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18章 放走美玦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听着,就算美玦会恨我一辈子,我也不会再让美玦见到你。滚”竭斯底里的疯吼让伽兰浸月的面目看上去近乎于狰狞。楚离的心更进一步的撕裂,尤其是这一句 我也不会再让美玦见到你。

头有些晕劂,步履略带蹒跚楚离拉着伽兰浸月的手,双目腥红的哀求:“妈妈,对不起事情没有那么严重,美玦只是受了刺激,她是爱我的。求妈妈不要将我们分开,我会好好疼她,以后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妈妈好不好妈妈”豆大的泪珠从楚离的眼中落在伽兰浸月的手背。

孩子不是我不让美玦跟着你,是你无法给美玦带来幸福,我们不能让步无能如何都要带走美玦。伽兰浸月内心极其凄冷,想着女儿的一生。想着自己的全家及军部的命令。伽兰浸月冷冷的哼了一声:“你无法给她幸福,你也配不上我家”

看着伽兰浸月冷漠的眼神,楚离觉得心如同被刀刮。楚离不在求伽兰浸月,松开她的手,退后几步,冷冷的看着这个几小时之前还是丈母娘的女人。想着她听从紫电的吩咐将美玦吊到冰冷的潭水底,想着她莫名其妙的失踪,想着她又神奇般的出现,这一切让他都不敢将美玦还给她,哪怕是暂时。楚离也不会。

冷漠的眼神让楚离心底那颗久已埋葬逆反,邪冷,狂野的心渐渐复苏。

伽兰浸月看着面前的楚离眼珠逐渐变成灰紫,冷讽的微笑画上嘴角。俊美的脸庞变得更加邪媚,一股幽寒杀伐之气让房间的温度骤然下降。空气凝结在这一刻不再流动。

谁也别想带走我的美玦,无论是你们谁。楚离仇视的看着面前的中年妇女—美玦的母亲。可是!无论你们是谁也别想抢走我的美玦。“不!我的女人你们谁也别想带走。除非是她自己不要我,否则谁也别想从我手中抢走她,我要她好好的完美过一生,无论是谁都别想让她心里生出恨意。否则我就让她死。”平静的语气中透着浓烈的危险。

“完美?楚离你真不要脸,我女儿都被你害成这样,你还无耻到说要给她完美的一生,楚离我知道你很强悍,不过女儿是我生下来的,我就有权主宰她的一生”伽兰浸月解下柏米斯兰披风,双手捏紧又松开。楚离看见她袖口内几丝银光闪耀。

爸爸呢?一个问号的同时,楚离风一般的卷向病室,人去床空。

随着七手八脚的搬弄,随着清新空气的流动,随着阳光的照耀,苏美玦悠悠然然醒了过来,映入眼帘的第一个是爸爸。看着家里的司机,保镖。看清了他们正准备将自己塞进一辆高端设备齐全的救护车内。唯独不见楚离。苏美玦很快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此时的她疲惫至极。犹如一大堆棉絮塞进头颅内。堵住她所有的神经细胞思维,只剩下心里最基础最本能的思念放不下。

“爸,让我回去见他最后一眼,我跟你们走。爸爸求你,让我见他最后一眼,我今生足愿不会恨你们。爸爸求你,求你爸爸”风吹拂着苏美玦散乱的头发,像乌云一样遮住她美丽华彩的面容。白色的衣裙,血迹斑斑插满针管的纤纤素手无力的拉住爸爸,声声泣泣的哀求最终让苏嘉南答应她。

只有一分力,再增加一分力这个女人就完全死在自己手里。十七层楼高的天台止面,风华韵致的伽兰浸月此时空有手足不能动弹,空有嗓声叫喊无声。瞪大复杂的双目紧紧的看着面前这个少年。

“美玦在哪儿?不说吗?我另可美玦恨我一生,我也要杀死你”楚离眼中精芒瀑射让伽兰浸月感到恐怖。可是想到女儿,想到军部她双目紧闭泪珠从眼角滑落。

“楚离”一声悲切凄宛的呼叫让两个生死僵持的人同时看向门内楼梯口处。

“你放开我妈妈,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楚离是我愿意走不关我妈妈的事,你可以不爱我,但不能伤害我妈妈”苏美玦捂着捂着痛裂的心口说些违心的话告诉自己楚离不爱她。

眼见心爱的女孩子出现在自己面前,楚离没等美玦说完就以神的速度来到她面前,将美玦紧紧揽住怀抱。

“我没有伤害你妈妈,,我只是问她,你去了哪里,美玦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来了这么突然,跟我回去我不要你跟他们走。你是我的,没有我说话,你那也不能去”楚离霸道的蹲下身体亲吻美玦。无视众人的情绪。

佣人的言谈举止间的透露,小妹无端对自己的仇恨。楚离突然支走自己与父亲商谈,妈妈突然出现。还有上次在东海,妈妈为什么突然对紫电姨毕恭毕敬将心爱的女儿吊入冰冷的深潭底,这一切都是妈妈做的事而今想起来一切的中心点都在楚离身上。

我不能害了家人,我不能这么自私。苏美玦狠狠的咬进楚离的肩膀,楚离疼的身体一振却更紧的搂住了她。腥咸的血让美玦心裂片片。抬头看着楚离深情的眼眸。

她轻轻柔柔一字一顿的说:“你 放 开 我。不 然 我 就 咬舌 自 尽。”苏美玦真的咬自己的舌根。所有的人惊呼。楚离更是惊痛得双臂松开倒退数步。鲜血从苏美玦惨白的双唇中溢流而出滴在血白的衣裙上面开出一朵朵迷醉赤红的虞美人。身下的轮椅在剧烈情绪的影响下一点一点不为人知的向后慢慢移动。

身后是十七层的高楼没有人会想到,可是苏美玦就是这样在一阵大风的力作下仰面跟随轮椅的速度。

“不”

“美玦”

灰紫烟雾划过众人眼帘。随之而后的是几道银色光芒从伽兰浸月的袖口抛出。

斜日的落辉,暖黄的光线萃取美玦眼中痛爱的星芒。半空中几道银色光芒在空中形成一个软网织兜牢牢的固住那只该死的轮椅。苏美玦搂着楚离的脖子,被楚离拦腰如婴儿般抱在怀里站在康复中心园子里最高的枇杷树顶上。这儿没有外人打扰,整个空间只有二人存在。

“玦,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使我们离散,斗转星移物换空间我心里的位置永远有你的存在。我放你走”楚离轻舔美玦嘴角血花,任由泪水湿落苏美玦的脸庞,脖颈,前胸。素白的纤手像绽开的花萼捧住楚离的脸庞久视无语。任由眼神交织成一张无形的网将楚离勾织在眼底,从此眼中再无别他。

琼都的月亮,春夜里总会弥漫着一股甜芬的花香。恋爱的季节却迎来爱情的痛别。乔河路147号小花园里,楚离面色憔悴的躺在草地上面,这一躺就没有再起来,两眼无神的着着日头西坠,玉兔升起。没说话短短半天,密密的小胡扎扎长满整个下颔。

一辆的士停在门外,穿一身青蓝色休闲装的清湛从车里急忙下来,在车里她就从玻璃前看见楚离呈大字型躺在园子里的草地上面一动也不动,从未见过他这样。今天下物在动物园里观察各种类型的动物的特性记着笔记时,就收到了苞米的电话,当时并不决着怎么样了,因为苞米也没有说清楚。回家吃饭时又收到黄霓的电话。黄霓的观察点虽然不与众相同,但大多数在重要时刻却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重点。

清湛下车后没有猛扑过来,只是轻轻的走过来。她的视力是顶好的。就是这顶好的视力敏锐的观察力让她肯定楚离受到极大的打击。是什么原因能够打击他?美玦没有跟回来。

清湛轻轻的蹲下身来继而跪爬在楚离的头边,将楚离的头轻轻抱起放在自己挺拨温暖的双乳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