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19章 奇怪气流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离”清湛轻轻呼唤了楚离。闻着他孤独的气息,眼眸底的忧郁伤情。整个人似乎苍老了许多。清湛没有说什么话却猜到美玦不会再回来。

“好冷,我好冷,清儿,我好冷。”楚离闭紧双目似梦呓般喃喃自语伸出双手摸索着抱紧清湛的娇躯。头更自埋的更深听着清湛的心跳声。

“清湛,抱着我,我好冷好冷”清湛明白楚离话的意思不是真正的身体发冷,而是来自内心被迫分离的孤寒。

“离,我们不要住在这里,一起住到学校去好不好。”清湛抚摸着楚离的头部,像抱婴儿一样怀里搂着他,仔细摩擦楚离的鬓额。馨气如兰的呼吸让他能足够的感受到他还有温暖可寻,还有感情可依赖。

下半夜的月亮洒下空尽的汀露。俩人的姿式没有变化,只是夜风起始,寒露空降让楚离感到丝丝寒浸神经末端使他慢慢清醒过来。从清湛的怀里抬起头来而后紧紧抱住清湛让她坐在自己腿上。揉摩着她因久持同样动作而僵硬的身体。

次日周日,楚离下午醒来丢下钥匙给苞米和黄霓还留下一些钱。

“你们走的时候直接锁上门,将钥匙放在门外的墙旮旯里,那儿有个小竹框”这个房子里有美玦的气息,楚离不想继续住下去,时时刻刻会想到她,纠心的痛楚让楚离不可消受,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接连的一个多月里,楚离努力的让自己从离别的痛苦中脱离出来。本来可以和清湛同住一个公寓的他,坚持搬进宿舍和同学们呆在一起,这样嘈杂的氛围会让他时刻不至于将自己孤单的隔离起来。

夜里,校园一片安静,只听见宿舍里面轻息的呼噜声。楚离被一阵异常的气流波动惊醒,这是普通人感觉不到的气流。正一波一波成渏涟状的向四周散开。楚离从床上爬起来悄悄的走出宿舍。

今夜的月亮媚好,数十盏校灯各自照亮一域。就连黑黢黢不清的小树林里也被铺在地表五颜六色的地灯照得尤如童话森林般美丽而神秘。这股气流的中心点正是那所钟楼。楚离蹑手蹑脚的走下楼,一个人游走向钟楼方向。奇怪的是明明这股气流以钟楼为中心点向外扩散,为什么走近钟楼,反而感觉不到这股气流了呢。楚离想到那日自己本想不自讨麻烦趁人不在,飞到法律系大楼,可是在空间被撞了回来。当时还听见一阵钟鸣磬音。因为当时有暮雨龙若在一旁,所以就忽略了这件事情,现在想起来非常怪异。

楚离站在钟楼前仔细观察。楼高九米,地基很深,楼座差不多有一层楼方那么高,二米多。楚离翻身飞到七楼。脚刚刚触及到楼层,四面八方的都刷刷地闪出雪亮的灯光照亮钟楼。同时楼声内部拉起尖厉的长鸣警笛。

“玛的,没防备会有红光线警报装置”楚离在第一时间闪身飞向黑树林。飞过的力量有多大,被撞的力量就有多猛烈。楚离又一次被撞击落地。玛勒隔壁哥这回栽了?剧亮的灯如同有感应般转过头亮如白昼的照着被撞击在地,捂住头脸的楚离无所遁形。远处传来急忙奔跑的脚步声朝这个方向而来。

玛的,老子绝对不能束手就擒。天上不能飞,老子走地下。楚离想到这儿朝着地面猛发一掌。巨响中土崩石裂灰沙卷起。一条深两米的长坑道出现在楚离面前。楚离不容多想跳下去一路飞疾跑出钟楼地属范围。向公寓跑去。此时很多学生都被突如而来的巨响及报警声惊醒纷纷从室内走出来。清湛刚刚从卧室内走出就看见楚离逃荒一样窜进房内并锁好屋门。

清湛第一反应就是拉下窗帘,回过头来看见地上落了一层土石沙灰。楚离更是成了灰娃娃。清湛赶紧帮他把衣服全脱下来扔进洗衣机。并扫掉地面上所有的灰沙。推楚离进洗手间。并给了他一剂针药,让他躺在床上装病。

清湛将一部分灰沙冲进马桶。另一部分揣在身上和同学们一起去看热闹时趁人不备扔进附近花圃内。学校播音室让学生们都回去睡觉。不要耽误明天上课,清湛看看头顶上月亮被这校园里的轰闹吵进乌云里。大风肆狂而起。谢谢天地马上就要下一场大雨。

一道游龙般雪亮的闪电劈亮校内。很多本来指手划脚叽叽喳喳稀奇的游看于这条数十米大坑边上的学生,抬头看看乌云密布的天空纷纷拨脚向宿舍或公寓跑去。半夜狂雨雷电冲洗掉许多昨夜的痕迹。

清晨的校园空气新鲜,阳光安好,鸟语花香就连泥土都散发着草根的气息。告了一天假的楚离在床上躺到下午,实在是睡够了,爬起来去洗手间大放水笼头好好的冲洗了睡得昏头昏脑的脑袋。打开窗户,身子飞探出去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看着外面阳光新好,实在是按捺不住,马上换了套衣服,原本不懂搭配现代衣服的楚离,自从苏美玦跟着自己以后,又时常看了些衣饰尚品之类也逐渐的讲究起搭配之潮流。美玦走了,以后穿衣服就是他自己的事了。

他从衣柜里拿出一件深灰体恤对着镜子比了半天,又取了件外套,跑到窗户边看了老半天,觉得没有必要穿感觉热,又脱下来。配条时尚牛仔就跑出去了。先在大楼下的小树林里转悠了一会儿。然后不紧不慢的向钟楼走去。

以为此刻钟楼旁会有很多制服拿着警棍来回走动的楚离,远远看过来并没有见到一个人,甚至连学校的保安都没有见到一个,楚离真是觉得奇怪。昨天老子折腾出那么大的动静,学校不会跟没事人似的吧。难道他们是想让我自投落网而设也的局。

楚离扭头往回走经过跑道去图书馆想看看有没有关于钟楼的书籍可查。只是心里并没有报多大希望。

昨夜的一次撞击让他清楚的感觉自己撞到一个厚重的金属物体上面,并即刻空中响起钟鸣,为什么古钟会在虚空中有无形质感体?还有…………楚离的脚踩到一块石头,扭到脚踝有些愤然的楚离抬起一脚将石子踢向钟楼地域空中。出乎意料的是石头并没有向楚离预料的那样落在地面。而是直接飞了过去。楚离站在跑道上面直直的看着愣住了。难道这种奇怪的现像只在晚上或是考验学生们的时候才出现,是受人控制?或者是某种古老咒语?

好奇心驱使楚离决定晚上再探一次钟楼,他记得初次爬在窗阁往里面看的时候并没有触到报警装置。他看见有两个学生往钟楼方向走。

“嗨!”楚离上前去打了声招呼。

“你们是这里的保安吗?”楚离明明知道不是还依然这么问,目的在于诱使。

两个学生其中一个矮个子,长得小巧灵珑的男生,看其来更像一个初中生。抬头看着楚离。“你老先生哪只眼看我像保安,有我这么身型的保安吗?我们又没惹你,凭什么你一上来就挖苦人。”棕黑色的眼珠里透是气愤的火花,狠狠的翻了楚离一个大白眼,拉着另一个稍胖的学生就往前走,不再理会楚离。

楚离大走一步拦在他们面前,还末开口。另一个稍胖点个子差不多,皮肤较黑身穿一套蓝黑色西装的男生十分不友好的白眼斜看楚离:“让开,好狗不挡道,别以为你是美男子,可惜我们是爷们,对男人不感兴趣了。”旁边的男生用胳膊肘撞了那个男生一下,提醒他楚离并不好惹。

矮个男生看看楚离的脸色赶紧打圆场:“他这话没你想的意思,他的意思是说我们也是新生,对学校里的一切都不懂。再见”说完低着头拉着同学就想离开。楚离一把拉住他袖子:“两位同学,我更没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刚听见校长跟别的老师说有两个很威猛的保安要来,可是个子有些矮,又见你们往钟楼那块去,想着你们俩肤色健康神气活现,所以就多嘴问问。不想被你们误会。真是对不起。”

俩个矮个新生互相对着看看对方,眼神里觉得楚离不像外面说的那样嚣张霸道,看着似乎还可以。于是脸上的表情相对而言就变成好看多了。矮个子男生向上推推鼻梁上的眼镜架:“我们也跟你一样非常好奇昨夜发生的事情,可是今早学校也没有说什么。对于那条钟楼旁边突然出现的深沟校方也没有采取什么相应的措施和说法,当然我的意思是说校方没有找人查看。我的班级正可以看见那个位置,一个上午沟边连个人毛也没有。”

“现在上自习课,我们无聊正想过去看看,你是法律系的吧?我是建筑系我叫樊高,他叫任新”樊高主动伸出手来,这只手看着像小孩子的手还不够楚离一个巴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