什么病?好治吗?”

“有癌细胞迅速扩散,还有五脏虚弱影响他的外感器官。如果不赶紧治疗的话,他将会在不久成为一个废人。这些病看似小病但不好治。不过对我而言这些都是小意思。”

看着旁边信心满满的女婿。姚娥子还是细心的嘱咐了一句:“如果他细心问你的家世,你可以把高景山编在故事里,编得越神乎越好。你的这一段,,我可以教你,回去跟你爷通个气。保证他编的神乎其神,知道吗?现在的官当大了,尤其是贪欲很重的人,对精神依托神佛之类就看得很重,我这么说你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啊!”

“明白就是让他把我当做他的精神领袖一样供起来就是了。哈哈哈哈……”

“美的你哟,实力有,就是怕到最后反而被别人利用。楚离这社会不似你想像的单纯。下次去带上蓝启,你比你老练,年纪也比你大。嗯!”

“好。”楚离答应的挺爽快。

公寓里,清湛披着刚洗好的长发听楚离讲完事情经过大为惊奇,惊奇楚离运气太好。湿漉漉的长发让清湛感觉很不舒服,刚转过身就碰见从阁楼上下来的蓝启。

“什么时候吃饭,我肚子好饿。”

“饭等着你们呢,你们自己先吃,我要吹头发。”说着清湛就朝洗手间而去。

“麻烦吹什么?我帮你。”蓝启的身上蓬出一笼火焰云风。

“唷!头发干了,蓝启你是怎么做到的。”清湛赶紧拉着蓝启走到正准备烘干的衣服旁边。

“清湛,别让蓝启做那些女人们干的活。他用处大着呢。”楚离招呼蓝启过来吃饭,饭菜很丰盛,都适合肉食人儿的胃口。

“说说你是怎么跟那四个人类结成弟兄……”

“楚离,说什么呢你,什么人类,你这话好像蓝启不是人类,就你是。话这么难听这不是骂人吗?”清湛没等楚离把话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并要他给蓝启赔礼道歉。

“清湛小姐,主人说的很对,我真不是人类。”

“呃!”蓝启的话让清湛呆住了。“小寒是鸾凤,难道你….是龙?”

“我是七尾冰狐族之一的火纹耀天狐。”蓝启的回答只让清湛似懂非懂,唯独听清了‘七尾’两字就知道这只狐狸非比寻常了。

“是这样的主人,那一年我父母眼见源始魔尊被沧云海这个贱婢斩杀,遂已起了追随的念头,母亲先自剖腹想将我一刀斩杀在腹中,可是终究是母亲不忍心,刀偏,我出来后,哭喊声使父母不忍再夺我性命,于是父亲与母亲同时将功力注入在婴幼时期的我身上。奇迹发生了,我并没有因为不能消化父母注入我体内强大的能量而死去,反而因为源始魔尊身灭后的冥念使那一带所有的幼小生灵都蕴染上宇宙牵引的能量。”

“为什么会这样?仅仅因为魔尊灭身倾刻间的冥想吗?对了?是因为魔尊本身就是宇宙初靠气流风行及各种星辰而塑身的黑暗之祖,所以他的身体内本身就含有宇宙牵引,这也就是为什么宇宙牵引在我体内不会与《天魔录》产生抗衡的原因。我明白了。”楚离显得非常高兴,多少天的苦思冥想得不到结果,这下被蓝启提醒就明白了,可是为什么在每次发功的时候就会与《天魔录》产生抗衡呢?

“蓝启,你继续说。魔尊身灭时的冥念不是宇宙牵引而是对沧云海无数后世的追踪所下的咒语,至于宇宙牵引是他老人家身灭后所消散的能量。”

“是的,主人。完全吸收了父母的能量,因为宇宙牵引之故,我很快化成人形。父母快要去世之前,有一个柴夫上山砍柴遇到我与父母。父母的样子把他吓坏了。连跑都忘记了。跌坐在地上看着父母和我,好久都不敢说话。在人形与狐形之间的父母抱着我,跪在柴夫面前苦苦哀求要他收留我,报酬就是它们的皮毛。在柴夫点头后的刹那间,父亲便发出最后的力量,活活撕掉母亲和爆开自己的毛皮。血淋淋的场景我至今记忆犹新。”

“我刚才说过魔尊的体内的宇宙牵引消融于这片大山区域的每个角落,也包括柴夫的家里,主人你肯定看不出我这四个哥哥是孪生兄弟吧。我不说没有人会知道他们轮回活了数千年也猜不出他们是亲兄弟。我的狐族是天生灵物知道如何修炼,虽然他们四个吸引能量,可是他们并不会用。我尝试将自己的修炼方法告诉他们并帮助他们修炼却差点害死他们,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教他们如何修炼之类的事情。”

宇宙牵引像水一样在他们四兄弟周围气场流动,到了一定的年龄比如他们到了六十岁就会死去一天。然后分别在二十四小时内复活到幼儿时期,这时候他们除了记忆之外,还好,他们还有记忆思维,要不然的话我一个人又当爹来又当妈还不知道怎么弄他们四个呢。呵呵呵…….。所以主人您一定要救我那四个哥哥”期盼的眼神中交杂着索取。楚离知道他想替那四个哥哥要什么。

“你不恨他们的父亲吗?没想过要报仇吗?”清湛眼里包含着悱恻清泪。

“清湛小姐,他们的父亲把我养大,对我有天大的恩情,而且他也没有杀我父母。是我父母与他订的契约自送毛皮作为报答。清湛小姐,我们狐类的道德观与人类不同。仇就是仇,恩就是恩。”

楚离想起那日他一脚踹飞耳钉男的情景。怪不得蓝启一副呲牙裂目要拼命的势态。

“数千年来,你们从未分开过?”

“没有。结过婚生过孩子。在第一轮回时把家人都吓坏了,从那以后没再结婚,想爱不敢爱,慢慢世间百态人性事故看通透了。前个上十年吧与黄金岛斯卡尔老爷订上契约。在不拘束我们自由的情况下,我们愿为他效力目的就是侦探暮雨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