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07章 可否成功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我根本就不是什么骗子,大家请看这是我与他家族的合影………..”傅新月在李天谊的惊怒中说了事情大致的情况。

人群中爆发出各种声音。

“刚才我就是听见这个慈善家吹牛皮,说给这个女人买价值连城的袜子我才被吸引过来。”

“这个女人我在电视上见过,新闻上播过她与济月集团。”

“慈善家也是人想泡个漂亮妞也很正常呀!大家都是男人很正常,可是这做法就偏激了..”

“人家是未成年少女,用这种手段也太卑鄙了吧”

“什么兹善家,还打女人,还是为了别个不认识的女人打自己的女人,还打得这凶狠,简直不是人。”

“污蔑自己的女人跟别人私通,更不是人。哈哈哈哈…..”

“色不迷人,人自迷,能拿钱出来做善事也是值得表扬,只是做善事的是他爹,败家子啊!”

在各种声音中,李天谊恼羞成怒的在两个保镖的拥护下大步踏出华南街。临走时对楚离的怨毒之火燃烧双瞳。如果此时愤怒可以让人进化,那么睫毛可以化成利齿。

主角走了,人群也很快消散了。

傅新月跟在他们身后。似乎有话要对楚离说。

“怎么?有事吗?快说吧我们要回家了。”楚离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他总对这类型的女人抱有同情心及厌恶心态。想挽救她们也很唾弃她们。

“过来吧”楚离懂她心思,单独和她走到一边。

“这里安静,只有我和你。说吧。”楚离看着她。

“你觉得我和夜香谁更漂亮”傅新月冷不丁的话超乎楚离的预料。

“你比她漂亮多了”

“那…….她能跟着你,我也能跟着你是吧。”傅新月吞吐一阵说出的话让楚离不禁愕然。

“这跟漂亮没关系。要是没事我走了,再见。”楚离转身离去。他真没想到这个女孩会这么想,看来他是误会了。

“我知道她是金鼎酒店的陪酒女…….”

楚离回过头的眼光令傅新月有些胆寒,但还是不愿意失去机会的她低着头:“她会的,我都会,让我跟着你吧。”

“她不是我的,也不会跟着我,今天不过是带她出来玩而已,看见那个凶丫头吗?”楚离看着小寒。

“夜香是她男朋友认作一生的姐姐。这跟漂亮,或者会什么没关系。”说完脚步一抬,人就走了。远远的傅新月留在身后。

看着楚离远去一行的背影,傅新月感觉自己又回到离开农村的那会儿,头顶清月一片光华。万家灯火却没有她的家。原本可以去的济月集团,现在也不可能了。虽然今天得了很多钱,可无法言表的无归感让她脚发软。

“真的”高云赐从沙发上跳起来,脸色显得兴奋。

“那个李天谊,劳子早就想修理他了,什么东西仗着老爸有点钱装些面子工程,捞了个什么东南行省仪会部委员。呸!什么东西。特玛的经常抢劳子的妞泡。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高云赐扣着下巴上的小痘痘,饶有兴趣的看着楚离,听着他讲述今日意外收获。

表哥说这个乌龟孙子经常抢他的妞泡。该不会认识傅新月吧,可能吗?这些女人都是男人的玩物,都是隔夜茶。玩多了有毒。想着傅新月临走时说要跟着自己。楚离躺在沙发上面眯着双眼看着表哥。这小子在小寒之前泡了多少妞?

“说呀,她叫什么名字?”

看着表哥急不可耐的寻问。楚离扯过一个抱枕放在腰下面,舒服。

“你认识?”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认识吗?”高云赐看着楚离斜眯着一双贼眼不理自己,感到非常没趣心里却跟走马灯似的想着是那个女人这么“幸运”?

“傅新月”楚离坐起身凑到表哥眼前:“你玩过?”

“没,这个女人不认识,只是在电视报纸新闻上见过。哎!”高云赐长长的叹了口气。继续说:“看来女色是迷不到一个男人,我还以为这个女人是真幸运,没想到还是杯隔夜茶。完了,这个女人今夜如果不出东海。不到凌晨她就完了。长得挺漂亮如果素颜的话一定比浓妆好看,可惜了”

看着楚离不解的瞪着自己,高云赐告诉他。但凡是在国内一些大家族都有权力设置刑会室,用来对付那些背叛者。无论因为什么原因背叛都会得到惩罚。

楚离没听完,站起身来往外走去。他要去救她。虽然是杯男人互饮的隔夜茶,但她罪不至死。这句话是谁告诉他来着。对了,是孤扇舞。听表哥的口气,他还未必是杯隔夜茶。

夜很深了,傅新月没敢投宿大酒店,这些人都认识她,以她的容貌及衣著她也不敢投宿小旅馆怕不安全。徘徊在喧闹的夜市中。来回走着直到人渐稀少,直到摊收灯孤。没有胃口不想吃饭。肚子空的没有热量。夜,风很大。她,很冷。这个地方没有上流人物到这儿来。

两束车灯耀亮了她的眼睛。前方驶来的车辆让她毛骨悚惊。黄色施莱冰斯是李氏家族拘捕背叛者的专车。天啊!他们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李天谊临走时看她的眼光并不是很凶恶。有恨但并不毒。有怨但并不狠。

如果他要她不得好死,当时她就被拖走了。她大意了还是她把他想得善良了。总之这一刻她感到自己如置身冰窟。想跑。能跑去哪儿。她放弃了。强烈的灯光照着她无处遁形。她像一只羔羊等待被主人屠宰。脑子里幻想着千百种即将可能遭遇的情景折磨。

“白痴,不跑。忤在这儿等死。”耳边的声音很熟悉。眼前的物景晃得飞快向后移,脚底生风或者说脚不沾地。只听耳旁风响,只见繁星飘离。半响回过神来只觉得吓得心胆寒颤跳到嗓子眼了。猛然停下来。看清楚眼前的人让她有种惊喜安全感。是楚离。这是哪儿?飞机场。

“这是飞机票拿着上去。想死,就回去,不要说想跟着我,我对你不感兴趣。救你,只是偶然。”

清风拂发,甚至没看清楚他穿的衣服。人就离开了她的视线。她好嫉妒,好疯狂。他身边的女人怎么就那么有福气,还有那个夜香,凭什么一个陪酒女,想当初自己可是正眼都不瞧她。如今却可能跟这么一个英俊神秘的男人在一起。

自己该去哪儿?傅新月站在风中想了半天,才记起看手中的飞机票,这是楚离给她买的,他让自己去那里,他会去吗?

一间茅芦外。

“看今天的效果如何?”爷拿着一碗闻起来怪怪的味道,黑黢抹黑带有胶性的稠液往林辉的胸前抹去。

“这可是试验的第十七次了。爷”

这几天陪着爷去收集死人骨头,天啊!虽然林辉做为警司打死过不少匪类,见过很多死相难看的人。可是真正掘这些无人拜祭,年岁久远的死人坟。看见这个白骨真是那个叫什么来着?还有夜风枯响。爷对着虚空似乎与人对话般的自言自语。可怖的是每说一句话。自己就能感应一次。

比如:赤衣白骨可否与闪电同行。话音刚落林辉就看见自己原是棕黄大衣在刺目的闪电中变得血红,感觉好像自己从血缸里爬出来一样。自己的双手骨肉全无变成森森白骨。浑身尤若被辣椒翻锅熏炒的感觉。一道道刺目闪电裹着自己妙行数里。

林辉都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支撑着自己没有被吓死。对着楚离,他都不知道自己的面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是什么表情。以致于听得楚离嘴巴闭合半响愣没吭出声来。好大一会儿,才走到高景山面前:“爷,他说的是真的吗?这东西真能治好他?”

面对楚离的半信半疑,高景山实话实说:“我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这是第十七次了”

愕!……..

楚离背过身没有看林辉,心想但愿在成功之前,这大舅子没有疯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