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09章 机会,沾不到丁点星气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稚嫩的身子走入没踝的茅草深处,很快就看不清小女孩的身影。大家在一片漆黑中首先看到的是林辉躺着的地方出现几个亮点。然后这些亮点交织在一起成曲线形上升。

小寒回头看看扇舞,记得清楚,那天扇舞出去追楚离就是身形扭动曲线而逝消。

星星从云层中出来,天空变得亮了许多。雾,风全部由于星星的亮度而消失。楚离看见整个空间出现一个‘大’字型,这是林辉所躺姿式。‘大’字形边缘是淡灰白色大气场体。

毫无征兆,没有感觉就在这瞬间大家都觉得呼吸不畅相继出现头晕,恶心,眼花,呕吐的症状。清湛和表哥甚至出现幻觉。

在这一区域的大气层严重受到干扰,氮气,氧气,氩气,氦气及二氧化碳如同处于瓮中被外在力量用力搅拌。原本的平流层,对流层全数混乱。气波一层层一浪浪撞击在‘大’字边缘这片灰白色气体壁上发出轰鸣的巨响震耳欲聋。。林辉没有任何反应。

深蓝的天空出现几颗距离遥远,光亮越来越增强的星体。给人的感觉它们正以自转的形式往这边行来。当然这是不可能。但它们的确是越来越亮。越来越大。天空出现六个月亮。而真正的月亮正在以神速而减弱消失。

一个星体,其它五个全是光晕,不同星球的光晕重叠在一起,这片荒地亮如白昼。林辉的躺着的身体慢慢飞起,还是平躺的姿式。高贵炫丽的星体穿过光晕,放射出大片晶莹雾气。云碧水绕崇岭这是骤风星系的外表特点。

林辉的身体被拉长数十米在这片炫丽高贵闪亮的晶莹雾气中,无数次瞬间变形,怪异非凡。

“你这是在害他还是救他?”话未必,楚离暴起,刚飞到半空就被一股恒大上升气流挡了回来。

“主人,别慌,我还在你手里。我们看到的是风系行星磁力对他的影响,消耗磨擦他体内的星磁毒,他就无事了,这个阶段很痛苦,肉眼无法接受。主人我建议你用恒体魔眼看”

意念向心。心脉苞间慢慢凸出。惨紫精茫从魔睛深处穿透楚离的眉心暴射天宇。

我们所在的地方属于银河星系,而这是骤风星系的第二大主星。通过隔离混乱大气层降低地球离子体与太阳风减弱地球本身的磁性,以其他星体磁性与林辉体内星毒相近而相互抵消。进而疏通一条可供骤风星系紫凰星自转空间与林辉所中星磁力相互排斥吸引的磁航线。

林辉人在空中,姿式没有任何变化与肉眼看到不同的是:紫凰星通过自转放出各种色彩炫丽匹练亮紫,而林辉胸腔内密集的射出黑色磁点,两者撞击,碰到一起相互化散。而另一方面从林辉腋下吸进去很多晶莹紫雾在林辉体下凝聚成一大片紫色云朵。

“这是他自身消耗不了的灵气,这小子体质不行,本来这是个大好机会。吸进去的不能消化,又从毛孔中释放出来”。

楚离不信任的看了孤扇舞一眼:“这么多,就没吸进去一点?肯定还是有的”这小子也太差劲了,换了表哥肯定比他强。回头看着表哥跟死过去一样,晕死在地上。小寒抱着他。清湛也好不到那儿去。楚离看着他们俩个,有种想带着他们飞上天捞便宜的念头。

“不要胡想,他们离开气壁层就会死”扇舞看出他的想法,断然打破。

“主人,快点抱他下来”楚离抬头看,星光逐渐减弱。隔离气壁层消融。林辉整个身体从天上跌下来。

笨舅子,楚离心里这么想,张开双臂已经接下他。还没等他醒就开始来回左右上下的翻腾着他的身体,试图找到一点不同症状。结果让他大失所望,这小子真是一点,一丁点都没有吸收到。真笨。

恒源药厂是东海最大的中药基地,种了大片的中草药。高天虎带着楚离一行来到这里,真是绿海苍茫望不到边。点缀着五颜六色的花朵。

花蕊,树皮,果实或叶子,根茎这些都是可以经过晒干,浸泡,熏治好多道工序,虽然不是土生土长在河边,山崖,海底,沙漠药效不及那些好。可也是地道的好货。

“舅,你想开药厂?你懂吗?”

“我不懂,可你爷懂,我想你爷在家没什么事,所以就把这个基地买下了,我和你姑不陪你去京都念书了。”高天虎回头看着楚离一脸的不乐意。

“我一个人还自在多了。”楚离赌气的说着气话。从小到大姑姑都没离开过我。凭什么/?三刀六洞换来与姑姑长相厮守。早知道这样。劳子就不吓死那个丑女人。

呵呵呵……听着舅舅笑的声音,感觉着就像那笼子里的鹦鹉喊,一身的不舒服。

“姑姑辛苦了一辈子,你不会让她种地吧?”楚离一脚踢在田畦边的泥土上面,一个窝。刚下过雨。“她又不懂。”

“她管财务,夜香和小寒跑销售”

一听夜香和小寒跑销售。楚离两只眼睛都挤到一块儿去了。

“夜香在京都负责那边。你姚叔答应帮她。我和小赐还是在公司里。我跟扇舞商量过了,她说如果你愿意的话,她可以留下来,如果你没什么大的需要小果子可以跟着你。去京都读书,清湛和美玦陪着你。你觉得怎么样?”

看着舅舅貌似商量的表情。楚离并不十分领悟:“你都安排好了,还问我干吗?”

“意思就是你同意了,是吧!你在这边也折腾的可以了,明天就去琼都吧”高天虎从身上掏出一包东西交给楚离。

“这是治咳嗽的药,很管用拿过去给你姚伯伯,自己留一点”

楚离面无表情:“你赶我走?你是不是我舅舅?”

“你到了琼都,你就知道了,给你拿着”纸包塞进楚离手里。“不要再去找林辉,他辞职了”

“不会吧,这么严重?”楚离看着舅舅的侧影,想着这几天林辉对自己说的话。回身就跑了。

飞机很快到了京都。一片雪白,鹅毛大雪铺天盖地。远处的灯在寒风中显得不胜热力。惨白白隐约而见的灯光照得人影模糊。好在这在机场管理不错,服务周道。刚走出机场。

“小姐,真的是你”说话的人穿着及膝的毛大衣。胖乎乎的脸上很强的亲和力。

苏美玦见到他一愣神,随即眼泪就出来了:“肖叔,您怎么知道我要回来”

“高总昨天晚上电联了夫人,说你和楚少爷三人搭这班飞机。夫人让我过来接你回家”

泪水弥漫双眼,我还有家?妈妈不是和我决裂了吗?突然听见家这个字。苏美玦身体微颤了一下。即回头看了楚离一眼。

“肖叔,我已经嫁人了,楚离在哪儿,家就在哪儿。您回去告诉妈妈和爸爸,我一有时间就回去看望他们二老。好了肖叔再见”

楚离不明白舅舅为什么忽然电联美玦的家人,接美玦回家,到底是怎么回事?

消劲安扭过头看了楚离一眼,胖胖的脸上露着谦和转头即而又跟苏美玦说:“是高总在电话里告诉夫人,务必将小姐接回家。”

“美玦不愿意回去就不回去。你们有事来找我。乔河路147号”说完,拉着苏美玦离开了。

刚打通舅舅的手机,就听见舅舅说:“让美玦回家,这是为她好,小离,你爱她就放她暂时回去。”不等楚离问话就挂断了手机。

本来就不舒服的楚离,对着手机喊着:“非要听你的?隔几千里还摇控指挥。凭什么?美玦,亲,别哭等不下雪了,我陪你回家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