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08章 好吧,听你的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面前的楚离可是答应自己要将夜香弄出去,可是这么久都没有动静。“我的事呢,你准备什么时候办。”

身后响起催促的声音,没有回头就知道是小寒这个煞星。小丫头会不会揪住他骂。楚离现在就有点怕她了。

“小寒,为什么你这么不信任表哥呢,他是真的爱你。夜香也才刚刚恢复点活力。”楚离撕了片冬青叶放在嘴边吹起来,还是首儿歌。每个人心里都有最怀念的时光。这副身体里最初的记忆。

小寒拖开楚离,看着他的脸,见他目光透过槐树缝隙,那里阳光闪烁。

自己有事要跟他说,可是他却不看她,这可不行于是扳着他的脸硬要他看着自己:“主人,你说我自私吗?我也不想这样,可是他们毕竟相爱过。这种姐弟情不单纯。”

“我相信夜香并不想留在这里,相信我。她只是不知道如何对表哥说。表哥对她有愧疚感,那个女人是他介绍给她弟弟认识。但凡有良心的人那怕一丁点瑕疵影响对方,都会感到愧疚。何况他还真是把她们姐弟当朋友。

她们也从末有像街井市民那样将所有的怨言倾泼在表哥身上”楚离想起早上爷问过他,为什么夜香每次见到他都是欲言又止。楚离想到夜香可能是想过去跟爷住,照顾他老人家。她的内心是自卑,不敢轻言对任何人说:“我要去你那里。她的人生自沦落开始都是被动。”

况,爷也不可能让她去,因为舅妈,爷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小寒,你听我说,你肯定会想介绍认识是她弟弟不争气,夜香沦落也无表哥无关。当然也的确无关。可是小寒你是女孩是要做表哥妻子的女孩。你还是只鸟,虽说是灵禽,可是你永远也不会了解人类的心思。总之表哥认定了夜香是姐姐,你就随了他的意。通达的理解他的内心想法。你要是不高兴就找个时间跟表哥说出心里的顾虑。表哥知道怎么做。相信他。”

“他会赶她走吗?”内心的不安全使小寒在用词方面趋于负面,以致于蒙蔽她正实的想法。

“如果别人要把我赶走,你……”

“你跟她不一样”小寒眼泪漱漱。

楚离抚摸着小寒的头发:“别忘了小寒,表哥是男人,是最初的时间里他对我的排斥不是因为我打他,也不是因为他对我突然增强的能量,而是在因为你。他吃醋了,也自卑。你知道他为什么现在对我越来越好,越来越包容,也是因为你。他想把夜香留在身边,第一是不放心她独自在外,那夜他着实吓坏了,你也看到了。第二是因为你,自从有了夜香,你变得越来越敏感,小心眼越来越多。对他也越来越紧张。所以他明白了,你的心在他那儿。拥有你的心使他感到安全。”

“夜香不情愿留在这里住,也是因为情。她爱着表哥,别紧张小寒”楚离拉着小寒走到附进的栏杆边坐下。脱下她的鞋子让她的脚泡进冰凉的水中。这样会让她清醒一点听他把话说完。

“没有那个女人有心情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恩爱另一个女人。哪怕这个男人心里是同样关怀自己。当然仅仅只是关怀与恩爱无关。所以她要离开这里的心情并不亚于你想让她走。甚至更加强烈”

“可我没感觉出来,我只感觉她每次看见小赐,心里有种强烈的愿望想和小赐在一起同时…..”小寒抬头看看楚离,见到楚离正低头不错过自己的眼神。

“同时也有一种强烈排斥小赐哥的情绪。她很矛盾,很痛苦。她对我没有恶心相反她很愿意祝福我和小赐哥在一起。她真的很自卑甚至不敢触碰到我。好了,主人。我明白了,我不赶她走就是了,但愿她真如你所说会自己走。可是她又能去哪儿呢?哪儿又能安全的收容她呢?”愁绪让小寒的双眉皱成川字型。

楚离勾起小寒的下巴,无限怜爱的说:“傻瓜,一个月后她会和扇舞住在一起。放心吧,我吱唔扇舞了。”

“这样啊!难怪我看扇舞跟她走的很近。主人,你确定扇舞了吗?”

“嗯”楚离想起前几天夜里只顾问舅妈的事了,没好好过问扇舞的情况。不管啦反正她也是个有故事的女人。我就喜欢有故事的女人。故事可以慢慢听,不急在一时。

想着不喜欢的两个女人在不久都会走掉,小寒的心情也变好了,好到可以去关心人的地步:“这几天吃饭没有见到她女儿?”

“没关系,她女儿一顿吃饱几天不会饿”

小寒一句话提醒了楚离,只是此时应付小寒随便的一句话让背后走来的扇舞听见。

“主人怎么知道?我女儿一顿吃饱几天不饿?”

楚离回头一看,清湛及扇舞,夜香顺着曲折行廊一路行来。见扇舞这么问自己一时哑然,顺口笑说:“我猜的,要是饿了,你不抱她出来吃吗?”

“你说的很对。噢!对了,我见老爷子用了什么东西涂在那个警察身上好像不起什么作用。他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受星毒,这可是异人族特有的毒物”扇舞硬是挤也要挤到楚离的侧边,不想去看小寒的冰脸。

“你真是见识广呀,你知道怎么治吗?”小寒半询问半揶喻。

扇舞并不理会她。面向楚离。

“主人跟那个警察很熟吗?如果是很熟的话,我女儿懂得医治,不过要快”扇舞说的很肯定。

这倒是出大家意料之外的惊喜。

夜,长空清月,星星含泪躲进云层。云雾朦朦,显然今天不是个治毒的好日子,可是也没有办法。再晚就更不好治了。

“你女儿呢?”

大家诧异扇舞独自出来。扇舞笑笑:“出来吧,大家都等你呢。”单掌朝下,一个模糊的小影子越来越浓,缩影成人。

“妈妈,他…..”小女孩穿件深绿色小袄,指着林辉敞开灰黑色秀明的胸脯说。

“好吧”看着妈妈笑而不语。

这里是东海市郊外最大的一片荒地。星星在这里较为清明。半夜起雾,风很大。小姑娘伸手准备摸林辉的胸:“叔叔,是什么感觉?好好感受然后告诉我,不能有差错”

“嗯呖 ”林辉看看她。不过看样子只三两岁而已。此时的小姑娘更像一个严肃睿智的医者,单纯稚嫩的苹果脸上星芒沉稳。

冰凉的小手触摸到林辉胸前,停止没有动:“什么感觉?”

“你在摸我,摸得很重”

呃!………..全体呃然!根本没动吗?

“再仔细感受一下”小女孩开始摸林辉。看着林辉的表情显得很痛苦。随着小女孩的抚摸,林辉的胸前火红如燃烧,并且崩发出火星。

最后,林辉实在是受不了捂着胸脯躲开了:“你干什么?用什么东西在我胸口迅速滑行?”林辉告诉大家,这种感觉就像是皮肤受到汽车或什么东西迅速而猛烈的滑擦。

“好了,你把衣服全部脱了,去那边躺在地上吧”小女孩朝着远处一块茅草深丛指着。说完这话不再理他。走到妈妈身边开始在双手上涂抹什么一遍又一遍。

大家全部都分开很远站着,这是事先扇舞交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