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38章 梦幻魔音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半年很快悠悠闲闲的过去了,四兄弟功夫也修炼的有一些进展了。今天是周末,吃完中午饭楚离将花了近半年绘制的一张地图拿来问蓝启这里大概是什么地方?

“这是东玄半岛,旁边是一个孤岛,主人画的地方就是这孤岛一隅。”

孟太真直起腰仔细看了看:“这儿我来过是一片黑沼泽地,没有人到过。是自然门下七宗令暗秘的修炼地。”

楚离听了惊的刚要开口,孟太姒就接口说:“不会吧,像自然门那么神圣的门派怎么可能把修炼地放置在这么一个阴暗湿冷的地方呢?”

“你们知道自然门?”玛的,自然门不是很隐蔽的门派吗?怎么这么多人都知道,看样子还是我孤陋寡问了。楚离心想。

“自然门隶属国家神秘机构,对于我们这些游走于世界各国的人是言知道自然门的存在并不稀奇。每个国家都有。”孟太姒看了楚离一眼,那眼神告诉楚离,不要太小看我们。我们知道很多你可能不知道的事情。

“扯远了,主人,你真的看见这里出现我们要寻找的目标?”蓝启绕过茶几:“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里可能就是自然门下七宗令暗秘修炼地,因为我们要找的银蛇索颈就是暗器。”

“七宗令下以暗器最为闻名,修炼者均是将门名媛。七宗令是自然门内四大法门之一,修习者要忍受千锤百炼的之苦。她们的母亲在孕育她们之时,若发现是女胎,就要开始接受一门名叫“环雲绕红”的心法。等她们出世之后第五个月就被送去七宗令”

“然后呢?”楚离见孟太姒不说了,就急的问起来,他太想了解关于自然门的一切。

“然后,只是传说而已,这些女孩全部都被封闭在一个透明的环境里秘修另外一种心法,将自己的气息与跟自己有缘的某种多种物质联系起来。”

站在一边的孟太真打断大哥的话:“你说的不清楚,什么乱七八糟的,就是以气化暗器。功力多高,暗器的精确度及体积大小变化还有软硬度,韧性都有关系。反正这些将门名媛嫁的丈夫都是富贵中人。我觉得她们修炼这个也是白修了。算了,不扯这些了,还是谈我们的正事吧。”

楚离不甘心的继续追问了一句:“七宗令下只有暗器吗?好吧!先谈我们的。我就是根据看见的面貌绘制的这张图。那里的确是个障雾袅绕,遍地湿冷,鬼火四野的地方,而且四周海浪涛天,黑气腾腾,礁石突兀。”

“这是个浮岛!我们什么时候起身。”蓝启收起绘制图,装进黄金空间袋。

楚离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就这几天吧,你去采购一些出行野外用的物具之类的,当然还要有一些枪支,对付野兽。”

转过头对着孟太真,很认真的看着他:“你说你曾经去过那里,你怎么知道这地是自然门那个什么七宗令的秘修地?”

“你对自然门感兴趣?”太真把楚离的腿往沙发后面拨了两下,然后一屁股坐在那里。

“曾经打过一些交道。你说说。”楚离坐起来:“清湛快去厨房端点好吃的过来。我们边吃边聊。”

“怎么能总让嫂子干活呢,我们来端吧。”

“坐下,女人干活多,会苗条呵呵呵………”楚离拉住太真。

“男人打架多,会赚钱是吧?红豆粥别的没有了。给钱我,太习陪我去街对面买蛋糕,那儿新开了一家,味道好极了。”

“爸昨天才给了几千块你,你不爱用钱滴?”

“你好吃就要用你的钱,拿来。”

面对着清湛一脸的严肃,楚离掏口袋。咦!这才想起来。大钱全给清湛掌握着呢。自己袋里都是小钱来着。

看着楚离一脸的愣相,清湛捂着嘴巴环视一周轻笑起来:“傻瓜,家里要请佣人了。”

“你随便请。我们走了你会闷。我准备让太傅留下来看家。”

“我不,我也要去。”孟太傅听说留他一人看家,那脸色跟酱茄子似的难看:“主人是嫌太傅无用吗?”

“要你留下来保护嫂子,这可是伟大的任务不能小看。”太真在一旁逗着二哥乐呵。

“好吧!嫂子不在家的时候,我要到处走走转转,不想在家里老呆着。佣人不能住家里,会防碍我练功。”太傅突然想到了,每次练功时不能受到干扰。

“算了,我们不在家里吃了,楚离我们去外面玩,边玩边说,饿了就吃东西,省得清湛做了麻烦。”太真从沙发上走来。走上楼去拿衣服。

中心花园,鸟语芬芳,芳草碧连天,麦冬,石榴,松柏都被人工艺术化种植成各种造型非常有观赏价值。

“主人,你….”

“闭嘴呀,不要叫我主人不是说了吗?我小些。”楚离眼睛一翻看见一边坐着的一对老夫妇奇怪的瞅着他们,更是看着自己。

“嗯,小离。你说的那个老太婆有可能是长枫长老的丫头。只有她陪在雪花身边。主人,你真的杀了雪儿,自然门没来找你麻烦?不会呀,按常规。”

“没有什么不会,他们可能是掌握不住小离的真实身份。”太习插嘴接了太真的话。

“雪儿没死,被一个神秘女人救走了。我怀疑是云。KS军部代号为‘云’的首席执行官。他们是自然门内武功最高的人了。”

“怎么可能,你说云雷风雪是自然门功夫最高?不是!他们只是代表自然门入世在国家军部任职而已。况且,云从来没有出现过,听说她只是以梦幻状态出现在不同的地方。只有等沉睡千年的圣师醒来才能解锁‘云’身上所中的梦幻魔音”

楚离听了,脑子里刷的一亮。喃喃自语:“梦幻魔音 梦幻魔音 梦幻魔音。”眼睛巨睁几乎要瞪出眼眶,两簇熊熊烈火在渐渐变色的双瞳内烈烈燃烧。

“怎么了?”

“小离?你怎么了。”

“难道,难道她就是仓云海,她是仓云海。”楚离猛地站起身来激动满含仇怨嘶叫声,引来四周八方的人都寻声朝他看来。惨紫的眼眸深处大颗的泪水闪闪落下。仇恨与兴奋两种不同的情绪宣染在他脸上。

“楚离,走走走,我们过去,到别处去。冷静点,冷静点。”孟氏兄弟见周围看的人越来越多。

“圣师是谁?”走在前面的楚离心里渴望回答的会是梵静庵。

“不知道。”

“我明白了,为什么我找了很久很久看到的都是一团团冷冷的雾霭,原来她们还没有完全呼吸在这个世上,想必他们找般邪珠所救的正是这个圣师吧!呵呵呵呵…..”诡邪的笑意凝在楚离右嘴上角渲出一泓若有似无的阴魅。

“我们现在就去捣毁自然门,杀他们个措手不及。”孟太真武断鲁莽的说。

“不,不忙,时机不到。主人还未练好《天魔录》再者,报仇也要等着对方清醒,就这样胜之不武,天地循环即然让魔尊子出现,那我想不久圣师就会醒来。就在这一世谁也跑不了。”此时的蓝启知晓仓云海就是计杀魔尊的女人时,恨意一点一滴从心里漫出,那一天是他出世也是他父母惨死之期。

天福路,夜晚赫迈山。庄丽堂皇的教堂附近的野松林里,月光洒在十字架上面照在地上一个巨大的影子,掩盖住一个肥胖的男人和两个陌生外国人细密商谈。

“只要你们拿到那件东西,我就让福摩尔德先生毫发无伤的从监狱里出来。以我的能力我相信在琼都没有人做这件事比我更有把握。记住,他叫楚离是个学生。中医。”

“您说错了,从您告诉我们的信息来看,他是个占卜师就是你国类似于算命风水大师。他既然有如此强大的占卜能力,身上必定不止这一件宝贝。我对他的能量来源很感兴趣。除了救出我弟弟之外。”说完的是个红胡子个子高挑的男人,深蓝色的眼瞳在夜里散发出幽幽的诡异气息。

“你的意思是说他还有别的宝贝,他的能量来源是什么东西?”肥胖男人的眼底射出贪婪的光彩。

“就是开启他为占卜师的智慧,也许是绝世武功也许是天赋。也许是某种神器不过无论是什么,从你给我们的信息来说。他都是一个不好对付的人。”夜风吹天黑色斗蓬露出白净的脸笑意盎然一件修士黑袍将他的全身罩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