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23章 本少爷不管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夜晚,子时楚离来到阁楼,为了不惊扰其他人,特地将三楼改成望星小阁楼。打开头顶上方圆形大窗玻璃。浩瀚宇空尽收眼底。楚离浴身焚香整衣坐好,双腿盘坐,双肩平直呼吸均匀双目微闭先是一阵进入自然态,慢慢冥思中的周身环境发生改变:金色光明慢慢被灰色侵入,一点点消融。弥漫四野的灰让光明越来越淡,光明开始反击由点状放射性变成固体凝聚成个个圆球,无数个光明金元体高度自转,卷积周围的任何光亮。分开躲闪,袭击遍布弥漫开来的灰色,此时已由淡灰变成深灰。

深尘的灰色如同被搅浑了的泥水越来越浓稠很快就逼退了无数以计的光明金元体,变成沉静的深蓝,无数圈轨道横行竖直交错于深蓝之中,彩色的亮光又从深蓝中冒出,只是这次这些亮光不再受到深蓝的侵袭,反而为它们而衬托,衬托得它们如同展览会中的高级宝石美丽而光辉耀眼。只是它们大部分为银白光体。不再有天,也不再有地,仿佛这是个浑圆而无边际。每条轨道自然而生成周身笼于大气之中,相互排斥亦相互吸引。钟鸣石磬之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宁静而悠远的声波促使着这些星体在宇宙中数以光亿年中凝聚形成或快速地自殒而坠。星空永恒美丽却依旧瞬息万变。

八方四面分别出现一个雪白飘动之物,渐近渐远,渐舞渐近随着身体旁的变化,楚离清晰的看见这雪花之物的核心分别是几位老者,手中凭拄一根无知什么金属的手杖。楚离对他们感觉好奇,可是直觉却知道他们是来找自己,解释自己内心的疑惑。

声若洪钟般的声音响在四野空灵之域:“正邪自古不两立,这是自古以来的观念,然,持有这种观念却是错误,邪恶终究被正义消来,然,有人类的地方绝对不可能做到。人心持正亦持恶,心念一动亦正亦邪。即使条律规化也只能禁人行,不能禁人心。心念动辄之处,周身气场亦变化莫测。楚离,数以万始载年唯一的魔尊子,你看见了宇宙形成之初,多维空间变化隔离了吗?世人都以为宇宙之初乃是一片黑暗。殊而不知宇宙形成之初就决定了亿万年后,人这种灵性生物的心念始动。自私,自利,贪婪,嗔恨,痴狂。三千多年前我们曾与唐朝玄藏大德师兄赌,是光明终究一日消来黑暗,还是黑暗孕育光明而重生。结果是我们输了,玄藏大德师兄涅槃成佛后,破虚空以福德力而说服帝星主位鑫钟,以其虚浮灵影符化与这口青铜巨钟之上。以镇摄人类灵性生物最多的地球。因其琼都之有缘,所以我们几个便一直在这塔内护法以便证实自己当年所赌咒是否则正确。千百年来正义从未真正消灭邪恶。而光明正义往往会在黑暗邪恶之中重新诞生。楚离你身兼魔性与正义。两者交战并非在家你体内化气绞股而痛受,你身兼重职责无旁贷。楚离你记好这句话:大恶聚善而族,小恶凝邪而生。”

”喂!喂喂,你们跟我说这么几句话就跑了!喂!你们是谁呀?喂~~”楚离对着迅速消失的几位老人高声叫喊:“什么正邪与我无关,什么重职责无旁贷与我屁相干。我楚离一生只想报完仇之后瀟瀟洒洒和几个心爱女孩一生快活逍遥,谁管你们那些屁东烂西不知所谓。切。”

看着寂静的宇宙,楚离只觉得满腹委屈,自己一生容易吗?什么屁活都往我头上堆,老子又不是个垃圾箱。 不管!不与老子相关,老子屁事不管。

楚离眼睛一睁,阳光从头顶直射进来。楚离伸开双臂狠狠的呼吸着空气。空气中飘散着食物的味道。

“清湛,好老婆你知道我肚子饿了,煮的食物这么好吃。”楚离叭哒,叭哒穿着大拖鞋从楼上跑下来。步子跨得又大动作又快。

“小心,傻瓜。”

“唔哟~啪。破鸟乱说话,害死我。”楚主从地上爬起来摸着磕得差点流血的下巴,恼怒的看着这只是坏鸟,心想怎么把她弄回东海。 天天在我耳朵边跟妈一样,训斥男人的女人天生只有两种身份,一是妈妈,二是老婆。三凑合着是姐妹。她算什么?表哥是个笨蛋都管不住小寒,任由她跑到我这儿唔鸹吵死了。

小寒看见楚离很乖的主动练功,心里特别高兴。端来一盘糯米红糖酥到楚离面前:“主人,这是小寒特地为你做了的,你最爱吃了。来吃吧。吃完后再告诉我,你修练的进度、来,坐这儿。”

真的是老妈呢,还喊我主人。楚离内心苦叹不已。“小寒,你真的要在这里一直陪着我?表哥会想你的。”

“放心吧,我来去方便,顶多十来分钟,楚离你嫌我哆嗦你,是吧,看你那脸苦瓜相。”

“哪有?小寒你多想了。呵呵….”楚离违心的给了小寒一个大大的笑脸。

却遭到小寒一个大大的白眼:“真是不争气。”

“人家哪有不争气,人家不是天天在练,要不要我发誓给你听。”楚离只是说说,可没想到小寒真让自己发誓言,想着那八方四面的几个老人家因为乱赌咒,耽误了大好升天神级功德。几千年呆在塔下。原本张着的嘴巴此时闭如金刚。

“好吧,我答应你,一定将体内宇宙牵引化掉并融合于《天魔录》之中,好不好。”楚离说这话时还真是下了决心,不会别的,只为后怕。“咦!”楚离放下筷子像发现新大陆一样问孤扇舞:“为什么,清湛摸我,会没有事?”

“对了,主人,我正要和你说这件事,与你的血液相融纠缠一生,有一个痴爱,两个挚爱,一个爱绝,三个喜爱。清湛是挚爱中一个,在救小寒时,我将眉间血捅入她体内,所以她可以轻微的抚摸你,因为爱相近的缘故,如果她没有伤害你的意图,宇宙牵引不会对她造成伤害,否则………..”

“扇舞,你到底是什么人?知道这么多?”小寒终于忍不住问扇舞。

“我是修炼者。”扇舞含笑浅说。

“普通的修炼者不可能懂这么多,扇舞,你到底是什么人?属于哪一脉哪一支派。”

面对着步步紧逼的小寒,楚离不得不出来来打圆场:“小寒不要再问了,扇舞有她自己的想法,我知道她的修炼程度。不是你可以比的。”楚离回头对扇舞说:“你回家里去吧,夜香在家等着你,很多地方没有你,她会没有方寸。”

“是,主人扇舞吃完就走。”

迷人的春日阳光总让人产生庸懒的感觉。送走了扇舞。楚离独自回学校。发现路上有人跟着自己,不由自主的精神一振。回头看时对方装做买东西。楚离想到了那个狗屁国外黄金岛主的女儿,比南。

前不久带着人来,想杀自己一个下马威,一来看着暮雨龙若在场,看他们的神情非常在乎暮寸龙若会参加进来。二来自己也回报他们一脚,基本上在气势上扯平了。自己到琼都,表面上只得罪了这个比南。而这后面跟着的二十五六岁方额,尖下颔的家伙是谁?楚离只当没发现什么。身子一转。避进学校对面一条僻静街道。

“滚出来 。”楚离从墙头跳下来,将跟踪而至的五个男人吓了一跳。愣了半天还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出来。倒是自己在楚离一声硬吼中露出原形。五个人纷纷感到丢人不已。

“特玛的,老远老子就发现你们一个,二个,三个,四个,五个人跟着老子不放,以为隐蔽跟踪老子就发现不了你们吗?笨蛋,你们是比较南的人。”楚离认出中间那个光头。现在是白天,阳光普照这五人的身高形像毕露无遗。

中间的光头生的威猛而壮实。五官端正的脸上如果露出谦和的笑容,肯定会让人以为他只是个非常有安全感的领家哥哥。而此时虽不算狰狞却也近似凶狠。

左一身高最高,厚厚的嘴唇显示出他贪婪喜耍的本性。不由的让楚离想起了于波,对他顿生恶感。左二个头矮一些,蓬松的长发齐耳,左耳戴着一只银质骷髅耳钉,让狭长的脸,吊三角眼及整个脸庞稍微往上提升,让人看着不是那么奸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