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17章 美玦出车祸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你们在家里住几天好吗?”餐桌上琳琅满目,荤素搭配,冷热都有,就中间放的那个刚出生的通体焦黄的小乳猪就非常诱人。皮酥肉嫩。烧鹅,白斩鸡,粉蒸肉,烤羊腿。楚离是正宗的食肉动物,无肉不成席。

“妈妈,……”楚离看着丈母娘肯切相留。回头看了美玦一眼,知道她想留下来。楚离是真心不想留下来,虽然这里吃的舒服,住的舒服,或是他生性不喜欢复杂。还有家里还有清湛呢他也放不下。

“我陪美玦留下来住几天吧,美玦陪爸妈住一段日子再回家,好吧!我有时间就过来陪你,嗯!”楚离跟美玦商量。美玦抬起头又低下头,又重复的抬起头目光嗔怪中带有撒娇。犹豫了一会儿说:“你舍不得清湛是不是?她在你心里的位置比我高。”

“你贱呗,要是我早就蹬他了,还像你巴拉巴拉的赔给人家,人家还不在乎你。”小美琳见缝插针不失时机的崩上一句,惹的美玦气急楚离,心中的各种小心眼一齐涌上心头。泪水湧泉而流。

“跟你姐赔礼道歉。太没大没小了。”苏夫人一声怒喝,只让小美琳伸伸舌头做了个怪脸。

“好了,美玦我留下来好不好。没有清湛什么事。她没你好,你看有很多事都让她去做,我不是事事都让你留在家里没有让你插手吗?”楚离急忙离开坐位蹲在美玦身边急力解释,没曾想他的笨嘴笨舌总让小萝莉美琳能挑到最好的挑拨时机。

“妈妈爸爸,你们听哥哥明显嫌弃姐姐笨啦,什么事都让别人做。而且是跟别的姐姐共同完成,姐姐是废物啦。”

美玦泪眼模糊中看见爸爸妈妈的脸色趋向于黑沉。心想都是自己不好怎么能在爸妈面说楚离不好,让这小丫头有机会挑拨。擦擦眼泪站起身来:“没有,小离很是心疼我,不让我插手外面的事情,是我不好不应该吃醋,爸妈你们别听小妹的,她最爱胡说。”

“你才胡说呢,你们看姐没人要,下人都笑你是个赔钱货”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小美琳脸上,她愣了几妙钟之后一下倒在地上,撒赖踢腿拼命的嚎哭起来,满嘴的恨姐姐,恨哥哥,将不应该说的,喊的嘴嘴跑烟拦也拦不住。美玦哭着跑上楼换了来时衣服,不顾佣人和爸妈的拖拽。伤心的哭着跑了。

在家里受着委屈原想在爸妈这儿撒撒娇,想要他留下来和自己多单独住几天。多和爸妈增加些感情。没想到小妹怎么这么不懂事,就这么嫌恨自己吗?我到底做了什么?让小妹这么容不下我。苏美玦越想越伤心索性哭得山摇海啸。

楚离在的士里哄着美玦,并主要要求陪她购物以求她能消消气,牙根就没往自己身上想:“你那个小妹妹是小孩子说话不好听,别理她啊”

“你说话就好听,你知道我多久没见爸妈,你知道我多想和他们亲近。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和他们亲近。你多为难呀,好意思说陪我三天。我爸妈对你那么好招待周全,他们就让你那么待不住吗?我知道我没有清湛那么懂事,能让你顺心,能给你安心你滚,你滚滚滚。司机停车我要下车。”

车没有停下来,苏美玦将所有的东西摔在楚离头上,就推开车门跳下车,惯性的不稳整个人摔倒在地。突然间从车上跳下个人来使得后面开车司机来不及刹车,眼睁睁的冲着美玦就撞来一辆大卡车。楚离吓得一脚踹开车门也已经来不及。慌乱之中楚离忘记一切出于本能的向美玦扑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黑影抢过身来抱着大脑惊吓成一片空白的苏美玦以逆天的速度从大卡车四轮下滚到路边护栏旁。

血,鲜红的血赤漓漓肆瀑这个男人的手臂。更再次惊眩苏美玦的双目。她刚刚伸手触摸到男人的手臂。楚离赶到紧紧抱着她喊声:“美玦”。她身体全软人也晕倒在楚离怀中不省人事。

“我叫了救护车,你抱她去医院”冰冷的声音关切的语言使楚离抬头略扫了一眼美玦的救命恩人。

身高一米八左右偏瘦的身形,灰白的头发,下巴密密扎扎的胡子让他显得较苍老。满心在美玦身上的楚离没得及看他第二眼。就说了声:“谢谢大叔。”男人闻听秒愣。的士司机这时也已经把车开过来,和楚离一起将美玦放在车上朝附近医院驶去。

救护室大门打开,轮廓分明皮肤偏黑的王主治医生穿着白大褂从里面走出来:“怎么能这样从车里跳下来,小腿骨折断,全身擦伤,幸好没有造成内脏失血。你是她什么人?”王医生上下打量着楚离。

“她醒了,你进去看看她,不要让她情绪太激动。”

“谢谢医生。”楚离急切的跑进病房。看着浑身裹着白纱布的美玦,容颜凄丽,人一下子憔悴出许多。无神的侧目看着窗外的玉兰树,那儿几朵玉兰开的雪白。

楚离坐在她床边看着她眼窝里的泪水滴滴流出浸湿枕头。秀气的护士小姐给她换新枕头时,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不要太伤心了养病要紧。”

抚摸着美玦的脸庞,楚离眼中包含泪水,疼惜的:“美玦,对不起,是我不好,我陪你回家咱们一起孝顺爸妈。我已经给爸妈打电话了”

躺在病床上无神无觉的苏美玦听到楚离后面的这句话,身体猛的一震直直的抬起头来:“你打电话给爸妈了?”

“嗯,你别急,我再跟他们说让他们快点来”楚离拿出手机刚要拨号,就被美玦抢到手中一把扔到墙角,精神怔怔的看着躺在墙角的手机好像那不是手机而是一排黑色的牙齿。

“不要告诉我爸妈,不要告诉我爸妈”苏美玦突然情绪异常激动的大声哭叫起来。双腿在情绪的干扰下一阵乱弹,结果导致血液回流很快黑红色的血进入瓶体。上好的夹板也脱了正位。剧烈的疼痛无法控制的情绪让苏美玦恍若非人般凄美而疯狂,吓得医生和护士跑进来,赶走楚离离开病房,重新护理又给苏美玦打了针。

病房外玻璃窗前看着心爱的女孩沉沉睡去。泪水欲止还流浸湿被褥。楚离真的手脚无措,不知道又是那儿做的不对。人家都说女儿心海底针捉摸不透。我对她不够好吗?或者说我真的不想和爸妈亲近。没有啊!她心里是怎么想的,怎么反应这么激烈,刚刚说给爸妈打电话。她的眼神很古怪。她不想让爸妈担心她受伤。可是不说能行吗?正当楚离苦恼难安时,苏先生和太太赶到医院没有直接理睬将头深深痛苦的埋在双手里的楚离,而是直接走进了主治医生办公室。

“原来是苏总裁的千金,令千金是从的士上跳下来显些被车压,后被一个男人救下,全身擦伤,小腿骨折断………”

苏夫人扑上去紧紧抓住王医生的手臂焦急的问:“我女儿有没有生命危险,人在哪儿,我要见我的美玦”痛哭的声音从主治医生办公室内大声的传出,楚离听见赶过去,刚刚喊了声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