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7章 弃猫虎子
作者:蓝田烟  |  字数:5124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路过一片樟树林,卓颖拉拉我的手说:“嘘!”

“干什么?”我小声问。

“你听,有小猫在叫。”

我仔细听,真的听见猫叫。“也许是野猫在寻找食物。”

“不像是寻找食物的声音,你没听出来吗?叫声很凄惨。”

“喵……喵呜……”两声响亮的猫叫传来,的确凄惨。

“会不会是受伤了?”我说,“去看看吧。”

在树林深处,一只猫蹲在那哀嚎。猫眼在黑暗中发出绿色的幽光。这让我想起那些躲树林里的野鸳鸯。我打燃打火机,猫受光的刺激闭上了眼睛。这是一只有虎斑条纹的小猫,大概脚受了伤,蹲在地上只能叫,就是不能走动。

“可能是被小孩打伤的。”

“它好可怜。”卓颖说。

“别管它了,它的主人会来找到它的。”我拉着卓颖走。像这种被人遗弃的小动物实在太多了,我第一眼就看出来它是被人故意丢这儿的。更何况它还受了伤。

“它的主人真的会来找它?”卓颖不相信地问。

“当然是真的,起风了,天凉。我们回家吧。”

“哦。”

回到家,卓颖马上从冰箱里拿出食物说要给小猫送去。被我劝住了:“可能它的主人现在已经把它带走了呢,去了还白跑一趟。都这么晚了,洗洗澡睡觉吧。”

“哦,好吧。明天我们再去那里看看它还在不在,好吗?”

“好,你先去洗澡吧。”

接到我爸的电话。

“儿子,中秋节快乐!”

“爸,你也中秋节快乐。”

“今天过得怎么样?开心吗?”

“还行,刚刚才从外面回家。”

“那就好。离婚的事……”

“爸,你别说了。我不想听。”关于他们离婚的事情我真的不想听,特别是这样的晚上。

“好,我不说。我往你卡里打了三千块钱,缺钱的话跟我说一声。”

“嗯,好的。我希望你有时间回家去看看乐乐和妈妈。”自从离婚后,我爸就一直住在外面租的房子里。

“你妈……”

“我希望你去。”我打断他的话。

“好,有时间我会去的。儿子,很晚了,早点睡。”

“好,你也早点睡。”

跟我爸的对话,基本上永远都是这几句话。他不厌烦我却烦透了。洗了个热水澡,给我妈发了条迟到的祝福,关机睡觉。

我是被雷声惊醒的,那道闪电照亮了大半个天空。风很大,窗户被吹开了。我起床去关好。这样的天气,一定会有大雨。不知怎么,我的脑中忽然闪过那只猫的样子。不知道它走了没有?

我穿好衣服,找到手电筒,拿起雨伞往樟树林跑。风真他妈的大,吹得人都站不稳。路上一个鬼影都没有。此时,连狗都躲进洞里去了。

快到达樟树林时,我看见一束灯光朝我这边移来。这么晚了,会是谁呢?难道是小猫的主人良心发现又来找小猫?我很疑惑。

那束灯光近了,隐约可以判断是个女人。什么世道,连女人都这么心狠手辣了,亏你最后还良心未泯,不然你等着被雷劈吧。我想看看这个女人长什么母夜叉模样,把电筒朝她脸上照。

“咦,卓颖?”卓颖怀里抱着那只小猫,眼睛被灯光射得睁不开。

“你是小猫的主人吗?”卓颖用手挡着灯光问,“它受伤跑不动了。”

“卓颖,是我。”我说。

“苏通?你不是睡着了吗?怎么……”

“你不是也睡了吗?怎么一个人跑这儿来了?”我有点生气,一个女孩子,这样的晚上独自跑到这里来,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我……我想看看小猫的主人找到它没有。你看,它还在这里。”卓颖指着怀里睡着的小猫说,“我在这里等了很久,它的主人也没来找它。”

“为什么不叫我一起来?出事了怎么办?”我莫名地伤感。卓颖太善良了,她居然在这里等小猫的主人来。我很想告诉她小猫的主人遗弃它了,永远不会来了。可我说不出口。

“你不准我来,我怕告诉你你又拦着我。”卓颖委屈地说。寒风吹得树叶哗啦乱响,卓颖瘦弱的身子显得那么单薄无助。

“傻丫头,要下雨了,我们赶紧回家吧。”我脱下外套披在卓颖冻得发抖的身上,然后从她怀里接过小猫。小猫喵呜一声又睡着了。它的后腿受了伤,有一块紫红色的血痂。可怜的小东西。

“卓颖,你喜欢它吗?”回家的路上,卓颖一直沉默不语地跟在我后面。

“喜欢。小时候我奶奶养了好多猫,我经常去逗它们玩,喂它们小鱼吃。可我妈妈不准我养,她说猫很脏。其实它们一点也不脏,而且很乖的。”

“那我们留下这只小猫吧。”

“可它的主人找不到它怎么办?他一定会着急的。”

“没关系。它已经换主人了。现在你才是它的主人。”

“我们真的收留它?”她不相信地问。

“当然收留它,就像当初收留你一样。”

“不骗我?”

“骗你我又没有饭吃。”

“讨厌。”卓颖娇嗔。听她的声音,她很开心。

小猫就这样留在了我们家里,卓颖给它取名叫虎子。它是男的。

第二天,我和卓颖抱着虎子去看兽医。兽医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太太,戴着老花镜。她从卓颖手中接过虎子,低头查看虎子的伤口。然后转过头对我们说:“怎么伤成这样?骨头都断了。”

卓颖听到骨头断了急得忙问:“医生,这伤能治吗?”

老太太隔着老花镜白她一眼:“治是能治,不过好了后也是瘸子。你们怎么能虐待动物,小心我告你们。”

我连忙解释:“我们没虐待它,才出门一会儿它就不小心从楼上摔下来了。

老太太大概很看不惯我俩:“你说你们年轻人连只小猫都照顾不好,以后生了孩子怎么当好父母?”说完还不忘瞟一眼卓颖的肚子。我反应过来,她看不惯的是年轻人啊。老太太她把我们当成早婚早育的夫妻了,呵呵……

“奶奶,我们不……”卓颖想解释,被我拉住了。

我乐得舒服:“奶奶,您教训的是。等她生了孩子我们一定尽心尽力好好照顾。”说完还故意搂搂卓颖的肩膀。卓颖想发作却碍于老人面前,不好失礼。这回让她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吧。

“隔两天再带它来打一针。记住,药末混在它喝的牛奶里。腿上的夹板两周后再取。”老太太叮嘱得很仔细。

“嗯,好的。谢谢奶奶。”我从老太太手里接过龇牙咧嘴的虎子向她道谢。

“虎子,你别对我摆脸色,给你打针的又不是我。”我逗它。

卓颖却来挑拨我俩的关系:“虎子,臭苏通昨晚还想不要你呢。别理他,来,我抱你。”

我以为虎子听不懂人话,谁知道卓颖的话刚说完它就挣扎着要去她那。哼,重色轻友的猫,看见漂亮女生也会春心大动。

“好,爸爸刚好抱累了,现在让妈妈抱抱虎子。”我故意气卓颖。

卓颖温柔地抱着虎子:“臭苏通,你违反条约第二条,明天早上的牛奶别想喝了。”

“没吧,卓颖,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饶过我这一回吧。”我苦苦求饶。

“知错了?”

“嗯,我错了。”我点头如捣蒜。

“原谅你可以,不过我得再加一条条约。”

“啊……还加?”我当场晕倒。太狠了,卓颖这女人明显要置我于死地。上辈子我作了什么孽啊。

“臭苏通听着,二十一,虎子正式成为家庭一员,苏通不准欺负它。”卓颖说完抱着虎子走了,“虎子,咱们吃鱼去。”

剩我一人待在原地思考,在家里我排第几啊?地位呢?天哪——

晚上,躺在床上继续看《挪威的森林》,电脑里播放着爱尔兰轻音乐。这种氛围既能让我安静看书,又能让我马上进入睡眠。

滴滴,QQ头像闪动。谁呢?都这么晚了。

青衣罗裙跳出来:臭苏通,忘了告诉你了,国庆假我会回家几天,你要好好照顾虎子。附带的还有一个笑脸。

没事霸王:你怎么知道我在线的?我一直是潜水的呀。

青衣罗裙:你这个夜猫子,半夜起来码字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附带一个吐舌头的调皮脸孔。

没事霸王:知音啊,你简直是我肚里的蛔虫。

青衣罗裙:能当你的知音真是万分荣幸。不过蛔虫就算了吧。对了,你现在在干嘛?

没事霸王:看书。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

青衣罗裙:喜欢这本书吗?

没事霸王:喜欢。已经读第三遍了。

青衣罗裙:我也喜欢,我读了四遍。

没事霸王:你现在在干吗?

青衣罗裙:跟你聊天呀。

没事霸王:别忽悠我,我说的是刚才。别让我猜哦,你知道后果的。嘿嘿~~

青衣罗裙:刚才我给虎子用毯子铺了一张小床。

没事霸王:虎子可是男的,你不怕它偷看你换衣服?

青衣罗裙:要怕的是你吧?它只是一只小动物。

没事霸王:你别小看小动物,据说猫的智商很高的,说不定……

青衣罗裙:你思想好Dirty。臭苏通你平时都看谁的书呀?

没事霸王:我只看劳伦斯的书,像《查特莱夫人的情人》(注:曾被列为禁书)啦。

青衣罗裙:别开玩笑了,说真的。

没事霸王:劳伦斯的书我的确看的,还看过杜拉斯的《情人》,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很多很多。我看书没有选择性,有时候《女人月刊》也看的。

青衣罗裙:呵呵,研究女人吗?

没事霸王:是呀,写小说时可以更深刻地描写女人心里的感受。

青衣罗裙:你做事好有目的性哦。交朋友也这样吗?

没事霸王:我朋友很少。因为我从不主动交朋友。相对看书来说,我对朋友基本没什么要求。只要我生病躺在医院里打点滴时他能来看我陪我说说话就很满足了。

青衣罗裙:要求真的好低哦。那为什么不主动交朋友呢?

没事霸王:我不知道,习惯吧。心里总是产生一种抗拒的感觉,而且我害怕与人交往,我学不会那种圆滑。例如一个人在吹牛,别的人会一笑置之,但我就会受不了,一定马上找出他话里的漏洞。

青衣罗裙:你要尝试去融入他们呀,社会就是在这样的。

没事霸王:我不想逼自己做不想干的事。再说,我喜欢写作,不仅因为它是件孤独的事,更因为它可以使我暂时摆脱社会,活在自己设置的人物中。在这里,我就是上帝,所有人物的命运全掌握在我手里。我想让谁开心就开心,想让谁难过就难过,甚至可以要他去死。

青衣罗裙:臭苏通,你太偏激咯,要走出心里的阴影,这样你才会开心。很晚了,早点睡吧!晚安!!

没事霸王:晚安!

下了线,对着电脑屏幕发了几分钟的呆。我真的偏激吗?我问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