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01章 误当了一回孝子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你特玛远不是劳子的对手,还敢跟劳子打,自寻死路,不知死活,今日劳子让你和你姐配对,免得黄泉路上孤独。”面对一身素白长裙,长发高挽,素颜泪面的金宛玉。幽冷气息从她体内漫延而出,丝毫不似刚才的单纯真挚。

楚离咬牙切齿的说着话,目光隐含杀气,嘴角划出一丝寒气。舅舅的嘱咐忘记到九天云外,左拳击向金宛玉头顶。臭女人装单纯欺骗劳子。美名其日什么让老子戴小白帽是风俗。等老子一跪后面的纱就掉了,这不是披孝吗?简只是让劳子无颜面生存在世。

“好啊!你是真男人你就打,我不还手。虎叔一世英名让你败得精光。这样更好。”金宛玉非但不躲,反而头往上一抬,脚往前一抬。双手背在后面,一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豪云盖天与气冲牛斗,恨填胸腔的身体与楚离撞到一起。

眼见这一拳就要让她香消玉殒,可是面对金宛玉不畏不惧不闪躲,更无还击之势。楚离倒还不好意思了,左拳一划,拳风挥到之处,半截灵案托着红姐的遗相,供果香熏支离破碎掉了一地。花圈花蓝蔑断花飞。数十位马仔仰天八叉的爬倒一地,痛苦的**彼此连续。

“三妹”

“楚离”

金蝎与高天虎父子回头看势头不对,赶紧奔跑过来。死死拽住楚离以免他再次撒野。

楚离见金氏兄妹你推我,我挡你。楚离不顾高云赐的拖拽,阴狠的笑着说:“好一对情深义长的兄妹,争着找死,劳子成全你们让你们一家在地下黄泉团聚。”

“放肆,楚离”高天虎因用力过度,腿上的血渗透出裤子,滴落在地。楚离看着一阵心疼。不敢再造次。否则舅舅这腿上的伤就白替自己受了。只是狠狠的瞅着这对可恶的兄妹,尤其是金宛玉,人家说妇人心最阴毒,就是她了。

“聚你个头,自己笨得似呆瓜。大老远的跑来烧高香求着戴孝。死也是先死你个小白痴。”金宛玉不甘示弱,伸长脖子瞪着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满眼的鄙视戏谑,满眼的恨意仇怨,满眼的挑衅好强,满眼的喜欢羞涩。直直的抵视楚离的双眼。看着她满眼的浓浓的意境。脸蛋因羞涩而充斥浓郁的红艳。

楚离愣是被她模糊的情感弄的满头浆糊。连下一步怎么出手都忘记了。这个坏女人居然还喜欢上我了。呸!劳子才不要你喜欢。

数百名马仔见势不对,纷纷抽起早已备好的刀棒迅速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上来。只等金蝎一个动作。

高天虎紧紧握住金蝎的手。以眼示意何必让弟兄们枉废性命。一切由他来。

“楚离,事办完了,回去”高天虎跛着腿过来拉楚离。严厉肃冷的目光让楚离极不甘心。这简直是特玛的奇耻大辱啊!

金宛玉上前一步,娇喝:“不许走,要把这收拾干净,我姐岂能由你侮辱”

“呸!你姐就是个….”嘴巴被高云赐捂住。楚离急的恨不得将表哥的手指咬断。金宛玉拒绝莫胖子叫人收拾。莫胖子根本不理会金宛玉,叫来几个动作麻利的马仔,将灵案重新收拾干净。

莫胖子拉开怒目相瞪着金蝎。手使劲拉着他忍不住几欲就挥的胳膊。回过头对高天虎说:“二哥,赶紧带着楚离走。让楚离滚得越远越好,省得主人看着心烦。这孩子太不懂事了。要好好教育。”

回头看着气忍难耐的金蝎,附耳低声说:“蝎子,这小子,你就是倾尽所有马仔也不是他的对手,今天可是红妹子的葬日,忍一时之气,以后再算帐”

“戴顶小花帽,鬼知道你是披麻戴孝。看你舅舅腿跛滴成这样子。你就忍忍吧。灵堂也让你砸了,气也出了走走走吧你。”莫胖子回过身来推着楚离向门外走去。

被众人拖拽着快要出大门的楚离,突然回过头来指着金宛玉大叫一声:“她骂我,还喜欢我。”

“晕…….”

妙后,全场轰笑。

“放什么屁呀,人家都快要恨死你了还喜欢你?你杀人家姐呀。”高云赐此时真不知道如何说这个表弟了。真时候觉得他真像个白痴。

幸好没人注意到她,宛玉直觉得全身血液滚烫的湧向整个脸庞,没想到这傻蛋居然当众说自己的心思来。还好没人相信。还好,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个小傻蛋吸引去了,无人看到自己的羞容,脸好烫,宛玉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脸烫的像火烧。羞涩的她用手抚摸自己的脸庞,冰凉的小手快要被羞涩融化。

金蝎回头看看小妹,心里有了几分明白。

“你们拽什么拽?拖什么拖?我又不是不会走。你,扇舞快点去骂她,你是女人应该会骂人吵架”楚离的话再次让众人大跌眼镜。也遭到孤扇舞一记厚重的白眼。

“首先声明,我家主人楚公子是承禀故乡习俗,所以才会头戴小白帽以白纱遮面祭奠亡者,因为太过于忧伤,所以戴错了面,导致大家的误会。敬请原谅。并不是像宛玉小姐所说的戴孝,我代表家主向丧事主家赔礼。”孤扇舞说完向前走一大步,纤腰弯九十度以示诚心。

金宛玉站在大哥身后看着孤扇舞。嘴角扬起孤度阴冷的笑笑。

“怎么了”金蝎发现小妹表情有异。

“哥,看今晚,我一定能替二姐讨回公道。不一定用血,嘴巴就能让这傻小子活活气死。饶是这女人嘴巴会说也没有用。虽然他楚离很厉害,可是他很单纯”看着被众人强行推拖走的楚离,宛玉嘴角露有喜色。

金蝎以惊讶的眼光再次看看小妹。不错,出去学了几年长本事了。不再是让自己牵挂担心的妹妹,学会遇事用脑子了。

“小妹,我就知道你不会对你二姐无情。”埋葬了宛红,回到家里,金蝎试探着小妹的用心。

宛玉深深的叹了口气:“哥,说出来你会骂我,我真对二姐没什么感情,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想找机会多多接触他而已。那个小白帽是我临时做的。”

“你就不怕他一掌杀了你?”金蝎很惊讶小妹的大胆。

“我听洪渴说了他一路的表现,觉得他是个单纯的男孩。哥,我是真的喜欢他。你猜他会喜欢我吗?”宛玉递给大哥一杯菊花枸杞茶。自己也端了一杯饮了一口。

金蝎看了小妹一眼:“做为男人我观察觉得,楚离属于那种心柔情狠的男人。喜欢的女人应该是那种温柔似水的女人,你这种,没指望,你看看你喜欢他都这么耍着整他玩,他不怕你哪天真恨他了,还不把他阴死。”金蝎并不希望小妹和楚离在一起。一个小男孩功夫无端这么高,肯定有问题。这种人还是避着的好。

宛玉打开电视,此时正是东海市新闻时间:金鼎酒店董事长金宛红的丧礼前出现神秘男孩为其披麻戴孝。据她家人所报,神秘帅仔就是前几个月大闹东海医院并从二十几层楼跳下来毫发无伤的男孩,居然是金宛红董事长生前所收下的干儿子。

母子情深,这次惊闻母亲去世,特地制作母亲金宛红生前最喜欢的小白菊花戴在头上,以此来表达深切的哀思……………。

“砰!….”

一声巨响,电视机爆炸了。五十二英寸电视机的碎片四下飞散。荧光屏片因劲力的强度而伤到躲避不及的苏美玦。捂着受伤的脖子,鲜血从指缝间流出。惊恐的看着楚离因暴怒而显狰狞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