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26章 慕雨家族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暮雨龙若琥珀的睛珠变得异彩光芒:“魔界和魔教有区别吗?不过是人类这个种族自我分别意识太重的说辞而已。相同的地方就是都不为光明正义所容纳,都是要赶尽杀绝,无论是人是魔,无论是长是幼,一律该杀。这不过是出身背景而已,而非我们自心。就像是古代人类一人家犯法当灭九族。楚离,你说人类的心是善是恶?我说是因为他们怕报复所以要斩尽杀绝,他们是这个地球上最分不清善恶的种类。他们们大多只被自己的情绪和感情所支配。”

“所谓光明正大的他们对善恶的标准从来只看出身背景而从来不曾想要不去了解有未作恶的行为与心念。”楚离有股想倾吐一切的冲动,但是最后还是按奈住,只是露出苦涩无奈的笑笑。楚离有些奇怪为什么听到暮雨龙若说出自己的心里话,而自己却没有了哭泣的感觉,只觉得内心的痛楚更渗透到心内最底层。完全没有了以前的冲动。

“楚离,你知道我为什么跟你走近吗?因为我见到你的同时就闻出你身赋的气息,千年前的魔教祖师也是源始魔尊他老人家相同的气息,所以楚离放下你的分别念,我们是一家人。”

楚离伸出手与这只白嫩几乎用肉眼看不见毛孔的晰白玉手相握。

“是的,我们是一家人,只是我还不能告诉你,关于我的一切。”楚离觉得自己的功力太差,远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么高、至少连自己身边是什么人都没有点分清,如果慕雨龙若想害自己,虽不一定得手,但一定会让自己够受。况且他们还要依附我,这样不成熟的我又怎么能让他们归顺我呢,我一个错误的决定说不定就会让他们有性命之尤。

“走吧,回学校吧。”楚离友好的拉着慕雨龙若。加紧练功,以前自以为自己很厉害的楚离到现在才知道如今的自己只是小成而已,离大成还差很大一步。从今天起,从现在起,楚离按下自己这颗浮燥的心。正视自己的缺点加强自己的修练。

“那个蓝启也是接替了哪个家族的种性挤身于人类社会?刚才你为什么说他是我命中注定另一个仆人。”楚离边走边问。

“不是,是的,他的确是你命中注定另一个仆人之一。我们切安儿狼族其中一项天赋就是可以看清楚,某人与某人之间的密切联系。”慕雨龙若解释给楚离听,以证明自己不是胡说,以后会有验证。

对于暮雨龙若一会是又一会儿不是。楚离想了一会儿问道。

“你的意思是他不是接替认的种姓,但确实是我另外的一个仆人是吧。”

“是的,楚离。”

“楚离,你身上的魔性很强大甚至带隐藏着一股神秘气息。你在魔教的位置应该很高吧?”慕雨龙若再一次回到原题。

“魔教在我心中位置很高。”冷峻含伤的神色让暮雨龙若看了不油升起一股黯然之情,不再言语。

俩人默默无语的走进校门。远远看见那口青铜钟还放在那儿只是周围用框架围挡隔开。那座钟楼已经被拆除了。周围还堆了几个土堆看样子学校准备让车把它们运走。

慕雨龙若亲热的搂着楚离的肩膀,热心的说:“楚离,我对你非常好奇,但我想我能等到你亲口告诉我的一天,是吗?对未来的预料我相信我们会聚合在一起。我很期待。”

楚离轻轻抱住暮雨龙若。内心也是热血翻腾。

“是的,我不会辜负你们。”楚离的臂膀用紧力气。

清脆而惊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干吗?俩个男人抱在一起,多煞风景,讨厌!还是两个美男子,你们俩个都是坏男人。”

楚离和慕雨龙若回头一看,一个陌生束长发,小眯鼻子小眯眼,薄嘴唇又是一个三庭五眼完美搭配遮挡住她所有的不足。秀气亦非常耐看的女儿家家的指着自己和暮雨龙若,捶胸顿足毫无仪态的大声嚷嚷。这表情就像是看见两块奇珍异宝同时掉落地上摔得粉碎一般。说不出的痛惜和难受。

楚离和暮雨龙若相互笑笑。碰见个傻丫头。

有一部分学生看见了当时的情形,传得绘声绘色。

“学校说要把这口巨钟请到博物馆去,一会儿就叫人来拖,无缘无故钟楼怎么会爆炸呢?警察正在察看原因。”

“自从钟楼炸了,你们发现了没有,学校环境变了很多,尤其是特别细小不易察觉的地方。”一个短发细高个男生指着自己的心口向别的同学示意。

“对,是这样,那个阵法也没了。空气好像也变得跟外面一样了。”

“还有一部分校方不同意送去博物馆,要自己留着。”

楚离走进学校看见很多同学里三层外三层围着巨大青铜古钟水泄不通猜测着它为何爆炸,评论着学校是不是应该留着古物作为镇校之宝。

楚离挤着绕过熙熙攘攘的同学往宿舍走去。

“楚离,你回来了,”同桌苏亚用层层细白纱布包着头吊着胳膊跑到楚离身边。神秘兮兮的说:“钟楼爆炸的时候我就在现场,我亲眼看见几个白球随着爆炸声,嗖的一下飞去天空了。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话。我说的可是真的。”显然有同学不信他,他显得即气馁又不甘心,就一个怀揣着重宝在众人面前 炫耀却遭到众人的嗘落一样。

"好了,我知道了。"楚离想起来苏亚可能说的是那几个守护鑫钟虚浮灵影的老禅师。“你伤成这样怎么还跑回学校里了,不用住院吗?同学又多再次撞伤就不好了,我扶你回去吧。”楚离整理好自己的东西就站起身来扶着苏亚往医务科室小病房走去。

楚离搀扶着他走进医务科室。就回到教室请了假,并去寝室里整理好各种东西。后就去清湛的公寓。

“我也刚好回家,你怎么才回来,又去哪儿野去了。”姚清湛走过来看看他。疑惑的皱皱眉头:“碰到什么了吗?跟人打架了,衣服破了还流了血。”

“哦,小意思大收获。”

“嗯?”清湛越发迷惑了。

“坐下,快给我泡茶,找点纱布给我包扎下。我不想动不动就用功力自治。这样太出轨引人注意不好,也让自己总觉得与众不同总是骄气自盛。”

“切!想通了,来先擦点双氧水清洗伤口。将背对着我”清湛将楚离的衣服慢慢脱去,露出白晰的皮肤。伤口处是五个血洞。好在伤的并不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