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06章 一拳打尽最后情意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哎!你们看,那个男人不是济月集团的大公子吗?东海市新锐慈善家,李天谊!”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众人哗倒,纷纷说难怪看着面熟,经常上新闻。

原来皮草男人叫李天谊,他听到有人叫出他的名字,非常得意的背手在后,像某位统帅一样在街上踱起了八字步走到苏美玦面前。谦和的笑容下眼里尽是酒色的浑浊。

“听见没,我没有撒谎吧,我真是个大善人。而他是个大骗子,几位美女不要被他的姿色所迷惑。”李天谊愤怒的伸手指着楚离,并特地用了姿色两个字,试图引起众美女情绪波动,及楚离的愤怒。以便乘虚而入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

“嗨!哥就是有姿色如何?长得帅,左拥右抱是福气,是吧美玦,你喜欢我就是这张脸是吧?”说着还对美玦调去个媚眼,以示挑逗。

“脸帅总比脸丑的人耐看。姐就这点爱好,咋了?你脸要是白了,姐立马跟你走。”站在一边的夜香从中插嘴说。“可惜,,你长得爹不疼娘不爱,还把钱往外抛,傻蛋,小离除了脸帅人还聪明,速度快。”说罢同时对楚离挤了个眼色。

楚离一晃神之后马上明白过来。

“对,哥干什么都快。你行吗?蜗牛。”楚离三人鄙视的眼光令李天谊几乎要发狂了。两只眼睛如同饿鬼一样馋相着苏美玦,从没见过这么漂亮温柔俏丽的女孩子,自己身边的那个跟她一比简直就成了泡狗屎。

“劳子特妈的要美容,劳子特玛的要整脸”李天谊胸腔里喷满了这两句话。“劳子要得到这个女孩子,无论采取什么代价”

李天谊收起几乎因贪婪不得快要扭曲的脸,看着很多市民们以他为中心看着,他不能因为一个女孩而失去济月集团这几年建立起来的慈善形象,否则,自己在家族的地位可能就会一落千丈。

“我今天很痛苦,我本不想这么做,但是为了她。”李天谊手指着苏美玦继续说:“这个未成年的小姑娘,被她身边这个小白脸欺骗,怎么说呢让我碰见了,我心里很难过但无论你们日后如何评论我,我必需管。必需看着她的父母把她带回家,否则我就要把她带回家,不能让她沦落在外被这个小白脸欺骗。我知道你们肯定会骂我贪婪美色,但是我不管,为了未成年人减少犯罪我必需这么做,无论你们怎么骂我,我都认了。”李天谊的话换来市民的高度注视,大家一视赞同。

纷纷向楚离投以鄙视的眼神,甚至吐起口水来。这就是所谓的名人效应。李天谊在心里高兴的要死。

大婶 大妈们开始以过来人的身份劝苏美玦,并拦着他们,拽着他们。不许他们离开。坐了半天,楚离总算是可以好好活动筋骨了,看着这个李天谊一脸的虚伪嘴脸真特玛恶心死了。瞅着这些人都在劝美玦,扯着清湛和夜香的时间。自己身子一溜,拽住碧绿皮草女人游走到街尾,并向她做起了工作。

皮草女人惊讶楚离的速度,看着身后这段路根本不可能呀这么快。

“不要再犹豫了,他肯定不会要你了,即使得不到美玦,他也不会要你了,不如现在拆穿他的嘴脸。我给你钱,你离开这儿回老家。”楚离劝着女人配合他。

“不,我不想离开城市。东海这地方很好,四季适宜我喜欢。天谊说过他爱我的。都是你们,如果没有你们的存在,天谊是不会这么对我。”女人仇恨的看着楚离这张脸。曾几何时在她青春年少时多么想自己日后的丈夫会是如此英俊的男生。窗前枕边相互依偎,可是事实却是农村的贫穷让她厌恶,几翻辗转到了东海好不容易扒到一个李天谊,她不想放过,那怕嫁不了他也要给他当情妇,当一天就能赚一天,以后老了可以防老。她清楚自己这种女人什么也不会,只有这短暂的青春。不用白不用。

与其说她恨苏美玦是因为李天谊不如说她更嫉妒这几个女人,同样是女人同样美貌,凭什么她们就可以和年纪相当英俊非常的贵公子相伴终生。而自己只能陪着一个并不稀罕自己的李天谊,时时挨骂外外受辱。

楚离带她进入银行,从卡里面取出现金递在她手上。女人看着楚离真正就这么大方的取出这么多钱送给自己,看着手中的钱,她有点眩晕。并且陷入的深深的思考中。

眼前这个男孩说的很对,李天谊对自己的好只局限在给自己买好东西,这样配穿在她身上。走出去风光的也是他。从来不会给现金自己用,想到去年父亲痛病在床,她跪下来求李天谊没曾想到分文不得,还挨了一顿痛打性虐。后来,她将珠宝拿去卖才发现全是假货,质问他,他说她不配那些高档珠宝。既然她知道了,从那时起他就经常带她到这里华南步行街买一些几百块钱的假珠宝。

说到底无论她跟李天谊多久,除了混的外表风光及吃几顿高档餐饮之外,她追根究底还是个穷光蛋。即帮不了自己更帮不了家人。

“这些钱都是我的?”她不信任的看着楚离。“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她有些害怕这些钱是不正当渠道所得,会连累自己。

楚离看着她的胆战心惊,叹了口气,带着她走进银行贵宾室,请来行长。来做证明。她才相信这钱真是楚离,拿了之后不会受到任何连累。

“你是干什么工作的,能赚这么多钱?”她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句。

“你别管,刘行长请您帮她把钱存进她的户头。”楚离走出贵宾室坐在门外一张椅子上等着她出来。

从银行出来楚离才知道这个皮草女人叫傅新月。

“名字不错”楚离赞道。

“妈妈生我时,正好是晚上一轮新月挂在树稍,所以就叫了这个名字”她轻声回答。张着透着几分好奇的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少年,觉得他有些神秘。

楚离回头看看她,眉如绿柳,眼弯如月,如果她不画妆或是淡妆,她人肯定更漂亮。只是女人为了迎合男人的喜好而丑化自己而不知道。

那边人声顶沸,看样子已经打起来了。原来美玦不耐她们的劝说,在撕拉中被人授以恶意的撕开衣服。李天谊乘机上去又搂又抚以示安慰,以彰显慈善家的善良,可是小寒和清湛可不答应,上去就和那两个保镖打上了。

扇舞缠着李天谊对殴上了。

“楚离……..”苏美玦嘤的一声哭着奔到楚离怀里。嫉妒的一边得傅新月几乎就要出卖楚离,反正钱已经到手了,怕什么?楚离眼斜眉倾之间了然她的心思,哪敢跟美玦过份亲热,激怒了这女人还不是断自己后路吗?

“你怎么回来了。”李天谊愤怒的看着楚离,瞅着身边的俩个保镖也木有占到便宜反倒个个鼻青脸肿。真没想到这几个美女还都是练家子,真是走眼了。

“回来了,不行吗?我的女人在这儿,我能不回来。”

楚离的回来让整条街平静了不少。没有大动静了。

“你怎么还占在这里,你个臭**,都是你惹的祸,骂了圣女。”李天谊走进傅新月微抬起的巴掌碍着众人都看着他又放下来。连骂人的声音都小了很多。

傅新月的心真的冷了,虽然她并不爱李天谊,甚至有些怨恨他,可是毕竟跟了他很长时间是有感情的。她看着鼻青脸肿的李天谊轻轻叹了口气:“你不打算回去吧,天快黑了。”她实在不想当着众人的面出他的洋相,毕竟济月集团董事长李向蓝也就是李天谊的父亲,对她很好,父亲的医药费还是他老人家出的。

看着楚离,看着这几个功夫不弱的打女们,想着借助群众的力量还得不到苏美玦,他真是不甘心呀。这回放跑了,下回去哪儿找呀。这顿打特玛的白挨了。李天谊揉揉青肿的嘴脸。看看手指上留有一丝血迹。

心里的恨让他实在是控制不住,一拳挥到傅新月的头上:“大家看,都是这个臭女人毁了这个花朵一样的青春少女,是她勾结这个白脸骗子。无论如何今天一定要找到这个女孩的父母,我才放心走人啊。有人说要交给警察局不能啊,这样人一进去一身的清白就毁了”

“把这一对狗男女抓进警察局,还有这三个凶女人,那个少女李总就请带回家,我们会帮忙找她的父母。”市民们对济月集团好感颇足。又见这三个女人这么凶还打了他们有些人。

楚离眼疾手快扶住傅新月。这一拳不轻啊,半响她才从头鸣耳轰中清醒过来。眼泪漱漱不止毫不犹豫的从包包里抽出随身带的自己与李氏家族的合影。她的心彻底冷了,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