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00章 灵前被耍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一张雪白洛花奠文卡扔在楚离面前。

“不是前天就送殡了吗?”楚离低头翻看了一眼。游龙般写了几个字:金宛红小姐安逝。

高云赐走到他跟前坐下来:“本来是要前天的,可是,不是伤了封老爷一家人吗?所以就改成今天了。”

想到金宛红那恶心巴啦肥猪**样,楚离说不出的恶心。还要劳子给她敬香,这不扯淡吗?楚离为难的抬头看了一眼坐在一边品茗的舅舅。看着他半伸的腿。心里暗暗叹了口气,算了,还是去吧。不就是去烧三根香吗?顺便说声对不起。

“舅,她哥不会打我吧?要是打我,我就不去了。”

小赐咋惊的看着表弟:“你还怕挨打?你不打别人就不错了,记得,别人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在亡人面前犯忌可不好,再难也只是半天时间。忍忍就过去了”

听了表哥的话,楚离点点头,对,忍忍就过去了,她再恶心也看不见了不是吗?“好,我去”

闷了半天的楚离突然想起又问:“她家几口人?”

“两口,一哥一妹”小赐看着表弟“两个对不起就过去了。不想看他们就别抬头,这样更好,他们会以为你对红姐的死有愧疚”

东海市乌龙山殡葬厂。今天阳光还好,金黄的阳光从云层周围透射而出。洒在大门前两旁的火剑兰,暗红色的火剑兰被阳光晒的像浇了一盆血淋漓尽致直到根部。

一条青石大道蜿蜒通向最里面。两旁全是穿套黑的马仔,脸上说不出是悲还是恨,惹的其他人都不敢靠近,全是绕道而行。

看见高天虎的车来了。有两个早已等候在旁的中年人哈巴哈腰的迎上来。旁边一位穿白裙的女士端上托盘,里面有白花和黑袖带。分别给高天虎父子和小寒,楚离及扇舞戴上。

“在哪儿呢,还这么远,为什么车不开进去”楚离看着不见目的地的路延伸弯曲,埋怨的话就冲口而出。

高云赐从父亲身边绕过来,拍了他一下。示意他不要说话。

“开车进去,对亡灵不礼貌”扇舞在一旁低语。

“楚公子请不要心急,不远,绕过这个花园,一百四十九号就是”跟在高天虎右边的中年人流露出对楚离的畏惧。解释着说。

“艾玛!这么多死人。不过也对,东海毕竟是个城市,活人多了相对死人也应该不少”从前方推来一个仿似古时轿车般的丧灵车,黑色铆钉镶嵌,水晶玻璃楠木棺不仅气派还非常漂亮。楚离伸长脖子去看。

“哎!封顶了,为什么?会不会死相太难看,所…….”

“你特玛的死相才难看呢,我女儿溺水而亡很可怜,你哪来的兔仔子这么说话伤人,你咋死啦”

楚离的话没有说完,就被一阵凄凉悲痛的骂声从背后骂了回来。楚离回头一看,这一行十几个人个个对着自己怒目而视。那眼光足以将他分尸。

“对不起,各个大家,我弟弟是个白痴,求大家都原谅”孤扇舞走出人群,面对着他们这群怒众,弯下九十度的纤腰对他们深深一躬。施以报歉。

“噗……..”云赐突听扇舞这么说。喷得一下笑出声来。

“主人,她说你是白痴弟弟,赶她走”小寒怒目而视孤扇舞。巴不得她立马消失在眼前。

“扇舞说的对,楚离就是个白痴,那有这么说话的。”高云赐替扇舞解围。

楚离自知理亏,朝扇舞和表哥撇撇嘴巴。不再吭气。

看着他们一众人行走远。楚离又来劲了:“对个屁,在水里泡死的,不是难看是什么?”

“楚公子不知道吗?殡葬厂有化妆部门,专给亡人化妆,不会丑很漂亮呢”一边个跟楚离一般大的小马仔面朝楚离,跟他解释。

“还有跟死人化妆,那怎么化?”楚离实难相信。第一次听说。

不知觉走到了,那是个独立的,属于贵宾级别。门前摆满了菊花,白菊,**。扑鼻而来的百合香味弥满空气中。

轰天震地的哭声吓了楚离一跳。猴窜到高天虎身边:“舅舅,你不是说她家就两口人吗?怎么这么多人哭。她们家有多少亲戚?几百?好像有几百人在哭的样子”

“这是请的人哭”中年人看看眼前这个罪魁祸手。心想他这小子会不会在红姐灵前大肆嘲笑呢。

金蝎远远看见高天虎等人走来。心想不应该是三个人吗?怎么还多了两个女人。

“宛玉,走”金蝎拉了一把身后的小妹,朝高天虎迎上去。

“节哀顺便,保重”高天虎父子与他们兄妹见了礼。中年人就对金宛玉低头说了一路来的事情。金宛玉抬头看了一眼这个俊美的帅弟弟。抿嘴笑了一下。

楚离从金蝎手中接过三柱香,刚要上去。金宛玉就从里面拿了一顶白色镶了一圈小白菊看上去有些古怪的小绒帽。递在楚离手上。

楚离拿在手里左右翻翻看着面前的美少女,标准的美人脸,大而孤度很美的眼线,黑白分明的双眼被泪水洗的晶莹透亮。粉红的皮肤如婴儿般细嫩。娇嫩的嘴角凝着半盏忧伤:“你是躺着的这个什么人?”

“妹妹”宛玉略显悲伤的说。

“干吗给我戴这个,你怎么不戴?”楚离环视了一圈有大约二百多人是被请来哭丧或充当孝子贤孙的,披麻戴孝,可就是没有一个戴这顶古怪的小白菊帽。

“不是说好了,说声对不起,外带烧香就了事了吗?”楚离拿着这顶小白菊帽。左右翻看,做工粗糙,香气扑鼻。

“我们女孩子是穿白裙,戴小黑帽,你们男人是穿黑衣戴小白帽。我对你没有恶意不会害你,戴吧,我哥告诉我,你很穷的,跟一般哭丧的人不同,所以准备的好一些,走时打赏也多点”宛玉的眼睛里闪着哀宛同情的光点。

“你哥是对你这么说我的?”楚离有些不信任的看着眼前的红姐之妹妹。

宛玉真诚的点点头。

楚离回过头看舅舅和表哥及扇舞远远的坐在一边。小寒不知去向。又看看宛玉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听表哥说过,她不是道上的人。金蝎早就把她送去当军人了。这次可能也会隐瞒她,不让她卷进来吧。看她的样子像个单纯的女孩。

“好吧,不就一顶帽子吗?”楚离一下将小白帽戴在头上。

宛玉站在他后面露出一个狡黠的坏笑。伸出玉手从帽上后面三朵菊花里抽出一条薄薄的纱幔来。并朝身边的摄影师匆匆挤眼。

中年人又重新烧了三支香,换下了楚离手中烧了一半的清香。

“楚离这头上戴的啥,老爸你看”小赐指着灵前的楚离,此时的楚离,每鞠一躬嘴里就乌里啦龙一翻不知道念的什么鬼东东。三遍念完将香插上灵案香坛。

“金蝎,你….”高天虎看见金蝎一脸茫然无知中幸有喜色。就知道此事与他无关。早知道宛玉丫头鬼机灵,肯定是她利用楚离对亡奠这类事一无所知而搞的鬼。头戴白菊帽后披纱幔这不是让楚离背负着红姐是亲妈而披麻戴孝吗?

别说楚离不愿意,就是高天虎都不愿意,可是现在不愿意也没折了。香也敬了,麻也披了孝也戴了。只有这样了。

在高天虎无奈之余正准备上前时,楚离敬完香。觉得没事了,就一把将头上的白帽取了下来,这才发现帽后面不知何时多了一尺多长的纱幔。这才省悟自己上当了。抬头看着灵案边双目流泪眼带恨的金宛玉。

“玛的,你耍老子。”楚离气晕了。这算特玛的那门子。这不是当孝顺儿子吗?楚离狠狠的将小白帽摔向灵案前的红姐照片上。

一道不弱的劲力从灵案侧面袭来与楚离较上劲。楚离冷哼一声。小白帽在灵前化成漫天白雨撒了一地的雪白。

劲力的主人正是金宛玉,这几年来她参军,因体能素质极佳而在北海岸受到严格军训收编在KS代号为‘逆风’首席将军底下。第四特种小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