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98章 孤扇舞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这鱼不但长得丑,而且还有毒,不能吃的”

“哦,我不知道,不吃….”楚离话还没有说完,只听耳边一声粗鸭子叫唤。

“不吃它,想吃我老婆是吧,臭小子你站在这儿勾引我老婆很久了,别以为我没看见”

“呃!……”楚离第一时间还没反应这话冲谁说的,还在扭头四下看,谁在这臭水濠边勾引女人,这情调还真浓啊。

“看什么看,玛的,劳子就说你呢。跑啥呢,臭**,勾引野男人,看见劳子来了就想跑,这回可被劳子揪住了吧”

楚离回头一看,那个小妇女正被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揪住,一脸横肉嘴里叼着劣质香烟,穿着件黑色羽绒服,一看就是那种地摊货,但至少保暖。比起小妇女穿的加厚牛仔暖和多了。她在这个男人手里像个布偶一样毫无还手之力,男人粗嚎的嗓子吓得小女娃哇哇大哭。

“我们没有,他还小,你看不出来他还是个学生吗?”

“呸!他还小,你特玛的就喜欢他小白脸,嫌弃劳子老了是不是,还有你怀里的小野种天天抱着”男人一巴掌打在小女娃头部,女娃哭得更响了。小妇女看见孩子被打,一下就激动的抱紧了孩子,拼命的从男人手中挣脱:“你不要打孩子,她不是野种,她是你的女儿” 回过头对着刚准备离开的楚离喊:“快走啊,不关你的事,你站在这儿干吗?”

男人一巴掌打在小妇女头上,不管她摔到是地有没有受伤。 彪悍的身体向楚离横着走过来:“小杂种,玩弄了劳子的老婆就想跑”

“你特玛那只狗眼看见劳子玩弄了她,不过是说了两句话而已,这就叫玩弄?”楚离心想真特玛的晦气碰上这么个屁货,心里又特别可怜这个小妇女看样子她年纪并不大。看她的皮肤纹理顶多十八九岁。而这个男人真应他自己的话少说也有三十五岁,老男人。

“快跑,他有武功,”小妇女担心楚离的安危从地上爬起来。焦急的挥着手臂让楚离离开。把孩子放在一边卖水果的小摊贩手里就过来拽男人。

“私情啊!这特玛就是私情啦。大家都来看啊。刘桂阳勾引小白脸,大家都来做证明”彪悍男人挥舞着胳膊一副冤枉主儿的样子招呼着大家来替他申冤。

“刘博,你个傻瓜蛋这世上那儿有你这样逼着自己老婆跟人通奸的,这小男孩就在这儿站了几分钟,大家都看到的。你胡说八道什么呀。”

“桂阳是个好女人,你娶了她是福气,不争气的东西身在福中不知福,白痴”

这个叫刘博的男人再一次推倒小妇女也就是自己老婆,并大声嚎叫:“你们懂个屁,你们可以容忍自己的老婆跟别人通奸,劳子不能容忍,小白脸今天一定要交待清楚,并且付费”

“付费?…….”

在场所有的人都听之呃然。一时间全都噤嘴,唯有刘桂阳被丈夫揪住颈脖子动弹不得,受辱的脸色红的快要滴出血来。愤怒的眼神可以刺穿人的心脏,可是对刘博而言没有任何作用。因为他根本不看她。

几秒钟以后,大家回过味来,纷纷朝刘博吐来鄙视的口水。刘博无动于衷,眼睛在楚离的身上乱转,他在服装厂工作对面料相当熟悉的他,不用摸就知道楚离的衣著很高档。所在对他而言,楚离是有钱人,又是小男孩。不诈白不诈,所以面前的楚离对他而言就成了他的提款机,是奸夫也是奸夫不是奸夫也是奸夫。

一双肥厚的猪手提起楚离的脖子:“小崽子敢勾引我老婆,信不信老子把你扔进这臭水河让你喂鱼”

也不知道他几天没刷牙,喷着臭气的嘴巴直抵楚离鼻孔。

“放开你的狗爪子,不就是要点钱吗?”这个女人真可怜,算了遂了这个臭男人的意思,至少这个女人可以免挨一顿打,还有那个两三岁的小妹妹。

“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你们都看清楚了,他承认了,说要给钱。不是我要卖这个贱女人,是他要买。我被逼无奈啊”除了工作就是赌博抽烟酗酒的刘博摆出一副痛心疾首被抛弃的可怜样子朝着围观的大众一声吆喝。

此话一出,晕倒四众。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见过白痴猪头,没见过这么白痴猪头。

“承认个屁呀,大哥哥是怕你再打可怜的桂阳姐姐,所以才说要给钱你,我就站在大哥哥身边,他们总共说过两句话。我妈就说了你是这里最无耻的人”一个穿着蓝色羽绒服的八九岁男孩走出人群指着刘博说。回头对着楚离又说:“大哥哥你人真好,算了吧你走吧,你能救桂阳姐一天,不能救她一辈子。这就是她的命….啊!…”

小男孩被刘博倒提起来:“放你妈的屁个小兔崽子,你和你妈都是**”说着就朝小男孩屁股抽去。楚离一步跨过去,把小男孩抢抱在怀中。心想也对,能救桂阳一次,却不能救她一辈子。

“小崽子敢从劳子手中抢人,告诉你这一下你总共要付五百五十元才能走人,否则别怪劳子不客气”。刘博上前掐住楚离瘦弱的颈子威胁着说。

“放手,我给你”楚离从口袋中掏出钱夹,抽出票子给了他。顺手摘了一片叶子看准了濠沟里的大泡泡以劲风推去。叶片划过濠水。一条重达近二十斤的鲢鱼跃出水面如脱弓的利箭一般射向刘博的后脑勺。刘博刚刚高兴的将钱拿到手中高兴的还没来得及哼一声,人就被鱼撞得重重的摔倒在地。没了声音。

楚离没有理会围观而上议论纷纷,惊叫纷呈的人群,拨开众人就走了 。后面接连而至的啪啪声,气喘嘘嘘由近而远渐渐赶不上楚离看似不快却很难追上的脚步。

“你站住”声音细小略显沧凉,急切又期待。

楚离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啪啪声又由远至近,随着气喘嘘嘘声。小妇女刘桂阳喘着气跑到身边。赢弱的身体不胜力跑弯着腰在楚离身边大口喘气。

“谢谢你”刘桂阳十分拘谨的神情和先前判若两人。

楚离淡然的回答:“不用谢谢。再见”

“不”她快速绕到楚离的前面,拦住楚离的去路。

“你不会真以为我看上你了吧。我还只是个学生”楚离没心思和她闲扯。

“不,不是的,我……”刘桂阳的脸色冏红如朝阳“我养不起我的孩子。可是我能做,我….”急切的言语使她更加不能很好的表达自己的意思。可她运气好碰见的是楚离,听懂了她的意思。

“你想在我这儿寻个工作是吧?或者是你想给我家当佣人?”楚离再次重新打量她。瘦小的身体裹在加厚牛仔袄内。一双腿可以用桔梗来形容。如果不是第二次**发育,以她的样子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小得多,像个初中女生。

“你除了会奶你的孩子,你还会干什么?”话问的有些尖刻。让她瞪大了双眼感觉到眼前的男生与刚才不一样 。她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楚离走到她身边:“确切的说,你每天除了照顾你的孩子外,还有多少时间能够他用。没有吧”楚离擦过她再次离去。

“可是你废了我的男人,他虽然不好,可是……..”

楚离的眼光让她闭上嘴却又不甘的看着楚离。眼神中的肯定让楚离觉得她不像外表显示的这么弱气。

怯懦的眼神在几经犹豫动摇中变得越来越直白大胆,直直相抵楚离的眼神,直到毫无畏色。

“嘿嘿…….真的这么想跟着我?去我家?”楚离看着她。回答却让他再次改观对她的印象。

“不,你只需要在外面安置好我,虽然我没有什么大用。可是我对你绝对有用”. 漆黑的大眼珠里闪跳着晶莹自信的星光。

能够看得出来我如此巧妙伤人的手法的人,绝对也不是什么简单人。楚离走了两步突然回头问她:“你会吵架吗?哎!对了你的孩子呢?”

“不劳你费心多问,你将我安置到那儿,我的孩子就在哪儿” 刘桂林阳默默的跟在后面,突然抬起头来:“以后不要再叫我桂阳。叫我扇舞”

“扇舞?好听。你姓什么?”

“暂时姓孤吧!”

扇舞的话让楚离一愣,随即道:“好姓,好名字,孤扇舞,以后我去哪儿,你就跟去哪儿”