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05章 吹震一条街的牛皮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看着楚离一副打死不挪窝的态度。五个女孩子呈扇形的将他围了起来。五个美貌的女子本来就吸引住太多热男靓仔的眼光。如今看见她们同时对一个男生怒面而视,总有一些不知情不识相的人会出来打抱不平,以此来讨好美女。何况是五个美女。

这不,从街上人群堆里快步走来一位男士,身高约在1.79米左右,穿着高档皮草,身边还有一位看似美丽的二十来岁的女友。同样身着碧绿色狐皮外套挽着他的胳膊。浓脂艳抹的脸上一对描画的很媚的眼睛好奇而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五个美丽女孩。

他在旁边站很有一会儿了,听到她们说话,自以为是听懂了明白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这个小子跟她们好像是有些沾亲带故的关系,可惜是个懒蛋。不愿被美女们所用,所以惹众美女生气了,无人拎包,对美女而言是件很伤面子的事情。

男人向后面使了一个眼色,又从人群中出来两个精壮男子约摸三十岁左右。直奔楚离,不打任何招呼,三下五去二将楚离身上的各种包全部取下来。楚离莫名的看着他们,这俩人不认识呀,干吗呢?刚想说话,这俩人又开始对楚离进行搜身。

“干什么你们?把包放下来。”楚离看他们虽然很蛮横但还确定他们不是打劫。

“把身上各位小姐的物品全部交出来,小崽子你就可以回家了,这五个美女的活我们揽了。”其中一个稍微胖点的男人毫无表情的说。

“放屁,什么活你们揽了,扇舞,你认识他们吗?”楚离心想只有扇舞自己不熟悉,这人是不是她认识的?

“我不认识他们,你们要干什么?我们的包包自己拿不要你们拿。”扇舞听见他们这么说,就上去想拿回包包。

稍胖点的男子头一低,张嘴说道:“这位小姐,我们帮你们拿东西,不收钱,请放心东西我们会很认真的拿不会丢失。”

“我不需要,还给我“扇舞皱皱眉头。清丽的脸庞笼罩一层乌云。

“放肆,让你们二个帮小姐们提东西,是让你们惹小姐生气吗?”皮草男人故作斯文的走过来训斥着这两个男人。

随即回过头对着清湛刚想说话,可能是看着清湛的眼神不如美玦单纯温柔,于是改变方向对美玦说:“美女,不要害怕,我是好人。好男人。这小子不愿意拎东西,我让这俩个手下帮诸位美女提东西。保证提得即稳当又安全。”四方脸形粗大的毛孔油黑皮肤,左脸腮上一颗棕色胎记。五官不丑只是看着嚣张狂妄,一副天下唯他独尊的嘴脸,眼底无视他人存在。

“别人的事情,我们管着干吗?”女友拉扯着他胳膊要离开。眼神里却透出对美玦的妒忌提防。

“怎么不能管,这叫打报不平,除暴安良,没看见这小崽子不顺从美女们的意思,惹美女们不高兴吗?去,把你的东西挂在那小崽子身上,你东西少。”说完从女友的臂弯中抽出自己的胳膊欲向美玦肩膀搂去。

美玦从清湛的眼神中看出厌恶,马上就警觉起来这男人不是好东西。身子一闪跑到楚离身边。并使劲扔下了陌生男人挂在楚离身上另外几个包包,两个手下刚挂到楚离身上,那个浓妆艳抹女人的包包。

楚离无动于衷的看着这个男人玩什么把戏,累的要死疲于应付。心里知道这五个女人除了美玦和夜香以外,其她三人皆不是省油灯,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动手。所以还是旁若无人的捶着自己的腿子在一边旁观。

当不识相的两个这家伙分别将那个女人的东西挂在自己身上,眼睛一扫,操!还是女人的内衣。却见到那个皮草女人脸色通红的奔过来。美玦也跑过来先一步将这些包包摔在地上。正好摔在皮草女友的脚尖边。

“臭狐狸精,你敢摔我东西。”皮草女人对着美玦一声痛骂。跺着脚跑过去拉着男人:“亲爱的,这个臭狐狸摔我东西。”

“你特玛的才是狐狸精,骚狐狸凭什么把内衣挂在我家小离身上,滚,带着你的骚男人。”苏美玦看见被楚离扔在地上的包包里的东西撒出一地全是名牌内衣。心里气愤不已,这简直就是忌讳吗?小离会沾晦气倒霉一年。

坐在楚离身边的美玦伸出两只酥红的小粉拳,帮着楚离捶着他的腿到后背。并撒娇赔礼道歉。

好白的一张脸,好俊美的一张脸,一直低着头的楚离抬起头来与美玦卿卿哦哦。皮草男人看着恨红了眼,觉得很丢面子,在这大街上,这么努力的讨好美女,到头来却骂劳子,并说什么让这个女人带着劳子滚,把劳子当什么?当成了这个女人的附属品。玛的,这个女人算个屁呀,不过是看着长得漂亮拿着充门面的花瓶,如今在这个小美女眼里居然成了主子。话里话外的意思反倒是劳子反到成了她养的小男人。

“亲爱个屁,爱你玛个头,人家是神圣的仙女,你个臭女人凭什么骂人家是狐狸精,还厚言无耻的说要劳子跟你走,你算个什么东西。劳子是绅士,斯文儒雅的绅士不跟你计较,快跟这位美女赔礼道歉,然后滚回去。”皮草男人说完这话,厚皮脸笑的走到苏美玦身边:“美女,请不要误会,她家很穷我是做慈善,我是慈善家。”说到这儿,他故意做出一副谦和的嘴脸。等着苏美玦去表扬他。

看苏美玦没有理他的意思。就自顾自唱:“这个女人怎么说呢!没男人,人又孤单经常被人欺负,我大发善心了收留了她,可是她总是往我身上贴,你知道的,我是慈善家吗?我的心实在是太善良了,不忍拒绝她,天天听她乱喊,没办法呀!”回过头用以非常严厉的口吻对那个气得脸色发乌的女人说:“告诉小美女,你是我的女佣不是女友。亲爱的不是你叫的。快说。”

白,红,青,蓝,紫,黑,白几色如灯泡似的在皮草女人的脸上轮换放射,最后变成惨白。即使涂的鲜红的嘴巴也因掩盖不住嘴唇的原色而显得发青。并且急速哆嗦着。眼泪更是夺眶而出,她真没有想到,他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自己这么说话,这让自己情何以堪。

“快走啊,忤在这儿干吗?”楚离冷笑着对男人说:“你不管放什么屁,没兴趣听更没兴趣知道,我就知道我的女友是美玦和清湛就好。清湛过来”楚离冲着清湛招招手

“看见没,这两个都是我的女朋友,她们都很爱我,告诉他。”楚离成心想看这个恶心伪善的男人颜面丢尽的暴怒样子。让他知道,他目前努力力讨好的俩个美女是有多么的爱现在坐在这儿的男人—–我,楚离。

皮草男人扭过头看着清湛清风拂花颜的笑着从身边走过去搂着楚离的肩膀。亲亲热热的在这个小白脸脸上亲了一下。顿时感觉面子全失。

“你听着,充你刚才说的话也不是慈善家说的话,倒是个流氓无赖说的话,别在这儿献丑了,我们都有小离了,至于你给我们提鞋都不配。”清湛的话更不好听,甚至连个正眼也没看他。

“我们不相信,她长得漂亮会没男人?到是你,我们都没兴趣看你一眼,赶紧走。我们相信的真相是,你没女人,她可怜你倒是真的的。”苏美玦跟在清湛后面说出心里话,这个女人太可怜了,看样子这世上靠脸蛋依附男人的女人即可怜又可悲。看在同是女孩子的份上替她说说话吧。气死这样一个不是东西的臭男人。

“你们不要被这个小白脸欺骗了,他除了一张脸以外,一无所有,不像我,除了长得一般以外,要什么有什么?他给你们买的东西都是地摊货,你看我给她买的随便一双袜子都价值连城。”陌生皮草男人以为清湛和美玦是没有看出他真实的身份和财大气粗的实力才这么说。

“哟!”

“咦!”

一语惊倒一条街。吹牛不怕闪了舌头。这世上要讲什么多,人最多,啥人最多?无聊起哄的人最多。何况今天又是周末,里三层外三层包了好几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