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04章 男人的义务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委屈你几夜,睡一楼吧。”楚离颇不好意思的对扇舞说。

“不,我要睡顶层。”

“留你进来睡就不错了,还挑挑剔。不睡就出去。”小寒听见动静从卧室里跑出来,穿着件低胸露背的睡衣。草绿色蕾丝文胸露出一大半。半圆形的雪白奶包紧紧的挤在一齐。脖子上戴的宝石项链搁浅大深深的**沟里,光彩明亮闪人眼光。看得楚离不好意思的背过脸去。

这丫头修练好了,增加了能量石的灵气这该长的地方长出来了。却还是一副小孩子德性,深更半夜里跑出来也不顾忌下男女有别。穿成这样。

“我不挑好的,我只要那间露天星空,可以躺在床上看星星的那间屋。”扇舞弱弱的说话更引起了小寒无端的勃然大怒,认为她是在装相,阴险。

“我家没有那间屋。睡厕所。”

“胡说,回你卧室去,半夜吵着人了。”楚离不敢再闭眼伸手咋乎乎的乱推她,以后要推她只有选地儿了。推肩膀。

小寒生气的一个巴掌拍在楚离肩膀上,发出一声闷响心里恼死了楚离,什么人都敢往家里带,这个孤扇舞明显的不是什么俗人,是什么都不清楚也敢留家里,还推我?。

“推什么推,她就应该睡厕所。睡厨房也行。”

“睡我这儿吧,”闻见吵声的夜香从房里出来解围

“关你个屁事呀,回你房去。”小赐哥因为夜香而冷落她好些天了,她认为小赐不分分钞钞的跟着她就是冷落。早就对夜香心有不满,醋劲横生,今晚算是逮着个出气的借口了。

楚离狠狠的抓住小寒的肩膀。手感滑腻柔润,让楚离心生喜欢,以前怎么抓她的时候没发现呢。丫头长大了就是不一样。

“扇舞,去你要的房间关好门。”楚离回过头吩咐她快上去。自己拖着小寒,将她拖向她自己的房间。扔在床上好一阵的恐吓,哄求,安慰了半天半才让她答应扇舞在家里住上一个月。最后连夜香也出卖了,让楚离出面送夜香去爷爷家里住。以作交换扇舞的条件。

一个孤扇舞,一个夜香,小寒心里都容不下,前者是因为不知底细。后者纯属吃醋。两者相较取其轻,所以扇舞暂时留下,夜香走。

‘到处湿淋淋的,墙上挂满了各种雨伞还有毛巾。这是哪儿?没来过,一个不认识的女孩过来抢了楚离的雨伞,,丢给他一把破雨伞最后还冤枉他偷了她的东西。争吵中撕打中,楚离从床上滚落到地上,耳边滴滴溚溚的水声,在干吗?朦胧中好像是听见雨声。

被子裹勒到他身上很紧,喘不过气来。睁开眼才知道是梦一场。可是外面还有滴滴溚濸声不断。不是梦景,是真在下雨呢。楚离好不容易才从被子中爬出来,走到窗户边,外面真湿了。玻璃上的水滴像一只只的蜗牛弯弯曲曲爬走时留下的路迹。

哦!下雨了。梦境好奇怪。阴沉沉的天看不见阳光,分不清是不是很晚了。应该很晚了吧。完了没早饭吃了。

九点半。还好不算晚。早饭一般过了十点没有吃就会倒掉。楚离赶紧去洗手间刷牙洗完脸从楼上跑下去。五个女孩都在餐厅用餐,很丰富的餐点,怎么今天这么奇怪都一块儿吃?

“早啊,你们。”

“早安,楚离。”扇舞端起一碗麦片红枣递给楚离。

“楚离喜欢喝粥,白米粥。”小寒勺了一碗递给楚离。楚离不接:“今天不喝粥。”

“你喜欢喝粥就必需喝粥。”小寒走过来硬将粥放在楚离面癇,毫无表情的脸看着楚离。那表情告诉楚离:你心里应该排我第一,只有我对你最好。

楚离放下麦片红枣,接过白米粥:“好,喝喝,我喝,你过去坐哈。”端起碗一仰脖子全数饮尽。小寒真麻烦,死表哥跑哪儿去了。也不看好他的小寒。

“表哥呢?”

“小赐哥上班去了。”美玦替小寒回答。

“哦,对了他有好差事,可以天天上班不用每天二十四小时对着小寒啊,真幸福。”心里这样想着的楚离面对着五个女孩,提出申请:“我可以吃早餐吗?”

“可以,就是等你一起吃。”

清湛的回答让楚离生起一阵心虚。等我吃?无来由的聚在一起等我吃早餐,她们想干吗?

楚离抬起头仔细看着她们。从左到右依次坐着小寒 清湛 美玦 夜香 扇舞。应该没事吧至少扇舞没事。小寒和夜香不好,应该也没事。至少不会联合起来。清湛为人直白又懂事不会难为我。美玦人虽小气点可非常心疼我,事事向着我。可能是凑巧吧。

小寒?楚离发现她变化大,这么暖和的房间里怎么穿着大衣?还竖着高领子,除了脸,手在外,所有的地方都包裹的紧紧的。

清湛一头大波浪变成直发如行云流水披在双肩。深蓝色绣花套裙显得她沉静优雅。

美玦的直发烫了挽成两个小球,戴着纷红蝴蝶结。穿着金属亮片的裙子。超短露出两条修长妙腿脖子上还挂了个黑色骷髅头一改往日柔情温婉的形象。

夜香上身着雪白铆钉绣珠针织衫。袖口紧窄束着粉带,七色清纱呈荷叶摆在大腿侧。下着天蓝色紧身裤。简单清丽。

“夜香打扮的很漂亮哈。准备去哪儿呢?你们这是?”楚离心里盘算着怎么对夜香说。可是怎么说都会得罪表哥。如果不是为了扇舞。哦! 对了,想到夜香的可怜相对扇舞的能量相比,夜香简直渺小如蚁菌。跟她说让她去爷家,她要是再次跑了呢?哎!真麻烦,这不是害人吗?自己两度将她找回来又亲自赶她走,不太好不厚道。楚离的内心犹豫不决不知道如何开口。

楚离回头斜着眼睛看看小寒,那张清灵的小脸跟墙体一样没表情。

“楚离,你吃饭呀,两只眼睛看着夜香干吗?她又不是早点..呵呵呵…..”清湛取笑楚离。

清湛怎么开这种玩笑,她又不是不知道?楚离抬头看清湛。她的眼神里有丝丝严厉。难道清湛看出来我想赶夜香走。要不让扇舞走?楚离又回头看看扇舞。

“我有个提意,舅舅想让爷住过来,可是爷孤独惯了不愿意,我觉得哈,我们就分期去陪爷一个月如何?”清湛环视看了大家一眼。眼光扫过夜香时。夜香敏感地怔了一下。

“这个事以后再说吧,我们今天出去玩玩一齐去,六个人。逛街,好久没有逛街买东东了。楚离记得带够钱啊。”苏美玦切了块抹茶蛋糕放在楚离面前的盘子里。情意绵长的看着这个昨天让自己心惊胆颤差点没被他吓死的坏蛋。今天得让他做以补偿。

“好哇!逛街。”楚离貌似欢呼的回答,心里别样难受陪女人们逛街是最痛苦不过的事情了。那穿着高跟鞋的小脚走的频慢且不说还走两步停三分钟,比蜗牛还要慢的节奏。可是面对谁诸方皆是女孩,能不答应吗?

东门港,意父湾,最后逛到华南一条街是东海市买小饰品一条街。上下两个十字架。宽大的街道没有车辆,下面是店铺,上面是住宅。除了十字架方位拐角处铺面位是小吃店之外,其他全是女人饰品,男人也有可是少得很。

楚离最讨厌拎东西,可是现在的他大包小包,包上加包。他曾提议要把东西放进黄金空间袋中却遭到她们的全体否决,回答是不同的东西搁在一起会相互影响。这哪里是特玛的逛街呀,这分明是当奴才使的。

“坐下歇会吧。”楚离有气无力的提意见。

“不歇”

“这东西又不重,每一件都很轻薄,还有这余下要买的小饰品都很轻小,看你平时不叫你干个事,神气虎现。让你推个包就垂头丧气一副蔫瓜叶子样”

“很多啊!”楚离提出抗议。

“多也受着,谁让你是男人,有种别当男人”

“当男人怎么了,当男人就要给你们拎包”楚离走得有气无力伤透了脑筋。由最开始的昴首挺胸变成现在躬腰驼背,步履蹒跚。腰酸腿痛啊。

“男仔就应该有扛得住,遇事得让着女孩,尤其是在女孩需要的时候,比如现在就应该是你表现的时候。男人活在这世上的责任跟义务就是奉献体力,奉献耐力,奉献精力,尤其是奉献财力。”小寒一字一顿摇头晃脑的说法不但让众女孩笑的捧腹,连路人也频频回头看着楚离。眼神内的悲悯与活该更让楚离更到沮丧。

这只小臭鸟,自从来了这里,学会了人类说话,别的本事没见长,这教训人及吵架咋呼人的本事简直就是芝麻开花节节高。

“搞清楚点,我可是你的主人。”楚离气坏了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这一通理论。

“主人怎么了?主人碰见自己喜欢的女人也是天生的奴才命。接着。”刚刚和清湛清理好的一大包衣服搂头挂在楚离脖子上。这里面装的是冬装皮草厚实着呢。差点没把楚离的脖子给挂断喽。

“尼玛,劳子不走了。”楚离累的一屁股坐在路边大树的花台上。以他为中心,大袋小袋五颜六色像葡萄串子一样几乎看不见楚离的那张俏脸。整个成了礼包堆。

美玦看着楚离喘着粗气,走过来看看他这一路背的,提的,拎的,挂的,揣的。从小到大,从挂件到饰品,从轻纱到皮草。

“我们只顾着买,没想到真把你累着了。我给你分担点吧,咱们再逛两个钟头就去吃东西,完后回家。”说完将小件东东塞进自己秀气得不得了的小包包里。这也叫分担?不禁让楚离咋舌不已。

再逛两小时对楚离而言不禁于两个世纪那么长。

“不去了,你们逛了就过来,我在这里等你们。”这一路走来的辛苦简直比打十个莫珂耶男都累呀!楚离抱起脚捶打起来。这身体就不是自己的啦,还折腾就散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