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20章 神奇的古钟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正中下怀,楚离假惺惺的劝说:“还是不要去吧,万一学校追究起来?”

“追究什么,上午好多人跳下深坑,摸来摸去,你要是不相信,现在跟我们去说不定就有人在深坑里面跑来跑去。”樊高看着楚离有些胆小的样子,不免目露鄙视上下打量着楚离好似他不配长这么大个子。

“那古老文物,国家怎么不要走呢。那么大口钟放在那儿也不让人看看不是浪费吗?”楚离诱引着他们的思路往自己的方向走。

“嘘!不要说了,我听见昨夜就是有人想偷走古老神钟而警笛大作呢!”三人站成品字形的中间伸出一个头来。说的话让三人同时挥臂:“切!那么大口笨钟谁偷得走呢。说话不动大脑。”

“不是笨钟是神钟,你们不懂”说话的是个身型威猛健壮但面容象个孩子似的娃娃脸大个子学生表情神秘兮兮,看着这三个人不可相信自己的话,他有些急了,于是更加神秘兮兮的小声说:“我在这个学校读了四年书,本来我是法律系不能相信这些神啊,鬼啊的东西,可是事实就是事实,这真的是口神钟。”

“神奇到什么程度?”

楚离不动声音两眼酷似好玩的神情看着这个同系学兄。

“你信他的话?”樊高一脸的惊讶。

“你还信这个?”任新一脸的怀疑。瞄了娃娃面一眼向后方的楚离一阵猛挤巴眼。

高个子一把推开樊高和任新俩个,用力拉走楚离:“你过来,我跟你说。”

楚离求之不得无论真假,都愿意听听。

俩人信步来到钟楼前面。古色古香的雕楼画壁,装饰着古钟楼久远历史文化:“九米的高度内有几层楼不知道,只是从外面上面看有六层楼,却是自古钟之外又修建的楼宇。据说这个神秘的古钟无人见过它的高度。”

“你是法律系滴?你当初是怎么进去的?”楚离上下打量着这个学兄,V领深蓝色印图体恤将他原本健硕的身体显得越发魁伟。看他的样子怎么也不是知道玄门阵法的人。甚至说话还有些神经兮兮。

“这就是它一小部分的神奇所在,你不要再说话了,听我说。”他一脸的严肃仿佛眼前的楚离不听他的话,他就会有权力仇恨楚离一样的表情。

楚离回头一看,旁边有几个学生都对他摇头,挤眼不让他跟这个大个子聊天。楚离没有理会他们继续和大个子聊天,听他说。

“有很多人都在过这条路时被筛掉,也有很多替补学生因为能顺利通过这条路而被破格录取,我就是其中之一”说到这儿大个子脸上充满自豪的神彩。

“这是一个偶然,也是一个让我窥见它神秘的偶然。你到底要不要听?”大个子突然对楚离大声吼叫起来。见楚离点点头,这才高兴的面色松驰。并肩和楚离走到不远处的草坪上面坐好端正的身体。

楚离侧目见他,黑色的瞳孔透出顶礼膜拜的光彩,恍如前面的钟楼不是一座古老建筑而是天神皇者一般。

“学校利用古老神钟的神力能改变气场,根据不同的人心动态而变换物景来考验每个就读法律系的学生是否有一颗理智聪慧的头脑,遇到事情不卑不亢不骄不躁,能果断处理以最快的速度达到终点。因为法律系的学生出来之后都是要为国家百姓做事,不能光以手捧圣贤书自顾正经就完事了,世间百态人心万变没有理智冷静敏锐的思维能力是不可能真正为百姓断案,惩恶除奸。甚至还有可能被人利用。”

“当然,你可能会想到空有一颗睿智的头脑怀有一个颗贪婪肮脏的心灵恐怕也不行,是吧!”他转过头微笑的看着楚离。

“难道这个气场还能净化人的心灵?”楚离奇怪的看着他。

“对,你说的太对了。”他非常高兴的看着楚离。

“扯吧,我怎么没发现呢!”

“你肯定没有发现只是听我说了之后的猜测,其实当时我也没有发现,只是有一次……”楚离见他低下头来面目通红,头几乎扎进土里。半响,抬起头来:“我,我相信你,更相信我自己,每个人都有做错事的时候。我相信我会改正。很久以来我对女性都怀有一种即觉得神秘又……总之是肮脏的念头,那天我又窥视当我刚低下头时,就被一阵石磬钟鸣之声震得头痛若裂。当场就在女厕所被逮住。可是她们没有告发我。

我从小就喜欢偷东西,不是为了贫穷而因为刺激喜欢看别人丢了宝贵的东西,那副焦急哭泣顿足骂天骂地的样子。从那以后我就知道这古老文物不是一般的钟而是神 钟。楚离,你相信我的话吗?”

楚离毫不犹豫的点了个头。

“你的名字?”楚离友好的伸出手。

他脸更红了眼睛湿润隐有雾星闪烁:“你相信我,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从小到大我都没有朋友,你是唯一肯与我握手的人。我的名字,猎永德。”

“你还发现了什么?”楚离追着问了一句。

“不是发现是思考而得。古钟的气场不是时时发生改变而是当遇到某种,(我说不上来。)的时候。所以平时别系学生进出这条通往法律系的路时,并不会受到其扰。说来你也许更加不相信,古钟气场遇强则强,遇弱则弱。我有几次发现,猛禽经过时是过不去的,无论飞多高。但是小动物跑过去,当然我不是说贴着地面跑就没事。”

“是吗?你的意思是猫撵老鼠,老鼠能逃过去,猫子过不去是吧!”楚离不大信任的看着大个子。

“这样跟你说吧,你现在去坑头酝酿好坏心气,狠狠的去踹一脚,保证你会被弹回来”

草坪那边跑过一个穿粉灰条纹衬衫的同学来找楚离,听见这话对着猎永德就一个鄙视:“放屁!楚离别听他说,他总爱放屁,刚才我还在坑里跑了好几个来回,不信我这就去踹来证明你在放屁”说完就跑去坑前。以做证明去了。

楚离对他这句话倒是八九份的信任。

“罗海,劲小点,别伤着自己”嘴里这么说的猎永德眼睛里却闪着等着看笑话的神彩尽收楚离眼底。

罗海嘴里骂着猎永德,双腿就势凌空一脚:“啊!”原以为会跳进坑里的罗海只觉自己双腿踹到什么,耳里充满钟鸣响。正如猎永德所说被弹回来一屁股坐在生硬的土地上疼的呲牙裂嘴一脸的“怎么回事?”

楚离跑过去把罗海扶起来,并问他找自己什么事?

“姚清湛找你,很急的样子。”

“要是觉得很痛就去医护室看看”楚离帮他拍打身上的灰的同时察看了他没受什么伤。回头对猎永德招招手,就向公寓跑去,才想起来出来时没有拿手机。清湛担心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