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02章 白捡你回来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楚离眼不看美玦,只向她伸出五指,美玦感到一股引力将她吸到楚离身边。熟悉的手法与手感让她想起上次在田郊时。他也是这么给她治伤,那时候他眼睛好温柔。可是现在美玦有些害怕楚离,身体微微发抖,眼神甚至不敢直视他。

“去,到清湛那儿去。没事别到处遛达。”目不转睛,语言温柔而有磁性只是脸若冰霜,美玦不知道楚离想干什么?只感觉他有杀人的倾向。

“主人,你不能去。”孤扇舞挡在他面前。

楚离的眼睛闪出一道邪魅光芒,面前人影一恍已不知去向。

“小寒,你留在家里,我去。小赐少爷。”扇舞向小赐丢去一个眼神,示意他留住小寒。她去了不是多余就是添乱。

孤扇舞双手举合十举过头顶。曲线扭动身体转眼亦不见踪迹。

东海的冬夜,晴空万里,水晶星星像刚刚被海潮冲洗过的眼睛,一闪一闪挂在空中。稀薄的云彩总是赖在月亮身边,试图裹住她的莹光四溢的身体不让人们朝她露出贪婪眼色。

弯曲平坦的国道上面,两辆汽车相互追逐超越拦截。

“想跑吗?”

蓝色姬妖被一股突增的劲力击中车头,整个车身毫无自主的转了几个圈最后翻倒在坡下的农田里。另一辆黑色施布吉塔快速停下来,从车里出来一个身形魁梧。军绿色休闲西装的男人和四个青年高个男人直奔农田。爬在翻倒在农田地里的车顶。呼喊着:“小妹,把手给我,给哥哥救你出来。快点”

驾驶座上头朝下,被撞得头破血流的正是金宛玉。此时的她见到自己满脸是血,惊吓得哭叫起来:“大哥,我是不是毁容了”一阵剧烈的刺痛从腰椎传进大脑神经。

血肉模糊的手从驾驶室碎玻璃中颤颤抖抖的伸出去。此时的宛玉很后悔没有听哥哥的话,坐飞机离开东海市。更恨透了楚离为什么这么绝狠。她想不通,他明明知道自己喜欢他,为什么下手会这么狠。

“死到临头,还关心脸蛋是不是还漂亮?一会儿就要变堆腐肉。那时候更漂亮。”楚离的语气很温柔,像春风吹拂人们的耳际,而语言却很寒毒,像滴血的冰刀从你的眼睛里刺进去。透着恐怖绝望还有折磨。

人在未死之时都大言不怕死,可是当死亡临近肉身受着强烈摧残痛苦时,面对死亡就不止是害怕还有精神上的摧残。金宛玉此刻就是如此。汽车车门死死的困住她。破碎成齿形的玻璃像张猛兽的嘴巴,睁着嘲笑的眼睛一点点祼嚼她的鲜肉红血。大片的血液流淌在它的身体内。

“哥,我不想死,不想像姐那样毫无知觉的被火烧都无痛感”宛玉的脑子里想起,平日张牙舞爪的二姐躺在冰冷的棺木中被推进火红的炉塘瞬间化为灰烬。

“哥,我要活着”

看着车内披头散发眼泪和着血液模糊不清面容的小妹。金蝎觉得头盖骨快要压碎神经细胞。虽说他一生闯荡江湖,杀人无数,无论什么死法,什么人都在他千奇百怪的死刑中或乞怜,求饶,怒骂,悲嚎。他都漠然而视甚至引以为乐。可是今天看见二妹和小妹接二连三的死在自己面前。他在这一刻不得不想到报应。

他一面让手下的人奋力托起汽车,试图从车里救出小妹,一边抬头向苍茫黑夜中。一个瘦高面带狰狞的男孩向他们一步步走来。脚步很轻像鬼魃,明明就在你的眼前却偏偏让你看不见他的脸,或者是让你看不清死亡却清楚的让你知道死亡已经束缚了你。就像猫爪下的老鼠,故作悲怜的看着它的挣扎乞讨。最后还是不免一死。

小妹的哭声及家里的妻子小孩像过电影胶片一样在脑海中闪过,最后是一些跟随自己多年的兄弟。

恐惧让人发疯崩溃,可是同样也会让人清醒唤醒良知的存在。金蝎属于第二种。既然知道自己难脱一死就没必要再牵连其他人。小妹活不成了。一家三口孤苦无依相依为命从底层社会,用尽手段,拼打至今可以说是用很多人的尸骨铺成的路,今天,好啊!报应就报应吧。一家三口同赴黄泉。

金蝎朝着那束白影缥缈走去。他知道今天下午,小妹使出个小点子让楚离这个魔头,在不知情的状况下给死去的大妹披麻戴孝,当了一回孝子。尔后,又通知新闻电视台将暗中拍摄的一切交给媒界彻底暴露了楚离的身份,以及他当孝子的场面。楚离何许人也?经得起这般侮辱吗?肯定是要报仇,所以金蝎让小妹下午离开,可惜小妹太固执,才有了现在的局面……

楚离看着金蝎独自朝自己走来。仇恨的血光从眼底深处透过夜的黑射向自己。魁梧的身体沾满泥浆叶草。样子很狼狈,身体内却沸腾着男人的血液。双手握拳骨骼在无限深蓝里只听见‘咯咯咯’清脆的骨节声响。

秒钟,一连十几个虚影成竖一字队型站在金蝎面前。

“蝎哥”小汉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面前,推开金蝎,上去对着影子就是一脚。

“啪啪”小汉的单腿刚踢到虚影,整个人就被抛翻在空中,只听得数声骨断响。人在空中毫无声息的落在草地上,没有声息。嘴角流着血,两眼圆睁死透了。

金蝎胸腔里注满了仇恨,俗世的双眼无法辨别那个才是真正的楚离。从喉咙里吐出一声凄怆的笑声。金蝎也没必要去分哪真哪假。反正就是一死。只是可惜了随身带的四个人,真不应该带他们来。白白的让他们送了死。

脚下用力一蹬,双拳夹着凌厉的风势向楚离袭面而来。白影躲过双拳倾斜三十度身形,滑到金蝎身后,未等他转身。双手抓住颈及腰部,举起魁梧的金蝎面朝天向蓝色姬妖的四轮底部砸过去。

这儿。金宛玉的上半身刚刚被这三人解救出来。看着大哥被拎举而起毫无还手之力被扔过来。撕心裂肺的兄妹情义使她悲凉的高喊一声:“哥………….楚离……”后面一句,都是我害了你,挤在胸膜内没有说出来。后一句‘楚离’包含着恨,悔,莫名其妙的爱意。

往往说别人单纯的人,自己也不会太复杂。金宛玉就是如此,从未有恋爱过的她如何了解男人的心思,只想借着姐姐的事即给姐报了仇,又能让他来找自己。她哪里得知这个‘找’却是要绝了她们一家人的性命。楚离就是楚离,不是普通男孩。她怎么能用看普通男孩的心思来度揣楚离的心性?

温柔沧悲,恨绝缠绵的呼喊让楚离微微一愣。这个女人,劳子跟她什么事都没有。怎么这声音听着好像劳子跟她有过千年之恋似的。

深绿色电光绕着蓝色姬妖。金属断裂的碰折声让楚离看见,原本四轮朝天的汽车此刻。左右二飞断成半。

正前方,娇小的身影刚把濒死边缘的金蝎放在田畦边。回身以掌风吸过金宛玉,兄妹倒在一起。惊讶的看着这个上午陪楚离一起去吊唁的女孩,她的眼里潮冷似雾,没有杀意亦没有一切情绪。但是有一点金宛玉相信自己的直觉,这个女孩是来制止楚离杀死自己和哥哥。

回过头低声对着惊慌无措的三个马仔说:“扶着他们走回去。”她特地加重了‘走’的语气。

“孤扇舞”

“主人”

“你想救他们”声音低沉冰冷没有感情。

“他们命不该绝。”扇舞慢条思理不卑不亢。看似很慢却在最短的时间内走到楚离面前。

“他们该死,黑社会流氓人渣。挡我都者死,让开。”楚离闪身冲过去,不一会儿就停留在路边惊呆的看着前方的五个人。五个俗人。他们走在大路上,双脚及身体却不在大路上,明显他们在另一个空间走着相同的路。

楚离回头匪夷所思而气愤的看着孤扇舞:“劳子捡你回来,不是让你跟劳子作对,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只要我想救的人,万世星空,六道轮回无人能抢。”温柔如细雨的声音铿锵有力。

“我呸!”楚离使劲的往地上吐了一口痰。以示对她所说大话的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