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11章 暮雨龙若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还没走近学校,很远就看见校门外停着很多部名车。很大的学校门分成三条路,中间走车,两边走人。

高大的学府大门很远就写着‘琼都大学’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黑色大理石在阳光下泛着漆亮的水纹光华。宽大黑色屏幕上红色的大字通知及学校区域分部图以供新生们自己寻找,以便对号入座。

清湛是动物系,美玦学的音乐系。楚离选择是的法律系。三个人进了学校就按照区域图各自找自己的学系。

法律系在学校区域外围正北方,以一排高大玉兰隔开后面是男生宿舍及十层楼的男生公寓。

楚离绕着钟楼看了一圈,觉得很稀奇想上去看看,可惜被封住了。本身就是古迹是需要保护所以不对外开放。对着窗棂洞看进去,里面很黑。巨大而沉重的古老钟鼎,青铜还保持着穿越千年的光泽,黑暗中偶尔透射进去的光线使它显出千年的尊贵神秘。足有两层楼那么高,上面镌有古文,还有图案。

肩膀被人拍了下,回头一看没人。紧跟着这边肩膀又被拍拍。未扭头就闻着一股香水味,从肩头细白的纤手看去,以为是那位美媚。等顺着纤手看向脸时。楚离这才发现对方是位男生,年龄可能跟自己要大点。

细腻粉白的皮肤,尖尖的下巴,狭长多情的双眼。红唇似樱。未开口谁都会把他当女孩,因为棕色高领毛衣遮掩住他那核桃大的喉结。

‘咳!哼~’楚离清清嗓子将他放在肩膀上的手移掉。

“干吗?大家都是男人嘛,还这么见外而且都是一个系的,,我来自我介绍,我暮雨龙若,法律系大三五班”说完就将那只柔若无骨通体纤晶的玉手伸了过来,以示友好。

楚离也将自己的手伸过去,玛的!手感真舒服,握手的一瞬间你会忘记对方是个男人。

“我叫楚离是新生,至于那个班还要等老师分配。再见”楚离说完抬脚就往前走,早点离开这个娇柔而不媚腻的男生。

“琼都大学法律系,有条不成文的规矩。在新生入校的那天,必需在两个小时之类自己找到法律系大楼,否则另选他系”暮雨龙若在背后警诫楚离快去教政楼报到,以报到的时间为起点。两个小时之内,否则就是自我放弃就读法律系资格。

这条规矩从建立之初就受到来自各方的压力。要求废除。可是校方仍然坚持,也饶是如此,琼都大学出去的法律英才都比别校精英要强出很多。据说都与这条路有关。

不是听他提起,楚离简直就忘掉了。冲他说了的谢谢,回过头就往教政厅黄主任报道办公室跑去。

办公室里已经是人山人海,楚离被挤到过道的末端听着历经二小时不知路的同学的报怨。

“明明看见了,就是走不到跟前去,真邪了门了,怎么有的人走的过去”

听着这些新生的各种报怨及兴奋的说辞。楚离明白了这条路有问题也许是个阵法。奇怪前几任校长是干嘛滴?无端端摆个阵算哪们子事。楚离险些被前面的人挤得摔下楼梯。看着前面黑压压的长蛇阵。看这情形要等到什么时候。不如挤到前面去。节省时间。

“拿来”“快点”

面对着面前坐着的这个精瘦长脸的黄主任所说要的什么拿来,还快点。楚离真还不知道他到底要什么,自己要给他什么。索性将手里的东西都放在他桌面上。

“笨蛋,干什么?”黄主任看着这个新生不知所谓的往自己办公桌上堆了一座山,忙了几天的他累疲交加,疲于解释更没有好脸色给学生看。直接雷霆万倾的从桌上将这堆山扒拉下去。楚离眼疾手快,双手拦住。

委屈郁闷的说:“你又没说要什么?我知道给你什么?”

“通知表”咆哮声不低于雷鸣。震耳欲聋,每年都接待新生,没见过今天这么笨的。黄主任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撑着桌面:“长得像个人,为什么这么笨啦”

办公室内外一片哗然大笑。

楚离气晕了。回头一看,后面长蛇阵每个学生手中都攥着一张通知单,还有身份证复印件。

楚离知道自己没有复印身份证。扭头就跑出去。书包被人扯住。清脆的声音:“帅仔,别生气,楼下就有学校复印室,价钱虽然贵点,可节省时间”

从楼上跑到楼下每人手里皆有份。玛的他们怎么人人都知道?稀奇。害得劳子白折腾。

刚从复印室走出来。

“小离,你怎么才在这儿。我和清湛都弄好了,就来看看你”楚离定睛一看是二位女友。叹了口气说了经过。

“原来你不知道呀,还是美玦猜对了。你赶紧去吧,我们就在这儿等你”清湛看着小离的糊涂样子,催促着他应该准备什么?

“你们早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害我穷折腾”楚离张嘴就开始埋怨别人。

“我们一起知道滴,只是你没仔细看通知而已。快上去吧糊涂蛋”清湛推着他快走。自己和美玦走到花园吊架秋千那儿坐好轻轻摇晃着。

“早知道我是糊涂蛋都不提醒我重点。哼!”楚离揣着表单闪电一样的冲上楼。

“你……”黄主任不信任的看着面前的楚离。伸着脖子看着走廊。明明是亲眼看着他走出去。就算是有人给他送过来。可是他也要挤一会儿才能挤过来。怎么这么快速度。

“刚才那个傻瓜是你哥哥吧,你们是孪…….”黄主任的眼光定格在个人简历表上:家庭独生子。

看着楚离满脸的不高兴。黄主任干笑两声:“小家伙跑得还挺快,给你两小时”。

背后黄主任张大了嘴巴半响闭上:“这….是怎么在跑?”

学校中间是钟楼,教政厅坐落在钟楼左右两侧形成一体。内围分别是十一个系学,分成四栋楼。中间圆形体育场。外围是法律系,宗教系,哲学系。这路可谓是四通八达。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端倪怎么就难走了呢?

“你们俩去那个茶吧等我。去吧”楚离看着女友的背影。心里想谁特玛非要走这么麻烦。哥飞过去一回去。瞅瞅四下无人。

呯!的一下,楚离掉到地上,摔起屁股下腾起一层灰。空中鸣起幽远恬静的钟声。哥撞到什么上面了,好痛。楚离前面捂额头,后面揉屁股

背后传来嘻嘻的笑声。楚离恼羞的回头一看正是那位学兄暮雨龙若。

“还是试着走过去吧,我看好你,空中行是行不通的”他靠在后面墙根上,黑色大衣敞开,露出棕色粗毛线针织高领毛衣,下着一条深蓝裤子。即是那张俏脸透着女人秀姿,而这身综合看来也带着男性的萧洒。

只是那双狭长半眯的双眼,看得让楚离浑身不舒服。透着几份挑逗暧昧。看着楚离在看他,他头一仰眼睛睁大,棕黄的睛珠像琥珀闪着珠宝光华。

“要我扶你起来吗?”他并没动。显然只是礼貌性的问问。

靠!老子要你扶?玛的。楚离双腿用力一跳就起来。蔑瞅了他一眼。拍拍身上的灰,刚准备走路。后边这位老兄又开口了:“你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看你怎么走”

“你特玛过不去想利用老子吧”楚离回过头死死盯着这后面的假女人。

眼前一晃,学生证上写的很明白正是这个俊秀无比的男人,暮雨龙若法律系大三。

“我在你前面,你要是跟得上的话……”

楚离没等他说完,烦得咆哮而出:“跟个屁,各走各的,老子对长相女人化的男人最讨厌”说这话时,楚离忘记自己也属于正宗小白脸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